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5日 转载)
    
    克服和铲除党自身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
     (博讯 boxun.com)

    
      历史发展的实际走向和进程,决定于恩格斯所说的“平行四边形”形成的合力,不可能尽如人意。以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党确立的民主和自由目标来衡量,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方面虽然有了很大改进,成效显著,但其现在的自身状况和执政方式仍然存在着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其最主要、最根本的表现,就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中国化的不少重要成果尚未完全转化为实践,尚未完全实现认识的“第二次飞跃”。
    
      邓小平在 1941年就很尖锐地警示:“党的优势”“要表现在群众拥护上。把优势建筑在权力上是靠不住的。”“党权高于一切”的“以党治国”“是最大的蠢笨”,是“ 国民党的遗毒,是麻痹党、腐化党、破坏党、使党脱离群众的最有效的办法”。但直至现在,相当一些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仍然把权力看得像贾宝玉脖子上的“通灵宝玉”一样至为重要,长期迷失在“最大的蠢笨”和“国民党的遗毒”中走不出来。他们崇拜权力,贪恋权力,追逐权力,僭越权力,滥用权力,名义上是要“加强党的领导”,实际上是在损害党的威信和形象的过程中谋取着自己的私利,有些人甚至堕入了腐败的深渊。
    
      邓小平在1956年就说,共产党 “自觉地认定”自己是人民群众的“工具”。但是,迄今为止,相当一些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还没有真正确立这个认识,他们往往觉得自己拥有高于一般群众的地位和权力,尊重群众、服务群众的观点很淡漠,甚至几乎没有。在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相当一些掌权者在实际行动上不仅没有把自己作为人民群众的工具,真心诚意地为人民群众服务,反而把人民群众当成了自己的工具,让人民群众来为自己的某种意图和利益服务。党内目前之所以仍然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官僚主义现象,其源盖出于此。
    
      胡耀邦在1981年就明确指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共产党的领导最本质的内容是组织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又强调说:“共产党执政就是领导和支持人民掌握管理国家的权力,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但是,直到现在,不少党员特别是一些党组织主要领导人竟然认为中国老百姓的素质差、水平低,不具备当家作主的条件和能力,不宜实行民主,需要由他们来“代表”(实质上是代替)老百姓当家作主,否则就会“天下大乱”,“危害社会稳定”。因此,在他们的影响力、作用力所能达到的范围之内,宪法赋予公民的选举权、罢免权、意愿表达权、政治参与权,赋予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选举权、立法权、决定权、监督权,在相当程度上还是停留于纸面上和口头上,很难真正转变为具体的实际行动。许多直接关系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要事务,基本上都是由党组织主要领导人以“党的领导”的名义拍板决定的,法律规定的严格程序往往只是一个过场、一种仪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邓小平在1986年就说,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党政要分开,解决党如何善于领导的问题。这是关键,要放在第一位”。但是,自1989年后半年以来,党政分开的改革探索实际上中止了,甚至成了被否定的对象,连邓小平关于党政分开的思想也几乎没有人敢提了。这样一来,不仅使得传统的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现象进一步加剧,而且,一些新的“党政合一”方式和做法竟被冠以“改革”之名予以推广。现在,在有些地方,党委和政府两个“一把手”“一肩挑”的做法,就被作为正确的“政治体制改革模式”而大张旗鼓地贯彻施行。
    
      党的十六大进一步明确地将党内民主提到了“党的生命”的高度,并强调说“要以保障党员民主权利为基础,以完善党的代表大会制度和党的委员会制度为重点,从改革体制机制入手,建立健全充分反映党员和党组织意愿的党内民主制度”。十六大之后,党中央在发展党内民主方面又相继作出了一些重要决策。但是,近几年来,在相当一些领域和地方,党内民主的发展仍然相当艰难,实际状况远不能令人满意。比如,现在,“党八股”式的空话、套话仍然充塞于党报党刊和广播电视,各种媒体在娱乐性内容空前繁荣的表象下掩盖着思想性内容的单调、贫乏和沉寂,党内一些正常的不同认识往往被指责为“异己”、“敌对”的“杂音和噪音”而遭到封杀;广大党员反映意见的渠道仍然不通畅,“上访大军”有增无减(多数上访者当然不是党员,但如果党员反映意见的渠道畅通,很多社会性的问题就能比较及时地得到解决,党外群众的上访也会大为减少),动用行政手段乃至国家暴力“截访”和打击迫害上访者的恶性事件屡有发生;普通党员包括党代会普通代表实际参与党内事务、参与党内决策的机会和方式仍然很少,党代会代表基本上还是由有关领导和部门内定的,党代会的重要决议和选举结果基本上还是自上而下预先确定好了的;在相当一些党组织里,党委常委会以书记为权力中心,书记的权力很大,所谓集体领导和全委会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形式,这使得一些党委书记的“家长制 ”、“一言堂”作风比较突出,与此相伴随的人身依附、拉帮结派等现象也严重存在。而按照党章和准则的规定,“集体领导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之一”,党委常委会由全委会选举产生,在全委会闭会期间行使全委会的职权,其工作应向全委会负责,书记的“主要责任”仅仅是“组织党委的活动和处理日常工作”。
    
      上述现象表明,我们党现在的自身状况和执政方式,同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及其中国化成果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同宪法、法律和党章、准则的规范也有很大差距。说得通俗和直白一些,就是在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还存在着相当一些不符合共产党规格和标准的非民主、“非共产党”成分及病毒。之所以如此,追根溯源,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苏共模式和斯大林主义的深重影响。中国共产党是在苏共前身俄共(布)的直接帮助下成立的,在成立之后的较长时期里又一直是苏共控制的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基本上照搬了苏共的一整套组织原则和组织建制。新中国成立以后,因为苏共是世界上第一个执政的共产党,具有无可置疑的示范效应,所以,中国共产党又在很大程度上参照了他们的执政方式。但是,苏共的党建和执政模式基本上是按照斯大林主义建立起来的,斯大林主义在相当程度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背离了共产党应有的基本规范。而由于主客观方面的多种原因,我们党从来没有对斯大林主义及其负面影响进行过认真、彻底的批判和清理,致使苏共模式的浓重阴影至今仍然顽固地纠缠着我们。
    
      另一方面,是中国历史上封建专制主义的残余影响。邓小平在1980年的一次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种种弊端,多少都带有封建主义色彩。”又说:“我们进行了二十八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封建主义的反动统治和封建土地所有制,是成功的,彻底的。但是,肃清思想政治方面的封建主义残余影响这个任务,因为我们对它的重要性估计不足,以后很快转入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没有能够完成。”这样一来,源远流长、基础深厚的中国封建专制主义思想政治影响,势不可免地要侵蚀党的肌体,扭曲党的行为。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中国化成果向实践转化的过程中,封建专制主义残余影响屡屡要千方百计地以各种名义进行阻挠、干扰和破坏。尽管它往往要扯起一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旗帜来装潢和包裹自己,但人们只要认真地观察和思考,就能发现其“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遗憾的是,由于作为封建专制主义伴生物的奴隶主义、犬儒主义已经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了深层的社会心理结构之中,由于封建专制主义残余影响大都要依附于某种权势来借尸还魂,所以,真正去做这种观察和思考并有勇气对其进行揭露和抵制者往往寥若晨星。这样一来,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中国化成果付诸实践的过程中,封建专制主义残余影响的阻挠、干扰和破坏总是很容易得逞,致使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那些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很难从根本上被清理和铲除。
    
      世界历史发展至今,虽然实现民主的具体道路和方式因民族文化的差异而有一定区别,但民主的基本内蕴和共性要求已经成为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全球价值,民主发展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大趋势。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一百来年的历史,实际上就是逐步融入世界民主潮流的历史。可以说,滔滔黄河无论经历多少曲折和艰难,终将通向浩瀚的大海;中国民主发展无论遇到多少阻力和困难,终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民主中国。黄河入海是势所使然,民主中国崛起于世界的东方亦是势所使然。中国共产党要肩负和完成将中国社会最终改造成为“自由人联合体”的伟大历史使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只是实现这个历史使命的一个基础),必须积极领导和推动民主政治建设,坚决铲除自己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的非民主、“非共产党”成分及病毒。如果让这些东西继续在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存在和扩展,那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它势必会从党的内部来腐蚀党、摧残党、毁灭党,使中国共产党不成其为共产党,最终导致苏联共产党那样的悲惨结局。党的十六大报告尖锐地指出:“不坚决惩治腐败,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就会受到严重损害,党的执政地位就有丧失的危险,党就有可能走向自我毁灭。”严格、准确地说,党内的腐败现象不仅是指索贿受贿、贪赃枉法等职务犯罪,还应该包括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行为中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此二者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后者较之前者更具有伪装性、欺骗性和讹诈性,对党的事业、党的命运的危害绝不在前者之下,必须高度警惕,坚决予以克服和铲除。
    
      中国共产党成立85年来,为了实现《共产党宣言》所确定的民主和自由宏伟目标,已经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英勇奋斗,作出了难以估量的巨大牺牲,受到了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和爱戴。这样一个伟大的党,怎么能容忍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恣意侵蚀党的肌体并最终葬送党的事业呢?那些凌驾于人民头上的特权者,那些以权谋私的腐败者,那些假“人民公仆”之名行个人专制之实的僭妄者,那些不尊重公民权利、不关心群众疾苦的官僚主义者,哪里有资格算得上是“共产党”?他们的颐指气使、主观臆断和专横跋扈,又哪里有资格算得上是“党的领导”?从李大钊、张太雷、邓中夏到董存瑞、江竹筠,成千上万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创立的新中国,岂能让一些蠹虫盗用“共产党”的名义为他们自己及其小团伙谋取特权和私利?不,不,7000万中共党员和13亿中国人民绝对不答应!人民民主的伟大事业正在呼唤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事业正在呼唤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既然能够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勇往直前,不断地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也必定能够通过根本性的政治体制改革,坚决地铲除自身存在的非民主、“非共产党”成分和病毒以及其他一切腐败现象,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变得更加英姿飒爽,飞得更加长久高远。
    
      其实,在上世纪80年代,在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理论的指引下,中国共产党人曾经对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发起过一场全面而猛烈的冲击。其主要矛头,直指传统政治体制“权力过分集中” 的“总病根”。这个“总病根”的主要表现,“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第一书记,什么事情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不少地方和单位,都有家长式的人物,他们的权力不受限制,别人都要惟命是从,甚至形成对他们的人身依附关系。”1987年召开的党的十三大,对铲除这个“总病根”的政治体制改革作了全面的战略部署,并计划用十来年时间初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按照党的十三大部署所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搁浅了,进行不下去了。从此以后直至现在,政治体制改革的所有探索,都绕开了“权力过分集中”这个“总病根”,这使得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不仅没有被克服和铲除,反而更加严重了。近十几年来,之所以出现了腐败现象加重、贫富差距扩大、公民权利屡遭践踏等严重问题,主要原因就是“权力过分集中”的“总病根”在作祟。民主缺乏,权力不受制约,出现这些问题势不可免。
    
      怎样铲除党的组织肌体和执政方式中非民主、“非共产党”的成分及病毒呢?怎样铲除“权力过分集中”这个“总病根”呢?惟一正确的抉择,就是以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理论为指导,根据新的情况制定新的战略,重续业已中断了十几年的根本性的政治体制改革,真正、全面地“坚持改革不动摇”。这是人民的愿望、历史的必然,是共产党为之献身的人民民主伟大事业的热切呼唤。我们丢失的机遇已经够多的了,现在这个难得的大好机遇实在是不应该再错过了。
    
    
    《炎黄春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邓小平的所作所为看共产党各个作孽(图)
  • 一组数字透露了共产党不能真正反腐的原因
  • 张三一言:有人说:共产党有权杀民众
  • 2008年大选 美国共产党的政治目标/余维海
  • 《零八宪章》对共产党是特大利好/雅钰
  • 格丘山:零九宪章----一部共产党没有理由拒绝的宪章(草案)
  • 中国共产党人党毛新宇主席睿智坚韧
  • 三十年的改革 共产党的颜色变了/韩振峰
  • 真正希望中国民主化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驳刘逸明之谬论/郭国汀
  • 马萧:还主权于民!中国共产党必须直面的现实!
  • 为平安奥运对裘金友八条禁令事件——给共产党的政改建议
  • 中国是怎样使大学生支持共产党的?
  • 谴责共产党国家暴力违宪谋杀战俘杨佳
  • (丁有根)借共产党平安奥运利用宣卓伦壮胆起杀心
  • 中国公民社会力量:关于督促中国共产党立刻实行政治改革的声明
  • 刘蔚:共产党至今没有否定过我的文章 (下)/唤醒国人之213
  • 共产党对海外知识份子的成功收买
  • 陈锦云:万里放言:共产党应该被推翻 (图)
  • 刘克明:论苏联共产党的官僚特权阶层
  • 灾区绵竹地区建筑材料暴涨之谜,黑社会和共产党地方干部联手的功劳
  • 你不能在共产党全国大会上跳舞
  • 广州骏景花园示威遭镇压,群众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图)
  • 胡锦涛:改革开放不能丢掉共产党的马列老祖宗
  • “中国CNN”成立 增强共产党国际话语权
  • 中国共产党支持率有多少?请看一个统计数字
  • 不知道真假:毛新宇成立“中国共产党人党”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陈道军判决书爆光:认定诽谤共产党等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图)
  • 中国共产党转嫁天津引水工程费用借机敲诈千万天津市民(图)
  • 老共产党员致重庆医科大学党委的公开信
  • 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许正清被非法抓捕
  • 展示暴政还是现示和谐—杨佳案二审就民众齐呼“打倒共产党”思考(图)
  • 最隐蔽的共产党间谍--傅作义长女傅冬菊
  • 重大新闻:共产党公开承认割让领土
  • 毒奶粉如同针尖一样刺破貌似坚不可摧的共产党权威泡沫
  • 共产党天下的广东东莞市贪污杀人执照再现风云上月31日中共邪党又在广州某宾馆用黑布蒙头绑架我二十多天!!!!
  • 共产党天下的广东东莞市贪污杀人执照再现风云用黑布套头绑架我几十天
  • 华国锋不满共产党腐败,早已声明退党(图)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上海复兴集团对关押冤民沈永梅说:共产党就是法西斯------
  • 胡锦涛请看看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是人吗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毫无人性共产党计生干部——发生在我家庭的一场悲剧/曹跃国
  • 来稿照登:难道共产党的天下就没有伸冤的地方吗?
  • 程晓静案:问山西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杨安和,公安厅还是共产党执政吗?
  • 程晓静父亲: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共产党—您在哪里啊?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共产党的法律不能欺骗、愚弄国民!
  • 姜山:我见证的共产党灭绝人性
  • 鞠鸿怡:共产党新贵卸磨杀驴 逼死我父战伤老军人(图)
  • 向光明:共产党的假政绩 黑龙江省网通职工每人完成35个小灵通任务
  • 《互规》的出台再次表明共产党统治集团一直站在全体中华民族的对立面
  • 陈一鸣: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 在世界瞩目下,中国共产党被隆重地强奸了,而我们却双手紧抓破棉絮…
  • 夏之炎评:客观地看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自己在侮辱共产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