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茅于轼主张疯狂的原始资本主义/刘宪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5日 转载)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1、 社会上是少数人仇富,还是多数人仇富? (博讯 boxun.com)

    
    笔者认为,只要仇富的人不是“个别的”、“极少数”的,而是相当多的人,茅先生就应当对这个“仇富的社会”做阶级分析。因为在阶级社会里,难道富人不“仇穷 ”(怕穷人造反)?不作具体分析、具体解释,笼统地讲“仇富”,就是为富人张目,贬损穷人,就是制造社会分裂,反对“社会和谐”。
    
    茅先生还说:“为富人说话,不管对错,都会遭到攻击;为穷人说话,哪怕说错了,也有人鼓掌。”大有替富人鸣“不平”的意味,可茅先生为什么不进一步说说“这是为什么呢?”你为富人说话,说对了吗?你为穷人说过话吗?
    
    2、“仇富的社会”真是没有前途的吗?
    
    这里,没有什么“前途”?茅先生何以不明说?
    
    依笔者看来:仇富的社会是没有资本主义前途的。如果茅先生的“茅氏经济学”能让全社会的人都“富”起来的,都成为“富人”,还有人“仇富”,吗?然而,这是茅先生做不到的。应为一个社会只要存在私有制,只要存在剥削,就不可能“都富”,也不可能“大多数富起来”,让少数人穷下去。所以茅先生得做好思想准备:“仇富”现象会长期存在下去的。至于“什么叫‘仇富’?”、“仇富”的内涵是什么,又该如何对待富人,都是可以做专题讨论的。而社会上的人,只要不违反法律,人家要“仇富”,茅先生又奈何?
    
    3、请问茅先生;你为富人说了些什么话?你又为穷人办了些什么事?恕我孤陋寡闻知之不多,你能和盘托出吗?
    
    笔者只知道茅先生为富人说了一句最为关键的话,那就是“财富是交换创造的”,也为富人办了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反对建经济适用房。而且据这篇报道说:茅先生反对建经济适用房的原因是“一没创造财富,二没解决公平,还败坏了社会风气。”这么说来,茅先生的反对还是很“有”道理的,那就请茅先生在大建经济适用房的前提下,出主意,想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呀!为什么要因噎废食呢?
    
    其实茅先生反对建造经济适用房的真正原因是:“本来50万的房子,只卖了30万,这个买卖,直接导致了社会财富的减少。”(见报道中的第五段小标题里《没有必要建经济适用房》)。也就是说,如果50万的房子卖了50万,社会财富就增加了20万。但是茅先生却没说这20万元“社会财富”最终装进谁的口袋里去了?
    
    4、在茅先生的语言文字里,在表述财富多少的用词上,为什么只有“富”和“穷”两个抽象的字?
    
    “ 富”和“穷”之所以是抽象的,因为他们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便于茅先生“去阶级化”。但笔者主张茅先生把穷富二字具体化,例如资本家(包括工业、商业、金融资本家)、贪官、大商人、“第一桶金”肮脏的富人或工人、农民、失业者、吃低保者等等;如此具体化,阶级阵线就分明了,就不至于把勤劳致富者,对国家做出巨大贡献后的巨额奖金获得者等等划入“剥削者”行列;也不至于把破产的资本家、刑满释放的贪官、走私犯、贩毒者等等,划入 “劳动者”之列。这样就便于社会主义国家制定措施,以达到“以公有制为主”的目的,消除两极分化的现象,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很显然,茅先生是不愿这么表述富与穷的现实的,更不愿意根据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明确的阶级划分。果真如此的话,他就应当读一读《党章》里关于阶级斗争的论述,关于“四项基本原则”的论述。
    
    以上四个问题,茅先生能回答吗?愿意回答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龚刃韧:朱苏力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 中国根本就是官僚体制下的资本主义/龚义哲
  • 武陵人:没有权贵的资本主义?
  • 党爱民:全球资本主义将陷入“利润枯竭式”萧条
  • 吴思:“权贵资本主义”辨析
  • 韦伯的新教伦理与中国的资本主义“精神”/赵京
  • 农业资本主义演进的美国式道路及其新发展/张新光
  • 全球金融海啸:资本主义的丧钟/朱进佳
  • 自由资本主义已经终结:金融核心修改游戏规则
  • 郭春孚:吴敬琏的改革方向就是资本主义
  • 把资本主义“公民化”:反思全球金融危机/胡祖庶
  • 奚兆永:如何看待资本主义社会的“新社会因素”——并评“李文”所主张的改良主义观点
  • “密友资本主义”背景下的社会冲突:当今中国的贫困和暴力/徐贲
  • 崔长林:分配制落后于资本主义不算社会主义
  • 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工力量演变趋势/孙寿涛
  • 萨拉•萨卡:资本主义还是生态社会主义——可持续社会的路径选择
  • 资本主义与自由读书笔记/杨煜
  • 金煊:从苏式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
  • 资本主义“赌场”大危机/党爱民
  • 视频:辽宁盖州农民刘振江因“搞资本主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难以生存
  • 一场伟大的试验:中国、中国共产党和资本主义
  • [慎]中国资本主义暴露黑暗面 (图)
  • 中国工资水平低于原始资本主义底线
  • 退回到资本主义?《物权法》到底能否被人大通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