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2日 转载)
    
    我披露广西文革大屠杀真相(见网上文革秘档揭密系列文章),并非鼓励人民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个体复仇。放眼世界,类似中国文革大屠杀的国家有很多,南非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十四年前南非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堡垒、人性的地狱、暴力的渊薮的国家。今天展示给世界的是令人惊奇的和平,现代和民主的新貌。
     (博讯 boxun.com)

    在短短十四年间,新南非告别了血腥的历史,其手段不是复仇和清洗,而是宽恕与和解。
    
    宽恕与和解的思想,在南非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的著作"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中有详尽的阐明。南非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图图任首任主席。委员会遍行南非各地,让受害者当众讲出曾遭受的痛苦与屈辱,也让当年的官员、警察和凶手供出所犯罪错,以此求得人民的宽恕。没有刑罚,也几乎没有审判,在集体回忆控诉之后,人民选择了集体忘却,然后共同面对未来。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模式并非南非独有,军政府垮台后的巴西、智利和乌拉圭,红色高棉崩溃后的柬埔寨,甚至发生过惨绝人寰大屠杀的卢旺达,都已经或正在以这种形式重整社会,告别历史。1989年之后的东欧诸国也基本是在和解的气氛中完成了过渡的。
    
    一位失去亲人的乌拉圭妇女说:"我决定采取宽恕的行动,但我需要知道宽恕谁,宽恕什么"——对真相的要求,理应是最起码的前提。
    
    我披露广西文革大屠杀真相的动机和目的,正是基于上述的观点。
    
    文革广西大屠杀中那十余万惨遭屠戮的造反派民众和"政治贱民"——"黑五类"及其子女。纳粹种族屠杀暴行,令人发指,而文革中中共搞的对本民族实施"阶级大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虐杀暴行,在广西还广泛发生对受难者剖腹食肝、吃人肉的野蛮兽行——这是连纳粹也自愧不如的!因为吃人肉的残暴野蛮,早已超出阶级仇恨的范畴,而造成对基本人性的摧残!人的生命,难道可以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幌子下予取予夺?难道可以以"革命"的名义随意践踏?难道可以仅仅出于"阶级仇恨"就可以野蛮残忍地 对受难者剖腹挖肝吃人肉?是什么怪异的土壤生发出这样的"恶"?
    
    愿广西文革大屠杀的惨剧,不再被隐瞒、忽视或遗忘,而成为永远的警示:抵制一切暴行,尤其是以革命的名义进行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广西文革大屠杀,应该像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前苏联的古拉格群岛和中国的劳改营一样,成为人类历史共同的记忆!
    
    这些观点在英国"和平学"学者安德鲁·瑞格比的著作《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一书中有详尽的阐述,在暴力结束后,如何面对未来?我们必须看到,无论是真相,宽恕或忘却,都必须建立在人民选择的基础上。这样既可使正义得到伸张,又不致社会重新分裂,或是制造新的非正义。(我手头上就有一本中译本,如果各位感兴趣,我推荐你不妨找来阅读一下:《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译林出版社2003年12月出版。)
    
    需要强调的是,瑞格比没有明确指出的是,所有那些对往昔的暴力选择了宽恕与和解的国家,都有一个民主的政体和公开的程序作为保证。唯有如此,才可使宽恕和忘却成为民意,而不是两代当权阶级进行政治交易的工具。
    
    
    没有民主的政体和公开的程序作为保证
    
    
    现在胡温政府不是正在倡导"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吗?不是强调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折腾"吗?
    
    但我们没有一个民主的政体和公开的程序作为保证!
    
    依据档案法相关规定,除涉及国家安全或者重大利益及其他到期不宜开放的档案外,自形成之日起满30年的档案必须向社会开放。而反右、大饥荒、"文革"时期部分档案已经达到了开放时间。
    
    虽然已经有了档案解密时间和规定,根据国家保密委员会的有关规定,绝密级资料三十年,机密级二十年,秘密级十年后自动解密。去年是文革发动四十周年,结束三十周年;去年也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今年是反右52周年、大饥荒50周年、八九“六四”20周年。
    
    但许多应当解密的文档仍被锁在保险柜里难见天日!历史既然是人民的历史,历史的文献、档案就应当属于人民,官"藏"的原因,照我看还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老戏。更有甚者,中共当局动輒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打压异议人士。
    
    随着社会发展,中共当局的法制也"与时俱进",一九九七年颁布的新《刑法》,取消了"反革命罪",代之以"危害国家安全罪"。于是,这些年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泄露国家机密罪"也多起来了。远的不说香港记者席扬、姜维平和港人黄贤、徐泽荣等均以此罪重判入狱,近期还有《纽约时报》北京分社新闻助理赵岩、民间环保人士谭凯、天网维权人士黄琦,均以上述罪名遭起诉。
    
    套用法国大革命时期罗兰夫人在断头台上的一句名言:"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就连《零八宪章》,套用余杰的说法"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量问题",中共还无情打压。
    
    再比如象"中国和解智库"这样的一个表达空间的网站,也为中共不容,只维持了3个月就被官方封锁。
    
    那些掩盖反右、大饥荒、"文革"真相,实行民族集体遗忘的中共当局,你们良心何在?对全民族付出无比巨大代价的往事,不去回顾,不去反省,你们的理性何在?不抓住国家经济高速增长、政治社会稳定的好时机,向人民交代和处理历史上的错误,以显示一个伟、光、正的政党清算和告别错误的负责任的态度,与此同时,人民从无可阻挡的网路传播中读到海内外大量的相关着作和文章后,在怀疑党和政府实事求是的勇气,你们的智慧何在?一个开明、进步的政党曾把"批评和自我批评"视为走向成功的"法宝",现在,却有人公然违背优良传统,总是对出这方面的书下禁令,你们居心何在?
    
    归根到底,还是要涉及到政治体制的改革,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否则,"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就是空谈!真相的封锁、掩盖,和解从何谈起?
    
    2008年群体事件蜂拥而起,已成燎原之势。瓮安群体性暴力事件、云南孟连事件、孟连警民冲突、杨佳上海警局袭警6死4伤、甘肃陇南事件、陕西府谷县警民抢尸事件、广东惠州骚乱事件、云南丽江环保纠纷事件、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川渝教师罢课事件、湖南吉首非法集资事件、重庆巫溪车祸事件、河北省廊坊铁路征地事件、江西铜鼓县山林纠纷事件、深圳宝安区对讲机砸人事件、湖北武汉下岗职工上访事件、重庆开县村民煤矿冲突事件、广东东莞劳资纠纷事件等等,2008年究竟发生了多少群体性事件,官方未敢再公布最新的数据。不过三年前的一组数据已经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了。根据2005年的《社会蓝皮书》披露,从1993年到2003年间,中国群体性事件数量已由1万起增加到6万起,参与人数也由约73万增加到约307万。如此现实已给出了很好的答案——很遗憾,中国的国情民意,并没有给领袖的"不折腾"论调背书,也看不出中共当局任何"和解"的诚意。(
    
    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条"正路",说白了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推行不允许工人有独立工会的市场经济。正是由于它在理论上陷于了自我矛盾的逻辑错误,因此不仅难于统一中共党内思想,而且注定难逃腹背受敌的政治宿命。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的中国特色发展道路,已经走向了背离人权、民主与社会正义的歧途。
    
    
    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有句名言:"我们所要企求于未来的是公正,而不是复仇。"
    
    我们坚信民主最终必定战胜专制。将来,民主宪政下的中国人民,首先就要把中共统治中国几十年的种种黑幕粉碎,弄清事实真相,同时应该有宽恕的心态,以和解的精神促进全中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促进中国文明发展,促进全人类的进步。中华民族如果抓住了疗治民族心灵之创的最好时机,也就了抓住了民族精神健康复兴最好的机会!但那光明的前景不能指望中共当局的恩赐,也不能热脸贴上冷屁股似地乞求和哀告,只能靠大家前赴后继地去争取!
    
    当前,中共以谎言欺骗世界,谁要试图说出真相,谁就必定遭到中共暴力镇压。所以,现在根本不是什麽和解的时候。如果残暴的作恶多端的恶人,突然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忏悔了,受害者宽恕恶人,那是和解。如果恶人继续作恶,没有丝毫悔意,受害者尚在受害当中而主动提出和解,那不是和解,而是乞求和哀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平头: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图)
  •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