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妥协与渐进:英国工党的执政之道/赵丽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4日 转载)
    
    英国作为世界工业革命的发源地,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层次矛盾也是最展现出来。矛盾的本质上是用何种策略处理资源稀缺条件下资源的配置和财富的问题,200多年以来为了解决工业社会的矛盾,伟大的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及政党提出了进行社会革命或改良,变革政治或经济制度等的种种路径。英国工党则走了一条在既有政治体制内进行改良,调和社会矛盾,坚持渐进与妥协的发展道路,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福利国家,使社会发展相对平等、安定,最终在21世纪实现了长期执政的目标;反映了工党实现主义的执政方式及基本的为政之道。
     (博讯 boxun.com)

    一、 工党把争取执政作为政党活动的首要目标
    
    现代政党存在的最大价值在于获得或巩固国家政治权力。英国工党百年在执政和争取执政方面经历了曲折的过程,在20世纪的100年中,工党仅执政23年,而自布莱尔执政以来,工党却连续执政11年,实属一个奇迹,这与工党执政方式的变革及世界的潮流走向有着极大的联系。
    
    工党在争取获得议会多数,获得选民多数这一党的活动方式的选择上是毫不动摇的。工党把自己所坚持的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与英国不断变化的现实结合起来,把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起来,不断调整自己的政治主张。工党主张:不进行变革的政党将会死亡,工党是一个生机勃勃的运动而非一座历史纪念碑。
    
    工党的历届领袖都是目标明确,政见一以贯之的政党活动家。从艾德礼到布莱尔他们都有明确的社会主义主张,具体的施政措施。布莱尔认为:“社会主义不是限定在某一时期的某种固定的经济理论,而是一套适用于任何时期的价值观和原则。”[i]1995 年布莱尔在参加大选之前的演说中说:“我不是为加入一个施压集团而加入工党。我不是为了领导一个抗议运动而成这个党的领袖。没有原则的权力是贫瘠的,但是没有权力的原则同样是无用的。它是一个要执政的政党,我将把它作为执政党来领导。”[ii]布莱尔竞选时提出了工党党章的第四条进行修正,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执政之后,用渐进的方式推进社会的变革,实行了最低工资制,实现了工党百年来的奋斗目标。近十几年来,工党联续三次赢得大选,与布莱尔所倡导的工党的意识形态变革,坚持超越左右的“第三条道路”的现实主义的执政方针,特别是他所坚持的对工党党章第四条条修改有重大的关联。2007年布莱尔在他的告别演说中称:“英国现在已经是一个21世纪的舒适国家,人民拥有更多的工作,更好的医疗和教育条件,国内犯罪率下降”。“自1945年以来,只有一个政府能让工作机会更多、失业率下降、改善医疗和教育、降低犯罪率,以及在全英国各地推动经济增长,那就是这一届政府。”
    
    英国工党执政之道及成功的实践,使我们对于西方国家政党活动方式有了新的认识。
    
    二、 坚持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态度,确立实现公有制的目标
    
    英国工党是一个百年老党,是在工人运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1900年由60多个工会和3个社会主义团体即社会民主联盟、独立工党和费边社组成劳工代表委员会,在1906年51名劳工代表委员会的候选人当选议员,随后劳工委员会正式定名为工党(the Labor Party)。
    
    英国工党从一开始成立就宣称以社会主义为奋斗目标。1918年由费边社领导人悉尼·韦伯起草了工党的党章,确定了为实现公有制(common ownership)而奋斗的党章第4条:“在生产资料,分配和交换公有制以及对每一工业或服务行业所能做到的最完善的群众管理和控制的基础上,确保从事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的生产者获得其辛勤全部果实和尽可能做到的公平分配。”。[iii]实现公有制成为工党追求社会主义的同义语,也是工党推行国有化和福利政策的理论基础。
    
    工党党章的第4条反映了20世纪以实现公有制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潮流,社会主义所体现的集体主义成为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私有制相对立时代精神的体现。曾任首相的克里门特·艾德礼早在1935年大选前就提出:“资本主义已经是过时的制度,问题是由什么制度来代替它?”[iv],“社会主义是社会制度向前发展的中的下一步。”[v];但是工党拒绝采用暴力方法和独裁手段来实现社会主义,而是要设法获得多数选民支持它的政策和政纲。当它受权之后,它将利用通常的立法和行政机构来实施它的政纲。工党所倡导的社会主义实现方式与前苏联及中国用革命的方式有所不同,是用渐进的方式逐步推进社会主义的实现。在1945年《工党政策声明》中提出实现公有制的具体目标:“燃料和动力工业的公有制”、“内地运输的公有制”、“钢铁的公有制”。[vi]
    
    近百年,工党一直对现存资本主义制度持批判的态度,工党党章的第4条中公有制奋斗目标成为是英国几代社会主义者的精神源泉,也是一种团结的力量,使一个松散分裂的组织团结起来,使党内不同利益和派别超越策略上和信仰理论上的差异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稳定的有着意识形态凝聚力的政党。
    
    三、建设福利国家,推进公有制原则的实行
    
    在1945-1979年间,工党与保守党交替执政,恰好各为17年。在工党执政的时期总是不断地推进国家对公民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不断地加速国有化(公有制)的进程。工党领袖艾德礼在1945年执政以后,开始在英国全面建设福利国家,实行了国民保障法、工伤保险法、国民救济法、国民保健法,建立覆盖疾病、失业和养老的综合社会保障体系,建立为所有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为学龄儿童提供的义务教育体制等。
    
    英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在一定意义上是实现公有制的现实主义的方法。各项社会保障立法,涉及到国民生存和发展的所有方面,即从摇篮到坟墓:在未成年时期享受母婴补贴、家庭补贴以及免费教育、免费学校餐;成年时期享受失业保险、健康保险、工伤保险等,老年享受养老保障;此外还有教育、住房等方面相互衔接保障制度。从社会保障制度中获得好处的主要是普通劳动者。1950年,工党政府宣布建成福利国家,使英国成为西方国家社会保障制度最为完善的国家。2008年是英国实行全民医疗保障制度60周年,据调查国民对此制度基本满意。窗体顶端
    
    由于实行了一系列的社会福利政策,给公众带来了现实利益:物质生活条件得到了一定改善,生活水平得到了提高;文化教育水平、科学知识和劳动技能都有相应的提高;他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保障,特别是在一生中的“被动时期”,即工作之前和失业、伤残、疾病和老年时期,能享有各种保障,从而产生了“安全感”。工党选择的“社会妥协”战略,导致社会的相对安定,从而减少了经济发展的阻力,国家经济的正常运行创造了有利的外部条件。
    
    在建立公有制的这种理念指导下,工党政府将凯恩斯主义的控制需求主张与改良的“社会主义”的计划思想结合,逐渐提出了自己内容广泛而详细的政策主张。大规模推行国有化,编制和实行国家的经济计划以广泛调节生产资源配置,加强国家对供给和需求的管理,运用财政、货币工具调节社会经济比例,为建立福利国家提供经济的基础,追求收入分配的平等。保守党执政时也没有完全否定工党的政策主张,实行需求控制与国有化的政策,在英国两大主要执政党之间形成了政治共识,工党的政治主张主导了这一时期英国现实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英国的市场经济是一种私人垄断资本主义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混合经济,主要表现在:在产权制度上,实行私人企业制度和国有化相结合;在经济调节机制上,实行国家计划与自由市场相结合;在国家干预与自由竞争的关系上,推动经济向前发展。从而在西方国家中形成一种典型的改良主义范示。
    
    三、践行党章第4条遭遇挑战
    
    工党在实现自己的公有制(国有化)理想,建立了福利国家,实现充分就业过程中,很快就发现这种公有制的理想很难彻底实现;且使工党争取执政地位的努力变得格外艰难,在选举中屡遭失败。
    
    英国工党的国有化政策必须尊重法律和产权,必须采取赎买政策,而政府手中的资源根本不足以完成这样的赎买;同时,已经国有化的企业立即暴露出效率低下、官僚主义严重,企业个个亏损;结果工人的收入停滞不前,利益受到侵害,一些国有化企业中的工人未经工会同意,开始用大规模的罢工来反对政府。社会主义的理想推行并没有带来人们所希望的结果,反而成为工党的遭到社会各界,特别是保守党诟病的软肋。保守党人便称:只要迫使工党在“社会主义问题上同我们竞选”,保守党肯定可以赢得大选。这对于以社会主义为号召而上台的工党来说,无疑是切中要害的;在 1951年提前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工党败北。
    
    工党党内的右翼认为公有制和国有化政策是工党失败的原因,遂有修改党章第4条之议。但在绝大多数工党人士看来,公有制条款是团结全党的基本纽带,没有了它,工党也就不成其为工党。后来工党有两度上台执政,分别尝试用“科学革命”和“扩大公有制战略”来挽救英国日益衰落的国际地位和一蹶不振的国内经济,从而加强工党与保守党竞争中的地位,但是,由于二战后英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作为工党社会基础的工会及其所代表的产业工人日渐衰落,70年代开始的信息技术产业的崛起,传统产业没落,中产阶级取代产业工人成为社会的主要群体。他们在政治上有自己的主张,与原来工会的主张并不相符,现有的产业工人队伍不足以支持工党上台执政。1983年的大选成为工党的滑铁卢,遭遇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而它的以扩大公有制为核心的大选宣言,被讥讽为“历史上最长的自杀备忘录”。这次大选的结果,无疑是英国民众对1979年以来撒切尔夫人保守党政府过去全方位私有化政策的一个肯定。
    
    四、工党意识形态变革及群众基础的扩大
    
    从上个世纪50年代起工党内部就党章第4条的修改进行了反复的争论,当时工党领袖盖茨克尔修改党章提议遇到的强大阻力,此后在公有制问题上威尔逊的模棱两可、金诺克的踌躇不前、史密斯的谨慎,都表明这一条款在工党思想体系中的图腾地位。直到 1994年布莱尔当选工党领袖才使实现了对党章第4条的修正及意识形态的变革。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潮流发生的重大变化,是工党变革意识形态的外在推动力量。保守党所坚持的新自由主义成功挤压工党生存空间,苏东解体又使工党从正面遭受打击。尽管是前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的失败,但也使人们对以公有制为核心内容的社会主义模式开始质疑,起码从经济的角度证明,仅以公有制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并不能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替代资本主义的方案,这使工党多数成员对原有公有制方案的可行性失去了信心,在党内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布莱尔为了争取党内的支持,全力推动对第4条的修改,就党章修改和组织变革问题进行了25场演说。他认为:党章中关于实行大规模的国有化的承诺在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在接见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时说:“工党党章中无选择地主张实行国有化是很愚蠢的。事实上,工党已不再相信它,况且10年来也未曾承诺要真正的扩大国有化。”“21世纪不会是公有制和私有制之间相互拼杀的世纪。它将在不断进行经济变革的世界中,寻找关于现代市民社会的确切原则。”[vii]
    
    1995年4月在工党特别代表大会上,以压倒多数取消其党章的“第四条”的内容。修改为:本党赞成在公共利益的基础上管理强大的而来源丰富的公共服务,这种服务的存在即是公正社会、也是生命力的成功经济的重要基础;本党既需要有社会责任感和适当控制的私有因素,也需要有奠定在效率和公有制基础上的公有制。原来工党所强调的社会主义是人们之间的物质关系,而现在更改为人们之间的依从伦理关系,因为社会制度是由一系列伦理价值观,如社会正义、平等、互助、自由所构成的。将社会主义定义为一套价值观而不是一系列经济原则,就不会将目标和手段相混淆,并可以远离公有和私有的争论,以吸收多元的思想。
    
    工党意识形核心理念的变革为组织的供了指导思想,开辟了发展的道路,在“新工党、新英国”口号下,英国工党成为一个现代化的“新工党”,成为“人民的党 ”。使工党变成一个开放的党,一个成员包括私营业主和无产者、小商人和他们的顾客、经营者和工人、有房产者和住公房者、熟练的工程师以及高明的医生和教师的党;把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转变为“超越于左右”之间的中间阶层政党。通过这样的革新,工党终于彻底洗心革面,从传统的工人政党变成了一个“选民党”,成为“商业界和企业界的党”;党员的队伍也不断扩大,个人党员1993年为279,530人,1997年大选时达到400.465万,[viii]仅仅三年中就增加了30%。工党的改革是全方位的,党的指导思想、组织结构、工作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实现了工党的现代化,
    
    工党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正式放弃替代资本主义制度的传统目标,仅从伦理 价值观的角度界定社会主义,从而使其在政治实践中更多的表现出一种实用主义,这种实用主义增加了政策灵活性,促成了工党连续三次选举成功,并很有可能获得2009年大选的成功。
    
    五.推行最低工资资制,兴建保障性住房
    
    在工党执政的十年中,虽然已放弃了实现公有制目标,但是政府在公共政策的推行方面,依然体现了工党所代表的社会群体的特殊诉求,也体现了工党不同于保守党的政治关注重点。为实现社会公正,为英国公众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公共服务,实行了最低工资制度,扩大了国内的就业;2007年上台的布朗政府,就国民的住房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计划。这些都决定了工党能够连续执政十年。
    
    工党政府不顾雇主的反对,于1999年引入了最低工资制,保障了中低收入者的权益。在全国范围实行最低工资制,是工党的经典性的主张,在80年前费边主义者就提出:必须由国家制定一个最低工资标准,这是维持国民最低生活标准的基本前提。多年来,工党一直为实现这一主张而努力。当工党获得执政地位后,就把这一主张赋予实施,政府于1997年7月成了低薪委员会(Low Pay Commission),专门研究制定《全国最低工资法案》;该法案获得议会的通过;最低工资制涵盖了英国大部分工人,且授权政府督察执行,要求雇主提供给付最低工资的记录,如雇主扣减最低工资或造假记录的,可以罚款最高5000英磅。这个制度规定,从1999年4月1日起,22岁以上的正式工人每小时最低工资是£3.60(约48.15元人民币),学徒工最低工资是£3.20,18岁到21岁的劳工最低工资是£3。全国大约有190万收入低于这个水平的人将受益。2006年英国小时最低工资增至5.35英镑。工党奋斗多年的目标得以实现。
    
    政府采取多方措施增加就业。政府在公共领域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使英国的失业率降到了 5.4%,令无数欧洲国家艳羡。增加了职业教育和培训支出,强调以工作代替福利,减少直接用于提供社会救济的支出。实行最低工资制后的7年时间内就业人数从1999年3月份的631万人,增至2006年3月份的670万人。2006年3月份英国零售业就业人数为282万人,餐饮服务业为174万人,社会保健业为110万人,清洁卫生业为43万人,农业为20万人。英国并不没有出现经济学家所预言的那样:增加了工资就必然导致就业减少。
    
    在完善社会福利制度方面工党政府也实际的作为。为了建立全面有效的国民保健服务体系,工党政府2000年7月公布了国民保健5年计划,包括建立100所医院,增设7000张病床,招收20 000名护士、7 500名会诊医生、2 000名普通医生和6 500医疗专家。还颁布了《福利改革和养老金法》对于老年妇女的权益予以法律保护。
    
    工党政府把解决住房问题作为执政首要任务之一。2007年,布朗政府宣布将采取措施,使英国在2016年前每年新建住房量从20万套增至24万套。英国住房国务大臣伊薇特·胡珀2007年7月23日向下议院宣读布朗政府的计划。除平价房,政府还计划在2010年前每年建造4.5万套福利房性质的“社会住房”。政府还要为消防员和医疗工作者等“关键劳动者”提供政府信贷,帮助他们购买第一套住房。胡珀说:“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住房问题将成为未来20年英国社会不公的最主要因素之一。”而解决住房问题则是70年前工党领袖艾德礼提出的主张:“工党建议每年至少修建二十五万幢工人租得起的房屋,作为它的经济计划的一部分。英国的贫民窟必须消灭,这些贫民窟是从英国是世界工场而工人是生产商品的一个因素的时代起就遗留下来的。”[ix]现在工党正在逐步解决。
    
    在全球化发展的今天,研究发达国家如何通过政治制度保障其经济的发展、国民的利益方式,对于正在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中国是有较大的价值的;不能用那种非白即黑的思维方式,简单、武断地看待丰富的、不断变化的现实。
    
    西方国家实行的普选机制,使政党要成为执政党,必须从纲领到行动代表和反映选民的利益,从而获得多数选民的选票。过时的、空洞的、不切实际的政治主张对于选民无吸引力。而实实在在地运用政府权力,为大多数人谋利,实现社会公正,是现代政党的执政之要。
    
    在执政的过程中,执政党又必须将大多数选民的意愿转变为切实可行的政策,在实际政治活动中推行及实现。执政党成为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纽带,成为社会能量的转换中介,一端联结着国家政权,一端联结着公民社会,代表大多数公民来执政;同时还要受反对党或在野党的监督,执政党脱离了大多数选民的利益和要求,就是给在野党可趁之机,就会在下次大选中失去选票,从而失去执政党的地位。这也是西方国家两党制或多党制中,政党之间激烈斗争的原因所在。
    
    执政党对于自己的政治理念要有持之以恒的恪守,但是这种恪守不是刻板。必须适应形势的变化进行调适,要尝试用新的形式、新的方法实现政党长期坚持的政治理念。从历史上来看,英国是现代文明世界的开路先锋,最早实现工业革命;也最早实行政治变革,建立议会制度、文官制度、政党制度。英国的工党具有很强的创新能力,英国进步的思想家们都主要集结在工党的旗下,他们提出民主社会主义、第三条道路、社会治理理论等,被西方国家的政党广泛的接受。面对全球化、多元化的世界,扬弃陈旧的理念,创造回应现实世界的理论比任何时代都显得迫切,对于这些新理论的价值评说,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就如工党对党章第4条的修正,其效果就是工党连续三次大选获胜,使工党获得了更大的合法性,获得了更为广泛的执政基础。固然,修改党章决不是工党连续执政的唯一原因,但还是重要原因之一。作为一个为取得政权、巩固政权而长期奋斗的政党,核心价值观的空洞化或者缺乏实践意义,都是一种危险。对于工党来说,处理不好,永远是“女王忠诚的反对党。”现在工党是执政十年以上的政党了,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现实。
    
    
    
    [i] [英]托尼·布莱尔《新英国》,曹振寰等译,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版,第39页
    
    [ii] 同上,第67页
    
    [iii] 刘成:《理想与现实——英国工党与公有制》,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0页
    
    [iv] [英]克里门德·艾德礼《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志和道路》,郑肃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9页
    
    [v] 同上,第3页
    
    [vi] 《各国社会党重要文件汇编》,世界知识出版社,1959年版,第319页
    
    [vii] [英]托尼·布莱尔《新英国》,曹振寰等译,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版,第68页
    
    [viii]刘成:《理想与现实——英国工党与公有制》,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67页
    
    [ix] [英]克里门德·艾德礼《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志和道路》,郑肃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40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