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1日 来稿)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尊敬的编辑先生:我觉得现在将这篇文章重新发表,是比较合适的。他和《零八宪章》所倡导的渐进式、非暴力的和平变革和改良的理念是一致的,希望能发表在首页上。谢谢! (博讯 boxun.com)

    
莫建刚: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

    
    无论是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还是恐怖主义,它们的目的论,其政治哲学的背后,都有一种本质性必然的历史主义学说在支持着它们运用历史决定论的可知性、可预见性的革命信仰:即“革命领袖”能通过绝对有效的历史发展与进化的规律,控制国家的政治制度,以及计划社会经济发展的速度,并以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强行推动以暴力武装起来的救世主式的意识形态,及国家社会主义的统治模式(共产党中国将其称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已经走过近30年的辉煌历程。可以肯定,这30年的抗争确实是以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为其基础的。但是,也不排除在推动自由民主运动的过程中,出现了诸多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以及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在自由民主运动中,所起到的巨大影响。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其本质就是运用小集团的利益在自由民主运动中,所发生的利害冲突而出现的排除异己和其他重大利益的获取,人为与无为地损害了自由民主大环境中良好的政治局面,从而使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有机可乘地加强了对自由民主人士的镇压和迫害。
    
    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其本质认为,对一个暴政的统治体系,只有掀起极端的行为(不排除发动一场类似于辛亥革命期间武昌暴动的暴力革命),使专制暴政在顷刻之间彻底覆灭。虽然出现了这些影响自由民主运动进程的政治因素,但是却丝毫无损于这场伟大的社会工程革命继续沿着其自身所自然确定的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的路径向前迈进。
    
    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是解决当代中国诸多政治、经济和文化议题的唯一路径,在近30年的进程中,它丝毫没有向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妥协和退让。这是一种自然确定的社会革命的政治模式,所有的参与者都带着自然平和的心态,推动着这场伟大的建构工程的变革与改良。
    
    于是,非暴力和平抗争就自然而然地被确定、被认同。这是一种良性循环的革命信念和变革与改良的强大力量,在某种意义上,它有别于将中国及其民众社会搅得天翻地覆和涂炭生灵的近现代三大暴力革命──太平革命、国民革命、共产革命──这三大暴力革命是以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以及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所展开的摧毁一切传统文明和民众纯真的人伦道德的屠戮运动。这三大暴力革命运动,使中国100多年间都处在人间地狱的恐怖之中。
    
    正因为处在社会革命大时代的背景下,各种各样的政治思潮影响着大革命时代的正确路径,使革命的航向偏离了它应该到达的目的地,所以,在现当代的共产党中国里,民众及其社会才真正地尝到了暴力革命后,革命政权给他们带来的生存与发展的个中滋味──苦涩而难以吞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慢性毒药。在暴风骤雨的共产革命中,中国民众及其社会以八千万生命的巨大代价,在共产党邪恶的教堂里,上了一系列刻骨铭心的政治课程。
    
    1978年10月,中国民众及其社会再次被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所唤醒。民众以极大的政治热情参与到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中。从此,中国自由民主运动迈开它坚定的步履,开始了新一轮艰难的变革与改良的旅程。如果说自1978年开始,是走的暴力革命的路径(当时笔者在贵阳就收到很多运用暴力革命的方法去推翻共产党政权的信息),那么在社会背景和政治形式顺利的情况下,共产暴政早已垮台。可是,这些无非就是暴力革命者及其领袖的自恋和自淫。已经被自然而然地确定的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绝不会接受当代中国所涌现出的暴力革命的思潮。
    
    应该看到,自1978年的11年后,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事件”也是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达到一个高峰的时刻。“天安门事件”的发难、兴起和展开其能量都是在11年中所积蓄而形成的。这是一次恢弘而壮烈的社会革命的巨大工程,可是也不排除在此期间所显现的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激进主义的方法论行为。这一次的社会革命的宏伟工程,其建设者和参与者都是经过深思熟滤的政治考量后,才达到古今中外罕见的政治蓝图。但是,由于专制暴政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干预和镇压,使“天安门事件”这一“临门一脚”的政治射门功败垂成。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从高潮一下便坠落到低谷。
    
    应该知道,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它的对手是邪恶、奸猾和老练的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实力的悬殊,不可能再出现“临门一脚”的射门场景。提倡“临门一脚”的学者应该反思“临门一脚”的政治思维和考量,这“临门一脚”也是经过数十年的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的零星建设,才积蓄到强大的政治能量。而这些政治能量都不可能拥有实实在在的武装暴力。这些政治能量的内涵正是运用了知识文化的力量,在现实的实践中,所达到影响民众社会觉悟的催化剂。
    
    就象足球竞赛一样,为了争夺冠军,在足球场上实力相当的球队,在开球时都以自身所拥有的实力进行着盘带、传递、过人、冲刺,并将足球艰难地带到球门跟前,以最佳的精神和精湛的球艺才能将足球“临门一脚”地射入球门。如果没有盘带、传递、过人、冲刺的实力和球艺,那么,“临门一脚”是不可能成功的。可是,就是以精湛的球艺及其实力将足球带到球门的那一瞬,也是运气的使然。如果没有幸运的气流,即使是高超的“临门一脚”也无济于事。而且,这还是实力相当的球队在争夺冠军的实战。那些强弱悬殊极大的球队,在相遇于球场时,其“临门一脚”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例如在2002年的世界杯足球大赛上,中国队与巴西队相遇时,巴西队实实在在地将四个足球灌进了中国队的球门,其实力的悬殊,使人刮目相看。中国队连招架之功都还没有形成,那有什么“临门一脚”的射门记录。在中共政治集团的操纵下,中国足球队丢尽了中国民众的脸面。
    
    政治上的“临门一脚”也是如此,如果没有政治实力,非但不可能形成“临门一脚”的态势,就连盘带、传递、过人、冲刺都非常艰难。
    
    这就需要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认真进行理性的思维与感性的考量。在没有相当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实力下,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是否是过于冒险?须知,如果在中国再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暴力革命运动,中国民众及其社会能承受得了暴力的摧毁和屠戮吗?当然,这些摧毁和屠戮都是来自专制暴政的必然。但是,也应该看到,实施暴力革命的双方难道就不是摧毁和屠戮民众及其社会的元凶吗?
    
    无论是“临门一脚”的政治主张,还是冒险的激进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都无法使中国在暴力革命后,进入宪政与法治;以及尊重人权和使自由民主得到昌明的光明地带。暴力革命在运行的过程中,总会出现争权夺利和政治腐败的社会现象。如同太平天国革命一样,当洪秀全在南京坐稳了天王的位置后,其生活的腐朽和糜烂真是使人触目惊心。因为如此,治国方略说到底就是袭承了帝王暴政的统治模式。这使得整个南中国的民众在暴政的统治下被奴役、被迫害而艰难地度日如年。
    
    暴力革命后夺取政权的共产党中国,同太平天国一样,几乎是异曲同工,有些时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恐怖形态。共产党中国的所作所为,是当代所有的自由民主运动的参与者有目共睹的。总之,暴力革命催生的是一个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统治体系。
    
    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是以变革与改良的路数为其突破点,它具备着良性循环的革命路线图,不会摧毁和破坏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个正常的社会秩序,是民众以纯真的人伦道德所建构起来的俗定约成的生活方式。它与专制暴政所提倡的“和谐社会”丝毫没有关系,其发展的路径绝对是南辕北辙的。同时,在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的建设中,重新找回中国数千年以来的文明传统和传承的纯真而朴实的人伦道德,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建设中,矗立起一座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文明大厦。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在“天安门事件”的低谷里,重新站立起来,以更加理性的思维与感性的考量,积蓄着自己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力量。“军中声音”就是一个例子。虽然“军中声音”现在的实力还比较弱小。但是,它所发出的不做党卫军的呐喊,足以使中共政治集团心惊胆战。可是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值得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参与者进行反思和参考。在辛亥革命时期,也有“军中声音”出现。诸如在武汉的“文学社”和“共进会”,都是军队中下级军官和兵士们所组成的“军中声音”。遗憾的是,这些“军中声音”在军队中都还没有发展到一定的实力时,在社会上一些鼓吹暴力革命的舆论的强力影响下,使军队中那么一点极为珍贵的军事资源匆忙上阵,进行了一场毫无准备的“武昌暴动”。当然,它的连锁反应确实推翻了大清帝国。但是,接下来的却是无休止的内战和无休止的共产革命式的农民起义和暴动。
    
    终于,在日本侵略军有意和无意的帮助下,共产党以暴力武装的方式夺取了全中国的政权。余下来的,就是中国民众所看见的、所遭遇的镇压、迫害和屠戮的凶残景象。中国再不要出现暴力革命运动的思潮了,以暴制暴最终受苦受难是我们自己(我们也是中国民众中的一分子)。
    
    唯一能解决中国诸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问题,以及国家制度的是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应该从零星建设的工程为起点。实际上,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就是诸多的零星建设工程所积累的成果。自由民主运动已经进入了而立之年,它的前景是辉煌的。中国目前的政治诉求,就是要形成解除党禁、实行多党竞争的政治格局,开放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等。但是,这些政治诉求都是要靠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进行抗争后才能得到的。绝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可以将中共政治集团赶下政治舞台,并在短时间内将其消灭。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心理和生理的自恋和自淫的革命狂想。
    
    在进行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中的建设中,不排除会出现东欧式的政变革命。在不流血和少流血的情况下,改变国家的暴政体制。同时,也会出现前苏联解体的政治现状。而这一政治现状,在中国极有可能发生。因为中共政治集团的诞生和成长,以及它的所作所为,都是遵循着前苏联的暴政形态而模仿过来的。可以肯定,前苏联暴政的崩溃,就是当今中共恐怖政权的下场。但是,这一切都将在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的建设中得以逐步实现。
    
    急于求成的思维方式、激进主义的方法论是无法解决中共政治集团的去留问题。现在中共党内和体制内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正在觉悟。这也是一种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在建设中的政治成果。可以说,当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在建设中、逐步形成强大而坚固的政治气流时,那“临门一脚”的政治穿透力,将是使中共政治集团滚下政治舞台最致命的一脚。
    
    (2007-12-1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我们的权利/莫建刚
  • 《诗章:弦乐四重奏》(长诗)/莫建刚
  • 莫建刚:自由的丰碑——献给伟大的六·四
  • 这种“和谐社会”的公安?莫建刚
  • 存在与实在的思辨/莫建刚
  • 思想随笔(之2)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莫建刚
  • 庸俗邪恶的极权统治/莫建刚
  • 独立自由的政治本质/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之三)莫建刚
  •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