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最高院五道禁令是画蛇添足/倪文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2日 转载)
    转自国内博客,此文已经被国内博客删除
    
     物理系张教授第一次与学生见面时,自我介绍说:“我姓张,教物理。”假如从此以后,张教授每次上课都要重复一遍:“我姓张,教物理。”学生们会感到滑稽,认为张教授要么得了健忘症;要么故意说废话。 (博讯 boxun.com)

    
    同样道理,国家机关重复制定同样的禁令,也同样相当于废话。恰恰反映了“有禁不止”的现状。且看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向社会公布了“五道严禁”的内容,实属画蛇添足。
    
    五道禁令:
    
      1严禁接受案件当事人及相关人员的请客送礼
    
      2严禁违反规定与律师进行不正当交往
    
      3严禁插手过问他人办理的案件
    
      4严禁在委托评估、拍卖等活动中徇私舞弊
    
    5严禁泄露审判工作秘密。
    “严禁法官接受请客送礼”等五项禁令,在法官法中可以找到相关的禁止内容,也可在许多其他的规范性文件中找到,可谓老生常谈。但最高院最近又制定了同样的禁令,是否有点滑稽?是否意味着以前的“禁令”不是禁令,现在的“禁令”才是禁令?
    
    从逻辑上来分析,最高院遭遇了“二难”问题。如果以前的“禁令”依然有效,那么还有必要出同样的禁令吗?如果以前的“禁令”无效,那么最高院制定同样的禁令,岂不等于废话。
    
    从内容来看,该禁令属于低档次的,反而使效尤者有隙可乘。例如“严禁在委托评估、拍卖等活动中徇私舞弊”,那么其他的徇私舞弊是否属于严禁之列呢?该项严禁只限于“委托评估、拍卖等活动”,使效尤者有机可乘。
    
    禁令的词意表达不清。所谓“严禁违反规定与律师进行不正当交往”,但何谓“不正当交往”呢?语焉不详。
    
    不断制定同样的禁令,是不严肃的,禁令一多反而使得民众有疲沓之感,失去了权威性。当务之急,不是制定什么禁令,而是加强完善监督机制。
    
    上访本身就是一种监督,而截访就是拒绝监督。截访是侵犯人权;关押上访者是犯罪,至今未能得到依法处理。监督堵塞,徒有禁令。例如江苏省南通市将七旬访民关进精神病医院95天;将上诉人张华从江苏省高院抓回南通关押75天。无论是上访,还是行政诉讼,其本身就是对国家机关的监督。而国家机关对访民和上诉人非法关押,就是压制监督,拒绝监督。因此,即使有了千万个禁令,在“压制监督,拒绝监督”的体制下,也只是“有禁不止”的噱头而已。
    
    最高院的五项禁令,充其量也是画蛇添足。如果一定要制定什么禁令,那么,现在最需要迫切制定的五项禁令是;
    
    严禁截访;
    
    严禁关押访民;
    
    严禁将访民送入精神病医院;
    
    严禁非法抓捕、关押诉讼参与人;
    
    严禁阻扰行政诉讼立案。
    
    只要监督渠道畅通,利用公权力的犯罪行为就会大幅度地减少。国家机关应当向阻扰和拒绝监督,并截访和关押访民的公务员开刀,而不仅仅是致力于制定重复的禁令。对非法关押、迫害访民和上诉人的政府官员,不绳之以法,徒有“禁令”,又有何威慑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年我们要纪念林昭/倪文华
  • 《生活日报》记者到我家采访/倪文华
  • 烟台维权人士孙万宝究竟因何被拘留?/倪文华
  • 论行政权对司法活动的影响及其控制/倪文华
  • 指挥部一手遮天 受害人四处碰壁/倪文华
  • 强烈呼吁:释放南通吉桂英,废除劳教恶制度/倪文华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东交民巷17号:原来是公共场所!!千古奇闻!!/倪文华
  • 山东维权人士孙万宝被刑拘 倪文华写博客也被警告
  • 济南历城区法院确认指挥部强拆违法/倪文华
  • 张华诉南通人民政府违法行政,闸区政法委主任越权抓人/倪文华
  • 摘自作者在国内的博客/倪文华
  • 用调虎离山计强拆民房?/倪文华
  • 江苏省南通市良田抛荒,大建腐败楼/倪文华(图)
  • 利用精神病医院迫害访民 江苏南通比山东新泰更狠/倪文华
  • 宁波市:一对盲人老夫妇当了“钉子户”/倪文华
  • 14户拆迁受害人联名向中纪委控告/倪文华
  • 黑龙江农垦总局:不签拆迁协议,就停止你工作!/倪文华
  • 南通张华何辜,被拘50天仍不释放?/倪文华
  • 震撼:法治社会,警察竟然押送原告到庭!/倪文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