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6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写在前面 (博讯 boxun.com)

    
    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社会危机感日趋加深,中国正处于世界现代化的政治转型时期。然而,中共当权者只是在经济发展的层面上,围绕稳固一党专政与既得利益阶层的轴心展开改良,因此每当“改革”发展到涉及政治体制的深水区就陷入僵局,而执政党的政治领袖们却始终对世界民主化浪潮采取回避态度,借“稳定压倒一切”和“不争论”的托词,规避日趋强烈的宪政改革呼声。
    
    眼下,关于要不要宪政改革和如何推进宪政改革的争论,正在成为当今中国朝野广泛关注的焦点。当此之际,今年12月9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的前一天,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中国社会各界有担当的303名公民,联合发布了《零八宪章》,呼唤宪政民主。宪章公布至今,签署人已经增加了近20倍,并仍有不断攀升之势,由此揭幕了当代中国的新一场宪章运动和一个宪政派群体的亮相。《零八宪章》一改传统中国仁人志士们“上书谏言”表达诉求模式,转而采用共同向世界发声的政治性伦理宣告,来申明他们的基本理念与主张,这便使《零八宪章》具有了划时代的韵味。
    
    一、《零八宪章》的产生背景
    
    追求宪政民主,是中华民族的百年一梦。然而,中国至今也没有“宪政”意义上的突破。这便注定了今日中国的所谓改革,非但没有克服新旧矛盾迭起造成的社会危机,相反还使危机进一步加深。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共推动经济发展的出发点是要将强化执政地位,而不愿接受现代权力分离与制衡体制,这就为官商集团的联姻和腐化提供了无法铲除的土壤。
    
    眼下,官商集团已经形成联盟,正好借此“改革”之名,大行掠夺公共资源与侵犯民众权利之实。如今中国社会矛盾尖锐,官民对抗,贫富悬殊,腐败严重,社会不公,两极分化已超过了国际社会公认的警戒线,各类社会冲突事件不断发生,局势难以控制,早已越出了社会常态的范畴,民众情绪躁动、愤怒。杨佳袭警及瓮安冲突、惠州骚乱、孟连动乱、陇南抗议等群体事件,都在近期井喷式涌现,社会陷入了深重的“管治危机”。这说明今日中国正处于社会急需更新变革之前夜。
    
    然而,今天的执政当局却不能审时度势,顺应民心,担当变革主角,而是以不痛不痒的修修补补策略忽悠百姓。如此“30年改革”的信誉已在民众中荡然无存,这不仅使得“改革”本身走向了死胡同,甚至使中共强化执政地位的目的也难以实现。这也就是说,拒绝实现“宪政民主”意义的改革,已经导致执政党陷入自身的合法性危机,由此便引发了社会对这个国家政治正当性的普遍拷问。公民为了保障自己的权利,才授权政府管理社会,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人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当政治正当性得到了“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证明时,对政治统治的遵从就获得了正当性;当政治正当性被“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否定时,要求变更政治统治就获得了正当性。如今,这一宪政伦理已成为普世价值,也开始在中国社会深入人心。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应运而生,体现的正是当今中国社会各界对国家政治正当性的拷问,和用“人民同意原则”建立“民主政体”变革目标的普世价值指向。因此,它反映了时代的要求与民众的愿望。只有把《零八宪章》放在它产生的这种社会背景与环境中去认识它、把握它,才会对其意义有更符合实际的理解与升华。
    
    二、《零八宪章》的历史传承
    
    我曾在北京奥运闭幕之后发表的《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一文中写道:“千百年来,中国人民一直处于被暴力劫持和主义利用的政权争斗之中而从未停歇,人民也早就厌倦了以自己的自由为代价来诠释'胜者为王'的伪真理轮回。人民对统治者正当性和执政资格合法性的追问,从中国人民有了追求宪政梦想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晚清时代的中国,以梁启超为代表的立宪派与民主派争论“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问题的实质,就是政治秩序的正当性基准究竟建立在哪里?是注重立宪的权威,还是权力的来源?在民主派看来,核心问题是谁掌握权力,只要人民掌权,共和就能实现,所以民主派强调国体,即国家由谁来统治;而梁启超派更重视政体,即国家如何统治,是否按照宪政的原则统治,至于是共和民主,还是君主立宪是其次。立宪派们相信,只有宪政秩序才能给予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然而,中华民国建立之初,由于政治精英们在政治正当性的问题上,更看重权力的来源,因此宪政迟迟未能建立,由宪法所体现的政治权威始终没有到位。这导致了民国时期虽有宪法,但无宪政,国家政局始终处于动荡状态,这便给了共产党人用暴力推动“苏维埃式的民主”以机会,在中国从此建立起一个完全排除宪政,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空头支票支撑起的集权于党的国家。直到文革时期,毛泽东又在所谓“大民主”的口号下,连形式上的宪法都被废除。中国如此漫长的现实,充分印证了没有宪政的正当性,所谓共和与民主根本无法保障。
    
    就在中国的文革末期,同属“苏维埃式民主”国家阵营的捷克,剧作家哈维尔等人发起了要求当局保护基本人权的宣言,史称《七七宪章》。从此宪章这一特定形式,已经演化成为一种公民主张权利,呼唤“政治正当性”的载体。之后,《七七宪章》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美国总统布什2007年6月5日曾在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举行的“民主与安全会议”上发表《历史表明,自由最终会征服恐惧》的演讲说:“虽然经过了苏联占领的漫长的黑暗时期,但这个国家为争取自由的斗争却从未停止过。在布拉格之春的改革中,在77宪章运动的吁求中,世界看到了自由的力量。”
    
    是的,中国也看到了。中国的“民主墙运动”和“六四学运”,都深受这种“自由力量”的极大影响。“六四学运”被镇压后仅仅4年,1993年11月武汉的秦永敏先生便与刘念春、周国强、宋书元、杨周、陈旅、李海、钱玉民、沙浴光等异见人士,就运用了宪章这一特定形式,在北京召开记者招待会,共同发表了《和平宪章》,呼吁中国政府与民间和解,平反“六四”,并倡导“和平、理性、公开、非暴力”精神,当时在国内外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接着1994年3月23日,杨周、鲍戈等54人又联名向中共人大常委会提出了具有宪章意义的《中国国家和社会民主化九四年政纲》文件,要求修改宪法、废除“刑法”中的反革命罪条款、取消“劳动教养”、开放党禁、报禁,建议军队国家化、警察中立化,推进经济私有化,废除户籍制等“十九条政纲”。上述两个具有“宪章”意义的文件的参与人数及影响力,虽远不及这次的《零八宪章》,但它们同样都是建立在中华民族“百年梦想”的历史传承与《七七宪章》呼唤“政治正当性”的政治伦理基础之上,并直接连续着《世界人权宣言》的普世精神之源。
    
    作者:牟传珩 来源:人与人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赖锦东:支持《零八宪章》做好坐牢准备---全民同心同德彻底铲除腐败
  • 徐友渔: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零八宪章》对共产党是特大利好/雅钰
  •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阮杰随想:新年话刘晓波、《零八宪章》暨献海外民运
  • 鲁扬:《零八宪章》不是一场“阴谋计划”!
  • 中共对《零八宪章》的态度表明中共是谎言暴力集团/雅钰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现实意义 /马萧
  • 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零八宪章:公民十年
  • 刘逸明:《零八宪章》照出了左翼知识分子的无耻嘴脸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零八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胡平(图)
  • 丁乙/《零八宪章》所遭遇到的网络封锁(补充)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 简评《零八宪章》
  • 法国张健 ,我对零八宪章的看法
  • 零八宪章世界语版本/郑存柱
  • 《零八宪章》——不是内容问题,而是什么人提的问题(图)
  • 陈惠娟:为了《零八宪章》签名,我和片警的对话(图)
  • 《零八宪章》签名信箱被传入大量垃圾信件
  • 《零八宪章》签署人赵景洲被传唤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八)
  • 《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贤斌、陈卫被传唤
  • 刘霞刚刚见到刘晓波,传闻高层对《零八宪章》定性
  • 《零八宪章》正式标识发布(图)
  • 维权网:中共认为“《零八宪章》联邦制的条款性质很严重”
  • 张宪:面对《零八宪章》的勇气与谦卑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 《零八宪章》只是最温和的诉求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七)
  • 中国零八宪章签署人谈论当局施压
  • 《零八宪章》第九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616人)
  • 中国当局严封《零八宪章》,GOOGLE充当当局封网工具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六)
  • 蔡楚:零八宪章的签名人张祖桦被警方带走(图)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五)
  • 零八宪章与七七宪章的对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