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建民:贵州“青山绿水”也会掩盖着生态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今年4月,我陪国务院参事室和水利部的专家,到贵州考察 “生态与饮水安全”问题。10月,又随培训班来贵州考察科学发展观的形成过程。这两次考察,使我对贵州生态环境的脆弱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博讯 boxun.com)

    20年来,因工作关系,我多次与在贵州扶贫的专家和挂职干部进行深入交谈,也修改编发过他们的考察报告。从他们的言谈话语和字里行间,我既了解到毕节试验区在党中央、国务院和各民主党派、工商联的关怀支持下取得的巨大进步,也了解到生态环境的脆弱性始终是制约贵州省经济社会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专家们那种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忧患意识,无时无刻不在感染我、影响我。也许是专家们给我打过 “预防针”的缘故吧,两次贵州考察,我都不敢丝毫放松对生态危机的警觉性,生怕让贵州的青山绿水蒙蔽了我的眼睛。按常理判断,“青山绿水”就等于“生态良好”。但是,有时“青山绿水”也带有一定的欺骗性。
    
    贵州处于全球类型最齐全、发育最复杂、分布面积最大的东亚喀斯特区域的中心。贵州虽然经济欠发达,但给人的视觉印象却与大西北截然不同。我国大西北荒漠化地区,干旱少雨,沙进人退,无遮无挡地袒露着荒凉,很多地方种活一棵树、一根草,都算得上是奇迹;贵州则不然,由于降水丰沛,长点草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即使在贵州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小草小树也能在怪石嶙峋的山坡上顽强生长,以至于初来乍到的游客常常发出这样的感叹:“哇,多美的天然盆景,多好的生态环境呀!”
    
    满眼的青山绿水,难道不代表“生态良好”吗?经过反复观察与思考,我认为,素有“喀斯特王国”之称的贵州省近年来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但依然是我国最典型的生态脆弱区之一。
    
    贵州国土面积176767平方公里,其中喀斯特区域占129639平方公里,占73.6%。全省88个县(市、区)中,喀斯特面积大于30%的县(市、区)就有74个。贵州广袤的喀斯特区域,土层浅薄,土质贫瘠,水土流失严重,环境变化敏感,生态环境脆弱。我不是生态学家,只能择其要者举其三:
    
    一、酸雨的危害加快了石漠化速度,扩大了石漠化规模
    
    贵州喀斯特地区漫山遍野全是石灰岩。石灰岩中的碳酸钙最易受到雨水侵蚀溶解,因为自然界的降水广泛存在着弱酸现象。贵州又偏偏处于我国三大硫酸型强酸雨区之一的西南酸雨区。西南酸雨区的形成与西南地区煤的含硫量过高有直接关系。我国高硫煤资源储量达200多亿吨,其中西南省份就占去55%。根据我国1994年制定的煤炭标准,煤炭的含硫量超过1%都属于高硫煤,贵州煤含硫量高达3%—5%。高硫煤的大量燃用直接导致了酸雨的形成,酸雨加速了石漠化速度、扩大了石漠化规模。
    
    西南硫酸型强酸雨区、西南喀斯特地区和西南高硫煤地区的“三区”基本重合,构成了在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天空、地面、地下相互关联的,极其复杂的生态环境。“三区”基本重合,是贵州省必须长期应对的生态治理难题。
    
    二、可耕种土地异常零散和贫瘠
    
    受人为活动的干扰和酸性降水的影响,喀斯特地区受到的侵蚀呈现增强趋势。在贵州喀斯特地区,你很难找到一块完整的平地,也很难找到一块完整的坡地,沟谷纵横、七零八落,地块相当零散。前年,一位副委员长在贵州问一位老农:“你这相当于平原一亩的老玉米,种了多少块儿呀?”答:“73块儿。”“好,那你就给我数数看,是哪73块儿?”老农认认真真地数了半天,只有72块儿,急得满头大汗,怎么会丢了1块呢?忽然,他一低头,发现第73块儿被放在地上的草帽盖住了。那块地只有花盆般大小,上面种着两棵小苗。
    
    土壤贫瘠,是中国西南喀斯特地区生态环境脆弱的主要表现。贵州是一个没有平原和山间盆地支撑的省份,人均耕地不足一亩。为了生存,老百姓只好向荒山要耕地,在石缝中种庄稼,结果粮食产量不高,土层也被翻松了,加剧了水土流失。这次随培训班到贵州考察,沿途看到了很多秋收过后玉米地。山高坡陡,农民把玉米棒子掰下来背回家,却把本来可以当柴烧的玉米秸留在地里。这些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玉米秸,每根只有我的拇指般粗细。玉米秸这么瘦,你能指望它长出多粗的玉米棒子?这是我平生见到的唯一能让我心灵震撼的“瘦弱”玉米!
    
    山间没有路、没有任何灌溉设施。我们在其他地方随处可见的农田基础设施,在这里统统没有。这里的山地农民付出十倍、百倍的艰辛,最终却只有平原农民几分之一的收获。他们懒吗?一点都不懒!他们生活质量差,主要因为生态环境太差,土地太散、太小、太贫瘠。国家早就提出,25度以上的坡地要退耕还林。但在贵州很多地方小于25度的坡地少之又少,根本就解决不了当地农民的温饱问题。这就是部分农民始终没有走出“越穷越垦、越垦越穷”怪圈的根本原因。
    
    难怪联合国官员警告,在重度石漠化地区不适合人类居住!我还要补充一句:在轻、中度石漠化和潜在石漠化地区,也不适合这么多人居住。怎么办?生态移民,中国很难办到,因为中国所有的好地方,早就人满为患了。
    
    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贵州省罗甸县大关村山腰广种杜仲、桃树、梨树、花椒等经果林。在山脚平整土地后,利用地表泉修建水窖,解决了土地灌溉和人畜饮水问题。种植经果林提高了农民收入,农民不再上山毁林开荒,同时也涵养了水源,现在大关村的山坡上已是郁郁葱葱。这种模式在贵州黔西北、黔南比较适合,值得推广。只要坚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肯定还能创造出其他类型的“走出喀斯特困境”的科学发展模式。
    
    三、贵州省目前还有1300万人饮水困难
    
    贵州“阴雨数日便成涝、无雨三日又成旱”,“地下水滚滚流,地表水贵如油”,这些民谚真实地反映出喀斯特地区群众缺水的严重性。贵州既有水量性缺水,也有水质性缺水,还有取水点过远、垂直距离过大等困难。目前全省“饮水不安全”人口达1300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严重缺水人口567万人,水源保证率不达标207.55万人,饮水水质不达标537.13万人,缺水灌溉耕地1400万亩。全省有50个国家和省级贫困县,缺水是制约发展的瓶颈性因素。
    
    为此,专家们和地方政府想了不少办法,但困难重重,效果大多不理想。比如,修中小水库在其他地区不算多大困难,但在贵州就需充分考虑水库对地质条件的特殊要求。喀斯特地区地下暗河和溶洞特别发达,极易出现库体崩塌或库水渗漏;再比如,国家为部分山村建了扬水泵站,解决了百姓的吃水难问题,但每度电费高达一元多,农民喝不起高价水,不得不舍近求远到山下取水。
    
    矿产资源开发与岩溶地下水保护矛盾突出。近年来,金属矿和煤炭的大规模开采,致使地下水位下降、部分饮水工程水源枯竭、河流污染严重,给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特殊的地形地貌加大了地下水开发难度,增加了工程的建设和运行成本。大方县城供水一直困难,规划利用敞口龙潭泉水作为水源,建设提水工程向县城供水,计划投资1712万元,因财力不足工程一直未能上马。
    
    解决贵州的人畜饮水困难,是百姓最直接、最关切、最现实的民生问题。有关领导应尽快拿出最可行的办法,让百姓享受到安全用水、足量供水、便捷取水。
    
    总之,透过贵州“青山绿水”这层面纱,我们看到的只是“漂亮的脸蛋儿”;如果揭开这层面纱,看到的却是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一个个疮疤。青山绿水只是生态环境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生态环境,是指环绕着人群的空间中可以影响到人类生活、生产的一切自然形成的物质、能量的总体。构成生态环境的物质主要是空气、水、土壤、植物、动物、岩石矿物、太阳辐射等,这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因此,对贵州省的生态环境应该进行全方位、多学科、综合性的科学评价。简单地把“青山绿水”等同于“生态良好”,容易以偏概全、顾此失彼,影响决策者对客观形势作出准确判断。即使是对贵州的青山绿水,也应以调查研究、科学论证为基础,找出修复自然、重现生机的客观规律,并进而形成相应对策。
    
    经过30年的努力,贵州省森林覆盖率已由原来的14%上升为39.93%,这一成果来之不易!我们还应看到,巩固和提高贵州省森林覆盖率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一座座青山,就是一座座涵养水源的天然水库。只要青山常在,才能绿水长流。因此,对那些“原生态”的青山绿水,我们应该倍加珍重;对那些正在“修复”中的青山绿水,我们应该细心呵护;对那些仍在“退化”中的青山绿水,我们应该全力抢救。要使患重病的生态系统转危为安、生机重现,需要几代人、几十代人付出持之以恒的艰苦努力,更需要决策者具有足够的智慧、信心和勇气!
    
    两次贵州之行,使我进一步加深了对科学发展的理解和认识。20年前,时任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提出毕节生态试验区的三大主题,实现了在发展理念和发展战略上的重大突破。20年的实践证明,只有正确处理“人与资源、环境”三者之间的关系,才能实现人与自然、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发展、科学发展。毕节试验区作为孕育科学发展观的发祥地,始终努力践行“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发展思路,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也为其他地区又好又快发展提供了许多宝贵经验。我祝福毕节,祝福贵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