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法国张健 ,我对零八宪章的看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是法国的张健, 我对一些对于零八宪章提出不同意见的朋友提出我的不同意见。以及高举零八宪章朋友的一点忠告。
     在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进程中需要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和推动者。这里有武装革命的力量,也有宪政民主的力量。中间总是有实业救国,科技救国,文化救国,法制救国,维权救国,党内民主,宗教救国,思想救国等等,甚至亦有杨佳的方式客观产生的作用。任何一种方式,就目前中国民主现状而言,都有其存在的空间,可能,和必要。不可否定任何一种方式的原因, 就在于中国民主未来的复杂性,多元性。另外一个客观原因,就是中国民主运动需要有德高望重的领袖人物,需要有坚强富有工作效力的团队,更加需要大家共同推动前行的共同纲领。但是,在没有这些之前,包容任何一种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民主的本性和美德。 (博讯 boxun.com)

     举例六四民主运动。表面是学生的诉求抗争,这里有写生代表下跪请愿,同样包括由鲁德成抛击毛泽东像,有学生饮弹的方式,有愤怒市民投石头,烧军车的方式,由学生绝食的方式,学者社会各界声援方式,也有最后百姓举枪反击的方式,也有被捕不服软被打死的方式,也有主动投案说明白的方式。也有在刺刀下害怕,说瞎话没有看见死一个人方式,也有后来又走向民主道路,悔改坚决抗争的方式。也有逃亡的方式,也有晃三天就撤的方式。
     人人皆有软弱,只是因为他们是人,只有共产党和法西斯分子才要求每个人要使同一样的人,同样效忠一个理念,一个思想,一个方法,一个模式。而且不容许别人选择权利。也不尊重被人选择的权利。
    
     关键的问题无需互相指责。一定彰显谁的高尚,谁的伟大,谁的渺小,谁的软弱。在没有龙的时代,我们要习惯虫的生活方式和奋斗方式。因为人多是这样的生存状况。在批评者没有向诸位展现龙在哪里的时候。
     零八宪章的最初签署者应该称得上是勇士,我称他们为圣经当中的基甸勇士。当时以色列的将领只是挑选300基甸勇士对抗数十万的强敌。他们最终胜利了。原因真不是他们有多勇敢。而是上帝的帮助。所以我认为303签署者的行为不是只是为了自己的某一个团体或者个人的小集团利益。而是囊括整个中国民主运动基本诉求,包括给对手它也明白单是无法做到的空间。这个空间不是什么妥协于当权者,而是民主自身具有的宽容,包容本质决定的。如果人们质疑如此做法,就没有南非的和解。曼德拉不需要请当初关押他的酷吏出现在他的就职典礼上。而应该叫他们在监狱里。
     说句实实在在是话。宽容对于那些过去甚至现在还在受到伤害的人,甚至是被残害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真正的宽容恐怕只有神才可以做到。但是作为追求民主的人,为自由牺牲的人,最该具备的美德不但体现在对专制专恶者深恶痛绝,勇敢决绝的行动中,更要体现在民主包容与宽忍方面。
     对于中共死硬分子们来说,主动改革政体就是等于找死,不改革实际就是等死。所以零八宪章实际阐述的就是,面对中国历史及现实,中共从自身考虑还是现实考量,必须改旗易帜。胡锦涛赶紧回答了,就是改旗易帜是邪路。所以这里谈不上什么为中共出谋划策。恰恰是块试金石,将中共独裁专制到底,死心塌地,冥顽不灵本来面目彰显出来了。对于国内的同志或者朋友在那样的环境里,使用不同的表达方式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还是喊打倒共产党,惩罚刽子手更加痛快。但是喊完这句话,前面的所有笔墨都不用写,不用讲了。
     零八宪章对于中共来说,中共说自己现在没有病,挺好的,零八宪章告诉它,你病及骨髓了,常理没有药可以医治,现在还有一个换掉骨髓的方法,还需要换掉脑袋,心脏移植等等大动作,这些手术之后,你可能死,即使活下来也不是你自己了。这样说来,就是为了共产党活下来吗,恐怕共产党们自己都不认同。
     关于签名支持问题,我认为现在中国民主运动国内外的主流,是和平民主公开理性非暴力。但是也不反对和排除中国公民任何抗暴行动。我认为多数抗暴行动无不是最理性的思考过的,包括以认真生命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从来不认为舍弃生命,只是一时冲动。目前中国具有武装暴动的前期社会基础,部分征兆。但是没有见任何民间组织个人具有这样的实力和显现。所以如果那些厌倦和平理性公开非暴力的朋友,准备或者正在进行秘密活动的人,你们当然没有必要去实际签名。你们可以继续秘密的做你们事情。没有人逼迫你们改弦易辙,冒险签名,倒是希望你们做成事情。你们也不要攻击那些签名的,他们有他们处境考量。他们似乎别无他法处于光明坦荡之中。没有什么秘密。或者胆小如鼠,就这么点勇气。
     我也鼓励一些国内外的朋友们支持签名,但是我一般都会附上几条。假如你签名,使用真名或者常用笔名。你就可能被公安盯上,可能被问话,甚至抓捕,甚至扣个帽子判刑,更加可能你会丢失工作,妻离子散,也不要期待有任何来自海内海外足够的支持和帮助,也许知道你的名字的人都不多。如果你在国外的学者,也许他们不给你签证或者回乡。如果你们签字,那谢谢你,你们不签字,或者以其他方式表示,同样谢谢你,因为你看了零八宪章。也许还传递给朋友。
    但是我绝不站在所谓道德的高度去谴责任何人,藐视任何人,因为我从来清醒知道我不是龙,是和他们一样的虫,不过块头大点。但是我知道唯一改变就是那些虫生存温度和色和生存的环境方式,之后他们也不会成为龙,而是飞蛾,短暂生命的飞蛾。这些飞蛾们勇敢的扑火一次就足够了。但那是天性,不是怂恿。所以我更加尊敬虫和虫蜕变的飞蛾。我讨厌龙,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是喜欢幻想和癔病者编制出来的怪物。
     我尊敬所有以自己的方式,属于自己的方式,适合自己的方式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为什么呢,因为历史中证明无论使用什么方式的推动者,面对中共这样残暴,疯狂,野蛮,狡诈的独裁邪恶势力,都是会受到同样的打击。所不同就是惨烈的程度罢了。我们在这里不是比较伤口和痛苦,而是快乐的看见在这条路上,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不懈进取的前进的人。
     我个人觉得零八宪章最初的众多签名者,其中不乏我的朋友,老师,甚至八九时候的同学。特别是其中那些在中国学术界具有崇高威望学者老师们,他们今天实实在在的选择河表态是令我尊敬的。
    而我实在是厌恶任何一种站在道德至高点指摘别人的人。假如你想影响别人,请用你的行动,点燃你的生命,做一把火把,照亮别人前进的路。你有足够的勇气吗。你又有足够油吗。你又足够强力的生命吗。没有的话,就谦卑下来。做个与众不同的虫吧。如果中共是叶子,腐败叶子,枯树,多蚕食他们几片叶子根茎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世界语版本/郑存柱
  • 《零八宪章》——不是内容问题,而是什么人提的问题(图)
  • 零八宪章(民间修订版•征求意见稿)
  • 零八宪章:让我们对民主多点信心/杨逢时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鲁南:“粉红色”也属“红色”——驳《零八政见》,兼为《零八宪章》一辩
  • 刘厚泽/从《零八宪章》出发 开创中国新局面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从《零八宪章》出发 开创中国新局面/刘厚泽
  • 零八宪章,与虎谋皮/凤凰
  • 与万民同为《零八宪章》鼓与呼
  • 柏国之子:关于《08县长》的个人宣言(《零八宪章》)
  • 余杰: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声援《零八宪章》如火如荼,刘晓波仍被关押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声援《零八宪章》如火如荼,刘晓波仍被关押(续2)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声援《零八宪章》如火如荼,刘晓波仍被关押(续1)
  • 《零八宪章》最关键的一步
  • 刘逸明: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 台湾人权团体声援零八宪章 尊重公民权利(图)
  • 零八宪章与七七宪章的对比
  • 《零八宪章》签名风波,开始在成都发酵!
  • 因涉及《零八宪章》,冉云飞牛博网博客被关
  • 刘正有:为《零八宪章》坐牢感到自豪(图)
  • 余杰因参与签署《零八宪章》被国保查问和警告
  •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对《零八宪章》做出正式回应(图)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四)
  • 《零八宪章》签名总数已经突破6000人,第八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628人)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三)
  • 路透社关注《零八宪章》:审视过去,争夺未来
  • 互联网改变中国民间政治动员:零八宪章签名方式带来启示
  • 因在网上传播《零八宪章》,网络作家饱醉豚博客被关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二)
  • 邮件投递零八宪章签名的抗干扰措施
  • 《零八宪章》第七批签名人正式名单(共637人)
  • 《零八宪章》签名信被拦截,增设三个新信箱
  • 《落实零八宪章、营救刘晓波告全国人民书》第八批签名948人
  • 敦促中国政府与《零八宪章》签署者代表举行会谈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