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2日 转载)
    
    凌沧洲: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发表致中国朝野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
    
    2009-01-01
    
    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凌沧洲于2009年元旦﹐发表一封题为: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请命的致中国朝野公开信﹐当中提到过去一年北京当局仍然打压媒体﹐封锁网络﹐许多事件受害者备受打压。该封公开信并授权本台独家首发。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在去年曾经发表致中国领导人《推进新闻出版自由,开放报禁刊禁网禁》公开信的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凌沧洲于2009年元旦﹐发表一封题为: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请命的致中国朝野公开信﹐并授权本台独家首发。凌沧洲星期四向本台表示:“我是思考了半年多的时间﹐比我上封公开信思可的时间还要长﹐我想就这问题再进行发言。”
    
    凌沧洲表示﹐今年的公开信和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去年的公开信只是致当局﹐今年的公开信则是致朝野:“我觉得这一年来民间的力量也在增长﹐网民们在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方面展示了他们的智慧及力量﹐所以这是我将诉求对象转换为朝野的想法。”
    
    此封公开信首先提到了中国大陆目前的言论自由程度﹐表示在互联网上,防火墙森然耸立,屏蔽与蒸发的的帖子不计其数﹐甚至个人的博客文章也遭到网络编辑审查。2008奥运会时曾经一度开放的网站的开放,也只如昙花一现般,到12月份,这些海外的网站便经常无法显示,连香港一些报纸的新闻网页也不能幸免。网站受到监控﹐网络警察无所不在﹐更遑论民间的出版自由。尽管民间出版公司林立,但事实上没有真正的出版权。凌沧洲表示:“我认为伴随着经济危机和民众要求自由要求民主的呼声的高涨﹐当局的忧虑是可以理解的。我想他们在内部一以贯之地通过各种管道下达对网络监控的命令是可能的。但我觉得那些追求自由的人心中的火种是不会熄灭的﹐无论当局用各种手段去封锁信息的流通﹐他们总有办法获知信息的。”
    
    凌沧洲认为﹐在当局不断打压媒体的情况下﹐中国境内发生的许多事件都被有意地掩盖或扭曲﹐许多肇事者也没有受处份,反而一些受害者备受打压。例如汶川地震已过7个月,但豆腐渣教学楼的责任却不允许追究﹐没有人因此而被告上法庭﹐序多受害学生家长反而被警告 ;又例如三鹿奶粉事件据官方称有29万结石儿童,但据悉牛奶掺假已经30年,却没有媒体报导;再例如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猥亵少女案,网络的留言评论板被关闭,反而林嘉祥没有因此被开除公务员队伍和中共党籍。
    
    凌沧洲最后在公开信中提出呼吁,希望当局立即开放报禁,落实人民自由创办报刊、出版社、电视台、电台的权利;立即开放网禁,关闭阻碍信息自由流通的防火墙;开放外网的屏蔽,呼吁当局允许民营出版公司有独立出书的权利,制定《言论自由保障法》、《新闻自由保障法》、《出版自由保障法》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授权自由亚洲电台独家首发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
    
    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请命
    
    公民们、网民们:
    
    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在当代中国的命运如何?
    
    请看这个"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命"悬一线,"命"若游丝,面黄肌瘦,被强权和金钱捏住喉管的惨像:
    
    
    1,迄今为止,从满清行将崩溃到现在的100年间,只在满清末年和民国年间,中国大陆得以有民间创办报刊的自由;1949年后,中国的报刊、电视台、电台全部沦为官营官控的"喉舌"。
    
    2,在互联网上,防火墙森然耸立,屏蔽与蒸发的黑手悄然出击,偷偷摸摸见不得阳光,阵亡的帖子尸横遍地。甚至个人化的博客文章也遭到网络编辑审查,一些博客被屏蔽,一些博文被蒸发。与此同时,"五毛党"出没互联网,一面拿着纳税人的钱,一面为强权美容,甚至为地方利益集团唱颂歌,美其名曰:引导舆论,实则在合围与猎杀言论自由。
    
    3,尽管民间活跃许多出版公司,但均无出版书籍的最终审稿权,民营出版公司若想出本书,须到官营出版社购买或"合作"书号;学者或作家若要出版一本著作,除了面临市场困难,更面临严格的意识形态审查,官营出版社编辑充当言论审查官的角色。
    
    4,08奥运会时被外媒欢呼进步的一些海外中文网站的开放,如昙花一现,到12月份,开放不久的一些海外中文网经常无法显示,连香港一些报纸的新闻网页也不能幸免,再次印证决策层管理层一些人停留在满清"宁与洋人,不与家奴"的思维方式上。
    
    
    在这种钳口噤声的大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苦难的人民如何承受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缺失之痛:
    
    1,汶川地震7个月过去了,失去孩子的家庭悲痛尚未平复,豆腐渣教学楼的责任人查出了哪一个?谁被推上了法庭?报刊电视台,有哪一家在公开讨论这一问题?
    
    2,被央视吹嘘过的有1100道检测关的三鹿奶粉祸及全国,加之其他品牌的毒奶粉,据官方数字称有29万结石儿童,中华儿女无不痛心疾首;而据一家财经媒体称:牛奶掺假已经30年了。30年间,中国媒体是干什么吃的?
    
    3,辽宁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事件中的主角县令,年初为千夫所指,年底居然暧昧复出,"个别领导"蹂躏民意,媒体居然没有报道出此"个别领导"的名姓,不了了之,是为言论践踏史上的奇观之一。
    
    4,涉嫌猥亵门、狂斥草民如屁的"交通部高官",经警方调查宣布无刑责,网络上频见留言评论板关闭,至今也未见到咸猪手先生被开除公务员队伍和中共党籍。深圳猥亵门风波未息,浙江猥亵门又起,猥亵女童的干部也依然立在公务员的行列。
    
    5, 08年秋冬,各地民变或群体事件不断,也开始有"负面新闻"大篇幅报道乃至登上报纸头版,这是自"纸包子事件"后很长一段时间严控负面新闻以来中国新闻界出现的新迹象;但这些报道多是单向输出,对事件的来龙去脉、对当事各方并未见客观、均衡的采访报道,有的甚至是群体事件爆发的城市当事官方新闻办公室提供的稿件。那么请问报道的编辑、记者先生:你们这么做,民众的声音在哪里?你们不觉得这违背起码的新闻良知和新闻伦理吗?同时选择性报道的失明、失语策略依然持续,我们城市的一些群体事件从本地报缝中都看不到。正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同时也做过新闻人的马尔克斯在《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中嘲讽的:"自从实行新闻检查以来,报纸上除了谈论欧洲外,别的什么都不谈论了。最好是欧洲人都到这里来,我们到欧洲去,这样,大家都可以知道本国发生的事情了。"
    
    
    鉴于以上种种叙及但并未全部罗列的"惨像"与"乱像",鉴于国民缺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就没有安全可言,公民人格无法生成,人的尊严和权利无法保障,社会无法长治久安,文明无法阔步向前,中国无法赢得世界的尊重,我强烈呼吁朝野各方一起推动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1,吁请当局立即开放报禁,落实人民自由创办报刊、出版社、电视台、电台的权利;如当局从转型社会的风险震荡的角度考虑仍有摇摆不定,觉得立即实行仍有一定困难,当局至少给国民信心,从速制定并公布《开放报禁时间表》。因为实际上不开放报禁刊禁台禁,人民亦在想法获知各种信息;而媒体的自由创办,有利于社会意见的沟通,有利于各级领导人更快捷全面地了解民意。我们已经看到,瓮安、陇南民变、杨佳事件并非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导致的;换言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社会也会以它的运作惯性而产生动荡与风险。是鸵鸟政策装作视而不见,还是把动荡风险的罪名按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头上,是继续让整个社会承受缺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带来的灾难与痛苦,还是毅然不惧短暂的阵痛,争取人民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幸福与尊严,望朝野各方有识之士深思。
    
    2,吁请当局立即开放网禁;关闭阻碍信息自由流通的防火墙;开放外网的屏蔽,即使外网有不合乎我国民的思想与观点的,也请相信人民自己的判断力和批判能力。通过网络的信息自由流通和公开讨论,促进人民的总体智力的提升和社会思潮的进步。让我们的互联网少一些"无法显示网页"或"此主题已被删除或屏蔽"的耻辱。充分尊重和保障人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也是朝野的共识;在实践操作层面,尚需言必行,行必果,不要开空头支票,让普通公民望梅止渴,开放网禁就是兑现官方承诺、考验官方诚信的试金石。
    
    3, 吁请当局允许民营出版公司有独立出书的权利,我就不相信一个官员他在对一本著作的判断上能超过编辑、作家、学者、专家;充分的出版自由是文明进步的前提。作为一位作家和媒体人,我痛心地看到:多少反映时代真相、有深刻思想内涵的文章和著作,多少也许不尽成熟但有一家之见、能激发公众思考、讨论的著作,因为不符合所谓的主旋律,而被束之高阁,同时也有多少老学者、老教授皓首穷经著述却要为一本著作的出版而付"书号钱"。出版领域的官方垄断,高度的计划与集中,书号也能作为控制思想和产生经济效益的手段,是文明世界的耻辱,也是中华几千年文明史上控制言路空前绝后的壮举。让我温柔地问一声朝野各方:你们觉得这种出版管理体制合理吗?合情吗?合乎中国的宪法原则吗?30年来,中国大陆出版社的数目仍停留在600余家左右,比之台湾地区几千余家、美国几万余家,我们中国人的平均享有出版社的数量不觉得低点吗?让我们中国人也像勇夺奥运金牌数目第一一样,勇夺下报刊、出版社、电视台、电台数目世界第一,好不好?
    
     4,吁请当局下令制止一些部门或地方用纳税人的钱资助"五毛党"网评员,我不反对网评员们发表各种主旋律言论的权利,甚至因为有各种不同声音才能构成智力碰撞,但用纳税人的钱来给这些人的帖子予以补助,明显是公器私用,明显是漠视人民的权利与滥用人民的税款。
    
    5,吁请当局审查《出版管理条例》是否违宪。如果非得弄个管理条例,立意也应该是来保障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而非处处设置门槛。
    
    6, 吁请当局制定《言论自由保障法》、《新闻自由保障法》、《出版自由保障法》。
    
    7,吁请当局对践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官员予以严惩;纵容此类钳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官员,实质上等于放纵了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恫吓与威胁;吁请当局在频发的抓记者事件后注意到:一些地方官员用未经公正程序的国家暴力手段来对付记者,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行病症,成为一种践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权力恐怖主义,形成了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实质意义上的的暴力恫吓与威胁。
    
    8,吁请当局有鉴于一年来的天灾人祸频仍,当效法汉唐盛世明君宽和政治,大赦天下,尤其是释放"因言入罪"的人士。
    
    9,吁请当局听取民意,善待民意,学习西方文明的先进成果,顺应时代大势与世界潮流,和平秩序地将国家建设成为有高度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国家。
    
    去年此时,我曾经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推进新闻出版自由,开放报禁刊禁网禁》,对中国启动新闻自由的破冰进程提出许多建言。"自由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一年来,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民主政治的改革进程有何实质性的寸进?在瓮安、陇南的火光映照下,在孟连、吉首的骚动声中,有识之士不难看到:体制性的顽疾导致无法解决当前日益突出的社会矛盾与冲突;言路的堵塞和新闻自由的缺席,既使社会的怨气和戾气无法舒缓,也使温和理性的声音与诉求无法正常表达,无法在朝野之中形成共识与互动;和平转型、朝野对话的机会正在从时间的指缝中一点点流失。当局如果再不就政治改革、新闻自由、民选票选、宪政民主提出时间进程表,恐怕即将来临的岁月中社会风险和社会成本将会更高。这是所有理性的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让我呼吁朝野各方一起推动中国历史性的时刻。从汉唐文明衰亡后,言论自由离我们太遥远,我们中国人如果还想赢得国际尊重,我们的文明如果还想保持活力,那么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就是必不可少的基石。缺少这一基石,无论有人如何吹嘘是"人权最好的时刻","比美国的人权好五倍",都是纸糊的房子,连野兽都不会相信。而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媒体的自由创办权;能不能有传媒公开表达对社会事务的不同甚至是反对性的意见,在表达这些意见后有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有没有不受迫害与打压的自由。
    
    请允许我借用电影《宾虚》中主人公的一句台词:"我对我们民族的过去有信心,对我们民族的未来也有信心,"此刻,你我都处于历史传送带上的一环,我们该如何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奔走呼号?我们该如何藉此建设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尊严?如何为国民安全、幸福提供最起码的屏障?
    
    我请你们面对同胞、面对子孙未来、面对自己的灵魂,作出自己的思索和选择!
    
    
     凌沧洲
    
     2009年1月1日于北京
    
    作者简介:凌沧洲(1967--),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曾任北京多家报刊的主编或副总编辑等职。出版有《文化人批判》《现代人批判》《每一个字都可疑》《一个特立独行青年思想家的坦白》《莎翁智慧》(台湾版书名《莎翁密码》)《罗马与长安--中国历史的谎言与真相》《征服者帝国——中西文明的不同命运与选择》等著作。其畅销书籍《罗马与长安》不仅在报刊、网络广泛转载,而且引爆网络热议。凌沧洲的新书《征服者帝国——中西文明的不同命运与选择》更是揭露了被屏蔽与篡改的历史真相,发掘中国文明的"自由基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中国民间网站(网络媒体):开启新闻自由的大门
  • 专家:毒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DW
  • 李炜光:新闻自由该不该争?
  • 余杰: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 中国“新闻自由”的美丽误会/林保华
  • 中共践踏新闻自由,县警方去法制日报社抓记者
  • 刘晓波:“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 论新闻自由和新闻压力/Miodrag Soric
  • 新闻自由还是名誉侵权——看律师起诉CNN/许志永
  • 《首都华文报》王宁:我们要联合促新闻自由(图)
  • 博讯,高扬起新闻自由的旗帜/朱红
  • 顾明明:论中共体制下的新闻自由
  •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 潘一丁: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贺伟华
  • 从人大会议看中国新闻自由:审查与限制越来越多?
  • 左派右派团结起来,共同争取言论出版新闻自由
  • 国际新闻自由度排名 中国倒数第七
  • 新闻自由排名,中国排第167位(图)
  • 中国新闻自由度世界排名仍低
  • 人权组织就毒奶函世卫抨击中共限制新闻自由
  • 德语媒体:新闻自由何日登上领奖台?
  • 凌沧洲撰写评毒奶粉事件呼新闻自由的文章
  • 只有奥运和外国人才配新闻自由?
  • 自由亚洲:奥运后解封网站是否持续开通成为新闻自由指标
  • 限制新闻自由之弊,远大于新闻开放之利/DW
  • 国际奥委会再促北京确保新闻自由
  • 保护记者委员会:中国的新闻自由允诺没做到
  • 奥运在即北京未兑现新闻自由承诺
  • 世界报业协会呼吁中国改善新闻自由状况/RFA
  • 从四川地震谈到新闻自由。
  • 一周新闻聚焦:世界新闻自由日国际组织聚集香港讨论中国新闻自由(图)
  • 如何看中国新闻自由现状?
  • 西藏危机与新闻自由
  • 昝爱宗:向"两会"强烈呼吁加快新闻立法保障新闻自由—致五千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张耀杰在“2005—2007中国新闻自由度研究报告研讨会”的发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