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原:谁反对公民监政谁就是极端邪恶势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争取中共《宪法》和《党章》所赋予公民的监督权,这是现代中国公民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完全符合中国的国情和实际的紧迫需要。长期以来,由于公民没有自己的民主平台,个体公民的维权,往往成效不只等于零,甚至还适得其反,随时都被官官相维、官黑沆瀣一气的邪恶势力所灭口。
     所以,作为现代公民要求公平正义,彻底清除腐败,唯有走向联合才是唯一出路。只有这样,才能充分保证自己权利不易被邪恶势力随意侵害或践踏,同时也保证了同道者不为邪恶势力轻易所灭口。 (博讯 boxun.com)

    由此,在中国紧急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乃是中华民族的千秋大业,必须人人从我做起,尽职尽责,全力以赴才能做成功。
    可是,由于中共官僚权贵几乎完全变质堕落,他们也对这种仅仅只传播理念,发展联署人,准备向中共高层直接申请的做法也绝不允许。按照现有《宪法》和《党章》规定,这本来就是公然违宪叛党,做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比如对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发起人和联署人进行间接或直接的打压。
    2008年11月底,深圳当局竟然派民政局执法部的人,突然闯入郭永丰家,对其进行问话、做笔录、全程录像并抄走电脑。当着郭先生的面多次含糊其词模棱两可做贼心虚地宣布中国公民监政会是非法组织。
    郭先生说,正在准备申请就成非法组织了?
    执法人员说发展联署人就是筹备,筹备必须事先到民政部门登记备案。
    郭先生问,能否准确解释筹备的法定定义?登记备案前都应该做哪些准备工作?还是根本就不用做呢?
    执法人员就无法解释清爽了。
    下来后,郭先生寻找有关规定和法律文书,才发现,该执法队原来是非法执法,公然侵犯他的人权并践踏《宪法》规定,是明显的违宪叛党。
    郭先生明白,这肯定是冲着不让他推广监政会理念而来的。也就是说,郭先生只在网上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理念并发展联署人,准备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正式申请,这种做法,竟然也被当局中的个别人视为非法活动了。固然,这隐藏在背后的个别人,一定就是严重违宪叛党的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否则,怎么会如此放肆猖狂呢?
    为此,深圳市西丽派出所按照上面的要求,发现郭先生还依然我行我素一如既往地在网上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理念,继续发展联署人,并作为召集人突然站出来召集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临时筹备小组,竟然就传唤郭先生两次。
    12月底,为了到北京有关部门咨询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全部事宜,郭先生被深圳当局软禁一整天,在郭先生答应年前不去北京的情况下,才被释放回家。此前,中国公民监政会临时筹备小组成员,报名总联系人湖南李卓熹13787247195先生,被当地国保找去谈话,禁止他去北京。2009年1月份,临时筹备小组成员上海刘义良13311826898先生也被当地国保找去谈话,说中国公民监政会是非法组织,禁止其参与任何活动;四川公民监政会联署人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在周游全国之后被国保找去谈话时,要求其不得参与公民监政会的任何活动,等等。
    如此说来,这变质堕落的中共当权派究竟想怎么啦?难道现有高官中就没有一个正义者勇敢站出来,捍卫这本该属于中国人民的公民权?难道确实都完全变质堕落了?任由这种恶人猖獗横行,恣意妄为,而无法无天,不可一世呢?确实就要这么一个硕鼠祸害中共政权的一锅汤,从而也祸我中华,让全中国人民全部遭殃不成吗?
    严格说,中国公民监政会秉承中共的优良传统和高尚的道德作风,与中共所有理论、法规和政策等等完全一脉相承。但为什么在中共权贵中,个别位高权重者竟然就如此做贼心虚,无耻荒唐,恐慌成这样呢?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关于公民监政会的事宜,尤其对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的家人所施加的压力,比如给其房东施压,让房东在郭先生被软禁之际,断郭先生家的水电,并威胁郭先生夫人和小孩必须三天内搬出去。如此欺负妇女儿童的做法,未免太恬不知耻卑鄙下流了吧?难道这也是我们伟大光荣正确先进优秀的中国共产党所豢养的高素质工作人员的所做所为吗?
    公民监政,是《宪法》和《党章》赋予中国每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你行使了,这才是真正的公民;否则,就不是,而是奴民和顺民;如果还倒行逆施,就是公然违宪叛党,全国人民决不会答应,必须追究刑事责任,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如果现有司法被邪恶势力所完全操纵和掌控,作为公民的你,如果你在维护你的这种权利的时候被逼入绝境,此时,即便你为此杀了某帮凶和走狗,实际也是正当防为,人民一定会视你为英雄,而永远怀念你,崇拜你。
    
    访民的鲜血,能废除截访吗? (2009-01-12 12:48:14)
    标签:杂谈 分类:法制评论
    
     有人告诉我,1月8日,吉林省四平市孙永贵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室外遭到暴力群殴,造成颅骨骨折,肋骨三处骨折,目前在北京佑安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北京警方已经介入此案。
    
     听到这样的消息后,我的心似乎已经麻木了。此前,这些年来不少访民向我讲述过遭暴力截访之事,我自己也亲身体验过截访人员的粗暴盘查。
    
     访民在我的眼中,绝大多数是守法公民。如果他们不信仰法律,不相信法律了,还会千里迢迢来京城吗?也许就会用暴力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
    
     然而,残酷的现实是,来到京城上访后,他们所反映的问题,又有多少能得到解决呢?有官员说过,访民反映的问题百分之九十有道理,但是百分九十得不到解决。
    
     一些上访多年的民众,不仅问题得不到解决,有的还被强送精神病院,甚至被送去劳动教养。
    
     社会进入了当代,法治进步了,官员本应更加注重民声与民生。然而使人失望的是,民众的冤苦之声,官员不仅不重视,反而还去压制打击。问问访民们就知道,在多年上访中,到底有多少官员接待过他们,亲自听过他们的呼声?
    
     在封建时代,民众"击鼓鸣冤"了,衙门官吏闻声得出来查问。现在时代不同了,"击鼓鸣冤"成了上访制度。有时间大吃大喝,有时间游山玩水,就是没有时间听冤声,这难道不是当代某些官员真实写照吗?
    
     信访权,是《信访条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为何公民行使权利时竟然就这么难?
    
     地方权力机关,派出人员在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室拦截访民,中央执法机关为何视而不见?有访民曾告诉我,遭到截访人员暴力时,报了警也没有用,访民遭挨打都不出警,除非是出了大事。
    
     我多次到过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每次去总能见到外地截访人员,他们穿着没警号的警服,在信访室外面盘查访民。
    
     到底是谁赋予了他们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室外"站岗"权力?他们依据哪部法律规定来北京盘查访民?这样的事发生在最高法院的眼皮低下,竟然也没有人去管。我曾经问过真正的法警,人家告诉我说,信访室外法院管不了,这属于公共区域,应由公安机关来管理。
    
     在访民队伍中,全是些无权无钱的民众。试想一下,当权者的亲朋好友会上访吗?既使他们遭到了不公,也能凭借当权者手中权力摆平。有钱人会上访吗?不会的,因为这个社会有钱可使鬼推磨。唯独那些低层民众,没有做官的亲朋好友可以帮助,也没有钱可以使"鬼推磨"。访民告诉我说,知道上访没什么作用,但除了上访之路,还有什么路可走呢?这是访民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哀。
    
     孙志刚的死,废除了收容制度。孙永贵的血,能废除截访吗?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公民不联合不团结,单靠个体公民维权,效果不只等于零,甚至还适得其反,个体公民随时都有可能被官官相维、官黑沆瀣一气的邪恶势力所灭口。所以,公民要求公平正义,彻底清除腐败,唯有走向联合才是唯一出路。只有这样,才能充分保证自己权利不易被邪恶势力随意侵害或践踏,同时也保证了同道者不为邪恶势力轻易所灭口。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公民监政、清除腐败、保障公平、共建和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原:年初我们聚会在后海(图)
  • 获博客奖后的“杂言”!/刘晓原
  • 杨佳的精神病鉴定,程序严重违法/刘晓原律师
  • 刘晓原律师:为杨佳辩护,谢律师准备好了吗?
  • 上海谢律师为何能在北京找到杨佳母亲?/刘晓原
  • 刘晓原:应为保护学生而遇难的老师申报烈士
  • 日本气象厅,为何敢“擅自”发布地震消息?/刘晓原
  • 劝灾民不要请愿,余秋雨“用心良苦”/刘晓原
  • 五星红旗,第一次为国内遇难者而降/刘晓原律师
  • 汶川大地震,为何没有预测到?/刘晓原
  • 陈良宇,竟是一个“小贪官”?/刘晓原
  • 北京律师刘晓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呼吁,要求对李志平死刑冤案进行个案监督
  • 刘晓原:“同命不同价”,何时了?
  • 刘晓原律师获“2008国际博客大赛”最佳中文博客奖
  • 公民记者周曙光,在深圳过海关受阻! / 刘晓原
  • 王静梅到上海见杨佳,并已回到自己家中 /刘晓原
  • 刘晓原:最高法院法官说,杨佳聘请了辩护人
  • 杨佳母亲“自杀”了?/刘晓原
  • 李劲松 刘晓原:会见杨佳并阅卷的申请书
  • 李劲松和刘晓原律师赴上海旁听杨佳案二审第二次开庭
  • 杨佳口头提起上诉,父亲拿到一审判决书/刘晓原
  • 刘晓原: 如此公開審理楊佳案,與秘密審判有何異?
  • 如此公开审理杨佳案,与秘密审判有何异?/刘晓原律师
  • 北京律师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对最高法院“同命不同价”赔偿规定进行违宪审查/刘晓原
  • 北京律师刘晓原建议修改《选举法》,以保障农民的平等选举权
  • 全国首例:北京律师刘晓原告服务商删博客案被驳回
  •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