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沉寂了没几天的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因为东方早报对传说中的视频内容的披露,再一次走进公众视野,成为热点。据东方早报12月8日的报道,视频中的季羡林“思路、语言清晰”,他在视频中说:“(丢画)千真万确,我知道,当时有感觉。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
     (博讯 boxun.com)

    
     如果你一直在关注这件事,当然也就熟悉了北京大学的出拳套路,读完这则报道,你会不由自主地盼望北京大学针对此事的“声明”或“答记者问”的出笼,来解答广大事件关注者的疑惑。可是,“俺偏不!”这次北京大学没按以往“步步为营”的实用套路出拳,而是演练起了太极拳。
    
    
     一、“知情人”登场——“左蹬脚”。该北京大学知情人声称“将把调查重点转向该事件背后是否存在阴谋”。
    
    
     北京大学知情人表示没有看过视频,但“学校对此非常重视”。针对“丢画”问题,他提出三大疑问,“杨锐是2006年8月起担任季老秘书的,如果两三年前丢画属实,有可能是杨锐所为,也有可能是另有其人。如果是杨锐所为,为什么两年多来,各级领导多次看望季老,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提出过换秘书的要求?而且近5年来,季老一直住院,获取外界信息都是靠秘书等周围的人为他读书读报,那么是谁告诉他“两三年前画就丢了”?如果这个人有证据,为什么在这两三年里都不向北大或上级举报?”
    
    
     针对字画“真伪”问题,该知情人称,北大没有拒绝司法介入,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张衡手中字画的真假,并且明确反馈给北大,所有字画都是伪作。至今公安也没有立案的原因是“季老不愿意报案,也没有委托给任何人”。
    
    
     季羡林之子季承表示,父亲已授权他管理家和藏品,但北大至今没有把位于蓝旗营的房子钥匙归还他。北大知情人针对此事表示,“季承的要求牵涉到之前北大和季老的协议,以及该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应的问题,不是靠交涉,而是要靠司法手段来判定”。
    
    
     针对季氏父子13年不能见面的疑问,该知情人表示,“13年前,由于季老父子之间出现矛盾,导致两人不见面”,并非是某些人或组织从中作梗。
    
    
     二、杨锐的“声明”——“转身右蹬脚”。金羊网的相关报道称,“昨天(12月9日),记者通过第三方人士,获得了杨锐对此事的书面表态”。以下是转自金羊网的杨锐声明的全文:
    
     我没做过对不起季老的事
     “丢画事件”后,原季羡林的秘书杨锐站在了风口浪尖,成为最大的怀疑对象。她一直选择沉默,没有接受媒体采访。昨天,记者通过第三方人士,获得了杨锐对此事的书面表态。
     我沉默,是因为我清白
      我的态度始终没有变:第一,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季老、对不起北大、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问心无愧。相信组织的调查,相信公安机关的调查,一定能还我一个清白。
      第二,无论怎样,我始终是尊敬、爱戴季老的。几年来和老人的朝夕相处,使我对老人有很深的了解,他和我自己的亲人一样。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不管老人对我有什么样的误解,我都希望他健康、愉快,安度晚年。作为秘书,我过去没有做过任何不忠不义的事情,今后我也决不会,我不会去评论他的家庭事务。所以我无可抱怨。
     这是我的态度,我因此一直选择沉默。
      当季老秘书不是单位任命
      季老前后有过几位秘书。而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李玉洁老师一直担任季老的秘书,她对季老忠心耿耿。
      李老师的年龄也已经很大,她的精力渐渐顾不过来,一些跑腿的事情需要找人来协助。而我的公公和李玉洁老师的爱人杨通方先生是四川同乡,也是相识多年的老友,所以我们一家和季老、和李老师一直都很熟悉,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老师找到我去帮她。从1998年开始,我就跟着李老师在季老身边做一些工作。
      我看到一些媒体说,我的爱人是北大的领导,为什么他不‘避嫌’,把我‘安排’到季老身边去?可事实上,那个时候他也没有担任学校的领导职务,我去帮忙,并没有任何别的考虑。
      2006年8月,李玉洁老师突发脑溢血病倒。她的身体状况再不允许继续工作,所以她嘱托我来照顾季老,也得到了季老的同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开始替李老师担负起照顾季老的职责。
      在李玉洁老师突然病倒的情况下,没有别的办法,季老身边需要一个熟悉的人照顾,需要人尽快接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能先干着,先去帮助解决燃眉之急。
      不管李玉洁老师还是我,都并不是哪个单位正式任命的,我们是在季老同意和信任的情况下,为他服务。如果老人不同意、不信任,我们的工作当然也无从谈起。
    
    
     三、北大哲学系主任“半路杀出”——“转身搬拦捶”。相关报道称,昨晚(12月12日)7点,在北京大学逸夫楼一层模拟法庭内,北大校内外专家就“季羡林藏画被盗事件”召开专题圆桌会议。在自由讨论阶段,北大哲学系主任赵敦华突然出现,表示公安局文保处已经介入调查,季老字画没有丢失,送假画去拍卖的男子在今年5月已去世。在赵敦华发言过程中,张衡代理人高律师认为赵敦华发言有失偏颇,试图阻拦赵敦华发言,声称要将赵敦华赶出会场,双方一度发生冲突,被现场观众阻拦。赵敦华最后说,北大很多老师都知道真相,“北大不是讲不清楚,而是要对季老身体健康负责”。他说,北大在公开信息上是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件事情上北大没有一点过错”。
    
    
     北京大学不愧为中国人文的渊薮,这三招太极招式一出手,顿时让忧心此事者“如坠五里云雾”,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拍手称快,深得太极武学三昧。
    
    
     事情发展到现在,不难发现一个规律,北京大学的每一次动作,无论是“答记者问”,还是“知情者说”,都不啻是一个个烟雾弹,使整个事件笼罩着一层层烟雾,真相更加扑朔迷离。更不用说“我贴一万遍”“气有浩然 学无止境”等这些不明出处的博客。
    
     我们拭目以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