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昨天在博讯网上读到孙瑞林先生的《忆恩师魏巍同志》,他描述了代笔《魏巍等:我们对电影《集结号》和洛阳毁陵事件的看法》的过程。我在年初就读过这个公开发表的公开信,看到自己名字忝列其中,并且被命名为民运分子,心中嘿嘿一笑。后面碰到乌有之乡的朋友,提到此事,大家一笑了之。觉得不公平的是,本来是梁京先生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评论内容,被张冠李戴到我头上。我被梁京先生在文中评论,列为告别改革派的民间代表人物,赞同被张冠李戴那部分的梁京先生说法。 (博讯 boxun.com)
    
    《魏巍等:我们对电影《集结号》和洛阳毁陵事件的看法》第四部分《海外敌对势力的捧场较好》中说民运分子陈永苗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中国需要重新定义革命”。“中国会发生新的革命可能性显然正在增长”。“如果新的革命发生,将会是什么样的呢?中国会不会重蹈覆辙,再演一场历史的悲剧呢?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人今天如何来反省上一场革命。”(新世纪新闻网1/9/2008)
    
    孙瑞林先生说,此文不仅在网络上公开发表,而且在此之前,还经魏巍丰年残烛之手,送到中央军委领导之手。我大吃一惊,幸亏中央军委没反应,幸亏这个时代远不是魏巍风云的时代。
    
    有一个倾向新左的朋友和我说,他看到《集结号》就血脉膨胀,革命激情和理想主义让他不能自己。我淡淡会答说,内战,一个民族内部的内战,是永恒的伤口。在改革时代形成的左派或者右派,究其理想层面而言,都是在寻找中华民族的出路。正是爱国,而让为自己的路是唯一的,所以左右开战。左右路线斗争,有其利益和掌握权力的一面,也有对民族和国家担负的一面。所以不要觉得自己就是唯一的真理,而排斥另外的,我觉得是比较合适的做法。不要因为主义不同,而产生你死我活的仇恨。
    
    我异常担心左右之争,给将来带来内战和撕裂的可能性。为了同一个目标,而让兄弟阋墙相向。必须找到一个出路,可以存同求异,那就是:可以共同行动则有共识,不能共同行动则没有共识。我比较不认同一定要找一个共识,再来找一个行动的说法。我觉得首先通过一个行动,例如维权运动,可以包括左右。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会有一定分歧,但我们可以共同行动,也有一定共识。先找一个共识,搭好一个架子出来,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重要的事,无关于内容,无关于共识,最重要的
    是关乎共同行动。应该强化行动这个层面上的一个意思。共同行动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诉诸于道德和意识形态,就是内战的局面。要学会调和左右,或者凸显民族国家,凌驾于左右之上。左右就如阴阳二气,要并存,而不要互相打架,否则人体就完蛋了。
    
    斯宾诺莎说,在荷兰在和最富裕也最辉煌的国度里,每一个民族和每一个宗教的人,都能够和谐的生活在一起。一个商人的宗教和派别没什么要紧。伏尔泰在《哲学书简》中相应了斯宾诺莎的观点,他说,进入伦敦交易市场这个比许多法庭还值得尊重的地方,在那里犹太人、伊斯兰人和基督徒彼此做着交易,就像他们有同样的宗教一样,并且认为只有破产的家伙,才是异端。
    
    商业,就像希腊的运动一样,可以做一个场所,来转移或者腾挪人的攻击性和政治激情。同样维权运动也能做到,这对于几十年来在左右之争中挣扎,而必然走向分裂和内战的中国政治板块来说,也是一个幸运之事。维权运动的各种主体,就类似于荷兰交易所的不同主义和信仰的商人。
    
    用维权运动替代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用于治病的鸦片,结果会上瘾,但是不讲维权运动,并且否定阶级斗争,那就是用面粉治病的。如果像魏巍马宾李成瑞这样的老干部,把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精神,落到当下:为人民维权,他们过去的革命理想主义精神,在台上时留下的巨大威信,以及广大的人脉关系,服务于左派自己的维权运动,例如为下岗工人维权,肯定会给人民带来莫大福祉。
    
    2009年1月1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0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作家魏巍因病去世,享年88岁(图)
  • 魏巍遗体告别昨在京举行
  • 不要杀他!—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魏巍
  • 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到底谁埋葬谁?/魏巍
  • 魏巍等:对《集结号》和毁陵事件的几点看法
  •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张成觉
  • 给魏巍老同志的致敬信/麻兆森
  • 黎光寿:“过时”魏巍晚年的出位表现
  • 魏巍的政治遗嘱:对未来革命的几点思考
  • 仰天长啸,匆匆上路——送别父亲魏巍/魏欣
  • 送别魏老(魏巍)——以部分强国网友的名义
  • 魏巍的道德文章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鲁国平
  • 像魏巍一样做个“愤青”如何? /李吉明
  • 摇不清楚的魏巍
  • 最可爱的人魏巍:江泽民眼中“最可恶的人”
  • 胡发云的三句话— 一个坚决抵制魏巍的“禁书作家”
  • 孙瑞林:忆恩师魏巍同志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 重建公民社会/陈永苗
  • 陈永苗:改革三十年是奴隶上升的时代
  • 鼓吹“还地于民”:一次猴子捞月/陈永苗
  • 陈永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新土改:败家子倾家荡产的最后赌注——写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陈永苗
  • 陈永苗: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变为革命奖
  • 请直面一个问题:对权贵启蒙,有用么/陈永苗
  • 陈永苗:收回土地的大潮席卷到上海
  • 《活着》与《福贵》:从专政手上拯救社会主义/陈永苗
  • 陈永苗:改革是一个“世界末日”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在改革三十年民间座谈会上的发言/陈永苗
  •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陈永苗: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
  • 陈永苗:高等教育是一个宪政问题—再次反对茅于轼涨学费
  • 陈永苗:“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 陈永苗:改革阵痛应转由权贵承受
  • 陈永苗:改革已经无法拯救“改革”—致明日的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中国改革三十年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王岐山的学者生涯/陈永苗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