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郗戈:马克思主义是不是一种“鸦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5日 转载)
    
    友人问:马克思关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的观点是否可以运用于马克思主义自身?
     (博讯 boxun.com)

    
    
    我答曰:你的问题很敏锐,赞。我尝试回答一下。
    
    
    
    其一,马克思说宗教是鸦片,并不是说宗教彻底就是谬误,而是说宗教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主导性的意识形态,具有麻醉、迷幻和安慰的功能。马克思那个时代,“鸦片”还是一种麻醉剂,还不被当作毒害生命的“毒品”来看待,并不具有我们现在这么强烈的否定意义。
    
     如果我们从柏拉图的观点来理解的话,不妨把这种“鸦片”即主导的意识形态,理解为“高贵的谎言”(神话),它的政治目的正是为了塑造国家认同的根基。
    
     马克思观点的适用性或者说局限性在于:马克思是在一种超克民族国家的共产主义立场上来看问题的,所以他对于宗教和意识形态的批判性观点,只有在超越民族国家的历史阶段(仅仅是一种可能性)上才能完全显示其意义。
    
     但我们当下的生存境域还是“民族国家时代”:我们基本的生存空间仍然是国家政治空间。所以,就需要比马克思更多地强调作为“鸦片”的意识形态的一定程度的历史合理性。
    
    
    
    其二,说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是鸦片,对也不对。
    
    
    
    对在,任何一种“意识形态”都有麻醉和安慰的功能,自由主义作为西方的主导意识形态,照样具有“鸦片”的功能。
    
    
    
    不对在:如果将“意识形态”看作“毒品”,是需要禁绝的东西,这是有问题的:历史上持久的社会都需要一种主导意识形态(具有麻醉和安慰功能的“鸦片”)来作为国家认同、社会团结和合法性的支撑,否则社会就难以维系了。
    
    如果没有自由主义“鸦片”,欧美社会如何维系?
    
    如果完全禁绝任何一种意识形态,那就会走向政治虚无主义。
    
    
    
    其三,当谈论“马克思主义”这个词的时候,应该区分: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和作为 批判思想的马克思主义。
    
    一般情况下,批判的马克思主义不担负“鸦片”的功能,而是担负让人们从鸦片的麻醉中“清醒一些”的功能。
    
     在欧美社会,马克思主义者、自由主义左翼还有一部分保守主义知识分子就是担当的“清醒剂”的功能。
    
    
    
    正是在一种“鸦片”和“清醒剂”的相互对话、相互制衡甚至相互对抗中,一个社会才可能良性发展。
    
    一种良性的批判,恰恰保持了主流意识形态的自我反思和自我限制,恰恰构成了一个民族国家的内在的自我批判、自我矫正、自我超越的活力。
    
    
    
    其四,
    
    当然,安慰剂和清醒剂的作用都不是凝固不变的。
    
    如果是在塑造国家认同的意义上来谈“安慰剂”的。
    针对于塑造国家认同的“安慰剂”,批判的马克思主义、世界主义等可能都是“清醒剂”。
    
    反过来,塑造国家认同的各种主流意识形态,对于终日沉迷“超克国家”想象的人,则又可能是一种“清醒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庸俗的多元主义聒噪大家可以相亲相爱/郗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