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万里大造林公司不是搞非法传销 陈相贵没有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5日 转载)
     2003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9号文件颁布。文件颁发后,全国发生了数起造林公司假借发展林业,进行非法集资和经营的事件。但是,不是所有造林公司都在搞非法集资和经营。我们认为,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里公司)就是一个真造林、真管护的合法民营造林企业,万里公司的领头人陈相贵也是一个敢吃螃蟹、投身林业改革、对我国林业发展有突出贡献的民营企业家。把这样一个全身心投入造林事业的企业家打成罪犯,天理难容、民心难平!为此,我们五名万里购林客户代表代表邯郸406位购林客户(见附件18-20),向您们提出以下诉求:
    1、恳请中央派调查组全面、客观、认真地了解万里公司和陈相贵案件,并公开、公平、公正地审理这一案件。为排除内蒙古当地对这一案件的干扰,建议将这一案件移交异地侦查和审理。
     2、陈相贵是拯救濒临死亡万里公司林木的最适合人选。在万里案件没有结案前,应将万里公司陈相贵等高管取保候审,让他们组织安排拯救濒临死亡的五、六十万亩原万里公司林木。 (博讯 boxun.com)

    作为高级动物的人啊,应当讲事实、讲道理、讲良心。如果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对确凿的事物就不讲事实、不讲道理,甚至昧着良心搞捏造、搞歪理,那还是正常人吗?至少是别有用心的人!现在,我们本着讲事实、讲道理、讲良心,并以敢负法律责任的态度向您们提供万里公司不是搞非法传销、陈相贵没有犯罪的证词:
    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案件,于2008年10月27日开庭,至28日中午结束,这一闹剧持续一年多终于告一段落收场了。从厅审获悉的基本内容来看,万里公司不是搞非法传销,陈相贵也没有犯罪。因为陈相贵和万里公司实实在在在内蒙古荒沙地造了70多万亩林木,而且进行了实实在在的管护。万里案件发生前,万里公司的林木总体长势良好。从检察方提出的控告看,陈相贵和万里公司对购林资金一没有非法占有、挪用海外,二没有贪污腐化、挥霍浪费;公司高管也没有诈骗坑害、牟取暴利。万里公司聘用的最高总管----总经理刘艳英,每个月只拿6000元的酬金(见附件1 )。万里大造林也没有造就百万千万富翁,获利最多的分公司经理仅为20.8万元(见附件2)。这在我国众多的企业高管收入中,也属一般。何况,万里案件发生前,社会上并没有群体上访问题发生,这说明投资万里公司造林的客户十分认可万里公司;而万里案件发生后,仅一年多,社会上群体上访就发生50多次,信件上访更是不计其数。总之,陈相贵和万里公司主观上不存在做坏事的恶意,客观上也没有做危害国家和社会、没有做危害人民和客户的坏事。内蒙古某些官员依靠权势和金钱在媒体上所进行的虚假宣传,掩盖不了他们在万里案件上造假、毁林和违法办案,并造成社会不稳定的事实。万里案件庭审结束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宣判,这也反映了内蒙古有关公、检、法在万里案件上的侦查、控告和定罪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依据不充分。
    2007年8月22日,从万里公司陈相贵等高管被拘,到2008年10月的厅审,一年多来,万里案件始终是在某些人的操纵下,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地进行着:
    说不公开:是说某个人或企业搞非法传销,最主要的受害者就是购买这个人或企业产品的客户。公安机关调查犯罪的一个主要对象,就是广大客户,何况万里案件涉及全国12个省(市、区)购买万里林木的三万多人。但是,这一案件自内蒙古公安厅经侦大队着手开始,就层层设卡,不仅不让涉案人员、而且不让万里公司员工和广大购林客户接触。至现在,无论是公安、还是检察、或者法庭,从来没有主动地同案发前各地推选的万里公司客监会委员或案发后广大客户公认的维权代表陈训达、杨梅等人联系,这一案件中也没有这些具有代表性人物的证词证据。在庭审中辩护律师指出:“公诉人只提供61名客户证明陈相贵犯罪的证据,而全国有三万客户,你们为什么不去调查?我们有 16000份客户证明陈相贵无罪的证据为什么不被采纳” ?公诉人的解答是,“证据应提前5天交到法庭,所以,你现在提供的证据无效,我们认为有61位客户的证明足够说明问题了,虽然有三万名客户,但遍布全国各地,我们不可能到全国各地的犄角旮旯去挨个儿做调查” (见附件1、下同)。这是明显的诡辩。实际上,公诉人要实实在在想得到有罪和无罪的证据,只要在媒体上发个公告就可以了,为什么不敢公开这样做呢?再说,2008年5月 200多名、7月400多名客户代表到内蒙古政府上访时,也到内蒙古区和包头市检察院给他们提供了万里公司和陈相贵无罪的证据 。所以,公安厅侦察和检察院公诉不敢公开的做法和强词夺理的说法,只能证明他们是心虚。这也可以从厅审陈相贵的答辩中得到答案。陈相贵曾明确指出,“公诉方一直在受内蒙公安厅的蒙蔽,你们的证据都是内蒙公安厅提供的,检察院接手案件后只找我调查过一次。”
    说不公平:一是万里案件发生以来,国内主要媒体刊登的都是有权、有势、有钱的部门和人员撰写的许多歪曲事实的一面倒的报道,而掌握有事实、但无权、无势、无钱的广大客户代表以及被压制的原万里公司员工的声音却不能在这些媒体上发表。有的媒体刊登出一些事实,却受到无情的打压。二是公诉方只提供了61名客户认为陈相贵和万里公司有罪的证词,而16000多名客户认为陈相贵和万里公司无罪的证词却不给采用。三是厅审中,既限制客户代表参加,不让已到包头法庭外的公认代表杨梅等旁听;又限制案件中的被告---包括陈相贵和其他涉案人员发言和辩解。
    说不公正:一、国务院信访局在接待万里上访客户时曾明确指出,客户拿到的购林手续都是真的。内蒙古公安说他们很早就发现万里公司和陈相贵有犯罪行为。但他们却不及时制止,反而让万里公司继续经营,并继续发放林木转让合同和管护合同、国家正式税票、林木自然灾害基本保险单、林木损失担保函和《林权证》(见附件18)这些合法的手续,这种“听任犯罪”,是不是说明,内蒙古区政府在纵容万里公司和陈相贵“犯罪”或者是与万里公司和陈相贵共同欺骗广大购林客户呢?这公正吗?二、案件发生自2007年9月初起,全国各地购林客户代表50多次就万里案件上访中央和内蒙古有关部门,但时至2008年10月20日,一年多了,始终没有一个部门或一名领导给予解决问题的认真答复,得到的只是冷漠置之或不问青红皂白的人身限制和打压,最终酿成2000多名万里客户到国家信访局大规模上访。三、万里案件是在全国很有影响的案例,但案件却“闪电”开庭,只审理不到两天,匆忙结束。既不透明,又不深入,整个厅审,破绽百出。例如,公诉方说陈相贵欠牧民1个亿的土地承包费,就毫无道理。正如陈相贵答辩所说:“你们所说的我拖欠牧民土地租金1个亿是假的,根本不存在。如果存在,请拿出证据来。我总共租了80万亩地,每亩地的租金是5块钱,你们算一算总共是多少钱? 总共才400万。你们所说的1个亿是怎么算出来的?”对起诉的所谓传销,庭审中辩护律师也指出:“构成传销的主要要件,三个特征起码要有两个特征。公安局为了自圆其说,为了补强证据,找工商局。工商局心虚,出示伪证,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明显存在证据不实、证据不全、证据不完整。”作为代表政府行为的检察院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正如陈相贵在法庭上讲的,“法庭对我的指控,是建国50年以来,中国商界天大、万大的冤案。我不知道我种树犯了什么罪?”刘艳英在法庭上也说,“作为万里公司聘请的一位高管,几年以来我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对于3万客户购买的林地,我用了母亲的心情和胸怀来精心呵护。…… 我不明白我们这样做有什么错?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一直在向国家工商局等部门递交材料,希望得到指点和认可,但至今没有得到回应,我们不知道错在哪里?”
    包头检察院对万里公司和陈相贵的公诉罪名为非法经营,其主要内容是非法传销。谈到传销,我们说,传销于七十年代传入我国(国外称之为无店铺销售),起初它和直销在概念上并无本质区别,都只不过是一种销售方式,其行为本身并不构成罪过。我们国家在1998年之前是允许传销的,并由国家工商局制定和发布过“传销管理办法”。但是,由于不法分子利用传销进行经济邪教、坑害群众、诈骗钱财等严重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的违法活动,使这一本应是正当的营销行为发生了严重异变,因此国务院于1998年至2001年间先后发出过“禁止传销活动”和“严厉打击传销活动”的通知,并于2005年发布了《禁止传销条例》,同时也发布了《直销管理条例》。万里公司的销售到底是非法传销、还是合法直销、或是其它,值得商讨。
    《禁止传销条例》第一、二条明确指出,制定本条例的核心是为了防止“欺诈”和“牟取非法利益”,“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据此,在这里判断一种销售行为的罪与非罪,不能只看它的形式,而应当:一是要看它的开始,是不是从思想上就有欺诈的主观故意。事实上陈相贵创建万里公司的初衷,就是想给国家做些贡献,自己也能名垂千古(具体说明见本页1)。二是要看它的过程,是不是从总体上采取了欺诈的各种措施和方法。事实上,陈相贵和万里公司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种植了70多万亩速生杨树,而且精心地管护,树木总体长势良好。三是要看它的结果,广大客户是不是存在被欺诈的客观,客户的利益是不是受到了侵害。事实是三万多购林客户大多数看到了自己长势良好的林地,即便长势不好的,陈相贵和万里公司也采取了用好的林地置换和用自有林担保的措施。这就是广大客户对陈相贵和万里公司信得过,陈相贵在广大购林客户中享有较好信誉的缘由。我们是唯物主义的行为动机和效果统一论者,万里公司全心全意发展造林事业,做得合情、合理、合法,其目标明确,其效果有目共睹——不仅绿化了大片国土,改善了生态环境,而且向国家纳了税,扩大了就业,向购林客户承诺了最低保障收益,可见,万里公司在这里没有丝毫欺诈之嫌。他们这样做,使万里林木总体长势良好,当地生态得到改善,国家受益,广大购林客户拥护,这怎么能叫做犯罪呢?所以,我们认为,陈相贵和万里公司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诚然,由于万里公司在当地所租土地之廉,数量之巨,造林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形成了万里公司巨大的现实和预期利润空间,要一定说是“暴利”似无不可,但这并不是非法牟取,同时也必须承认社会和购林客户个人也获得和必将获得相应的利益。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这里我们并不想排除和开脱陈相贵等万里公司的高层领导对其下属在林木销售中所发生的某些错误和偏差而应负的责任,这样看问题,才是客观的。
    我们说,陈相贵和万里公司是真造林、真管护,他们没有搞非法传销。我们三万客户响应中央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号召,为的是改善国家生态环境,同时也使自己获得较好的合法收益。我们不是诈骗和传销的参与者,更不是受害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里大造林幕后新闻是是非非真相揭幕/剑飘香
  • 万里大造林案续:内蒙古有关部门称何庆魁的事没完
  • 农民剧作家、民盟成员何庆魁就“万里大造林”给中央的信
  • 万里大造林幕后新闻:是是非非真相揭幕/剑飘香(图)
  • 万里大造林公司的承诺全都是“空头支票”
  • 万里大造林经济犯罪:何庆魁秘密与警方接触 案件正式移送审查
  • 内蒙古万里大造林的董事长被刑拘(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