[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亚法: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亚法
    
     在网上查阅国学大师刘文典的文章,偶然读到这么一段话: (博讯 boxun.com)

    “现在北大红楼内的校史展览室中,还陈列当日教职员工的工资表原件。刘文典那时的月薪是一百六十元大洋,蔡元培校长的月薪第一,为三百元大洋。鲁迅不过是六十元的讲师月薪。胡适这位洋博士也只有一百挂零。李大钊教授兼图书馆长,在名册上列第四名,月薪为一百三十元大洋。红色教授陈独秀在名册上排第三,月薪一百五十元大洋。图书馆管理员毛润之(毛泽东)在教职员工中工资最低,是八元大洋,而排列最后的老校工杨某,月薪十元大洋,比毛的八元还多两元,只是他在表上放在毛润之之后,因为他是个工人。”
    一个胸怀帝皇之志,视“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当助理,有教授来借书,需爬上落下,在书架间翻寻,干如此辛苦的体力活,只得每月八个银元的收入,是蔡元培校长工资的三十七点五分之一,甚至比校工还要少两元,如此差距,这位英雄豪杰岂能忍得下这口恶气。更有甚者,当毛泽东配完书,想寻机与教授们搭讪几句,和“我的朋友胡适之”讨些近乎,偏偏这位安徽佬听不懂湖南青年的土话,呼儿嗨哟,鸡同鸭讲,无意中怠慢了这位日后的暴君,惹下了整肃知识分子的杀机。
    好些年前,我在香港《争鸣》杂志上看过一篇千家驹的文章,写他一九四五年中共七大过后,随同国民参政会代表黄炎培、章伯钧、傅斯年等访问延安时的回忆。毛泽东向诸位一一问候,当轮到千家驹时,问他是干什么职业的。千家驹回答是教授。毛泽东突然失态道,什么教授?教小学的只能称呼教师,教大学就能称呼教授,教书就是教书嘛。千家驹当时不知所措,毛泽东为什么突然勃然大怒,直到若干年后,知道他在北大图书馆当的这段经历,才明白究竟。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在毛泽东的潜意识里,对知识分子竟有如此的仇视和憎恨。
    据我在另一本杂志上看到,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在有一次会议上谈到胡适,不无调侃地说,可请他回来当北大图书馆的馆长嘛!得意嘴脸,跃然纸上。
    幸亏胡适头脑清醒,没有上他的当,否则自投罗网,接受“思想改造”,在馆内搬运图书,当苦力,体验伟大领袖当年的艰苦生活,至于薪水嘛,肯定不会超过当年毛润之的八块大洋。最大的问题是,会不会让他活过反右,更遑论活过文革了。
    记得文革中,有人请示毛泽东,大学还要不要办。他回答:“大学还是要办的,我指的是理工科大学”。话语中透出他对文科知识分子的仇视。在他掌权的二十几年里,搞文科专业的文人,几乎没有一个不遭殃的,就是长期紧密跟随他的陈伯达,以及言必称主公的田家英,也没有好下场,更不要说专家教授了,甚至连读文科的大学生也不放过,林昭就是一个典型。
    由于毛泽东对文科的偏见,致使今日的中共领导班子,还在漠视文科人才。
    要知道,古人说“武定邦,文治国”是有道理的,马上可以得天下,马上是治不了天下的。历史上白居易和苏东坡,治理杭州,疏浚西湖,堆筑白堤和苏堤,把杭州城治理得如此秀丽,就是一个明证。
    一个国家要和谐,首先要尊重知识分子,这个“知识分子”的定义,应该是包括文科专业的。
    
    
    二〇〇九年一月十七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因果耶 报应耶/王亚法
  • 我记忆中的外滩/王亚法
  •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王亚法
  • 王亚法:读书杂感之九
  • 王亚法: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 读书杂感之七/王亚法
  • 狗是知道的/王亚法
  • 父亲凄惨的笑容/王亚法
  • 新民报的“三张”/王亚法
  •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王亚法
  • 读书杂感之五/王亚法
  • 读书杂感之三/王亚法
  •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王亚法
  • 王亚法: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王亚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