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让你持枪的政府/余晓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4日 转载)
    
     西方很多国家都允许普通百姓持枪。在美国生活时,据我所知除了有个别州法有禁枪规定以外,大部分地方枪证申请的办法很简单,甚至有些地方凭驾照就可以买枪。在加拿大上一个枪支安全的学习班,一两天的时间通过考试就可以开始申请,经过有关的部门调查,如果你没有犯罪记录和精神病记录的话,一个月左右就可以买枪了。
     (博讯 boxun.com)

     西方的宪法我没有研究过,但是听说有这样一条,就是民众有权利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家园。这是什么概念呢?我理解的是,如果你觉得政府欺负你了,你可以拿起枪来和政府对着干。这要是在中国,人们会觉得不可思义。但其中一条枪支法规定得很有意思,就是民众的枪不能有自动连发功能,而且装弹数量受到一些限制。也就是民众每一只枪的火力不能比警察的枪火力大。这就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如果你一两个人持枪和警察对着干,包括那些黑帮成员当街火并,或者难免某位市民觉得哪个官员该杀(不是该下台,如果只是觉得该下台那就选举的时候少投一票就行了,不必搭上自己的性命),总之会有人可能是由于个人的原因,而破坏现有的法律。那么警察的火力很快可以把他压下去,但是如果拿起枪来和政府对着干的人多了,十几个人对一个警察,那么火力就会比警察的大,武力推翻政府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想想这样的政府我们还需要用武力去推翻吗?因为他自己就先怕了,他敢横行霸道吗?他还敢滥用特权吗?把大家摆在一个基本相当的位置上面,民主就这样形成了。当然警察需要有一定的特权使他们工作方便,人们是可以理解得。但是制度会抑制他们对特权的膨胀。包括允许市民持枪,或多或少地抑制了警察对特权欲望的膨胀。我看过这里警察执法,就是像个机器,对嫌疑犯没有个人恩怨,更不会呵斥别人。记得去年几个警察冲进一户人家去抓人,结果和主人一顿乱射,一个警员还受了伤,最后把那家主人制服了。不想,第二天不但把那人放了,还向他赔礼道歉。敢情是警察敲错门了,在我们看来简直像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估计以后警察敲门的时候会看仔细一点。
    
     在北美,市民对警察工作非常配合。比如说遇到警察盘查你的时候你会很守规矩,因为人们知道警察这个工作十分危险,你乱动实际上是刺激警察的神经,本来人家就够紧张的了。记得很多年前有个叫赵燕的中国商人在和警察打交道的过程当中被警察弄得浑身是伤,当时的案子介绍我看过,警察认为她的一些动作是有危险的。当时警察怀疑她和毒品有关系,上去盘查的时候她发生了挣执,她有一个动作是伸手到包里去掏证件,警察误以为她去掏枪,所以扑上去把她按倒在地。这个事件传到中国来又激起了人们的爱国热潮,认为一个民主国家的警察欺负一个无辜的中国人。真正在北美生活过的人就会很理解警察的行为,每个人手里都有可能有枪,我们不能净想着自己,还要想一想警察多不容易,每天出门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家。最后陪审团的判决和这里人们的认知是一样的,是所谓好人打了好人的误会,是赵燕自己不了解北美的国情。因为这里很多人都有枪,正是因为这样,警察反而安全了,因为除了罪犯,所有人都很有规矩地配合警察,罪犯毕竟还是少数。
    
     有人会说,那全面禁枪不就安全了吗?中国对枪支的管理非常严格,甚至对刀具的管理也十分严格。应该安全了吧?照样出了杨佳那样的人,而且还可以一个人瞬间杀六个警察。像这样的罪犯在国外也有,但绝对不会有民众为他叫好。想一想,社会安全和禁不禁枪有关系吗?有人会说,要是杨佳手里有枪不定会杀多少人呢。我看正好相反,要是普通民众手里有枪,还会激化矛盾吗?杨佳还能轻易地进入警局吗?警察就是觉得反正你手里没有枪,你拿我也没办法,所以才这样漫不经心地对待杨佳。现在杨佳被处决了,说明他不是神经病发作,一个正常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随便搭上性命的,如果说他是精神病,那这又是一起冤案。上面的两个例子说明,权利的滥用导致不良的后果,受害者都是滥用权利的一方,其实公民的权利照样不能被滥用。
    
     肯定会有人提到校园枪击案,的确如果禁枪的话就会少死几个人,这话确实不错。那么我会问,就算是禁枪,精神病人就不会用其它方式杀人了吗?记得那次事件以后我回国坐飞机,站在机舱门前我就想,要是赶上哪个疯子把机舱们打开,或是把安全们打开,这几百人不就全完了吗?或是赶上飞行员发神经呢?难道为了这个我就不坐飞机了吗?现在我终于明白飞机上没有降落伞的意义了,因为在飞机上面在安全方面人人平等,发神经的人几率非常非常低,而且人人都会提高警惕,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会放心地坐飞机。总结出来了,民主和平等才能团结大多数人民,罪犯毕竟是少数。要是因为有个别的罪犯而把民众假想成罪犯的话,那就什么事都别做了,天天阶级斗争吧。
    
     每当我手里把玩着那只格鲁克17,或是端着M4练枪法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政府对我的信任,我要珍惜这种信任,所以需要严格遵守枪支法,当一个人的信誉被破坏的时候,必然会失去很多东西。当我觉得受到欺负的时候我会心平气和地去讲理,政府给我暴力的机会反而使我更加相信法律,尽管我觉得某条法律对我不公平我也会少数服从多数,法律的作用就是在限制单个人私欲的膨胀,为了使这个社会平衡我不得不收敛。那么政府呢,为了民众不要拿枪来和自己对着干,政府也会不得不收敛。相信绝大部分的百姓是理智的,杨佳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我们不能用特殊性来推论普遍性。我想这就是自由主义的精髓吧,自己想自由,同时尊重别人的自由,大家平衡在一个点上面,这就是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和谐。
    
     我曾经写过很多文章发出对持枪问题的感慨,其实禁不禁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使民众和政府之间平等对话。你拿着枪,我连刀都不让拿,我怎么和你平等对话,等着你的良心发现吗?等着你的施舍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话不错,古今中外都是这样干的。可别理解成"枪杆子里面守政权",用打江山的理论守江山结果是什么?就是假设老百姓都是敌人,是用新的暴政取代旧的暴政,而且还需要更凶狠才行。在中国让百姓合法持枪的可能性不大,也根本不用指望,现在连言论平等对立的可能性都没有,从来都是一边倒,更不用说武器对立了。根本不是没有可以和政府抗衡的理论和言论,是没有和政府抗衡的权利和机会。要是哪天政府能够容许一个反党的网站和共产党的官方网站对着干的话,估计这个党就再也反不动了,现在反党的言论渐渐可以听得多了,反而证明共产党的江山坐稳了。言论越往一边倒,就越脆弱,看看近六十年来的历史就清楚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为什么总是暴怒?/余晓平
  • 余晓平:富豪们开始跑了——谈谈保护富人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