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5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博讯 boxun.com)
    目前自发于民间的零星暴力反抗四起(每八分钟一次), 但尚未形成大片的反抗。到大片反抗一起出现和联成片之时就是中共政权岌岌可危之时,所以统治者非常恐惧其蔓延开来。
    
    同时知识界的理性反抗和对专政的挑战, 仍是星星之火。这次的零八宪章就是一次, 它的问题是尚没有与民间的不满愤怒连接起来,甚至在知识界得到支持者甚少。 尽管这样, 其在国际上和政治上仍是对统治者的压力, 统治者也不喜欢, 如果其与民众结合起来,就是中共政权危险之时。
    
    这两种反抗(暴力反抗和和平请愿)对中共的压力是相辅相成,不矛盾的,对共产党都是威胁。 小威胁不断,最后那个使共产党垮台的威胁才能出现。 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走到那个真正使它致命的威胁, 烧毁大草原的火也是从星星之火开始的 。共产党现在是有火就扑,谈不到扬其一者, 去压另外一个。有人说零八宪章是共产党阴谋, 用和平请求引开杨佳式的暴力反抗, 那种扬民间暴力,贬知识界的政治斗争,或者反之, 有些像三国小说里的诸葛亮的用计, 眩而又眩了。
    
    共产党真正最害怕的火, 还没有起来,那就是民工和农民, 他们是受苦最深的。记得文化革命毛泽东点火时, 毛总是觉得火还不够大。但是后来农民和复员军人一起来,共产党中央马上就发文件和社论制止, 严言正告被打下去的走资派, 你们怎么玩(发枪, 挑武斗等等)都可以, 但是底线是不能将农民这个恶魔放出来。毛深知工人, 学生, 城市居民, 举着几个死人游行, 大叫XXX血案, 都是小孩闹着玩,但是在地狱中生活的农民一冲出来,就会像挫作“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中写的:
    
    “一旦农民无法生存时,亿万农民反正是一死时,他们就会像密密麻麻的蝗虫一样向社会的大厦冲去,虽然一片片,一排排的倒下去,更多的又会涌上来。尽管历史上绝大部分的农民反抗都会被正式训练过的武装和铁骑镇压下去,但是一旦农民的反抗冲出一个决口和通道的时候,他们就像洪水决堤一样向大地冲去,那些压抑在他们心中千百年的屈辱和不公平也就滚滚地像洪水向文明冲去,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种愤怒和撕杀,于是中国历史上的茹毛饮血和残忍也就又一次洗涤和震荡中国大地。 ”
    
    有一点我相信的是在共产党死亡之时, 那种像共产党与国民党摆开战场, 几百万军队在东北, 平津, 淮海死拼的形势不会再出现了, 共产党太多的倒行逆施已经使它失去了任何人(包括军队)为它卖命的条件, 最后死守这个政权的只是一些既得利益的家族而已。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08/12/1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 就“就事论事” “既往不咎”与 timetide 商榷
  • 格丘山 : 2009年元旦献文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图)
  • 格丘山: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 格丘山: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 格丘山: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图)
  • 格丘山:为暴力辩护(图)
  • 格丘山:从胡乔木说沁园春.雪是他写的, 被毛泽东窜夺谈起
  • 格丘山: 人贱心远贱 身贵人不贵(图)
  • 格丘山 : 网上乐趣- 兼谈我爱不格丘山 "网上乐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 格丘山: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 格丘山 : CRUISE 拾零(图)
  • 格丘山 :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扬佳律师
  • 格丘山: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图)
  • 格丘山: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图)
  • 格丘山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图)
  • 格丘山: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格丘山: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