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齐奥塞斯库的垮台看胡锦涛的下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9日 来稿)
    1989年,上帝似乎有意把它设置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多事之秋。波党与团结工会举行圆桌会议,会议达成了关于团结工会合法化、进行议会大选的协议。在选举中,波党下台,团结工会获胜,着手重组政府。民主德国政局动荡,经济几近崩溃,政府宣布开放东西柏林边界,拆除“柏林墙”;。这一年,成为了一个致命的分界线,一边是共产运动蓬勃发展、开花结果的时期,另一边是这种新兴的国家逻辑在实践中宣告失败最终走向破产的时期。
    
     在90年代发生政变的社会主义阵营中,有一个独特的国家,它一度摆脱了苏联老大哥的束缚,甚至不把后者放在眼里,与其它为苏联马首是瞻的“社会主义兄弟”相比,它曾彰显出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特异气质,但是最后,它终究逃脱不了高度集权的悲剧。最终,愤怒的人们把依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反动政权踩在了脚底下。这个国家就是罗马尼亚。 (博讯 boxun.com)

    
    下面的资料可以在《辞海》、《世界地理大全》中找到。罗马尼亚,欧洲东南部国家,面积为23.75万平方公里,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东北部。北和东北与乌克兰、摩尔多瓦接壤,西北与匈牙利为邻,西南与塞尔维亚和南斯拉夫相界,南依保加利亚,东南临黑海。境内平原、山地、丘陵各占约1/3的国土面积。喀尔巴阡山脉以半环形盘踞中部,西为特兰西瓦尼亚高原,以东为摩尔多瓦丘陵,以南为瓦拉几亚平原,东南为多布罗加丘陵。大陆性温带阔叶林气候,夏季暖热,冬季寒冷,年平均气温10℃左右,年降水量大部分地区为600—800毫米,东南部在500毫米以下。其地理环境的封闭性适合建立社会主义共和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苏联红军进入罗马尼亚,一面帮助罗马尼亚共产党发动反法西斯武装起义,一面在这块温润的东欧大地上播下共产主义的种子。1947年12月30,罗马尼亚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1948年2月,罗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合并,成立罗马尼亚工人党,在合并代表大会上,曾经五度入狱的反法西斯英雄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当选为党中央候补委员。之后,他以党政负责人的双重身份参与制定罗马尼亚农业合作化纲要工作。1954年,齐奥塞斯库顺利地进入中央书记处,在罗共七大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两年后,年仅47岁的齐奥塞斯库开始担任中央第一书记。1974年3月,他被选为共和国总统,此时,他还兼任团结阵线全国委员会主席、科学院名誉院长和经济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要职,成为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最高领导人。这个曾经坐在金字塔顶端的政治偶像,这个毫无瑕疵的“国父”却在1989年12月25日被沦为阶下囚,被自己的士兵乱枪打死在加勒斯特市的郊外,留给了历史一具布满弹孔的肮脏而丑陋的躯体。
    
    在权力泛滥毫无节制的国家,像齐奥塞斯库这种“农民的儿子”最后被“双规”的悲喜剧一直层出不穷,这不是对某种制度的辛辣讽刺吗?在罗马尼亚建立新政权之初,齐奥塞斯库积极投入建设新社会的工作中去,他工作非常卖力,经常到部队里去慰问即将开往前线的青年,他还到工厂鼓励坚守在生产岗位上的工人努力增加生产。到达权力的顶峰后,齐奥塞斯库不像其它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对苏联言听计从。勃列日涅夫宣称,苏联在感到社会主义受到威胁时,有权对任何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进行干涉。1968年8月,华约五国军队浩浩荡荡地开进捷克斯洛伐克。齐奥塞斯库断然拒绝参加此次对捷的入侵,在华约军队入捷的第二天,演讲天才齐奥塞斯库就在布加勒斯特共和国宫广场召开会议,严厉谴责苏联的暴行:“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部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这是一个重大错误… …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去践踏别国的自由和独立,是不堪设想的。武装干涉一个社会主义兄弟国家事务的念头,是毫无道理的,是不能被允许的。”在齐奥塞斯库高昂而洪亮的语调中,热情的罗马尼亚人民大批大批地走上街头,高呼“坚决捍卫祖国”,他们被齐奥塞斯库不畏强暴的正义言行深深感动。于是,“齐奥塞斯库时代”悄悄地来临了。
    
    解放前的罗马尼亚可谓一片狼藉,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78.6%,工业及不发达。齐奥塞斯库执政后,开始制定社会主义建设纲领。经过十年奋战,正如社会主义国家都喜欢“翻番”那样:罗马尼亚的农业总产值翻了一番;国民总产值翻了两番;工业总产值翻了三番。翻完番后,罗马尼亚在经济建设和外交方面都取得了喜人的成绩,国际威望提升,保证了在对苏关系上的自主性。这时,有人见风使舵,立即提出了“齐奥塞斯库时代”,齐奥塞斯库欣然接受。作为一国之首,他开始飘飘然了。齐奥塞斯库开始着手组建家族王朝,强化党政一体的机制。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在党政军界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齐奥塞斯库的话成为了圣旨,报纸要登载,官员要熟记,谁敢说不,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秘密警察散布在全国各地,他们几乎深入到公民的每个毛孔。在窒息的空气中,压抑的罗马尼亚人大批外逃,无数穷困不堪的农民企图越过边境,但都被军警打死在罗境内。独裁者的最终结局只能是众叛亲离,曾与齐奥塞斯库同生共死的战友都相继离开了他,1978年,内务部部长级国务秘书扬·帕切帕叛逃国外。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80年代之后,罗马尼亚的国民经济衰退,农业发展迟缓,严重威胁到人们的生存。有人开始提出批评,甚至出现了一些持不同政见的秘密组织。面对一个即将沸腾的火山口,齐奥塞斯库没有去疏通,而是采用了堵的暴行。1986年之后,内务部规定,平时居民不能和任何外国人交流;任何批评齐氏政权的人都要遭到逮捕,甚至拥有私人打字机也需到警察局备案登记。诗人德什柳向记者谈话指责齐奥塞斯库搞独裁统治,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当局不允许他给别人通电话。暴力机关采用最恶劣的手段监禁、毒打提出意见的人。一些知识分子和游 行的工人离奇失踪。大清洗、个人迷信、绝对权威是专制社会的必然产物。齐奥塞斯库以“国父”自居,利用罗马尼亚所用的宣传机器大肆歌颂自己,“神人”、“完美无缺的天才”,一切歌颂上帝的词汇都被用在了齐奥塞斯库身上。任何一个专制王朝,在临死前都要强化专制的思想文化统治,都会演绎一番奢侈豪华的“最后的晚餐”。沉重的外债和严峻的经济形式已经让人们不堪重负,在人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时候,齐奥塞斯库却悠哉游哉地生活在他的“皇宫”中:豪华的私人游泳池,网球场,健身中心,别墅,足以让无数他国的总统羡慕不已。原先和罗马尼亚有过外交关系的国家纷纷出来指责齐奥塞斯库,美国对其进行经济制裁,逼罗马尼亚在“人权”问题上让步。欧洲共同体也中断了和罗马尼亚的贸易往来。
    
    齐奥塞斯库仍然顽固地防守着自己的独裁政体,并最终把自己推到了同胞的枪口上。1989年,维护少数民族利益拉斯特神父被开除公职,以此为导火线,罗马尼亚全国上下站起来了,他们打着“罗马尼亚人,觉醒吧!”和“打到齐奥塞斯库”的标语在街上游 行,流亡国外的知识分子也纷纷支持国内的民主运动。面对愤怒的群众,齐奥塞斯库非常恼火,他三番五次命令指挥镇压的官员下达开枪命令:“应该开枪打到他们,一个也不放过,要彻底消灭。”但一切都结束了,齐奥塞斯库令人发指的暴行已经弄得天怒人怨。在第一次血腥镇压示威者后,起义的火苗延展得更加宽阔。齐奥塞斯库知道大势已去,带着夫人仓皇而逃,当他们来到机场准备乘飞机外逃时,发现机场已被封锁。12月23日,人民同一阵线在斗争中取得胜利,电视台宣布了齐奥塞斯库夫妇被逮捕的消息。两天后,特别军事法庭宣布了齐奥塞斯库的五大罪状:大屠杀,受害者6万多人;破坏国家政权;破环公共财产;破坏国民经济;凭借存在外国银行的10多亿美元企图潜逃。立即执行死刑,愤怒的子弹呼啸着奔向了齐奥塞斯库夫妇,罗马尼亚人可以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齐奥塞斯库”还能挺多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