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应果:悼吴永坤教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6日 转载)
    
    吴永坤教授走了,走得很突然。
     (博讯 boxun.com)

    追悼会上拉的横幅是“悼念吴永坤同志”,贴在学校大门口的讣告称他是“退休老师”,但我却称他为“教授”,这是有理由的,留在下面再说。
    
    由系里发的讣告也很低调,对吴永坤的评价是:“一生追求进步”,“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云云。令我在看时,猛然联想起几十年前我在中学做班主任的情景,那时每学期结束都得给学生写评语,那真是个苦差事。原因是对于好的学生或是差生,评语都好写,什么“品学兼优”,或是“不遵守课堂纪律”,往往言出必中。唯独中不溜秋的学生不好写,找不出好话,也找不出坏话,最后只能用清一色的“该生一贯要求进步”这一类不疼不痒的套话、空话来应付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我想,吴永坤在领导心目中也只属于这类货色。
    
    昨天的追悼会系里去的人不多,有点冷清,最多的大概要数老吴在一中上中学时的老同学了,一律的白发苍苍。
    
    著名学者鲁国尧教授看了若有所思,问道:“今天来参加追悼会的都是哪些人?”著名外国文学学者余一中教授回答说:“都是钦佩老吴人品的人。”鲁国尧又问:“不来的是哪些人呢?”余一中答:“当官的一个不来。”这话不假,的确,除了系里的领导属于“分内”事必须到场外,其他一个“像样”的官都没来。
    
    其实在中国,当官的与老百姓,两者看人看事的标准是经常不一致的。远的不说,像陈希同、陈良宇、成克杰之流的大贪官不都是被他们的上峰看上才能提拔到国家领导人的位置吗?这些人在民间的看法早就臭的很。就连最近风头正盛的“三鹿”老总不也是被领导器重当上了什么“人大代表”的吗?至于在民间有“好人老周”之誉的周光裕,要不是碰上了一伙打家劫舍的歹徒使他用性命换来一个“见义勇为英雄”的称号,换在平时,大概从来就没被当官的看上过。
    
    这真是天大的不幸!
    
    老吴就属于周光裕一类的人。他学问好,人品更好。平时他常常拿高端人物、或是名牌大学的校长们、乃至于本校本系某些架子怕人的“学术权威”们犯下的极低级语法文字错误拿来开涮,他在举这些例子时,简直像是顺手拈来,一抓一把,一点不费力气,反映了他深厚的国学功底。这个人生平嫉恶如仇、刚直不阿、从不溜须拍马,做事光明磊落,几十年来,不管他走到哪里,可说是人口皆碑。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真正共产党人,却曾经被系里的许某人之流严重地迫害过:就在他家人生病、迫切需要系里的关怀时,他被许某人蛮横地扣了工资,还被贴到学校大门口宣布了一个什么“处分”,以致造成他生活的极度困难。这件事后来是不了了之。到底当初是否严重违反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到底谁是谁非?该由谁负责?历史总是造不了假的。
    
    对于像许某人这样一个被有人称之为“追求民主、自由,但对别人很专制”(大意如此)的人,居然还有人欣赏、赞美,引以为挚友,在这个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同时,却对自己同一个系的高级知识分子开展类似中国封建王朝惯用的党同伐异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扮演着拷打孔乙己致残的丁举人角色,令老吴身心都受到莫大痛苦和损伤,这时候,这个人的“人道主义”在哪里?他的“民主自由”又在哪里?其实,向统治者要“自由”却对自己的“治下”大搞专制这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这正是历代造反农民李闯王、洪秀全之流的恶劣行径,也是造成中国历史甚至今天的现实悲剧的深刻阶级根源。真不知道搞人文科学的文学院搞的是什么价值观!到底这儿还有没有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不自相矛盾的价值观?
    
    最后要说到老吴的教授问题了。事实上,到后来,大概是系里也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吴了,在他临退休时,给他一个“地方粮票”的“教授”名额,但被老吴拒绝了。事后吴永坤对我说,“我不愿当欺世盗名的‘教授’。想想今天的教授们,多如牛毛,有几人是真正有真才实学的?当年那些国学鸿儒们,多数都不是教授,我跟他们比,差多了,就连鲁迅,也才是个讲师。我还是做我的副教授来的心安理得些。”
    
    这就是吴永坤对待职称的态度。试问,在今日之中国,还有谁能像老吴这样对待名利如此之淡泊?我说,没有!一个都没有!仅此一点,他就是我们道德的典范!他不愧是陆宗达先生的高足,一辈子搞人文,一辈子坚守人文的道德底线。
    
    最近,余秋雨有一个新提法,他认为,“老师”的称谓要高过“大师”,因此他愧不敢当,只能是退而求其次,扭扭捏捏地接受一个“大师”的称号以示谦虚。然而按照常人的观点,“大师”显然又比“教授”要高。因此我想,既然学校封吴永坤一个“老师”的顶级称谓,那么用低了好几级的“教授”来称呼老吴也应是顺理成章的了。
    
    我在给他提的挽联上这样写:
    
    上联是:
    
     昭若日月经天
    
    下联是:
    
     耿如江河行地
    
     有人不这样看,但不论是谁,无可辩驳的一点是,吴永坤的一生坦坦荡荡,干干净净,对人对事永远是一根直肠子通到底,与那类动辄对同志和朋友使出“农民”式“狡黠”的人,形同水火。正是这种“农民”式“狡黠”,造就了我们国家千百万毫无信义之人,轻则利用职权贪污一点中文系装修的费用,重则制造黑心棉、假药、假酒、以至造成中国终日矿难不断、在国际上信用尽失的局面。
    
     吴永坤是一根人生的标杆,善恶、美丑、正邪……让人看了一目了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