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让苯古:来自北京的神秘人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来自北京的神秘人物
     (博讯 boxun.com)

    特让苯古
    
    就在三月的动荡转换为一层新的记忆之后,还是有一些事情伫留在我心里。这些事件之中,其中一件,每让我想起,都有特别兴奋的感觉。那位来自北京的神秘人物:他到底是谁?
    
    在抗议开始不久,一个以晋美朗嘉为笔名的人,开始用中文写出对北京的涉藏政策相当犀利的批评文章。在几周之内,晋美朗嘉发了七篇长文--总共三万字左右。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文章的长度或他的多产,而是他对于北京涉藏决策圈的熟悉,以及他对于北京领导班子在涉藏政策上的短视之极度挫折感,还有他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想法与感觉--是的,感觉:这位作者并不假装自己是中立的分析家--他的文章充满愤怒、挫折与苦涩的悲观。然后在五月末,就跟一两个月前他从暴风雨中横空出世一样,他又突然地消失在北京坚持对西藏采取强硬路线的黑暗里。我们至今没有再看到他的作品,也不知道他或她到底是谁。
    
    在题为《请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一文中,作者指出了五个中国拒绝达赖喇嘛返乡的原因。然后他观察道,只要由“没有理性、没有勇气、没有责任感和没有未来的无素质的党棍团体”来继续经营涉藏事务,达赖喇嘛永远没有归来的一天。在他的眼中,“一次又一次〔不与达赖喇嘛直接交涉〕的错误也为自己埋下了可怕的包括民族危机在内的诸多政治危机的种子。”他预言有一天,它们会回来纠缠这个国家。在他写作的几乎每一行、每一句里,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对于中国领导班子无能找出处理西藏议题的另条道路的挫折,而他对于那些自私、低智商的官僚,居然就是被赋予这些任务的人感到极度愤怒。然而这个来自北京的神秘人物,仍然还抱持着希望。他认为“目前西藏问题的解决已是进入了一条无可变更的死路也不尽然”。这,他相信,是因为中国的利益,就在与藏人交涉,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他的许多文章之中,这位神秘的人物重新回顾了过往中国涉藏政策的许多重要关键,指出它们对目前所造成的政治后果。对我来说,最令人感到兴味的部分是,他谈起那些历史事件时,你几乎可以感觉到,这些知识不是他从书上学来的,而是他亲眼目睹或以参与者的身份经历过了。他对于毛泽东时代的西藏有非常深的了解,然而他的语言却超脱了党八股。阅读晋美朗嘉的文章是一种享受。我可以感到如同老一辈藏人的见多识广与丰富阅历,再加上年轻一代更加现代化的世界观,还有新的语言,更重要的是,他文章里所呈现的新生的勇气与大胆。这样的结合,在中文的西藏书写之中,几乎是非常罕见的奇葩,特别是来自一位藏人的作者。
    
    超过半年了,我们没有见到这位神秘人物发表新的文章。然而我的好奇感,与渴望认识这神秘人物的心情,不但未消失,反而更增加、更强烈。在朋友之间,有关这位神秘人物到底是谁的问题,还可以继续让我们的对话生动起来。然而在我知道的、在北京的藏人之中,符合像这位人物一样具有广博的知识、又有能力以中文写出来的人,在勇气与热情上却对不上这位作者。事实上这恰恰就是这个故事里的最令人深思的 - 在今日的藏人精英之中,你从来不知道他们内心深处还活着的是什么--谁真的拥有这样的热情,甚至是勇气,能够冒着危险,表达出他们对今日西藏困境的内心不平、与道德愤懑。
    
    而不论这位神秘人物是否真的住在北京--就像他所说的--或者他只是一位多年来从事少数民族政策研究的藏人学者--如同他这样描写自己--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然而我喜欢想象,有这样一位人物存在着:一个藏人知识分子,他在党的体制内工作着,表面上看起来只像是任何其他的藏人干部一样--过度谨慎小心,唯命是从,大部份的时间对于绝大部数藏人所忍受的痛苦与屈辱都视而不见--然而在内心深处,却满怀对于西藏的热情,而这股热情会在危机与悲剧之中突然爆发。
    
    每次想到这一点,我就非常感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