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需要再来一次八三年式的严打吗?/付爱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7日 转载)
      1983年7月17日,80高龄的邓小平正在北戴河避暑,时任公安部部长的刘复之前去汇报各地的治安状况。邓小平听完后十分严肃的说:“对于当前严重的刑事犯罪要严厉打击,从重从快。”于是,这年的秋天,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开始了,处决和重判了一批坏人,犯罪分子闻风丧胆,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促使邓小平痛下决心作出这一决策的导火索是发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6.16”案件。8名十几岁的“知青”及社会闲散青年无事生非,酒后滋事,残忍的杀死了27名无辜者,此中有75岁的老人,有两岁的幼儿,并有多名女青年被强奸、轮奸。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一起极为罕见的特大凶杀案。然而,8名罪犯中只有两名被判处死刑,一名自杀,其他罪犯都不够判处死刑的法定年龄。
         你说,这样的事邓小平能不火?当年越南坏了良心对我国发难,邓小平气不过:“教训教训他!”我人民解放军就越过友谊关,打到了凉山直逼河内。今天,犯罪分子竟猖獗到如此程度,这位80高龄的老人又火了。 (博讯 boxun.com)

        矫枉需过正,乱世用重典。当时是宁左勿右,杀戒大开。我当时所在部队有位副师长,他的儿子在运城当兵,刚刚18岁,因伙同他人抢劫了十几元钱,就被军事法庭判了死刑。行刑后我写了期简报,题目是《砍一斧,震百枝》,被北京军区政治部转发。这一个时期,我们国家犯罪率明显大幅度下降,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形势一片大好。谁不要命了,敢去偷和抢?
        现在,20多年过去了,社会有了很大进步。但治安状况同那时比并无大的改善。甚至怎一个“乱”字了得,特别是盗抢犯罪,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差时期之一。在我周围几乎找不到没被盗过的人和家。
        可是,你要追盗贼、劫匪时把人家撞伤了,摔死了,公安首先找的是你。你见义勇为,对犯罪嫌疑人造成伤害,对不起,人家要起诉你,法律也不饶恕你。美其名曰“法不容情”。我们历来讲合理合法,先合情理,再合法理,情理都不合,你合的那门子法?他抢我可以,我给他一棍子不行?急情之下,我知道这一棍子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再这样让那些捆绑好人的所谓法律理直气壮的挡着好人,坏人还会横行,好人还会受气,社会还会乱下去。
        学学邓小平,该是用重典的时候了!不然,和谐社会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有人统计,八三年的严打,大扫荡,妄杀了30万人。我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该死的总有该死的理由,安然无恙的毕竟是多数。所以极其希望国家再来次这样的大扫荡,届时就不会如今乱象纷纷,无序不安了!运动型的治安扫荡,在中国现阶段,比纯法律式管理更有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钟:"严打",威权主义的人治怪胎
  • 重庆严打:打的是草民贪官?还是文革机器的翻新牌?/亚笛多星
  • 严打黑车拼车加剧中国环境与人口危机/王鑫海博士
  • 党老大:迎接十七大 公安部准备严打四股势力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北京奥运期间严打「新四害」遭网民炮轰
  • 严打媒体 “南方报业”主编记者再次受到冲击
  • 杭州市委定义新“黑五类”严打反腐败举报人士
  • 博讯独家:中宣部开始新一轮“严打”媒体
  • 重庆警方严打逮捕近万人 部分看守所爆满 (图)
  • 中塔携手严打“东突”:击毙1号头目(图)
  • 谁让你们不是太子党?美国悬赏严打千余名逃美中国贪官
  • 四倍价差利诱粮食偷渡 海关总署严打粮食走私
  • 北京开始严打手机短信:防谣言还是真相?
  •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 儿子 “严打”之下被处死 新加坡老华侨上访(图)
  • 公安部门要求强制关闭论坛,严打“交互性网站”
  • 广东出动直升机严打高速路上开慢车 (图)
  • 中国严打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活动
  • 中国[虚拟警察]6月上岗-严打网络淫秽色情
  • 周永康要求严打境内外敌对势力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 对刑讯逼供者也要“严打”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东莞严打现场直击:武警全副武装抓“三无”国民,他们是罪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