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吕洪来:回答高洪明先生的说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吕洪来更多文章请看吕洪来专栏
    
     回答高洪明先生的说明 (博讯 boxun.com)

    
    各位朋友们好!非常抱歉!
    前一段时间刚到泰国,由于没有合法身份不能公开露面,所以不能上网和朋友们就一些问题进行交流。今天能够上网和大家交流,是因为刚刚得到联合国的政治难民保护,在这里洪来首先感谢朋友们对我的关心和关注!谢谢!
    最近一些朋友打来电话讲,高洪明先生在网上发了一个东西,说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果然看到了确实是高洪明先生发表的《说明》,公开说“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现在我就这个问题谈几点看法:
    虽然我目前还不知道高洪明先生这样讲的背景和意图,但是有一点我相信,就是从我对高洪明先生的了解,高洪明先生这样讲肯定不是有意的在攻击和否定吕洪来。我虽然和高洪明先生只见过两次面,真正面对面的交谈只有一次,但是高洪明先生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应当说洪明先生是一个非常坦率,敢于面对现实、敢于坚持事实的好朋友、好同志、好战友,很令我敬佩,用句北京的土话说:够个爷们!请朋友们注意:洪来在这里不仅是将高洪明先生当做好朋友,而且是好同志、好战友!
    我想今天洪明先生公开这样讲,肯定是不了解一些当年的真实情况,他是站在他的角度,讲出了他所看到和了解的事实,是想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话,对此洪来深信不移!我也注意到了高洪明先生在文章中只称我是朋友,刻意回避我还是他的同志和战友,这也不能全怪高洪明先生,因为有许多事实和真相高洪明先生并不了解。当然高洪明先生的文章也从另一个方面提醒了我,现在是到了应该公开当年创建中国民主党的一些历史事实的时候了:
    由于我现在身在海外,已经获得了联合国政治难民身份的保护,所以对于当年组党运动中的一些历史事实可以向朋友们公开:
    
    一、我是1998年国内组党运动中,最早加入中国民主党的正式党员。
    我加入中国民主党,成为正式党员的日期是1998年11月7日,地点是在徐文立先生的家中,加入的方式是签名,党员性质是秘密党员。当时我和徐文立先生有约定,我的党员身份是党的秘密。对于这一点我想徐文立先生不论对我有多么大的个人成见,总不会公开否认这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吧!
     当然,对于这个事实高洪明先生应该是不知道的,因为我相信当时徐文立先生肯定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高洪明先生,因为,当时按照徐文立先生所讲:“高洪明先生还是一个新面孔”徐文立先生是不可能将这个情况告诉高洪明先生的。
     我相信,如果当年高洪明先生知道这些情况,今天高洪明先生肯定不会公开讲: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因为我相信洪明先生是一个正人君子,是一个敢于坚持事实的人!
    
    二、对于中国民主党的创建,当时我是做了一些非常基础性的工作。多次就党的创建工作向徐文立先生提出意见和建议。当时我在徐文立先生资助下主编的理论刊物《笔谈》,实际上是我和徐文立先生共同商定为了筹备建立中国民主党,进行党的思想理论建设和基础建设而创办的内部刊物。徐文立先生当年自己就形象的比喻说:《人权观察》是我们民主党的《人民日报》,《笔谈》是我们民主党的《红旗》。只是为了《笔谈》的生存,我一直没有同意徐文立先生将《笔谈》公开为中国民主党党刊的做法,这在1998年11月7日上午在徐文立先生家中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我曾公开表明过不同意徐文立先生这样做的立场。
    我想这个事实徐文立先生是无法否认的,因为当年知道这些情况的不只是我吕洪来一个人,徐文立先生总不至于为了否定这个事实,连起码的人格都不顾了吧?
    高洪明先生当年一定见到过《笔谈》,至于《笔谈》的真正底细,他未必清楚,俗话讲:不知者不怪罪,我相信今天高洪明先生了解到了这个真相后,一定会有一种别样的心情。
    三、高洪明先生说的:“吕洪来没有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的工作”对于这个问题,站在高洪明先生的角度看:的确是事实!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是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立的。我是1998年11月7日上午在徐文立先生家中正式签名加入中国民主党的秘密党员。两天后,即1998年11月9日,徐文立先生在没有通知我和我不在场的情况下,成立了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并公开选举我为副主席,虽然现在徐文立先生想极力回避否认这些,并且篡改了相关的历史文件,但这是无法更改的历史事实,有大量的历史证据为证。
     一个中国民主党的秘密党员,仅仅两天后,就被公开宣布为党的副主席,徐文立先生的这种政治操作方式本身不就很说明问题了吗?
     当然,吕洪来也不是完全没有介入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工作,问题是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所做的工作,高洪明先生今天是否能够认可?事实上吕洪来是当年第一个公开站出来抵制不顾客观条件,不顾全国组党运动大局,突然进行实质性组党的中国民主党党员,并且因为当选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副主席被当局强行软禁5天,这些是铁定的历史事实!
     吕洪来不仅最早就公开抵制徐文立先生突然公开进行实质性的组党的错误,而且是最早对1998年国内组党运动,特别是徐文立先生在国内组党运动中突然进行实质性组党给国内组党运动造成的危害和损失,公开进行认真反思和总结的中国民主党的创党人员之一,这也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
     当然,我上面讲了这么多高洪明先生不了解的客观情况,并不是说高洪明先生一点责任都没有,首先:高洪明先生自己讲吕洪来是我们的朋友,既然是朋友,洪明先生在公开这样讲之前如果能够先跟我这个朋友沟通一下,我想效果会更好一些;其次就是洪明先生在认识上还有一个误区,即洪明先生没有将吕洪来公开反对突然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错误做法,也当成整个中国民主党建设的一部分。如果吕洪来从来就不是中国民主党人,当初大家为什么要选举吕洪来做副主席?这不是很荒唐吗?如果吕洪来从来就不是中国民主党人,你们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当局为什么要强行拘禁吕洪来?如果吕洪来从来就不是中国民主党人,你们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我为什么要第一个站出来公开反对?干我什么事?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吕洪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的事业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正式参加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是为中国民主党工作,如果单从这个意义上讲吕洪来确实没有参加京津地区党部的任何工作。但是公开抵制突然进行实质性组党的错误做法,设法阻止党的事业因此遭受更大的危害,这是在为中国民主党的整体事业而工作,是对中国民主党整体事业的负责!因为我们所要创立的是一个成熟而强大的全国性的民主政党,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京津地区党部!一个真正的民主党人应当站在整体和全局的角度来考虑党的事业,而不能只看到眼前的一个局部!
    可能有一些事情高洪明先生也是不知道的,今天吕洪来在这里也可以公开,我在公开抵制徐文立先生突然进行公开实质性组党的同时,十年来曾经与国内许多省份的党内朋友们共同商讨过中国民主党的建设问题,商讨过徐文立先生的错误做法可能给国内组党事业造成的危害,并且同许多地方的民主党朋友们取得共识,这些工作从十年前就已经在进行,吕洪来为此还在沈阳遭到当地警方的扣押。这些也都是有历史事实为证的。
    我相信高洪明先生的政治判断力,吕洪来今天公开这些历史事实,我相信高洪明先生能够做出自己正确的判断!我也相信高洪明先生了解到这些历史的真相后,即使在一些问题上可能与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应该不会再公开说:“吕洪来从来就不是中国民主党人”了。
    好了,我今天在这里将这些藏在我心里十来年的秘密和事实公之于众,一是因为到了可以公开它的时候了;二是考虑到为了中国民主党的事业需要,应该公布这些历史事实,三是为了防止今后有一些不了解当年组党历史真相的朋友再发生误解。
    
    
    
    
     中国民主党创党党员:吕洪来
    
    
     2008年12月24日
    
    
     於泰国 _(博讯记者:吕洪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高洪明
  • 强烈要求中共天津当局立即释放吕洪来的声明
  • 吕洪来:我的三点说明
  • 吕洪来:忠厚执着的何德普
  • 吕洪来:民意、民主、民主制度及相互关系
  • 香港模式可以作为中国社会和平过渡到现代民主社会的跳板/吕洪来
  • 天津民运人士吕洪来遭国保软禁
  • 天津民运人士吕洪来被秘密拘禁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