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帝国主义”小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6日 转载)
    有一个政治概念,近一百年来,在中华大地上流传最广,植入最深,无所不在地左右着中国人的思维。这个概念就是“帝国主义”。
    
     当中国人超脱日常生活琐碎,把思考上升到意识形态的时候,自始至终,几乎都绕在“帝国主义”旋涡里打转。从知识精英到街井市民无不例外。中国近代百年积弱,责任在帝国主义。中国要进行革命,目标是帝国主义。中国要强大要统一,是为了防范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像一条缠绕在中国人身上的毒蛇,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博讯 boxun.com)

    
    怪就怪在,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政治概念,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严肃的论证,也没有人提出质疑。五四时代不用说了,“反帝反封建”被视为理所当然。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也很形象。前苏联从“老大哥”变成“社会帝国主义”,然后再变回来,提问的人很少。改革开放,说得明了一点,即为向帝国主义开放。因为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排在帝国主义名单里。开放了以后虽然取得了巨大经济进步,并没有人从理论上论证,是帝国主义改变了,还是中国自己改变了。所以新左派一提出30年来的社会积弊,矛头自然而然重新指向帝国主义。好像只要再进行一次毛泽东式的革命,与帝国主义你死我活,所有的中国问题都将迎刃而解。至于极少数有着先见之明的各界人士提出民主宪政,由于这东西和帝国主义瓜葛不清,也被连坐,坚决彻底地反对。
    
    记得一年前回国度假,随手翻阅了一本过期的《炎黄春秋》杂志,被其中一篇文章吸引。文章的标题和作者都记不住了,但是内容记得很清楚,讲的是陈独秀和胡适争论有没有帝国主义。胡适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根本没有“帝国主义”这样东西。所谓帝国主义不过是人们头脑里的臆想。当然陈独秀先生是坚定地反帝的。两个人说不到一起去,后来干脆就不说了。
    
    另外还有一篇记得住的文章,也没有记下标题和作者,但观点很明确,说的是“帝国主义”一词,来自于列宁。为什么列宁要如此强调反帝,因为当时苏维埃刚刚夺取政权,并且不是直接从沙皇手里,而是从自己的同盟者手里,用非法武力夺来的,因此很受国际社会的孤立。为了建立国际统一战线,摆脱孤立,策略地设计出了一个帝国主义阵营,号召和组织弱小国家联合反对。这个策略事实证明很成功。苏联联络了中国等弱国,形成绝然对立的东西方阵营,从二战一结束,就开始冷战,当上了世界霸主之一。
    
    上面的两个事实绝对没有记错,不是我生造的。遗憾在于我不是学者,也没有打算做学问谋生,所以只用脑子记住我看过的材料。有人说这是造谣,很冤枉。因为的确有出处,我不是第一个创造,说“传谣”也许还说得通。但是说造谣的人自己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谣言,只有一般的概念推理。可见把一样鲜为人知的事实随口说成造谣,逻辑上多么荒唐可笑。
    
    不清楚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是如何看待帝国主义的。他自己亲自访问帝国主义大本营美国,还戴上牛仔帽,上了著名杂志封面。访问期间一定绝口不会提帝国主义。回来后说了一句“韬光养晦”,意思很含蓄,也不知道将来有机会要再把反帝斗争进行到底或不反帝了。后来的人无法再去对证,只好各自作不同理解。
    
    本文考证“帝国主义”,篇幅有限,所以只是“小考”。寄期望于各位大家们运用自己的专业所长,进一步做权威性的考证。我发现,帝国主义的确是列宁最先提出来的。维基百科记载,列宁在1916发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从经济观点较有系统地探讨了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政策多在资本主义国家被实施,而且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有基础实行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和最后阶段。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一种理论,如果经过大半个世纪时间,没有在现实上有任何稍微近似的结果出现,这种理论还是尽早放弃为妙。要不然,误人子弟误得太深。举美国为例。美国是建立在自由纲领上的资本主义国家,符合资本主义这个条件。但是美国有完整的反垄断法,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垄断集团恐怕是微软。也没有对外殖民的记录。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比较自由,有人说是腐化,但不是腐朽,更没有垂死。有很多不是资本主义的国家,被称为“帝国主义”。前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列宁的论断已经被毛否定了)。日本成为帝国主义的时候,刚从封建社会脱胎,资本主义也不发达。
    
    帝国(Empire)是帝国主义的词源,是一个比帝国主义清晰得多的概念。罗马帝国,德意志帝国,大清帝国,这些都有迹可循,很容易描绘。帝国主义的描述要困难得多。著名德国政治学家汉娜·阿伦特给帝国主义的定义是:种族主义、反犹主义、官僚支配、秘密警察统治、暴力至上,为权力而权力,为扩张而扩张。其实这是极权主义,和西方民主国家不沾边。有时候,简单用极权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都比说帝国主义让人摸得找边际。
    
    更有趣的是大陆的新一代学者。有一位北京大学管理学院02级博士研究生,写了一篇毕业论文《帝国主义的政治学分析》,把现代的主要民主国家称为“新帝国主义”。他认为,新帝国主义的理想乃是西方自由民主文明征服全球的理想。你看滑稽不滑稽,自由民主文明为什么要征服?既然是征服,也就不是自由民主文明。
    
    作家王树增在《帝国主义行径》一文中,有一段论述。他说,“帝国主义”这个词在中国,几乎是登门入室的强盗、窥视和抢劫财物的土匪、欺良害善横行霸道的无赖的同义词。西方的一些学者根本不承认“帝国主义”这个名词的存在。他们认为,它是革命党人民族心理上的一个幻觉。尽管如此,在这个世界上,中国仍是最频繁最刻骨最顽强地使用着“帝国主义”这个词汇的为数不多的民族和国家之一。
    
    依据他人的论述,我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帝国主义是一个讲不清楚的概念,可能过一万年也讲不清。国与国的关系,主要是利益关系,外交关系,不是政治关系。理论要从实际出发,是什么主义就说什么主义。既然美国和其他世界强国的自身利益需要和中国合作,中国人就不要去臆想侵略,像一个患了恐惧症的精神病人。强调帝国主义威胁,对现实改善中国人的民生,没有多大帮助。所造成的结果,反而是模糊了弊端的焦点,分散了解决问题的注意力。好在美国就要从伊拉克撤军了。到那时候,中国人也许会把目光调转回来,解决自己的众多矛盾。
    
    至于如何对待帝国主义,马英九先生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有台湾学者惊呼警惕中国“帝国主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确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国家垄断行业垄断比美国严重得多,还极力扩充武力,被称为帝国主义也不为过。但马先生避开意识形态,一边郑重要求撤销3000枚对台导弹,一边开放三通。敌意化解了,矛盾也很难被人利用了。我赞成这种态度。
    
    至于有人看了这篇文章,猜疑我是卖国的,让他猜去吧,反正我无国可卖。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施化: 贪欲是无法治愈的
  • 施化: 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施化
  • 施化:抑强扶弱,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一
  • 施化:北京奥运在向世人说什么?
  • 施化:试错的失灵
  • 施化:北京模式”的主要特征
  • 胡温新政已经终场/施化
  • 施化:当权力失去平衡
  • 施化:“人民”,一个邪恶的概念
  • 施化: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施化: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不能相抵
  • 施化:六四,一开枪,就分裂了
  • 施化:富人和穷人的对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