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中天:先秦诸子 百家争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4日 转载)
    
     五.前因后果
     (博讯 boxun.com)

    
      我们知道,孔子是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第一人,他是风气之先,也是众矢之的。也就是说,因为有孔子,才有了百家争鸣。孔子我们知道,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他的思想一直影响到我们今天,但是孔子生前是不得志的,周游列国,四处碰壁,累累若丧家之犬。
    
      那我们就会有一个问题了,孔子和孔子的思想有那么伟大吗?如果很伟大,他生前为什么会四处碰壁呢?为什么大家都不接受他、都不赞成他、都不采纳他的主张和主义呢?这个问题孔子自己也想到了。而且,孔子还和他的学生讨论了这个问题。但是三个学生干部的回答,只有颜回的回答还比较让孔子满意,那么颜回是怎么说的呢?
    
      首先颜回认为孔子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是老师真认为自己的主义和主张不对吗?不可能。为什么要问?很清楚,老师希望我们给出肯定的回答,是明知故问。所以颜回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那么孔子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是老师真的想找出路吗?也不是。因为孔子的特点是“知其不可而为之。”他是一个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人。那他为什么要问?他是问自己吗?不是。他是问学生。他为什么要问学生?因为现在人心浮动,军心不稳,这个组织快解散了。所以颜回马上领悟过来,老师要的既不是什么反思自己,也不是什么整改措施,老师要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既可以肯定自己,也能够解释当前困境,然后重新凝聚人心,团结队伍、继续前进的这样一个说法。所以颜回的回答得到了孔子的表扬。但他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问题,那就是他的回答并没有找出孔子的主张不受欢迎的真实原因。到此为止,孔子组织自己学生的讨论同样解释不了我们前面提出的问题:孔子和孔子的思想有那么伟大吗?如果很伟大,他生前为什么会四处碰壁呢?为什么大家都不采纳他的主张和主意呢?这个问题既然在他的学生那里找不到答案,我们该去问谁?
    
      通过前面的讲述,我们知道,孔子生前是不得志的,而他不得志的原因则是他要恢复周礼周制,而那些执政者没有一个人赞成;孔子要维护礼乐制度,那些执政者没有一个人感兴趣。所以孔子才到处碰壁。不但执政者不赞成,就连墨家、道家和法家也不要礼乐,所以如果我们以对待礼乐制度和礼乐文化的态度为标准,先秦诸子可以分为两大阵营:儒家与非儒家。儒家维护礼乐,非儒家反对礼乐。只不过,他们反对的原因并不相同,提出的替代方案也不相同。那么这样一来,儒墨之争、儒道之争、儒法之争这三场争论,可以归结为同一个问题,即要不要礼乐制度。这就是先秦诸子争论的总焦点。那么礼乐制度是一种什么样的制度?它为什么会成为儒家和非儒家争论的焦点呢?
    
      那么要想弄明白这个问题,首先就要问礼乐制度是什么原因产生出来的?礼乐制度是周公的发明。周公是孔子经常梦见的人。他是礼乐制度和礼乐文化的总设计师。
    
      那么周公为什么要创立礼乐制度呢?直接的原因是殷商王朝灭亡的教训。我们知道,武王伐纣速度是非常之快,比那个美国打伊拉克还快,多少时间?一个月。正月出兵,二月份灭了。一个月灭一个王朝,太快了,快得连周人自己都不相信。他就要想啊,殷商王朝那么强大,怎么手指头一捅它就倒了?什么原因啊?得出结论是,他们太不把人当人了。殷商政权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把人当人。这个教训太惨痛了。周公就想啊,我一定不能让我们周王朝再重蹈覆辙,怎么吸收教训呢?殷商王朝不把人当人,我们就得把人当人。这就体现出一种人道主义精神,一种原始的素朴的人道主义精神。这就是周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把人当人。
    
      周人做的第二件事情呢?是把神当人。为什么要把神当人呢?因为周人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天命还要不要,鬼神还要不要,周人说必须要。因为不讲天命他的统治没有依据,不讲鬼神他的统治没有手段。天下原本是殷商王朝的,凭什么我们周人来统治。所以周人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把神当人。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在人类文明的初期,任何一个族群都必须有崇拜和信仰的对象。为什么必须有崇拜和信仰的对象呢?
    
      分析礼乐制度产生的历史背景,周人总结了殷商灭亡的教训,为了保住战果从而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治国思想,易中天教授称之为“以人为本”,这与我们今天所提倡的“以人为本”是有区别的。那么,这样的一个治国思想与后世盛行两千多年的礼乐制度有什么关系?究竟什么是礼乐制度呢?
    
      周人提出了以人为本和以德治国的理念,而这只是思想层面的内容,在现实中还需要具体的实施方案,这就是礼乐制度。礼乐制度对于中国古代社会至关重要,历史学家在描述社会混乱时往往会使用“礼坏乐崩”这样的词汇,可见礼与乐关系着社会的稳定。那么,礼乐的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它与现实生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我们常常听到的五服制度,就是以丧服来表示亲属之间,血缘关系的远近和尊卑关系的一套制度,所谓“出五服”就是指在葬礼上没有穿丧服的义务,从而在伦理观念上已经不是亲戚关系了。五服制度奉行几千年对后世中国,特别是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影响深远。那么,这样一套繁琐严格的制度,如果它只是针对于丧葬习俗,它为什么会有如此重要的作用?五服制度的真正用途是什么呢?
    
      五服制度不仅只是一种丧葬礼仪,更重要的,它是中国古代社会伦理等级的一把标尺,五服制度虽然由周人首创,但经后世儒家发扬光大,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因为不平等的礼法会让社会产生不稳定,所以,礼法的创立者周公同时创立了配套的乐文化,那么,乐文化的内涵又是什么?乐又如何能弥补等级制度带来的不公平?
    
    
     我们并不熟知的礼乐文化,礼与乐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周人稳固的治国根基,并且对后世影响深远,时至今日,礼文化的重要内容,例如“五服”制度仍然影响着中国人的文化心理。而乐文化则以其对人性的通达而塑造了中国人的审美取向。礼乐制度确实对周王朝的统一和稳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这样一个稳定的结构,却在春秋战国时期土崩瓦解,这又是为什么呢?
    
      根据周人的设计,封建制、宗法制与礼乐制相辅相成,互为支撑,共同构筑起周王朝家即是天下,天下也是家的制度。这个制度精巧而严密,周人奉行数百年,对后世中国的文化心理和政治格局都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但是,这个状态随着西周的结束而改变,中华大地进入了一段战火连天、混乱不堪的春秋战国时期,那么,设计得如此严密的制度为何会崩溃瓦解呢?
    
      在周人的礼文化之一的“五服”制度规定中,“出五服”就不是亲戚了,而西周经历达三百年之久,随着人口的繁衍,政治格局的稳定,“家天下”其实已经是一种名义上的制度了,王公贵族之间早就没有了血缘的联系,礼坏乐崩在所难免。那么,当旧的制度崩溃后,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呢?
    
      《春秋》是儒家传统经典“四书五经”的“五经”之一,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编年体史书,《春秋》记录的是春秋时期鲁国的历史,整部书以鲁国的十二代国君作为纪年方法,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即公元前722年,到鲁哀公十四年即公元前481年的历史。我们通常所说的《春秋》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称为“经”,就是经孔子所修订的史书原文,另一部分则是后人的解释和说明,称之为“传”,例如著名的《左传》就是经左丘明作注的《春秋》。上文提到的“郑伯克段于鄢”记录在《春秋》的开篇,而类似于“郑伯克段于鄢”这样的历史事件,在春秋时期时有发生,那么,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呢?
    
    
    
      周取代了商以后,他们用礼乐来实施统治,这比滥杀无辜、草菅人命要好多了,所以周人的礼乐算得上是既开明又文明的制度。在周代,已经确立了这样一系列举措,他们在思想上确立“以人为本”,政治上实行“以德治国”,制度上推行“礼乐教化”,这一系列的举措实行,说明了以周公为代表的周人,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的民族,这才创造出如此精巧高明的新制度和新文化。这也正是春秋战国时期会出现诸子百家争鸣的第一个原因──心智的成熟。然而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天下大乱,硝烟四起。周人建立的社会制度一下子“礼坏乐崩”,这才出现了百家竟相争鸣的局面。那么面对如此大乱的时代,这个社会该何去何从呢?谁又能回答这个问题呢?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士,也就是士人。什么是士呢?士就是最低一级的贵族,天子、诸侯、大夫、士,为什么只有士能回答这个问题呢?因为在春秋战国,尤其是在战国时期,士是最牛的。士怎么个牛呢?
    
      三个原因:
      第一是有本事。
      第二,无负担。士为什么没有负担呢?我们要弄清楚,士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他是最低一级贵族。天子、诸侯、大夫、士,就是天子、诸侯、大夫都有领地,天子有天下,诸侯有国,大夫有家,他们都是领主,他们有土地,有人民,士没有。而且士不能再封建,就是天子他的子弟要么继位当天子,要么封出去当诸侯,诸侯的子弟要么继位当诸侯,要么封出去当大夫,大夫往下就不能再封建,到士这层没有什么可封的,不能再封建。第二,他没有领地,他只有田。所以士的特点是不能再封建,没有不动产。因此士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覆,士确实是必须依附在某一张皮上,也就是说士在当时他必须为大夫和诸侯服务,他不服务,他没有食田,他没有收入,他没有饭吃,他的才华没地方施展,这是事实。但是当时的皮很多。你这张皮我不能依附,我换一张皮去依附,换了一张皮还不能依附我再换一张皮去依附。我怕什么啊?
      这就是士人牛的第三个原因叫任自由,他是自由的。他没有心理上的负担,这是心理的自由。
    
      士人的有本事,无负担,任自由的特点,决定了他可以朝秦暮楚,东奔西走,今天到这里,明天到那里。从春秋到战国,士已经作为一个特殊的阶层而崛起,成为当时社会的中坚力量。尤其是那些重量级的士,跑到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兴旺发达;离开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内外交困。那么既然他们是这个社会上最牛的一群人,所以也只有他们能指出这个社会的弊病,回答社会面临的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易中天:重读诸子歌并注
  • 易中天:应该打倒孔家店,不能打倒孔夫子
  • 易中天断言重拍《三国》必败 媒体也有三聚氰胺 (图)
  • 易中天:王安石变法为什么事与愿违
  • 易中天受到网上最猛烈的批评
  • 易中天也是于丹!
  • 高校教授田聿:硬伤遍体的易中天先生,该下课了!
  • 易中天授课又出错,谁来代课?(图)
  • 易中天:混账丑恶的皇帝制度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易中天重返《百家讲坛》:我不是权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