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走邪路”之说经不起推敲/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有空认真学习一下我党领导人的重要讲话,思想觉悟有时还真能得到极大的提高。不过,学习的方法,可不能老循着雷锋同志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老路走——总是带着无比虔诚的敬仰之情和深厚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而学。而是要随时保持清醒的分析理性——因为领袖是人不是神,偶尔也可能会讲错话。所以,如果总是怀着无比虔诚的敬仰之情,总是带着过于深厚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去读领袖的东西,理性往往会被盲目和感情所蒙蔽。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容易迷失革命的方向。
     (博讯 boxun.com)

    近日,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的大会上,胡总书记发表了一篇极其重要的讲话(与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却被说成是“重要讲话”的讲话相比较而言),窃以为,与胡总书记往昔相对委婉、含蓄的讲话风格相比较,此篇讲话的风格却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因为它难得一见地凸现了一种邓小平式的讲大白话、大实话的话语风格。例如他关于“不折腾”的观点,与邓小平的“不争论”观点有着相似的意味。尤其是他关于“决不走封闭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一词,与邓小平关于“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之话语,同样直截了当,同样毫不含糊!
    
    然而,认真品味胡总“决不走封闭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走邪路”一词,总感到此话隐约有值得推敲的地方,诚然,前半句——“决不走封闭老路”,政治上的正确性是毋须置疑的;而后半句——“也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就令人感到有些困惑:为了使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打下的江山千秋万代永远相传,胡总发誓决不“改旗易帜”,这无疑是值得令人高度赞扬的——真不愧是小平同志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政治上就是靠得住!然而,“邪路”一词可就值得推敲推敲了——“改旗易帜”就是走“邪路”吗?窃以为未必见得——东欧和前苏联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早已纷纷“走改旗易帜邪路”,然而,却未见这些国家陷入民不聊生的境地,也没有看到这些国家的人民纷纷后悔不迭,重新怀念买面包要排队,说错话也关进大牢的日子!反而,国民经济相继从转型的“阵痛”中走出来,迈进了正常发展的康庄大道!而人民也过上了真正有尊严的日子!
    
    所以,一个国家是不是在走“邪路”,并不能由个人或一个政党凭空武断,而要用令人信服的事实来证明!要听绝大多数国民对此的评判!
    
    而另外,胡总关于“也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之说,与“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之观点在逻辑上亦有冲突之处——万一人民“不拥护”、“不赞成”、“不高兴”、“不答应”我党继续实行“人民民主专政”,而要求走民主宪政的“邪路”,我党又应对如何面对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金正日的英明反衬出中国政府的愚蠢/李悔之
  • 彻底戳穿毛泽东/李悔之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铁岭市政府如何要做贼一般心虚? /李悔之
  • 也谈铁岭市有九位副市长二十位副秘书长/李悔之
  • 如何走出“政党驾乎政府之上”的困境?/李悔之
  • 龙岗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旭明“受贿6万”与“家财2亿”该信谁?/李悔之
  • 对“县委书记培训班”的高度质疑/李悔之
  • 卡斯特罗有何面目高唱《东方红》?/李悔之
  • 中国的傀儡工会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李悔之
  • 尼尔森公司堪称全世界最无耻的谎言公司/李悔之
  •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 是“黑恶势力”在操纵三亚“的士”罢工吗?/李悔之
  • 政协委员怎会提出如此荒唐无耻的建议/李悔之
  • 李悔之:中共政府的枪为什么总是乱打“出头鸟”?
  • 中共政府的枪为什么总是乱打“出头鸟”?/李悔之
  • 一党专政下张春贤如何“大胆打破既得利益”?/李悔之
  • 中共封疆大吏对“解放思想”的误区/李悔之
  • 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评反者就不能平反?/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