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绍培:泛化腐败等于纵容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9日 转载)
    
     眼下有一种腐败泛化的倾向。这种倾向把腐败日常化、轻松化、随意化、大众化。按照这种见解,除了官场,在许多地方都存在腐败。比如在教育界,考试作弊,是教育腐败;在医疗卫生界,医生收受红包,是医疗腐败;在学术界,给自己评奖以及剽窃他人的成果,是学术腐败;在新闻界,编辑记者搞有偿新闻,是新闻腐败。这种见解包括两个要点,其一是认为腐败几乎普泛化地存在于所有的领域,其二是半隐蔽半公开地认为没有腐败的人只是暂时没有机会。
     (博讯 boxun.com)

     王绍培认为,提出这种泛化腐败的观点的人,初衷是善意的,他们是为了指明腐败的普遍性和根深蒂固性,是提请大家注意:就反腐败而言,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但是,他们显然把事情做过头了。
    
     王文说,这种观点十分危险。首先,腐败早有约定俗成的用法,那就是特指党政部门的官员利用手上掌握的权力贪污受贿、以权谋私、违法乱纪。所谓的反腐败,反的就是这个。国内抓的大案要案,莫不如此。世界各国的反腐败,一般也是针对这个对象。所以如此,是因为权力是搞腐败的一个要件,没有权力的人没有搞腐败的机会。所有的权力都可以导致腐败,但较小的权力搞腐败的后果与较大的权力搞腐败的后果显然大不一样。利用某种行业的权力搞腐败与一般行政权力搞腐败引起的后果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因此,人们要反对的,首先是权力的腐败,尤其是那些权力较大的人搞腐败,国家机关、政府部门搞腐败。
    
     其次,泛化腐败的见解一竹竿打一船人,不分青红皂白,把清白的人民和肮脏的腐败分子混同成相差无几的一群,结果,高兴的只是腐败分子。因为这极大地模糊了腐败分子的面孔,成千上万倍地扩大了受打击的对象,削减了人民群众反腐败的斗争热情,使得反腐败在事实上不可能进行下去。
    
     第三,最恶劣的当然是所谓每个人都可能腐败的糊涂观点。这实际是先验地把每个人都看作是潜在的坏人而不是先假定每个人可能是好人。于是乎,这使得那些搞腐败的人连道德良心上的自我责备都不复存在了,使他们觉得自己与广大国民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没有质的不同,只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差别而已。
    
     这种貌似公正的持平之论,在某些人看来,也许是为了深挖人的劣根性,或者是试图从人性的方面去寻找腐败的根源,但是,这种人性本恶的结论对于解释腐败的根源而言,迂腐得有些不着边际,它倒是唤起了那些腐败分子的另一种优越感,一种有机会腐败、有资格腐败、先天下腐败而腐败的沾沾自喜,一种不捞白不捞、换了别人一样会捞的自我安慰。
    
     王文分析说,泛化腐败的观点出现的一个真正原因是各行各业的不正之风。同样是失序,蛮荒化,同样是以权谋私,同样是行业的素质和整体水平下降,但是这与腐败仍然不可以等同看待。比如,一个看门人利用职权交换别人一盒烟、一瓶酒,与远华这样涉及巨额资金的走私犯罪,无论如何都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行业的不正之风受腐败行为的影响,从而也为某些人提供了腐败分子的朋友遍天下的错觉。但是,我们仍然要从规模上、情节上、性质上、后果上、影响上、危害上,把它们加以区分,这也就是把肆无忌惮的滔天罪行和一般的小恶加以区别。而现在这种泛化腐败的倾向,它的合乎逻辑的下一步就是纵容那些真正的犯罪行为和罪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