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求理普世之花(Tulips)在胡佳空椅上盛开/方影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9日 转载)
    
    方影竹:求理普世之花(Tulips)在胡佳空椅上盛开
     (博讯 boxun.com)

    去年春天,我坐在纽约皇后区植物园的长椅上,为团团郁金香所陶醉。忽听身旁美国老太太自言自语:“Beautiful tulips!”(美丽的郁金香呵!)花名的汉语声音是:“求理普世”。我砰然心动:“求理普世”——求索真理,普及世人 ;让自由与民主这具有普世价值的理念,落实到世人身上。这不正是胡佳所走的道路吗?于是写下了《我赠胡佳一束郁金香》。
    
    那时,“求理普世”只是胡佳的追求,还有待落实,有待发扬光大。不到两年时间,我们发现这“求理普世”的芳香,已经从欧洲传来。
    
    欧洲议会于18日将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发给身在狱中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因胡佳未能出席,在主席台上专为胡佳放置了一张象征性的空椅子,书写着胡佳的名字。这个空座位的左侧是欧洲议会主席波特林。右侧是特地从莫斯科赶来的爱琳娜·伯纳,这个奖项就是以她的丈夫、前苏联物理学家萨哈罗夫的名字命名的。在胡佳妻子曾金燕的录影谈话播放后,议员们起立鼓掌一分钟。这天议会大厅贴满各种欧洲语言的海报,都展示着胡佳的面孔;议员们佩戴的徽章上,都是两个相同的中文字:胡佳;各国议员们同时举起的标语,写着的两个中文字,则是“自由”!
    
    与其把这次颁奖会叫做政治活动,不如把它看做正义的热血飞流直下的瀑布奇观。因为在中共那里,“政治活动”这一概念,已经成为谎言与恫吓、大话和粉饰的杂碎汤了
    
    面对波特林指向空座位的双手,以及他饱含深切敬意的目光,我想起几桩往事——
    
    许多维权人士以及他们家属被警察日夜监控的情形,我们只能通过文字间接知道。但有一次,网上声像并茂地再现了警察监控正义人士的种种丑恶表演。是谁助我身在万里之外却如亲临其境?正是胡佳!
    
    被誉为中国“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2007年春来美国接受“女权活动人士”的年度奖。我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听了她的演讲。这位弱不禁风的八十岁小脚老太太,在大陆的家门口,竟有多达50名警察日夜轮班监控。她是怎样来美的呢?原来是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亲自致函胡锦涛后,中共迫于国际压力,才放她出来一段时间。求援希拉里是谁的作为?正是胡佳!
    
    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中共监控期间,搞暴力株连,殴打其妻耿和,跟踪其女格格。幸亏网上传出格格的20分钟录音,世人群起口诛笔伐,迫使中共有所收敛。中共连续八个月拘留、折磨高智晟,断绝对外音信。而在2007年4月6日,维权英雄高智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网络音频中,如陨石坠海,引起一片谴责共产党、“寻找高智晟”的正义声浪。战胜十万网警,一举夺得人民知情权,帮助不少麻木者直面中共的残暴而有所惊醒的是谁?正是胡佳!
    
    ……
    
    胡佳在维护民权和争取民主的道路上,所表现的大勇大智大仁大义,难道不是首屈一指的吗?他以带病之身陷入中共牢底,而他的双肩依然扛着“求理普世”的大旗。这种精神感召着民主国家,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民主国家赠他以大奖,也蕴涵着一种焦急感,即热切期盼中国人民主意识的加速觉醒,热切期盼向专制制度的果决进攻。
    
    值得深思的是,对胡佳的这种理应享有的评价和荣誉,为什么让老外走在前头。他们对胡佳的理解之深,评价之高,反响之大,钟爱之切,都是国人所不及的。假如说这是中共剥夺国人知情权的结果,而国人中一些有办法知情的精英也沉默着,淡漠着,隔膜着,回避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经常解剖别人,是不是应该更无情地解剖自己呢?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