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吉林老村长项守信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今天,向中央说几句实话,提几点建议,我认为中国有抗击金融风暴的三大法宝。一、有巨额的外汇储备,二、有高额的储蓄,三、贪官之多,非法所得之富,相当于蕴藏在地下的金矿。如果开采,可抗金融风暴,可平民愤,可稳定江山,万一有不测之变,别忘了开采金矿解围啊!
    
     我认为,中国潜伏着政权危机,形势之严峻,超过金融危机,由于一党专政之弊,从文革到64,延续到因言获罪,时间之久,积累之深,已经成为难治之癌,中央失控,诸候肆虐,土宣帝割地称王,他们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干着张党,李党一已之私的独立王国,事实上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已不是国家机关,而是地方诸候的私人衙门,制造冤案的工厂,官吏已经是看领导眼色行事的奴仆,看家护院的打手,掠夺财富的鹰犬,地方诸侯,胡作非为,欺压百姓,掠夺财富,访民猛增,群体事件频发,政权危机响起了警笛!我说此话,不是危言耸听,让我用亲身经历的事实做证。我当村长为公讨债受挫,只是带头联名信访,我将官方公布的腐败问题录了音的第二天,就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徐宝明拦路打伤,他边打边喊,如果你不从安图县滚出去,今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到那都告不了我,我被打伤住院多日,上告无门,从此之后,、黑白两道的明枪与暗箭齐发,明抢与暗盗并行。毒打与辱骂相伴,多次夜袭住宅,逼妻子在雪地里下跪,我开垦的1.3垧水田,被黑社会拦腰霸占5亩,没被霸占的被扬上碎瓶渣子,而荒芜数年,我养的五十多群蜜蜂,被下药毒死,断绝我的一切生活来源,使我倾家荡产,逼走他乡。我既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又无创业的资金而寄人篱下,饱偿人间冷暖,独子因贫难婚,失去传宗接代,项氏从此在地球上消失,这是我爱国反腐付出的代价。 (博讯 boxun.com)

    
    盘道村党支书杨茂棣的腐败问题,铁证如山,有录音为证,只因他与安图县原县委书记张富奎有染。在安图县没有一人敢动杨茂棣一根毫毛,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安图县已被张富奎党所取代之铁证。松江镇三届政府。四个文件,就是官黑勾结霸占我土地之铁证,三级法院三级司法的十二个判决,就是政府、法院、司法穿一条裤子,渎职枉法之铁证。我向各级检察机关举报二十年,超百次投诉,之“不做为”就是政府、法院、检察院穿一条裤子之铁证。特别是延边中级法院,竟然做出1993、1999两个延州行监字一号。无审判员之名。无回答问题之词,无证人证词之“三无判决书之假货”更为荒唐的是主证盘道村委会之证,是帽子成精会说话,此地无人鬼做证,判决书上竟然生出个有名无人的王开吉之鬼证,十六个判决没有一名证人出庭与我对质,判决书上都是鬼,我向原最高法院院长肖扬举报六年42次向吉林省两任检察长索维东,张金锁长期举报都渎职枉法不做为,触犯了宪法第41条,法官法检察官法,我将肖杨索维东、张金锁告上法庭,法院没有提出我那一句不实,那一条无理,而长期不做为,这就是宪法名存实亡之铁证。
    
    改革开放30年,国家强盛,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每位公民都应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关心国之兴衰。
    
    有些听众劝我缩小打击面,放老虎捉老鼠,我用11月30日写给最高检察长曹建民的公开信中的一段话来回答,我在信中说,我理解国情,谅解官吏的处境,放弃对部分人的追诉,如果有回音,有沟通还我公道,说明中国有进步、有青天,我将隐退,安度晚年,否则我将继承胡嘉、黄岐、郭全未尽的事业,向腐败宣战,到今天已满一个月了,没有回音,是曹建民逼我74岁老人出山,向腐败宣战,我借贵台的电波向腐败宣战的三项举措,一支持08宪章,要求释放刘晓波,二我已成为由郭永丰发起,准备向中央申请筹建公民监证会签署人之一邀请有共同志向的人参加,三筹建访民大联盟联络处,为保护国堤,挖蚁穴创造条件,但我年高,学浅,家贫,难当重任,但可当义工做导线,为国家,为访民尽微薄之力。如果访民有诉求可发短信给我,手机号13804455162。
    
    我举报腐败,举报黑社会,举报法官玩鬼,而上访20年投诉800次,受访的国家机器都是“哑巴“是国家,有人吃皇粮,有人戴乌纱,无人干实事,是天下第一贪之铁证。是国家没有真理与荒谬,正义与邪恶,守法与枉法之分,贪官当道之铁证。是江泽民总书记管不了盘道村支书杨茂棣,是安图县只有张富奎党,没有共产党,是松江镇没有人民政府,只有黑社会后台老板之铁证。
    
    注:此信已于2008年12月30日寄出
    吉林省柳河县安口镇青沟子村 项守信
    
    电话:0435-7713703
    2008年12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我为上海的丁菊英鸣不平,致胡锦涛公开信
  • 结石宝宝父母致中国奶业协会、牛根生先生及其它问题奶粉企业老总的公开信
  • 马义:致中国人权研究会及会长罗豪才先生的公开信
  •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图)
  • 上海青浦区华新镇访民沈兰珍的一封公开信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一封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部长的公开信
  • 上海16位市民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赵丽君
  • 郭泉被捕贪官起舞----致中国司法部的公开信
  • 岭卡洛绒泽仁:写给川师大藏协会的公开信
  • 致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公开信/陈美娟
  • 妙觉慈智:一封给槟榔的公开信
  • 杨建利博士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公民自由联盟
  • 郭伟致广东省长黄华华的第五封公开信
  • 刘水:致“自由中国论坛”公开信
  • 给中共掌权者周永康和王胜俊的一封公开信(图)
  • 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贵州人权研讨会
  • 王静告父案:给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长徐家林的公开信
  • 李喜阁:给河南省商丘市市委书记王保存的一封公开信
  • 李喜阁:给中央政府的一封公开信
  • 北京残疾维权人士叶国强致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
  • 马萧:致中国人权研究会及会长罗豪才先生的公开信
  • 为什么只抓关国亮不抓张宏伟-致温家宝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 老共产党员致重庆医科大学党委的公开信
  • 给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政府人民市长陶明伦的一封公开信
  • 就杨佳案致司法部、公安部、高检、高法的公开信
  • 凌沧洲发表致温家宝李克强的公开信
  • 就邓永固事件致遂宁市委、市政府公开信
  • 上海访民颜芬兰致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的公开信
  • 一个农村上门女婿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致达赖喇嘛的一封公开信--谈同北京谈判破裂问题/李珉
  • 自由派老人署公开信 从张丹红到大陆言论自由
  • 中南不海:致中共副总书记江泽民公开信
  • 刘杰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高墙内院的呼声)
  • 就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DW
  • 昝爱宗:致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公开信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