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4日 转载)
    来源:大公报
    记者马浩亮/记得2002年大公报百年报庆在北京举行活动时,季羡林欣然出席,一身简朴的青白色中山装,精神矍铄,和善亲和,一口山东话。就像绝大多数人一样,记者本人一直也以为季老是安享天伦,适意晚晴。不料,最近爆出的种种,让很多人为老人家忧心。就像有外电评论的那样,季羡林的处境如同一个“神坛上的囚徒”。
     目前,纠缠的问题很多,包括季羡林收藏字画是否被盗卖,北大是否阻止季老父子见面,季老秘书是否照顾不周以致季老写信给总理要求换秘书等等。北大当局一方面自说自话,否认外界质疑,一方面却迟迟未让司法等中立机构介入调查。 (博讯 boxun.com)

    尽管北大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把校方说得近乎完美。不过,就当是妄自忖度也好,我认为外界流传有关年近百岁、德高望重的季老那些事未必都是空穴来风。
    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有一句时下流传很广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道理讲得再明白不过,但综观内地大学,能做到的却寥寥无几。有大楼的,不计其数,有大师者,却少得可怜。没有大师,已属可悲;而有大师,却没有得到很好照料,则不仅是可悲而且可恶了。
    季羡林是目前中国学术界屈指可数的大师之一,深厚的学术造诣和崇高的人格风范,令人高山仰止。这样的大师在大学里尚且得不到幸福感,令人痛心,也必须反思。
    多少年了,为什么我们得不到诺贝尔奖?为什么海外华人可以做到而国内不行?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要找出水土中的毛病,就必须正视国内大学的乱象。对于“大学”二字,不少大学光想到“大”,拚命扩招,扩大规模,建大楼,收的学费不够就贷款。而对于“学”,却没有那么上心。
    校领导忙著找项目,教师们忙著评职称、分福利、涨工资。由于在晋升方面规定了诸如发表论文、出版著作等诸多刻板片面的数量指标,导致不少大学老师无心学术,校园里弥漫著急功近利的空气。近年来几起丑闻如王铭铭抄袭案、黄宗英抄袭案,主角都是北大的教授。而有的真正醉心学术的教师,十年磨一剑,学术成果在数量上当然没有竞争力,加上“不会做人”,评教授、晋职务都没份。有的大学简直是官僚当政,唯官是尊,学问再大的学者也没有发言权。
    正是这种不尊重知识、不尊重学问的环境,导致了季羡林今日的窘境。
    北大曾被誉为“精神象牙塔”,淡泊名利的季羡林在这种塔里做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但而今,这种“象牙塔”却有点变味似“雷峰塔”了,塔中的老人连儿子都不能随便见。
    以季老的现况来充当警示社会的警钟,本身的代价已经很残酷了。真正营造重视学问的氛围,改变大学无“学”的情况,让有学问之人得到应有的尊敬和荣誉,已经不能再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 季羡林藏品外流续:举报人朋友与北大教授起冲突
  • 北大阻止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13年 拒交季家钥匙(图)
  •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仍在发酵:真相渐行渐远
  • 北大通报季羡林藏品事件 称盗卖说无依据
  •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 官方开始引导:北大副书记之妻杨锐不会盗卖季羡林的藏品?(图)
  • 北大就“季羡林藏品事件”发声明 称暂未发现外流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 “国宝”季羡林藏画被盗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