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陈无忧 女 1967年10月生 汉族 (博讯 boxun.com)

    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光华村杨家泾36号 联系电话:15921390843
    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法定代表人:余建源 职务:局长
    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555号
    被上诉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念祖 职务:董事长
    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新金桥路18号
    上诉请求:
    一、依法撤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08)闵行初字第123号行政判决;
    二、依法撤销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闵房地(2008)396号房屋拆迁裁决;
    三、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
    上诉人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所作(2008)闵行初字第123号行政判决,该判决称被上诉人依法行使职权作出被诉裁决,符合法定的程序和权限,本案审理中使用的法律正确,由农民集体土地征用转为国有土地是因为已经核发拆迁许可证,而涉及房屋许可证及评估报告的合法性,征地补偿等问题与被诉拆迁裁决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不予审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这其他……情形是什么?法院判决应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而不是靠强权与推理,上诉人不服,事实与理由如下:
    上诉人系合法居住于闵行区华漕镇光华村杨家泾36号的房屋产权人,上海农民。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念祖以所谓“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前期基础性开发(二期)项目建设”名义对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农村集体连片土地以化整为零擅自扩大范围的方式大肆侵吞掠夺,强行进行所谓农用地转用、征用集体土地和土地储备。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在未予实际办理土地征用手续,未申领《建设用地批准书》,未对农民实际进行土地补偿、青苗补偿和劳动力安置补偿前提条件下,擅自进行农民房屋超范围的大规模拆除,乃至强制拆迁。而被上诉人在作出闵房地(2008)396号房屋拆迁裁决时,在对上诉人居住房屋面积、估价报告和裁决安置用房以及拆迁许可证的合法等一系列相关问题系有争议的前提下,不顾具体事实和实际情况贸然作出非法房屋拆迁裁决,其裁决内容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原审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对该裁决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超越职权,以行政庭庭长黄江、本案合议庭审判长张俐俊为首的审判人员严重枉法裁决,为行政腐败和违法违规野蛮拆迁保驾护航,充当黑势力的保护伞。
    一、将本案农村房屋的征收拆迁视为城市房屋拆迁,属认定事实不清。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第十三条:依法登记的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前期基础性开发(二期)项目建设,对包括上诉人的土地进行征用,但相对征用手续不完备,征用方案未实施,未将上诉人所适用的农村集体土地转变为城市国有土地。因此,拆迁人的所谓以城市房屋的拆迁方式适用于上诉人的房屋拆迁显然存在根本性错误。同时,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六十七条(征地后的房屋补偿安置)明确规定: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后拆迁房屋及其附属物的,补偿安置办法另行规定。
    2、既是本次拆迁时集体土地已转为国有,本次拆迁也不合法。涉及本案房屋所属的土地征收违法,征收拆迁的合法性表现为征地、拆迁二方面。首先,征地不合法。
    1)上海市人民政府越权批准征地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征收前款规定以外的土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备案。第四十四条第二款国务院批准的建设项目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国务院批准。拆迁人没有建设项目批准文件(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信息公开复函)。沪闵房地拆许字(2006)第39号所标注的拆迁范围与沪发改城(2006)109号项目立项范围和沪规建(2006)339号的规划用地范围表述完全一致。拆迁许可证虽未注明拆迁占地面积,但根据其他二个文件,证明其拆迁房屋占地面积为1334公顷。被上诉人在核发闵房地拆许字第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提供的沪府土391、392、393、395、396、397、398、399、400、401、402、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471、473、474、476、477、489号将连片的土地化整为零,使每块土地的征收都处于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审批权限之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无权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收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 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违反征地程序
    依据国土资源部令第3号《建设用地审查报批管理办法》第十四条征用土地方案符合下列条件的,土地管理部门方可报人民政府批准:(二)被征用土地的补偿标准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三)被征用土地上需要安置人员的安置途径切实可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征收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征收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六至十倍。征收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按照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计算。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按照被征收的耕地数量除以征地前被征收单位平均每人占有耕地的数量计算。每一个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为该耕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四至六倍。但是,每公顷被征收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最高不得超过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五倍。上海市人民政府越权批准的二十六个批文最后二段均描述为:“由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建设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前期基础性开发项目,以划拨方式供地及请闵行区凭本通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所规定的程序,在规定的范围内实施征地。建设单位持《征地补偿协议书》、《征地费包干协议书》和经批准的《供地方案》到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申领《建设用地批准书》后方可用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征用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用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根据经批准的征用土地方案,会同有关部门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用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第四款:征用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个月内全额支付。涉案的房屋所在土地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征收,闵行区政府发布的征地公告中并没有公告对被拆迁人利益影响重大的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也没有听取村民的意见。其次,征地机关没有支付任何补偿款。再次,该征收范围内没有任何一户农户签订过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上海市征用集体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第二条“征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是征地补偿工作的组成部分,征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标准,应当纳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进行公告征地拆迁房屋的补偿安置费应当纳入征地补偿安置费用管理。” 因此,征地程序违法。
    3、拆迁许可证系超越法定的程序、条件和权限核发。
    沪闵房地拆许字(2006)第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是以沪发改城(2006)109号项目立项许可及沪规建(2006)339号的项目规划许可来核发的,而以上两个文件均注明规划性质为土地储备,面积达1334公顷。以沪府土391、392、393、395、396、397、398、399、400、401、402、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471、473、474、476、477、489号二十六个征地批文涉及农用地转用370公顷却没有国务院的批准文件,为超越法定审批权限;被上诉人拿土地储备批文代替建设项目批文,拿征地批文不去征地而代替《国有土地划拨决定书》、《建设用地批准书》系违反法定程序;拿同意建造安置用房协议代替产权清晰、无权利负担的安置房证明;拿第三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自己出具的对账单代替应由金融机构出具的专项存款证明,系违反法定条件。正是在闵行区人民政府的授权下,沪闵房地拆许字(2006)第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就是在违反法定的权限、程序、条件下颁发的。许可证的合法性关系到拆迁的合法性,一审法院竟然以与本案裁决不是同一法律关系而不予审理。根据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闵行区人民政府签订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交通枢纽中心)项目土地储备动拆迁包干协议》,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亿元人民币,而拆迁一万多亩土地需要人民币148亿元,而1334公顷拆迁费用需260亿元资金,就是将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及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卖光也不能支付本次的拆迁费用。
    二、本案裁决上诉人农村房屋证据不足。被上诉人一味偏袒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诉人房屋面积估价报告系有重大争议。对此,一审判决属于证据不足。
    1、评估报告不符合城市房屋拆迁估价的相关规定。
    1)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和《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第三条、第十一条规定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是评估被拆迁房屋的房地产市场价格,而被拆迁裁决的房屋评估的价格是农村异地建房的建安重置价格,被诉裁决房屋估价618.49元每平方米,隔一条马路的房地产市场价格为10000元以上每平方米。
    2)评估报告中含有《城市房屋拆拆估价指导意见》第三条规定的应由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协商的二次装潢及附属物价格,违反了评估不包含室内装修的规定,就连《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评估技术规范》第七条也规定:房屋装饰应单独出具评估报告,因此评估报告的形式也不合法。
    3)上诉人房屋估价618.49元每平方米,加土地使用权基价2098.49元每平方米,而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在2004年的该地区最低单价为2450元每平方米。按最低价和价格补贴系数本区域为25%计算,我户房屋实际补偿单价为2623.11元每平方米,而2004年最低补偿单价应为2450元加25%的价格补贴为3062.5元每平方米,不到最低补偿单价的拆迁补偿是不合法的。令人遗憾的是整个基地3948户中最高的房屋补偿单价在900元每平方米左右,没有一家超过1000元每平方米,加上土地使用基价1480元每平方米,也没有达到该区域2004年最低补偿标准单价2450元每平方米,为不合法的补偿。被上诉人试图在集体土地拆迁和国有土地拆迁两者之间游走,却始终不能证明其合法性。一审法院以评估报告不合法与本裁决不是一个法律关系,不予审理,那么一审法院应该审什么呢?
    4)上诉人房屋建造时期与拆迁时期的房屋重新分配。有相关批准建房文件等合法手续予以证明。上诉人曾对估价分户报告提出异议,并要求申请复估和重新评估以及申请鉴定的合法权利,根据有关规定存在一个时效性问题。然而,作为出具该《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居住房屋拆迁估价分户报告单》[分户报告编号:沪房地师(2006)估字3293号Bei 2-1008]的估价时点为2006年9月6日,但其送达日期却于2007年7月29日。根据上海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沪房地资权(2006)169号《关于本市房屋拆迁估价报告鉴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有关规定,“法院在审理房屋拆迁裁决行政诉讼案件过程中,拆迁当事人对估价结果有异议且未经专家委员会鉴定的,法院可根据拆迁当事人的申请,委托专家委员会进行鉴定”。因此,一审判决中认定该估价分户报告剥夺了上诉人的合法权利。
    2、裁决人不具备裁决资格,申请人不具备申请资格。
    1)本次涉案的房屋拆迁,是在集体所有土地的房屋拆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抛开征地的合法性,本次拆迁范围内二十六个地块全部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依法裁决的应当是上海市人民政府,而不是被上诉人。
    2)既使上述范围内土地已经转为国有,被上诉人仍然不能成为本次裁决的主体。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不能做为拆迁人,不得接受拆迁人的委托。闵府办发(2006)55号文件记载被上诉人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其局长、法人余建源,是闵行区人民政府成立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建设闵行区分指挥部的成员。众所周知,法人代表整个企业或本行政机关行使法定职权的代表,而被上诉人积极参与应由拆迁人制定的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实际具备了拆迁人的身份地位,因此,被上诉人对本案拆迁裁决的主体资格为不合法,本案应由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裁决,被上诉人无权管辖。
    3)第三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闵一拆迁有限公司签订的委托合同描述:甲方(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及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闵行区政府签订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土地储备项目拆迁包干协议》,虹桥综合交通枢纽项目闵行区范围内的征地动迁工作由闵行区人民政府负责,费用包干。闵行区人民政府已委托乙方(上海闵行城市建设投资开发公司)组织实施,甲方同意由乙方选择实施单位。经查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甲方)与闵行区政府(乙方)签订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交通枢纽中心)项目土地储备动拆迁包干协议》(申虹前期动-2006.7-01号)第四部分第二页赫然写着:(1)受甲方委托,乙方承担拆迁人的主体资格,并全权代表甲方作为本次征地拆迁的实施主体是闵行区人民政府。被上诉人竟然是拆迁实施主体的下属机构,如果本次拆迁是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拆迁,那么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一条第二款:被委托单位不得转让拆迁业务。上诉人感到吃惊的是:企业怎么委托政府替自己办事,而政府又委托无拆迁资质的上海闵行城市建设投资开发公司,上海闵行城市投资开发公司又委托上海闵行闵一拆迁公司,这一过程的背后是什么?既然闵行区人民政府已经与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拆迁包干协议,那么已经成为拆迁人,作为其下属机构的被上诉人怎么还有裁决的主体资格呢?
    3、申请人不具备申请资格。上海机场集团拥有被上诉人核发的闵房地拆许字(2006)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只允许其拆迁房屋13824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拆迁范围描述四至范围:东至虹桥机场西侧红线,南至沪青平公路北侧,西至华翔路规划红线,北至规划天山西路。根据被上诉人称核发许可证的要件沪规建(2006)339号、沪发改城(2006)109号其性质为土地储备。土地储备就不具备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原则,因为申请裁决影响工程进度是前置条件,无建设项目,无实施主体何来影响工程进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闵房地拆许字(2006)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允许拆迁1382400平方米建筑面积,委托合同拆迁房屋14209557平方米,扩大拆迁面积十倍之多。上诉人一直要求被上诉人拿出证据证明我户房屋属1382400平方米有效拆迁范围之内,而非不明不白的1382400平方米之外,14209557平方米之内。被上诉人始终以上诉人在规划的华翔路-沪青平公路-虹桥机场红线-规划天山西路范围内搪塞。依据闵行区人民政府与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交通枢纽中心)项目土地储备动拆迁包干协议》四至范围:东至虹桥机场规划红线,南至沪青平公路,西至规划华翔路东侧红线,北至规划北翟路南侧红线。拆迁面积11393.2亩,该协议还称:综合交通枢纽中心工程、京沪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及磁悬浮轨道工程等储备用地,共约2210.9亩。以上两份合同对于四至范围的描述,只有北侧规划天山西路还是规划北翟路的不同,其余三边四至范围均相同。上诉人有理由认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不是本户的拆迁人。本户既不在机场扩建的范围内,也没有综合交通枢纽中心工程、京沪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及磁悬浮轨道工程等市政工程,是谁动了我的奶酪?真真使用的土地只有2210.9亩,其余的9182.3亩的土地又是怎样的市政工程?
    4、上诉人指出被上诉人的房屋拆迁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原则适用错误。
    1)申领闵房地拆许字(2006)3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工程项目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前期土地基础性开发,而依据核发许可证的项目立项,项目规划的土地使用性质为土地储备。“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使用范围是市政工程,除非被上诉人能够证明土地储备等同市重大工程。
    依据《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关于做好市市政重大工程项目拆迁裁决有关事项的通知》(沪房地资拆[2006]653号)第二条第二款,拆迁人申请裁决时,应当提交“经市重大办现场踏勘后出具的关于被拆除房屋确实已直接影响工程进度的证明材料”。作为本裁决出具的文件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出具主体为重大办2)要有现场踏勘后出具的资料3)该资料能够证明被诉裁决的房屋确实已经影响到施工进度。而一审判决中只有拆迁实施闵一公司自己出具的一份请示函,并没有被上诉人和第三人关于该“证明材料”的举证证据。
    3.被上诉人和第三人以裁决安置用房作为上诉人补偿安置用房,而该房屋既不在拆迁方案范围内的认定房屋,也不是拆迁人拥有所有权的产权清晰、无权利负担的安置用房。因此,其裁决安置房屋包括临时安置,严重违反了《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二条第六项产权清晰、无权利负担的安置用房证明。
    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裁决属于证据不足。
    三.适用的法律错误。
    1、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违反国家政策规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第六款: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必须制定法律。第九条:如果暂时还没有法律规定,可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全国人大授权委托国务院先制定行政法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正是这样合法出台的。而《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虽依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制定,其赋予的权力却超过《立法法》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本案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房屋拆迁裁决以“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原则,根据法律依据,严重违反了《建设部关于清理城市房屋拆迁有关地方性法规、规章中有关问题的通知》(2004年9月3日建法[2004]154号文)第二条:一些地方规定“先房屋拆迁,后处理纠纷”与(国务院)《条例》“先补偿安置,后拆迁”的原则不一致。依据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原则,没有国务院的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的规章其法律效力低于行政法规,这是所有法律工作者都明白的。一审法院竟然以《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是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制定的,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基本精神不矛盾来裁量,毫无专业素养,明显有法不依,因此本案被上诉人裁决违反国家有关规定。
    2、上海市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闵房地(2008)396号房屋裁决书是依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及《上海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若干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做出的,但是只有在城市国有土地上实施房屋拆迁才适用以上提及的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使用范围。本案房屋是集体所有土地上的房屋,上述依据都不适用对宅基地上的房屋拆迁。闵房地(2008)396号房屋拆迁裁决书没有法律依据,当然违法。
    最后,上诉人需要告知天下人都知道的一个真实的大笑话。根据2007年10月1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拆迁管理条例因与物权法的有关规定不一致,将停止执行。为此,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亲自在2007年8月24日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受国务院委托明确宣布:“国务院2001年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与上述规定(指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不一致,物权法施行后该条例要停止执行,城市房屋拆迁将处于无法可依的状况”。这是全球人都知道的事实,唯独闵行区法院合议庭法官审判长张俐俊、审判员张秋云却不知道?由此可见,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为官商勾结、官商一体和行政腐败、违法违规野蛮强制拆迁充当保护伞显露无疑。一审判决让人非常震惊于闵行区法院法官们的法律知识、政策导向都已经无知到连一个走在马路上捡垃圾破烂度日的流浪儿都不如。难怪本案判决文书中依据的相关的法律条文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四)其它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这里,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了上诉人,本案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陈无忧的诉讼请求,而不是维持被上诉人的房屋拆迁裁决。一审法院迫于被上诉人的淫威,本案一审判决没有法律依据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提出上诉请求,事实清楚,理由充分,证据确凿,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衷心希望二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公正,公开开庭审理。下决心认真消除腐败犯罪份子原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任时期为其小兄弟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人大代表,本案拆迁人的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念祖违法违规的房屋拆迁裁决和推行强制拆迁所带来的严重恶果,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原副局长殷国元的强制拆迁最终成为判处其死刑缓期执行的人生坟墓,以体现司法为民,伸张社会公平和正义,保护弱势群体。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另附:1.建法[2004]154号文(一份)
    2.国发[1999]25号文(一份)
    3.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一份)
    4. 沪房地资权[2006]169号文(一份)
    5.闵府办发[2006]55号文(一份)
    6.一审判决书(一份)
    上诉人:陈无忧
    2008年12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