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2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七星聚会”阵势
    
     “08宪章”问世后,许多人注意到它与海外捷克“七七宪章”有相似之功,却没有想到其中深厚的中华文化根源——其与中国象棋残局“七星聚会”棋谱颇有一比。
    熟悉中国象棋者知道,楚汉搏弈的华彩乐段在于象棋残局——象棋残局极具社会象征意义:双方经过长久拼搏,终于到了短兵相接,图穷匕见,“步步喊将”,皆可在一步之内决定胜败与和局,就看谁走错一步。比如,有“中国象棋第一残局”之誉的“七星聚会”棋谱,与改革三十年后的今日中国颇多相似,让人想到“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双方皆可“步步将军”,又须步步求和,才能缓和危机争取共生。
    “七星聚会”以其图势对称美观简明严谨,着法深奥精妙,变化繁复多端,引人入胜,自清代为《百局象棋谱》之首,一直深得人们青睐,名闻中外棋坛。民国初期,来中国弈访的国际象棋家丹麦人葛林瑞(Charles,Kliene),曾于1916年在上海将这局棋译成英文单行本,传播海外。
    从网上下载的“七星聚会”阵势图形可见:红棋黑棋皆只剩七子,以力量对比,红方占优势,“帅”下有双车一炮三兵,而黑方“将”前只有一车一象四卒,远程快速攻击力量要比红方少一车一炮,劣势显然;但从战略上看,黑方却占优势,其四个卒皆已过河逼宫,已有三卒进驻“九宫”,分别占据两个“象眼”和一个“象位”,死死卡住了“红帅”咽喉,三卒中任何一卒再进一步,皆可“照将”得胜,让人听得到“红帅”的恐惧喘息;而此时,红方只有两兵过“河”,一占“仕角”,一据“象眼”,主力两车一炮一兵还远在自家营内。如若不是红方尚拥有先走棋的主动权,红方必败无疑。
    虽然如此,几百年来“七星聚会”的结局却是,若双方皆理性高手,结局以和局为多;若是一方急功近利,则必败北。和局与胜败,没有一定,全看双方的应对是否通达机智。
    
     今日“三卒封喉”
    
    世事如棋,中国象棋不仅缘起于对项羽刘邦的楚汉战争的模拟,且一再隐喻中国社会变革的基本规律。改革三十年后的今日中国,因“08宪章”统一了民主派与知识分子的共识,一忽儿进入了“象棋残局”阶段:红方好似中共政府,黑方有如民间宪政派,从表面看来,眼下胡温当局一手控军警,一手握经济,有“双车一炮三兵”警察治国,买卖天下,但实际上,却在2008年面临“黑方”三卒封喉——农民袭警、的士罢工、教师罢课等群体事件代表平民百姓维权“喊将”,金融海啸、企业倒闭等经济危机代表市场经济在向党国体制腐败“将军”,最后出现的“08宪章”,代表自由知识分子和世界普世价值观“照将”,完成了“三卒逼宫”态势。如此危机,顿使胡温当局的表面力量优势转为劣势:只有以步步牺牲换取“步步喊将”的方式暂缓危机。若一步落空,便全盘皆输。可以说,“08宪章”最大压力,是及时形成了今日“三卒封喉”——其若在平民百姓维权声势小时出现,不过是象牙塔中的纸上谈兵,其若是在经济危机未来之前公布,也只是一厢情愿的孤掌难鸣,唯独在平民百姓维权群体事件频频和倒闭潮、金融海啸已“两卒逼王”时,再加入其中形成今日“三卒封喉”,才有让对手无一步之退路之危机。
    据“七星聚会”棋谱,红方在黑方形成“三卒封喉”后,应对的第一步是“丢炮保帅”——移炮“照将”(炮二平四),逼黑方移动扼象位之卒吃炮到仕角( 卒5平6),由此将“三卒封喉”缓解为“二卒卡喉”,变黑方可一步致红方死为有两步缓冲,消减一些压力。继而“丢兵保帅”——“兵四进一”,将在黑方仕角的“兵”挺进一步将黑方之军,逼黑方“ 将6进1”吃掉“红兵”……时下中共秘密拘押“08宪章”主要起草人刘晓波,就颇似这种“丢炮保帅”、“丢兵保帅”的应对棋谱。中共以在国际人权日六十周年纪念之际铤而走险拘押异见人士,牺牲了自己“尊重人权”的信誉承诺。在历来不重诚信的中共来看,此次再现一个“说话不算数”的错误,不过是牺牲一“炮”一“兵”而已,以此牺牲来杀一儆百,求得暂时缓冲“08宪章”迅猛扩大的势头,中共认为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合算。
    
     残局追求“和棋”思维
    
    现有的“七星聚会”棋谱,在进行到第43个回合后,双方将帅之下,都只有一车一卒,成为双方轮流将军而永无死棋的和局。
    “七星聚会”的最高艺术结局为和局,绝非偶然,它代表了古今“象棋残局”的主流规律与追求。综观《心武残编》、《竹香斋象戏谱》、《渊深海阔象棋谱》、《蕉窗逸品》等象棋棋谱著作,几乎所有的“象棋残局”的理想结局都是“和局为上”。这就表明,“象棋残局”的应对特色,其实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和”的思维模型,许多“象棋残局”棋谱都证明,凡以让对方死掉为第一追求者,往往会“关公走麦城”,自掘坟墓;而心存求和,在保全自身的同时也允许对手共生的“共生论”者,反而可绝地逢生。
    这实为今日西方民主国家两党(多党)轮流执政的现实写照。以此棋谱参照今日中国现状,可知,在“08宪章”风波之后,中国有可能出现“双方轮流将军(执政)而永无死棋的和局”。自然,这需要双方都保持高超的弈术。
    从目前的局面来看,双方似乎都没有排除和局意图。
    在“08宪章”中,其基本构架采取了要求修宪和改良,而没有提出消灭中共、推翻中共,人们公认该宪章以平和的改良心态而非革命造反姿态,理性地表述了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堪称“当代的英国《大宪章》、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的《独立宣言》”。虽然“08宪章”有没有完整地论述如何与中共和而共生的具体路径,但其中追求“和局”的宗旨还是清晰可见。这就是说,尽管“08宪章”的出现,造成对当局的“三卒封喉”,但实际上仍是围城求和。
    而中共将反击“08宪章”的拘捕行动暂时局限于主要起草人刘晓波一人,也透露出其留下“和局”后路的心态。秘密拘押“08宪章”主要起草人刘晓波,无疑是一种思想专制暴行,但暂不宣布罪名,也留置了随机应变改正的方便。表明了一种犹豫与观望。民间传说胡锦涛凡事爱“走半步”,也许是一种潜意识的“留和路”。
    自然,一如“象棋残局”棋谱的昭示,和局的到来,多半要靠“三卒封喉”才能逼成,非置之死地而后和不可。今日中国这一“七星聚会”阵势,最终能否有和局,取决于双方能否真正领悟“象棋残局”的应对诀窍:绝不能有一步出错,每步都必须精心算计,既要 “步步喊将”加深对方危机,又要步步求和,最终均势相当,和平共处。
    由是观之,台湾民主宪政道路的出现,并非全是西方文化的影响,中国人早在千年前,就通过“象棋残局”的研究,在悄悄传播一种“和为贵”的共生哲学。“七星聚会”隐喻北斗七星,实在意味深长。
    “08宪章”问世,迫使中共当局和自由民主派的博弈,进入了“置之死地而后和”的新阶段。
    有一种失败叫独裁!
    有一种胜利叫“和局”!
    
    
    
    2008年 12月22日 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09年1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对《零八宪章》的态度表明中共是谎言暴力集团/雅钰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现实意义 /马萧
  • 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零八宪章:公民十年
  • 刘逸明:《零八宪章》照出了左翼知识分子的无耻嘴脸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零八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胡平(图)
  • 丁乙/《零八宪章》所遭遇到的网络封锁(补充)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 简评《零八宪章》
  • 法国张健 ,我对零八宪章的看法
  • 零八宪章世界语版本/郑存柱
  • 《零八宪章》——不是内容问题,而是什么人提的问题(图)
  • 零八宪章(民间修订版•征求意见稿)
  • 零八宪章:让我们对民主多点信心/杨逢时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鲁南:“粉红色”也属“红色”——驳《零八政见》,兼为《零八宪章》一辩
  • 刘厚泽/从《零八宪章》出发 开创中国新局面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刘霞刚刚见到刘晓波,传闻高层对《零八宪章》定性
  • 《零八宪章》正式标识发布(图)
  • 维权网:中共认为“《零八宪章》联邦制的条款性质很严重”
  • 张宪:面对《零八宪章》的勇气与谦卑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 《零八宪章》只是最温和的诉求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七)
  • 中国零八宪章签署人谈论当局施压
  • 《零八宪章》第九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616人)
  • 中国当局严封《零八宪章》,GOOGLE充当当局封网工具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六)
  • 蔡楚:零八宪章的签名人张祖桦被警方带走(图)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五)
  • 零八宪章与七七宪章的对比
  • 《零八宪章》签名风波,开始在成都发酵!
  • 因涉及《零八宪章》,冉云飞牛博网博客被关
  • 刘正有:为《零八宪章》坐牢感到自豪(图)
  • 余杰因参与签署《零八宪章》被国保查问和警告
  •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对《零八宪章》做出正式回应(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