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奇闻:天安门绝食,持六四血卡,美国公民施一公成爱国楷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语丝
     原题:《旷世奇闻: 天安门绝食团成员,政治庇护六四血卡获得者,现美国公民施一公》 (博讯 boxun.com)

    
    qqianguo/清朝吴趼人曾著>,时至公元两千零八年这个国家多难之秋, 我们再次目睹旷世奇闻之怪现状: 天安门绝食团成员,政治庇护六四血卡获得者,现美国公民施一公摇身一变, 成爱国楷模和年轻人的榜样, 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 中央电视台连篇累牍空前报道. 施一公被信仰追问, 我们更被疑问追问:
    
    1. 施一公多次自曝参加了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 还是绝食团成员(见早期枫华园和http://www.princeton.edu/~paw/archive_new/PAW06-07/09-0307/letters.html), 请问六四当晚施一公在哪里?
    
    2. 施一公1990年初到美国, 正赶在六四绿卡截止日期1990年4月11日前到达, 第一时间(93年7月始)拿了众所周知的染了六四学生人血馒头的六四血卡, 这种属于政治庇护性质的绿卡是给予会被中国共产党政府迫害的人士的, 那么请问施一公, 你在中国高官得做, 骏马得骑, 党报雄文, 电台电视, 迄今为止那一点受到了中国政府的迫害? 你这不是在欺骗美国移民局和美国政府又是什么?! 你牛的话为什么不能像千千万万的留学生一样, 靠自己的双手和成果办职业绿卡? 有胆量亮一亮你的血卡申请吗? 抵赖是没用的, 98年你列在自己CV里的美国公民身份为什么现在心虚地去掉了?
    
    3.中国政府至今仍定性六四天安门事件为”反革命暴乱”, 为博美国人欢心, 施一公在美国时时不忘提醒美国人自己是绝食团成员,民主斗士, 这样的政治庇护绿卡, “反革命暴乱” 的参与者, 却坐上了共产党的官位, 成了国家的楷模, 滑天下之大稽! 你这属不属于骗完了美国人又回去骗中国人? 请问作为副院长你是如何通过清华大学党委和组织部政审的? 是写了悔过书还是检讨信? 请问 清华大学还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政府管辖吗? 再请问清华大学党委和组织部是中国共产党的还是美利坚合众国的? 清华大学是要给共产党找掘墓人吗?!
    
    4. 施一公第一时间拿六四血卡, 第一时间入美籍, 拿到所有美国的好处却推说是为了照顾由于以前签证逾期不归而遭据签来美的母亲. 请问施一公,你国内的兄弟姐妹哪里去了?
    
    5. 请问施一公1996年在申请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教职时, 有几篇文章? 有哪些重要发现? (请参照其CV). 凭什么普林斯顿会要你做助理教授?
    
    6. 请问施一公, 是不是Arnold Levine聘的你? (当时的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系主任, 后来的Rockefeller大学校长, 后来在举世闻名的对本实验室亚裔女生 ”厕所门” 性臭闻事件中被迫黯然辞职的那位), 你夫人当时是不是Arnold Levine的博士后? (请参照Arnold Levine的publication, 找 Zhao R. ) 你是否能解释一下这个裙带关系?
    
    7. 施一公有众多的funding. 请问, 施一公Ph.D.时的老板, Jeremy Berg, 是不是当了多年的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General Medical Sciences (NIGMS)? 是不是曾掌控大笔funding的审批权? 你是否能再解释一下这个裙带关系?
    
    8.施一公在助理教授职位到手后, 就开始抱国内实权人士的大腿. 请问你的博士生, 现在的清华教授吴家炜是不是中科院院士王志新的老婆? 吴家炜到清华至今有何重大成果? 你是否能第三次解释一下这种裙带关系?
    
    9. 施一公的女弟子吴家炜, 颜宁以及本人, 都到母校清华大学扎堆, 这是不是事实? 这是不是国人包括施一公在内所痛恨的拉帮结派, 近亲繁殖的病詬? 这么多乌七八糟的裙带关系究竟能给中国科学界带来什么你所高唱的新风?
    
    10. 施一公经常在不同的场合, 不同的媒体, 针对不同国籍的民众, 作出变脸游戏, 在美国就称美国为我国, 在中国就称中国为我国, 你到底属于哪个"我国”? 别忘了, 无论中国或美国都不承认双重国籍, 你用中美信息不对称而不断变脸, 一副左右通吃, 三姓家奴状, 这是不是对中国或美国都构成了国籍欺诈? 请问你到底是哪国人?!
    
    (注: 施一公 在美国撰文摘选: http://www.princeton.edu/~paw/archive_new/PAW06-07/09-0307/letters.html
    
    “If we do not understand how China thinks of our view on engagement, how can we define rules of engagement? Aren’t we simply lecturing the Chinese on how to engage and how to follow our rules? Aren’t we imposing our values and ideas on the Chinese without understanding them first?”
    
    翻成中文: 如果我们(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如何看待我们对共同承诺的观点, 我们怎么去制定共同承诺的法则? 我们(美国人)是不是就简单地下指令告诉中国人如何去做以及如何去按照我们(美国人)的法则行事? 我们(美国人)是不是在把我们的价值和观念强加给中国人而没有先去了解他们?
    
    很明显, 施一公 在这里是美国人.
    
    施一公 在中国光明日报撰文摘选:
    
    “
    
    我国必须奋起直追
    
    我国目前尚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但是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全方位推动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
    
    短短一文引用”我国”达15次之多, 这里, 施一公立刻又成了中国人, 要指导中国江山).
    
    11. 施一公在光明日报的雄文中宣称:
    
    “鉴于我国大学及科研的现状,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我国应该重点引进一批在研究领域领先的世界著名大学的一流正教授,使其全职全时回国工作”.
    
    这不是为自己量体裁衣定做的文章又是什么? 不论私人关系如何, 以此来间接打压成就和地位高于自己的生物领域超强美国院士王晓东(暂时无法全职全时回国工作)以抬高自己, 目的还不明确吗?
    
    12. 你对外国人歧视你时亲口说: “我不就是一个中国人,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吗?” 难道你反歧视 的爱国之举就是扔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 拿上美国护照吗? 你说, “我希望将来在清华给本科生开一门爱国主义课,一定爆满。我们不需要空洞地讲爱国主义和辩证法,我觉得大学的政治思想教育课应该注重实效、激发学生的爱国共鸣和热情。” 请问施副院长, 你游遍全天下, 见到有任何一个国家要请外国人给本国子弟教授如何爱自己的国家吗? 你事先告诉了这些可怜的中国子弟们你是美国人了吗? 这是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古人云: 名不正则言不顺. 你是不是也应该向你的晚辈, 参加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小伙子华天学习, 把手中的蓝皮护照扔掉, 重拿我天朝红色护照之后才有资格呢?
    
    13.衡量一个成功教授的另一个普遍接受的标准是弟子有无进入与自己学俯相当或更高的学校任职, 像 饶毅的老板. 那么请问施一公, 你 LAB里 出过一位在美国著名学府任教职的没有?
    
    14. HMMI 的评审就算是从07年开始的, 也是在08年5月结束和公布的. 施一公如果是按自己说的在二月就全职回国的话(符合HMMI申请条件但已经不符合批准条件), 难道没有责任及时通知HMMI的评审委员会在评审过程未完成前及时撤消申请, 以免浪费人力物力和浪费名额吗? 为什么在批准公布之后, 明知不符合条件还去和HMMI 讨价还价(以为这里还是中国)? 这里面有没有对HMMI 评审过程的欺诈? 有没有为捞名声不择手段?
    
    15.当然, 下面一个问题就别问了, 答案早就有了, 那就是施一公既然在美国这么牛, 为什么要回国?
    
    因为他在美国也并非像他吹的那么牛, 他跟风跟到生物界人人皆知的容易在CNS灌水的结构生物学领域, 靠解几个王小东领域里的几个蛋白结构混饭吃, 基本上已经触到玻璃天花乱板的顶, 并没有什么划时代的成果, 就算在结构生物学里他又算老几? 王小东在他这个年纪之前早就开创先河并已是美国科学院院士了. 多年来大造舆论使中国科学以他擅长的CNS灌水为标准就是为了量体裁衣搏上位, 并罔顾事实, 信口雌黄大造生物繁荣的假象, 舆论造好了, 衣服造好了, 该穿上了. 在他这个年纪再不回去搏上位就再没机会了.试问美国科技界有几个听说过他的? 他排第几? 在中国和在美国的区别, 就是他发雄文的区别, 在中国是政府吼舌,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央视, 可以指点江山, 在美国就只能是普林斯顿校报的一个无人问津的小故事的网上评论一则.可怜的到是中国的科学界, 又要多一个善用潜规则的人物. 看一个人, 要全面, 历史的看. 某一件事可以看做是个特例, 但连贯起来, 就会给你一个主脉.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师者, 传道, 授业, 解惑也. 作为高调”毅然”回国的公众人物, 师者, 教育者, 请问施一公是否有责任也有义务给我们这些受教育者解解惑, 给我们一个回答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的中國夢──平反六四」除夕祝願集會
  • 国内网站公开纪念六四20周年/郑存柱
  • 北海青年:评“六四死亡人数的争议”
  • 六四死亡人数:这样的谣言还要流传多久?
  • 中国留学生谱写六四歌曲压音像唤回历史记忆 /RFA
  • 国内论坛出现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郑存柱(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主题曲视听版,请提意见
  • 关于六四死亡人数:回复王丹的“回复”/封从德
  • 胡平:「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 王丹“六四死亡300人”一说需要纠正/封从德(图)
  • 郭泉:韩国光州事件与六四事件之比较/民主先声239
  • “六四”二十周年全球纪念活动 /杨建利
  • 国内网友设计的六四20周年纪念T-SHIRT/郑存柱推荐(图)
  • 听六四刽子手 讲述8964的惨痛
  • 海外民运全球公民行接力纪念六四
  • 中国民主党美西总部主席刘吉祥在六四协会敦促中国改善人权会上的发言(图)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的残奥会/阿海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 六四協會《流亡詩集》截稿
  • 新年伊始:话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图)
  • 六四短片元旦登陆互联网/RFA
  • 六四天网再次遭到疯狂攻击
  • 新年伊始,网络悄然流传六四影片
  • 拉萨屠城20年和六四20周年近,北京防民升级:地铁逢包必查
  • 民运人士讨论六四历史纪录片样片
  • 零八宪章,北京恐慌——六四20周年,是最为敏感的日子(图)
  • 利用89六四捐款再吃人血馒头的奸贼季卫东/捐款人
  • 赵紫阳的传奇和六四记忆(图)
  • 八九六四"共和国卫士"今安在
  • 炎黄春秋捧赵紫阳 遭整肃 正副社长被迫下台 六四将届20周年 政坛恐掀风暴
  • 温家宝接受美国电视采访避谈六四
  • CNN专访重睹六四照片,温家宝下巴微颤 (图)
  • 温家宝在美国谈六四,民主和西藏话题/RFI
  • 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已从外地回北京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RFA
  • 多名与六四相关人士遭当局监控或被要求离开北京/RFA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