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紧急求救 我和我孩子的生命正受到威胁!!/重庆邢国芳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5日 来稿)
    
    亲爱的网友们,就在今天晚上,就在约一个小时前,我被拆迁办找来的黑社会黑了!
     (博讯 boxun.com)

    我家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渝中区解放东路228号5-6,家里就我父子俩,住着一室一厅的居室。我原来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十几年前单位被火烧后破产解体,现在年纪大了(53岁),连临时工都不好找,只好和孩子靠低保生活。
    
    今年8月份,我住的片区进行拆迁。前段时间,拆迁办在拆迁区人行道上,挂出了横幅标语《搬出旧危房,搬进新家园》。我领悟其精神为搬出了旧危房,拆迁方就会给我们新的家园,新的房子住。那么,新的房子又在那里呢?拆迁办明确地告诉我们,拆迁方手里没有一间安置房,只能用货币安置。拆迁方组织我们去看了几处房子,但都不是拆迁方修的安置房,而是需要用钱去买的商品房。那么很显然,拆迁方的意图,就是给我们钱,让我们去买商品房了。那么,拆迁方给的钱,能不能够买到商品房呢?我到处去调查了一下,同地段,同用途的商品房,每平方米的单价,都在七、八千元以上,而且还是建筑面积,而且还只是如果不装修,根本就不能住人的毛坯房。而一套房屋最起码最基本的装修费,也要四、五万元。这样算下来,一套普通的一室一厅(因为我本身住的房子就是一室一厅),都要三十万元左右。如要能够住人,还得加上四、五万元的装修费,总共也得三十五、六万元吧!,而拆迁方给的拆迁补偿,杂七杂八全加起来才十八九万。要凭这点钱去买房子,简直是根本不可能。而我靠着低保生活,孩子又小(13岁正在读初二),连吃饭都困难,那有钱去补贴买房。于是我只好找拆迁办要求要房子,拆迁办却又没有合适的房子,于是拆迁的事儿就这样拖下来了。
    
    可是就在刚才(2008年12月14日)晚九点多钟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见门外站着十几个穿黑衣服剃小平头的人,恶狠狠地恐吓我说,我如再不搬走就要杀死我,并且警告我不得去告他们。我当即关上门并立刻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当我再开门时见这伙人己下楼去了(我住在五楼),我立即追下楼,在刚下完楼的人行道上追上了这伙人,叫他们站住,说有什么事情到派出所去说清楚。这伙人骂骂咧咧地围上来准备打我,正在这时候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叫一起到派出所去说。我恐怕我走后这伙人中的其它人上楼去伤害孩子,我立即叫警察看住这伙人,我上去跟孩子打个招呼就下来。待我上去不过一分钟下来时,警察却对我说那伙人已走了,无奈我只得一个人去派出所报了案。
    
    我真不明白,开发商拆迁办为了逼走拆迁户,其手段无所不用,连黑社会地痞都用上了。为啥他们就这么大的胆,难道他们就不怕王法。我们还是不是法制的国家?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里,我们平民百姓的生命还有没有基本的保障?就仅仅因为一个拆迁,我们老百姓是不是还要把命都搭上?当然,在全国遇到这种事的,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当然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为什么国家的法律对他们起不到作用,到底还要不要老百姓活,而拆迁办告诉我们,他们的拆迁行为竟还是“政府行为”。难道政府行为还包括动用黑社会势力对拆迁户威逼恐吓?!我们的法律到底怎么哪?!
    
    说到拆迁,从来只有买不起房的老百姓,何曾听说过拆不起房的开发商?开发商拆房,政府有拆迁法对他们保护,老百姓不服开发商的拆迁安置,开发商就可以向法院申请强拆。而老百姓买房,又何曾有一个“买房法”来保护老百姓,当老百姓买不起房时,是不是也可以向法院申请向开发商“强买”。老百姓不服开发商的拆迁安置,就是刁民,政府就帮开发商对刁民进行强拆,甚至还加上黑社会威逼动粗。而开发商卖房漫天叫价,这己是公开的事实,却没有政府实质性的法律来约束。要知道,老百姓为房子,是关系到一生的生存。而开发商为房子,只是他赚多赚少。谁轻谁重,谁是刁民谁是奸商,谁是弱势群体谁是强体势力,还须得着说吗。
    
    亲爱的网民朋友们,我到底该怎么办?望大家声援我!救救我!!
    
    请大家转贴 邢国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父亲撰文:哪怕牺牲生命也不受人凌辱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潘朝曦:中医解读生命的中华大智慧
  • 这样的环境下,生命安全由不得我们/徐修成
  • 王兴余:生命尊严高于一切,生存安全重于一切
  • 夏雪: 生命的绝唱
  •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维权网》声明
  • 生命,不是一堆數字/李怡
  • 生命的荒誕/黎佩芬
  • 中国平民的生命,为何不如一条狗?/雷俊
  • 结石娃娃:造假时代的剩余生命/叶书亚
  • 網誌:杭州刺客留遺書控訴 「京奧毀許多人生命」
  • 朱健国:“京奥”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 中國人強韌的生命力/李碧華
  • 艾鸽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
  • 刘军宁:生命权要入宪——汶川共识的宪政启示
  • 刘军宁:为什么不重视生命?
  • 笑蜀:为生命的权利申辩!
  • 感谢我生命中的三个男人/(德国)王万星
  • 一个用生命维护企业财产农民工的悲惨遇
  • 无锡马山强拆半栋楼,罔顾人民生命安全
  • 大陆百姓:中共把毒害生命的罪恶淡化为错误
  •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 胡锦涛在中央党校:一些干部对群众生命安全麻木不仁
  • 浙江女婴琪琪之死:309天的生命一直吃三鹿奶粉(图)
  • 福建:千人提心吊胆过险坡 村民学生生命谁负责?
  • 被捕内蒙古传道人两人获释,其中一人生命垂危(图)
  • 祁连山冰川骤减10亿立方米 河西走廊生命线告急
  • 传北川县城一超市废墟有生命迹象 经搜寻未发现
  • 据称北川老县城废墟下疑有生命迹象 正在搜寻
  • 唐家山堰塞湖处置“失当” 威胁着下游群众生命财产
  • “老师禁跑令”漠视的不仅仅是教师的生命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三峡库区青干河发生滑坡险情217人生命安全受威胁
  • 怕捐不到灾民手里:像守护生命一样守护每一元捐款
  • 面对千万个逝去的生命,地震部门在忙什么?/王炼利
  • 可怜的孩子:被地震夺去生命后,手中握住的 (图)
  • 中国抗灾官兵发起以挽救生命为重点的救灾大总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谁来挽救湖南辰溪孝坪三万人的生命安全?
  • 广州“华南新城”业主委员会筹备组成员李刚被打之后,目前生命垂危!(图)
  • 所有生命都有其尊严 (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陈杰人:除了生命,我用什么保卫自己的房屋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黄叶:轻如草芥的生命
  • 非典、知情权以及谁能为我们的生命负责
  •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追问死因连遭碰壁
  • 曹林:被操作的“贞操”与“生命”
  • 以生命控诉不公平:一张交通告票夺去一华裔学生生命
  • 一个强势群体对一个弱势成员生命的公然践踏
  • 响应网友,再为生命的权利呼吁!!!
  • 两天之内三起重大煤矿事故:谁该为生命忏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