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都没有误读黑格尔:答谢盛友先生之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2日 来稿)
    
    来源:新华网
     (博讯 boxun.com)

    
    谢选骏来稿/谢盛友先生在《谁误读了黑格尔?----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一文中表示:“我不同意选骏先生的说法,毛泽东的‘教育革命’的胡作非为,全从蔡元培那里出来的。如果是,可能也只是‘内因’,恐怕还有更多的‘外因’,对黑格尔的误读误解误会,就是‘外因’之一。”
    
    然后,谢盛友文笔锋一转,到了黑格尔身上:“黑格尔有一句名言:‘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德文原文:Was vernuenftig ist, das ist wirklich; und was wirklich ist,das ist vernuenftig.)。此句出自《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 1820》(《权利的哲学纲要》一书)。
    
    一直以来‘存在即合理’被误传为黑格尔的至理名言,在中国几乎连小学生都耳熟能详。可能我们真的误读了黑格尔,我们中国人几几代代都这样认为黑格尔:凡是存在的事物就天然具有合理性,‘存在’是‘合理’(价值判断)的必要充分条件。”
    
    谢选骏不会德语,无从阅读黑格尔的原文,本来不该评论黑格尔及其哲学;但是后来我发现,黑格尔不会中文,却纵论孔子及其思想。那么我们也就仿照一下黑格尔,对自己不会其语言文字的德国作品,也来评头论足、发表看法。于是有了下面的“答谢盛友先生之商榷”,一篇用黑格尔的方式评论黑尔格的文字。
    
    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年〕对孔子思想的了解,来自传教士的译本,且无法把握孔子思想的全貌。黑格尔是“欧洲中心主义者”,因为他接受教育的时代,还在十八世纪,那时候欧洲人还不懂得印度的梵文和希腊语属于同一个起源。而德国的东方学要到十九世纪才开始,那时黑格尔的大脑已经完全僵化,无法吸收新知了,难怪黑格尔对东方文化完全外行。
    
    结果很不幸。“黑格尔论孔子在世界哲学史中的零地位”,虽然是十八世纪的陈酒,但通过马恩列斯的暴力推销,到二十世纪的中国却成了一个流行。我记得毛泽东的“批林批孔”运动中,曾经大肆宣扬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Lectures on the Philosophy of History)里批判孔子的段落:“关于中国哲学首先要注意的是在基督降生五百年前的孔子的教训。孔子的教训在莱布尼兹的时代曾轰动一时。它是一种道德哲学。他的著作在中国是最受尊重的。他曾经注释了经籍,特别是历史方面的〔他还著了一种历史〕。他的其他作品是哲学方面的,也是对传统典籍的注释。他的道德教训给他带来最大的名誉。他的教训是最受中国人尊重的权威。
    
    孔子的传记曾经法国传教士们由中文原著翻译过来。从这传记看,他似乎差不多是和泰利士同时代的人。他曾作过一个时期的大臣,以后不受信任,失掉官职,便在他自己的朋友中过讨论哲学的生活,但是仍旧常常接受谘询。我们看到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的谈话〔按即“论语”----译者〕,里面所讲的是一种常识道德,这种常识道德我们在哪里都找得到,在哪一个民族里都找得到,可能还要好些,这是毫无出色之点的东西。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辩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从里面我们不能获得什么特殊的东西。西塞罗留下给我们的“政治义务论”便是一本道德教训的书,比孔子所有的书内容丰富,而且更好。我们根据他的原著可以断言: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他的书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
    
    黑格尔对孔子的批判,由于受到毛泽东的吹捧,而在1970年代风靡整个中国大陆。直到今天,还有网文指出:“没有逻辑和思辨的语言实在不能称之为哲学!黑格尔批评得很对,中国实际上是没有哲学家的,只有一些思想家。先对于西方哲学,东方哲学其实处于非常原始的阶段。我觉得主要是缺少了逻辑这个工具,所以根本没有完整的能串联起来的思想和理论。而且中国人很不注重辩证的思维,中国相对于西方整个社会都缺少思辨。很少认真完整的严肃的思考一些问题。”
    
    
     _(网文转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误读了黑格尔?与谢选骏先生商榷
  • 谢选骏:“不是新儒家”的余英时常识出错
  • 谢选骏:毛泽东是蔡元培的好学生
  • 谢选骏:蔡元培等,容不下孤儿寡妇
  • 谢选骏:孔子与共和主义
  • 谢选骏:孔子的现代性
  • 谢选骏:衍圣公之死打开君主立宪的大门
  • 邓小平改革與北魏孝文帝改革的比較研究/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的合法性与非法性
  • 谢选骏:长城何以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 谢选骏:西方在格鲁吉亚没有战略失误
  • 钟至:谢选骏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
  • 谢选骏先生提出的“小国时代”很有预见性/钟至
  • 谢选骏:君主是民主的捍卫者?
  • 谢选骏:1982年我看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修订版)
  • 谢选骏:君主立宪的保衡功能
  • 谢选骏: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
  • 谢选骏:黄帝崇拜——君主制在中国悄然复兴
  • 谢选骏:湘独分子毛泽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