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7日 转载)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
     -- 附录:铁流“误闯白虎堂” (博讯 boxun.com)

    
    铁流
    
    
    “白虎堂”一语来自《水浒全传》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树,豹子头误入白虎堂”。那书里说的“白虎堂”,是身为大宋皇朝高裘高太尉的白虎堂。宋朝太尉相当于今日的国防部长,白虎堂近似现在中央军委的所在地,那是闯不得的,轻则监禁,重则杀堂,故林冲撤去“八十万禁军教头”之职,发配边城沧州充军。而成都这座“白虎堂是座假白虎堂,一无军事机密,二非军旅重镇,仅是官家的后花园,又矗立在“万里桥西一草堂”的风景区,竟然不准游人照相,不准车辆通行,豪奴一个电话便可调来警力,对不顺眼的人进行所谓的“调查”。
    
    大概由于我在京师呆的时间久,对此种违法违纪的权贵劣行深为愤慨,自上月月31日因和朋友羡景拍照遭至警察无理“调查”后,尽管数次致电成都市警方和所在地青羊公安局要个公平公合理说法:
    
    一,公共风景又无“禁止照相”的警示牌,为什么不能照相?
    
    二,为什么一个电话就可召来警力,“公器”何以“私用”?
    
    屈指,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警方至今无明确回答。在我数度电话催问下,成都市青羊公安分局督察中心一位姜姓警官,才含糊其词地回说:“这里是省市首长驻地,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通知”。再问到底是哪一级首长,哪个机关事务管理局?电话里只有盲音。
    
    也许是记者职业关系,我不得不把此事弄过明白。位于成都草堂浣河滨路一带的豪宅始建于2004年,它不仅风景优美,落英缤纷,清溪环绕,绿树掩映,据有上风上水的极佳地理位置,且距闹市仅咫尺之地,可与北京中南海媲美,称得上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四年前在修建时,全选用上等好材好料,房子又高又大又宽,每憧别墅不少于三百平方米,造价极为高昂。一时引起广大群众极为不满,不少人向中央反映,闹得沸沸扬扬,中纪委曾派人前来调查。迫于压力,权贵们不敢贸然入住,一直闲置未用,故被大家称为“腐败房”,这是成都人尽知的事。想不到今年四川遭遇特大地震之际,死伤数十万百姓之时,省市一些权贵们不顾及人民死活竟然偷偷摸摸地搬了进去。据知情的新闻界朋友透露:这里一平米房价在两万以上(实际高达三万),每憧房总价值在600万以上,而房主只需交纳18万人民币则可据为私有,公家还要付给25万的装修费,就是说这些权贵们白白窃夺了六、七百万元的国家公产,自此这里也就变成了高太尉的“白虎堂”。
    
    据了解,这里入住的省市高官地位均在副部级以上,计有原中共省委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汝岱、原省委书记谢世杰、张学忠,郭金龙、刘鹏、原省长张中伟、省政协主席聂荣贵、廖伯康、省人大主任何郝炬,原中共成都市委书记吴希海、王荣轩、刁金祥等二十余位高官。不知是中央领导同意还是私相授受,只有天知道。
    
    笔者以为,不论入住合法与不合法,但不公不义。不公,价格不公,分配不公,占有不公;不义,正值全省大灾之年,数百万难民还未尽善尽美的得到安置,有的还处于风雨之中,而身为共产党的退休与在位的高官们,却如此穷奢放势,巧取豪夺,视民如草寇,谁能平,谁又能平?我们大声疾呼:还回豪宅,以平民怨!公开竞卖,振灾济民!
    
    
    ---------------------------------
    附录:铁流“误闯白虎堂”
    
    
    我是成都人,尽管在北京“北漂”了二十多年,有了车有了房有了一块属于自已事业的归宿地,仍深深恋着故乡成都。究其原因,四十年前蒙冤居狱曾在一首歪诗中写的:“生命故乡给,智慧故乡养,我爱故乡人和物,我爱故乡每幢房!条条街道有脚印,棵棵柳树伴我长;故乡有我祖先的遗骸,故乡是我战斗过的地方!故乡啊故乡,你莫不使我爱,莫不使我想?……”企于此,每年总要“打飞的”回到故乡玩过十天半月,拜会儿时老友谈童年趣事,追访“五七”罹难者声讨毛泽东“阳谋”罪过,或去绿树掩映的茶社躺在竹椅上悠哉游哉喝喝盖碗茶,再不去吃一吃正宗的“担担面”。
    
    巧好,北京文友张先生来成都办事,为敬地主之谊我邀他去浣花溪公园一游。那天是2008年10月31日,秋雨初晴,空气清新,风和日暖,残卉喷香。我们游罢草堂,再寻踪诗歌大道,然后沿着河滨路信步向城里走去。
    
    河滨路是一条美丽洁静幽深的小马路,一边是清沏碧兰的浣花溪,一边是琳珑剔透的两层房舍。在绿树怀抱下流水汩汩,馨脾润肺,使人爱难却步。那建筑精巧的别墅在阳光的抚爱下褶褶生辉,显示出一派豪华舒适。可以说,这是成都最好的地段,最舒适最的“鸟巢”。朋友不禁赞叹:这儿风景真好!布局真特,巧夺天工,妙哉!胜过北京西山皇家陵园,他由不得取出数码相机,“咔嚓、咔嚓”的拍了好几张。我也不甘落后,也拿出数码相机拍摄了好几张。突然,一个骑电瓶车的中年人(可能是保安头目,或哪一豪门的家奴),来到我们面前恶声叱斥:这里不准照像!我道:这是旅游风景区,为什么不准照像?如果不准照像,为什么没有提示牌?
    
    我是记者出身自来遵法守纪,但对各种邪恶势力从不置一屑,故继续照。于是他又来制止,大有夺取相机的举动,可一见我们两人不是“土老冒”,不敢轻举妄动,便问:你们是干啥的?我道:北京来的游客!我说“北京”是想压压这个“豪奴”,可他才不理睬呢!立刻取出手机拨叫:李警官!李警官!这里有两个人在照相,你赶快过来一下。我以为他是吓唬我们,在风景区照照相犯了什么?想不到几分钟后一辆川-A5459警车呼啸而至,一个身着警服、一个身着便装的两位警官,竟然截住我们的去路。
    
    着警服的警官说:同志,我们是派出所的,请配合我们调查。北京朋友道:调查什么,我们路过看到这里风景好,照照相犯了什么?警官不松口,那着便衣的也扑了过来,显得来意不善,重申:我们是派出所的,请接受我们调查!我不退让问:你们有证件吗?他们出示了警号,说:请把你们身份证给我。我本想“不配合他的调查”,不出示身份证,但怕把我们推上警车像杨佳样的弄回派出所暴打一顿。聪明人不吃眼前亏,乖乖地取出身份证给了他们。他们一边登记一边拨打电话,核实我们是否是“冒牌货”,一切证实后才说:这里是省市首长驻地!然后开着警车呼啸而去。
    
    我们悻悻地打辆出租车回城,在车上谈及此事,司机满有经验地说:这里是出了名的“腐败房”,住的全是当官的,一平米三万多元,一个厕所装修费就十几万,听说里面漂亮得很。除这里外,成都花园对面又新修了一大片,当然不准你们照相啊!
    
    此时方明白,我们就像《水浒传》上所写的“林冲误闯白虎堂”。不过林冲所闯的是高太尉设计陷害林冲的白虎堂,是个真正的白虎堂,那个“白虎堂”相当于今日中央军委驻地,我们所闯的只不过是省市首长的“后花园”而已,似乎比真“白虎堂”还要威严,豪奴一个电话就可调来警力,凭白无故地对游客进行所谓“调查”,不知这是哪家的权势?何级的法律?好在只是“调查”还没有“拿下”。我想杨佳案也是如此,他从官方法律体系中无法获得正义,迫于无奈,只得诉诸于私力救济自己的途径,走向与官府誓不两立的道路,今日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正是如此,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
    
    好在我七十五岁了,没有反抗的能力,凭白无故地叫出示身份证就出示身份证,叫接受“调查”就接受“调查”。不过我不明白,胡主席、温总理一再强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公”与“民”哪里去了?为了要个说法,我立即拨通成都市公安局督察中心86407046的监督电话:提出两个问题:一,旅游风景区为什么不准游客照相?如不准照相为何不挂出警示牌?二,警察是公器,所负责的是治安,与治安无关的事为什么要管,为照相动用公器理由何在?他们说十天内在电话上回答我。我不同意要求书面。后又向事发所在地成都青羊区公安局值斑室86406078去电话,一位姓姜的警官回答三天后在电话上回答,我仍竖持书面!为了扞卫人格与自由的尊严,也是为了扞卫国家的法律,必须将此事告白于天下:打掉官家后院的“白虎堂”,决不准许公器私用!
    
    2008年11月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误闯白虎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