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序蔡诗华诗集《亲人毛泽东》/北乔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3日 转载)
    
    时下,诗人这个头衔如同我们的生态一样遭受了严重的污染,这是一件令人痛心疾首而又无奈的事。不过,我始终认为,这并不影响真正诗人的纯度。我使用诗人这一称呼,从来都是纯粹文学意义上的。我曾经说过,写诗的人,不一定是诗人;不写诗的人,也可能是诗人(其实类似的话,有许多人叙述过)。我的意思是,诗人,必定有许多东西是在诗歌以外的。换而言之,一名真正的诗人,除了其诗歌内部的品质,外在的元素也是不可或缺的。我不是极端的诗人本体论追随者,但我仍然相信,对于诗歌的虔诚,竭力张扬一种精神,抱守一种信念,之于诗人,不仅是体现在诗行里,还应当流淌在血脉中。艺术,来自心灵的表达,诗歌更是当仁不让。尽管我们有时诗歌进入诗人的心灵或经由诗人体味其诗歌,常常无功而返,甚至是得到相反的结果,但这只是我们没有真正进入诗人与诗歌的隐秘通道所造成的。异化、颠覆、撕裂、遮蔽之类的动作,让诗人与诗歌有时处于此岸与彼岸,我们尊重诗人的眺望、想象、美化和扭曲,但我们更仰慕诗人的诗与人的合二为一。推而及之,我们的时代,我们的人生,更需要人大于诗的诗人。
     (博讯 boxun.com)

    在我看来,诗人蔡诗华,是以诗生活的诗歌写作者。他的人生,他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首诗。他的肉身和心灵充满诗性,因为浑身的诗性,有时让人不太好接受。这恰恰说明,现代文明已经让我们远离了诗意,我们对诗人之所以有不适感,缘于我们心中的诗性已经廖廖无几。世俗的弥漫,让我们对诗意渐渐陌生甚至是厌烦起来。这不是诗歌的不幸,而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大不幸。蔡诗华热衷于一切与诗歌相关的活动,醉迷于诗歌的创作,工作之余—— 诗歌成为他生活最浓烈的心绪和最重要的内容。他对物质生活极度淡漠,甚至缺少最起码的需求。有些诗人,对物质怀有警惕,是为了纯粹诗歌,但常常是一种行为。而蔡诗华之于物质的态度,缘于心灵本原,没有丝毫的做作,没有因为诗歌而清贫生出些许失落。我时常会在许多场合,不同的朋友圈中谈到蔡诗华。是的,有不少人对蔡诗华的诗歌生活并不认同,这中间有诗人也有诗歌以外的人。诗歌以外的人,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而那些诗人们,我同样不计较他们有自己的人生观、诗歌观和诗人观,但我想,他们至少应该允许蔡诗华的存在和他与诗歌相处的方式。很可惜,这些诗人们中的一些诗人,总是强调自己的独特性,愤怒这个社会容不下他们,没有人能够洞悉他们的精神世界,可对蔡诗华,他们同样的抵触。我认为,这是一种悲哀。也许,这还是诗歌逐渐走向边缘的原因之一。
    
    近些年来,蔡诗华似乎也在改变自己。内心对诗歌更加的热爱,可在许多场合,他开始有意识地淡化自己诗人的气质,以一种非诗歌的方式生活,以非诗人的方式与人相处。只是,他做不来,可以说做得很不好。诗歌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无从剥离,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是无法改变自己心性的。到头来,弄巧成拙。到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是的,蔡诗华写了许多有关毛泽东的诗,有的是直写毛泽东,有的是在以一种思想与当下的社会对话。这样的对话,是直率的,是坦诚的,是真挚的,所以也难免有极端之意。但作为诗人,他是善良的,是善意的。就我而言,我对他诗歌中的一些思想也持否定态度,但这不影响我对他及其诗的认同。我认同的是他的诗歌精神,是他对于人类生存的焦虑,是他对于世界美好的向往,是他对我们脚下这片土地深沉的爱。
    是为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