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铭三:火烧余秋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8日 转载)
    
      有句古话叫做“人怕出名猪怕壮”,虽然是在中国已经“老猫房上睡——传了一辈又一辈”,可总是有人不信、有人不服,因此也就总是有人吃亏。
     (博讯 boxun.com)

      仔细想想,其实道理并不深奥——猪长壮了,自然要被人杀;人出名了,也会遭人杀。唯一的区别是杀猪用刀,杀人用嘴。肉嘴虽不如钢刀锋利,但也伤人于无形、威力无比,所以前人才有“利口伤人”、“人言可畏”、“舌头底下压死人”的经验总结。
    
      利口伤人有两种方式——“棒杀”和“捧杀”。一般的规律是先用“棒杀”,“棒杀”不奏效就立即改用“捧杀”。“捧”之所以是一种“杀”的方式,就因为“捧”是为了招引更多的“棒”。
    
      余秋雨刚刚出名,迎头就是一“棒”——有人出来揭老底,说余秋雨是“四人帮”上海写作班子的骨干。
    
      不知是这一“棒”拍得不准,还是砸得不恨?不仅没把余秋雨敲瘫,反而把余秋雨砸火了,砸成了央视青歌大赛素质考核一言九鼎的教主。
    
      谁料余秋雨小胜之后产生了朦胧的幻觉,以为自己先天就是百毒不侵的金刚不坏之身,顿时把“花香遭蝶戏”、“树大招风摇”、“高处不胜寒”的古训抛在一边,对“捧杀”全没个应急预案,甚至连点精神准备都没做,年年死把着青歌大赛的镜头不放,错以为那是应得的“按能分配”。更有甚者,还把故乡浙江慈溪桥头镇的老宅买回来,再捐赠出来,让地方政府以“余秋雨旧居”的名义申报“文物保护单位”——以便能够登上“历史文化名人”的宝座。对上海市教委送来 “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的招牌,又沾沾自喜地半推半就,暧昧地顶上了“国内外公认的文化坐标人物”的桂冠。
    
      作为风云人物的名人容易发飘,前几年相声演员牛群过了一把县太爷的瘾,结果是风风火火地去了,却灰头土脸地回了,尝足了“捧杀”的滋味。从云彩上摔回地面才明白,“名人效应”就是把名人吊起来打——高高地“捧”成了一个挡箭牌,有福大家享,有事“牛哥”扛,谁让您是名人呢,“能者多劳”嘛!
    
      如今余秋雨被架在“历史文化名人”和“文化坐标人物”这两座火炉上烧烤,却浑然不知,还以为光了宗耀了祖在那洋洋自得,玩弄蹩脚的幽默。余秋雨必然招致新一轮更猛烈的“棒杀”,他能否有造化挺过这一关?
    
      不仅余秋雨如此,骂余秋雨者也如此,凡名利场中,必有“棒杀”和“捧杀”,你出名了大家杀你,他出名了大家杀他,嫉妒是动力,嘴巴是武器,“棒杀”和“捧杀”轮番交替。“棒杀”容易躲,“捧杀”最难缠,更可怕的是被“捧”上了火炉,还以为在享受温暖呢。
    
      不仅文化界、娱乐圈,各行各业、各个单位都一样,在哪也要提防让人捧晕了当了挡箭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秋雨、方舟子和艾未未/西风独自凉
  • 余秋雨缺点常识,阎崇年有点失常
  • 余秋雨与一夜情/王师雄
  • 余秋雨吹嘘妻子获奖图片露馅了/陈明远(图)
  • 余秋雨大师的简历注了多少水/王晓渔
  • 余秋雨自称大师
  • 还要给余秋雨建立生祠吗?
  • 乔志峰:余秋雨老宅申报文物保护单位宜大干快上
  • 余秋雨:21世纪肯定不会是中国文化的世纪
  • 刘晓波: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 余秋雨之后,石宗源也含泪了 /韩雪飞
  • 刘晓波: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 王兆山決戰余秋雨/李怡
  • 廖双元 :余秋雨对共党的“忠诚”
  • 马屁为什么这样响?南有余秋雨,北有王兆山
  • 小草:全国读者一起来抵制余秋雨的垃圾文化
  •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张成觉
  • 余秋雨,你往哪里逃?
  • 除了「大局」,還有歷史———與余秋雨先生共勉檢視/梁文道
  • 朱廊亮:大陆文化界公开抗议政府赐余秋雨“文化大师”称号(图)
  • 政治公关“大师”余秋雨:西方化妆师叹不如/林沛理
  • 新京报文化部《余秋雨调查》
  • 余秋雨奉劝学生家长停止请愿遭网友炮轰
  • 余秋雨“文革”年谱/古远清
  • 余秋雨讲出中共一些人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 国新办要求国内网站置顶推荐余秋雨的文章
  • 中国作家富豪榜出炉余秋雨二月河韩寒位居前三(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