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合法”与“非法”之间*--评民政部取缔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丁谷泉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3日 转载)
     丁谷泉
    
     对华援助协会首发 (博讯 boxun.com)

    
    
    
     一、背景介绍:
    
    
    
     据对华援助协会报道:2008年11月28日上午7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牧师被4名河南省公安厅和南阳市便衣国保挟持至南阳市工会宾馆大楼,20多位分别自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河南省民政厅、公安厅、宗教局的政府官员向他强行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取缔决定书(民取字【2008】第1号)"。
    
    
    
     这份由民政部在11月28日签署的取缔决定书内容如下:"经查,'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5条的规定,本机关决定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予以取缔。"
    
    
    
     2008年,世人企盼的北京奥运之年,原本是让人感到喜庆和兴奋的一年,可是回首凝视,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却南方雪灾、西藏骚乱、火车相撞、汶川地震、翁安事件、杨佳案件、股市崩盘、毒奶事件、陇南事件、出租罢运、金融危机等一系列让人悲痛的天灾人祸和危机。中国政府在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仍然竭尽全力成功举办了一次历史上"最高水平,最令人难忘的奥运会"。在这后奥运时代,民政部取缔一个社会团体似乎根本就不值一提。将08年所发生的各样的天灾人祸所引起的危机与取缔一个社会团体相提并论也似乎是不合时宜的。然而,当我们拨开表面的层层迷雾,看到问题的实质时,我们会不由得惊叹这两者之间竟然隐藏着某种很深切的关联。
    
    
    
     这种关联就在于,当今中国社会各样矛盾错综复杂,各样冲突频频爆发,在此形势之下,政府仍然不遗余力的打击和逼迫家庭教会。这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以下问题:民政部联合各部门取缔"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的意图何在?家庭教会联合会是影响社会和谐的不稳定因素吗?这种取缔行为是否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中国政府当如何正确清晰的认识各样社会矛盾的根源并采取恰当的措施呢?本文试图去探讨政府取缔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背后的深层次矛盾究竟何在,以及当如何处理。
    
    
    
     二、民政部2008年的第一号取缔决定书里隐藏的秘密
    
    
    
     从民政部的取缔决定书中,有四个问题值得我们关注。第一,取缔决定书的时间和编号。在2008年的11月28日,发布了民政部的第一号取缔决定书。也就是说在08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民政部才作出了本年度的第一个社会团体取缔决定书。第二,取缔的对象: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第三,取缔的理由: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第四,取缔的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5条。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目前中国社会团体的实际状况。据谢海定先生调查研究显示,现在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组织的数量大约十倍于已经登记的社会团体数量。[1]也就是说,在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如此普遍的情形之下,民政部在08年年末才作出了第一个取缔决定书。由此,我们不得不怀疑民政部作出这个决定并非意旨清理中国目前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整治所谓的社会团体管理秩序。它所采取的是进行选择性打击的策略,不仅如此,恐怕这种选择也并非它自己所愿。从向联合会会长张明选宣布取缔决定书包括了民政、公安、国保、宗教局等部门的官员来看,我们就可以略窥一二。
    
    
    
     那么,他们为什么选择"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为他们的首个目标呢?据悉,"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在筹备阶段曾向有关部门提出要登记,但被拒绝,后该联合会于2005年11月20日正式在北京郊区成立,由各地基督教家庭教会组成,经各会员的同意、授权而自发、自愿组成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自治团体,并且公布了其信仰告白,其使命是服侍在主耶稣名下有需要的众家庭教会。所做的事工包括圣经培训、建立教会、兴办孤儿院、收养流浪、向少数民族地区宣教、从事法律咨询以及援助事工等等。由此可见,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并不是一个一般的社会团体,而是属于社会团体中的宗教团体。
    
    
    
     然而,对于这个宗教团体,政府取缔的理由是未经登记,依据是《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并且在决定书中也刻意将"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中的"基督教"三字去掉了。事实上,政府对于宗教团体特别制定了一些法规。例如,民政部在1991年制定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之后,又依据该条例制定了《宗教社会团体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在前者规定的基础上又作了些特别的规定,即:1、有可考证的、符合我国现存宗教历史沿革的、不违背本团体章程的经典、教义、教规。2、组织机构的组成人员有广泛的代表性。[2]05年3月1日起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第六条规定:"宗教团体的成立、变更和注销,应当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宗教团体的章程应当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按照以上条例的规定,宗教团体的成立需要经过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审查同意后,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但是,在取缔宗教团体的时候,却偏偏将宗教问题去宗教化,直接由民政部门以社会团体的名义来取缔宗教团体。由此可见,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来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这个宗教团体,实际上是政府隐藏其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事实的手段。
    
    
    
     三、家庭教会、基督徒――社会不稳定因素?
    
    
    
     据张明选牧师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里透露,他本人不过是一个剃头匠,只不过蒙上帝的抬举,成为了一名牧师,在此之后曾多次因传福音被公安抓、打、抢、赶,有一次还被抓到精神病院13天。不仅如此,公安也多次威胁房东让他们搬家。08年6月18日张明选牧师被北京警方拘留,次日获释。8月6日,张明选牧师连同他的妻子和同事一起被捕,三人同时被秘密关押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8月26日,对华援助协会和殉道者之声发起了全球请愿运动,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8月29日,张明选牧师获释但被告知,残奥会结束之前,他们不能回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张明选牧师按照当时政府承诺回北京。可是没有一家旅馆敢为张家提供一席之地,张明选到哪,哪里就有派出所警察采用各种方式禁止张家住在此地。10月15日,有人在"大陆基督徒(网络)论坛"抛出《揭穿隐藏在信仰背后的阴谋――关于中国家庭教会及张明选的真实情况》一文诬陷张明选牧师,后有被署名的当事人亲自出来澄清事实。[3]次日,张牧师在云南昆明机场被警察拘捕,关押在石林公安分局。而同一天在北京,张明选牧师的家人被当局殴打,大儿子的鼻梁骨被打断。10月23日上午10点,张牧师由2名南阳公安人员从昆明解送到河南,并拘押在南阳市温泉宾馆。张师母和她妹妹也一同被拘押,当局派4名警员看守。[4]
    
    
    
     11月28日,又由民政部牵头,联合了公安部门、国保、宗教局等单位的官员20对人一行强行挟持张明选并向他宣布取缔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当局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合法"的以"未经登记"为由取缔了该团体。至此,政府对于张明选个人及其家庭的逼迫采取了新的形式,即以张明选牧师的家庭教会联合会未经登记为由,来将其迫害行为"合法化"了。
    
    
    
     曹志先生在"中国宗教团体登记制度分析――以基督教家庭教会为考察对象"一文中特别分析了现行法律法规中的"取缔"条款,他认为:"'取缔'乃是执政党及其政府为控制社会,而对实质上威胁其执政地位、反对其施政方针、阻碍其政策推行,形式上未被登记即未获行政许可的社会团体,采取一切具有强制力的政府行为(立法行为、行政行为和司法行为),旨在终止该类团体有组织的活动,彻底取消该类团体或组织的存在。"[5]
    
    
    
     也就是说,"取缔"条款的设立并非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而是为了执政党更好的控制社会。而在这里,家庭教会联合会正是被执政党及其政府认为是威胁其执政地位的未被登记的社会团体。从各级政府对张明选牧师一直以来的做法和态度,我们就可以看到,政府是想通过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来进一步的打击和逼迫张明选牧师以及背后的家庭教会。
    
    
    
     不仅如此,北京奥运结束之后,北京、杭州警方分别于九月底、十一月初对共四百多名大学生基督徒以从事"非法聚会"、参加"邪教活动"为由进行了拘捕审查。共有十一名教友被拘留八至十五日,其中四人更被判劳教一年至一年半。获释放的学生被公安警告不准再参加教会活动,若不听从则会被抓捕。因此,无论是民政部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还是杭州以"邪教"名义对家庭教会领袖进行劳教,这都反映了目前中国政府打击迫害家庭教会的宗教政策和思维仍然没有改变,甚至变本加厉。政府仍然是把基督教家庭教会视为威胁其政治统治的不稳定因素,视为其需要严格控制的对象。
    
    
    
     事实上,政府之所以把家庭教会视为不稳定因素,是因为政府仍然没有把自己从意识形态上的专制统治的牢笼中解放出来,走向他们自己所宣称的"为人民服务"的服务性政府的定位。专制主义使政府害怕一切它所不能完全掌控的组织。事实上,基督教家庭教会所追求的不过是独立的按照圣经的教导过宗教生活。在圣经的教导中,顺服在上有权柄的政府是应当的。信徒不会成为某些人鼓动颠覆、反抗国家政权的工具。从家庭教会在逼迫中成长的历史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家庭教会即使遭到了逼迫患难,它也从来没有仇恨政府,仇恨社会,成为反政府反社会的敌对分子和恐怖分子。不仅如此,注重爱和公义的基督教教义培养了更多遵纪守法、讲道德的好公民。政府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假想敌,并不断的对假想敌进行打击和迫害。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假想敌也只是默默无声的背起他们的十字架,宁愿自我牺牲也要坚定的维护自己最基本的信仰权利,它并没有因此而揭竿起义,它也不会揭竿起义成为暴力反抗政府的力量。由此可见,家庭教会只不过是公民实践宗教信仰自由的产物,家庭教会本身并不是不稳定因素,恰恰是因为政府试图剥脱公民的信仰自由,将家庭教会视为不稳定因素进行打击迫害,这才是社会真正的不稳定因素。
    
    
    
     四、《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合法性"探析
    
    
    
     结社自由与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而《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制定目的并非是为了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它所体现的不过是当局限制以民间组织为代表的市民社会的国家专制主义。不仅如此,利用该条例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以这种限制结社自由的方式来限制宗教信仰自由,更是违背人权宣言,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其法律法规本身的正当性和合法性都是值得质疑的。
    
    
    
     具体来说,该条例所确定的"归口登记、双重负责、分级管理"的制度实际上就是立法对于社会团体的"控制型管理取向"[6]所造成的。"归口登记"表面是说社会团体,包括宗教团体,统一归口到民政部门登记,实际上它设立了业务主管单位和民政部门两道审查"门槛",即使申请成立的社会团体已经具备法律规定的其他要件,如果它找不到愿意担任业务主管单位,依然至多只能成为"非法组织";对于宗教社会团体来讲,它们不仅仅要宗教部门和民政部门的两道审核,它还需要得到诸如中国佛教协会、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之类的官方附属宗教组织的认同。不仅如此,社会团体进行登记时还有对于其资金、场所、人数等方面的条件限制,这无疑也更加的提高了这些团体登记的门槛,将更多的社会团体拒之于合法性的门外。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的数量会十倍于登记的社会团体的数量。
    
    
    
     "双重负责"一方面可能导致的是业务主管单位和登记机关可能相互推诿,彼此埋怨,互说对方不履行职责,造成实际监管不利;另一方面也会使行政权力过分干预社会团体的内部管理,这种做法"在很大程度上,剥夺了社会团体的自治性,社会团体应有的民间性所剩无几,而官方性却极为浓厚。这种管理方式也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团体的代表性,使社会团体丧失必要的社会信任和支持,相应地,也就影响了社会团体的参与能力。"[7]而所谓的"分级管理"更多的成为了分级控制。地方控制地方的社会团体,中央则控制全国性或跨地区性的社会团体。然而,这种"控制性管理取向"的确立根源在于当局害怕社会团体的纷纷出现会威胁其统治,害怕这些社会团体组织化程度达到一定的水准后便会与政府对抗。这在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执政者不够自信。
    
    
    
     事实上,以登记来作为社会团体"合法"与"非法"的划分标准,实际上是剥脱了大多数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法律层面上的合法性,但是这并不表明它们不具有社会正当性。但是,另一方面,经过登记的"合法社会团体"虽然具有存在的法律资格,却并不因此就具有了正当性。那些很少开展活动的,利用成立组织、甚至利用行政权力谋取非法利益的民间组织,就是很好的例子。社会团体合法律性的标准由法律规范设定,但其正当性却要其自身通过行为、通过其实际发挥的社会功能才能获得。以是否登记为"合法"与"非法"的界限,导致了社会团体这类的民间组织合法律性和正当性的悖谬。[8]这样做的后果只是增加了国家对其进行管理的难度和成本。
    
    
    
     五、小结:面对现实,共建和谐
    
    
    
     如今,在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社会各方面矛盾和冲突重重的处境下,作为执政党和政府必须头脑清晰的认识到各样矛盾和冲突的根源和实质是什么。盲目的树立假想敌并对其采取打压和限制的方式,不仅不能解决社会问题,相反还激发了原本不存在的社会矛盾或者更加激化了原有的社会矛盾。托克维尔认为:"人们之所以变坏,是由于执政者行使了被认为是非法的暴力和被治者服从于他们认为是侵夺和压迫的强权。"[9]所以,杨佳案件、瓮安事件、陇南事件等用事实证明了社会矛盾的根源是体制内的非法暴力和强权。各样的社会冲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怕社会冲突的发生和暴露。科塞的社会冲突理论也论证了,社会冲突作为社会安全阀的正功能。
    
    
    
     社会问题的根源不是由于上访者,也不是由于维权人士,更不是由于基督徒以及一些民间组织和社会团体无理取闹,故意制造冲突破坏和谐造成的。众多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根源恰恰是由于这些群体正当的、合法的权益被侵犯和剥夺所造成的。如果政府不是去面对现实,去保障和维护公民的正当合法的权益,而是一味的打击和迫害这些本来权益就受到了侵犯和剥夺的人以及代理他们去维权的正义勇士。那么这样的做法不仅没有解决各种矛盾和冲突所反映的问题,而且人为的制造了更多的问题和麻烦,是真正威胁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民政部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其实质也是将非法的暴力强权手段披上"合法"的外衣来打击被强行贴上"非法"标签的合法行为和团体。也是以非宗教化的法律来打击和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在这样的"合法"与"非法"之间,法本身的精神――公义、公平,被歪曲甚至被抹杀了;人们正当的权益就被强权和暴力剥夺了。当法律失去了它本来的精神之后,法律便不再是被人尊重、遵行的规则,而是任人凌辱的工具;法律便不再是造福社会与人类的正义之剑,而是危害社会和民众的邪恶之刀。手握邪恶之刀,固然会让握刀者感到其权势浩大、威风凛凛。然而,邪恶之刀魔力之大,远超握刀者控制能力之上,握刀者若一不小心,便会搭上自己的全部,最终也论为邪恶所吞噬的对象。因此,为了国家之真正安全,为了社会之真正和谐,为了民众之真正幸福,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还公义之清白,还法律之尊严,还人类之良心!
    
    
    
     具体来说,我们强烈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对于侵犯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的法律法规――如侵犯公民结社自由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宗教事务条例》提起违宪审查并予以撤销,改变对于社会团体和宗教团体的立法指导思想,从"控制性管理取向"转向"培育性管理取向",[10]制定《民间组织法》和《宗教法》,真正实现和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和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权,促进社会真正的走向稳定和谐发展的道路。
    
    
    
     --------------------------------------------------------------------------------
    
     * 在构思本文及成稿阶段,本人得到了杨圣山先生的细心指导;并且杨先生为本文写作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在此本人表示特别的感谢。但本文的不足及错误之处仍由本人负责。
    
     [1] 谢海定:"中国民间组织的合法性困境",《法学研究》2004年第2期,第21页。
    
     [2] 帅峰、李建主编:《宗教事务条例释义》,宗教文化出版社,第40页。
    
     [3] 张双成:"关于攻击家庭教会联合会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
    
     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6874。
    
     [4] 具体报道见对华援助协会网站: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index.php。
    
     [5] 曹志:"中国宗教团体登记制度分析――以基督教家庭教会为考察对象"
    
     圣山网:http://www.shengshan.org.cn/article/gonggongshenxue/20081110/222.html。
    
     [6] 谢海定:"中国民间组织的合法性困境",同前注1。
    
     [7] 康晓光:《权力的转移――转型时期的中国权力格局的变迁》,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第201页。
    
     [8] 见谢海定:"中国民间组织的合法性困境",同前注1。
    
     [9] 引托克维尔[法] 著:《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2004),第10页。
    
     [10] 见谢海定:"中国民间组织的合法性困境",同前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庭教会联合会被取缔的危险信号-王光良
  • 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 原家庭教会联合会副会长张双成牧师关于攻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发布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第三次代表会议宣言(图)
  • 张双成关于攻击家庭教会联合会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 (图)
  • 北京本地家庭教会报告/刘同苏
  • 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陈天石: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强烈谴责和抗议驱赶独立教会牧师张明选全家/中国人权卫士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声明
  • 合法性的焦虑 关注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案
  • 通向自由的路还有多长——成都秋雨之福及其他教会被冲击之感想
  • 狼与羊的新寓言——北京福音教会被冲击事件的神学启迪
  • 谁是家庭教会的朋友和敌人?——评2008年5月中国家庭教会受逼迫系列事件/杨圣山
  • 毛泽东、共产党教会、红卫兵与爱国华人/柳丝
  • 如果河水泛滥,那一定是基督徒干的?!---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回应叶小文局长的谈话
  • “强调做好宗教工作”是什么意思?-一位家庭教会知识分子领袖对胡锦涛讲话的回应/迦勒
  • 中国基督教华南教会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 李国涛:见证宗教迫害:家庭教会传道人周恒案透视
  • 家庭教会联合会长张明选被警方连夜押出北京
  • 河南洛阳家庭教会领袖毛民子因信仰被判劳教一年(图)
  • 包括范亚峰、郑恩宠在内的15位知名法律界人士声援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 呼吁全国人大撤销违宪条例(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图)
  • 北京杭州大规模打击大学基督徒; 400多名学生基督徒被拘捕并讯问,11名教会领袖被拘留或劳动教养(图)
  • 中国宣布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牧师和十多位基督徒遭非法拘禁和胁迫(图)
  • 河南家庭教会朱保国牧师被判劳教
  • 新疆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被捕,罪名是迷信(图)
  • 新疆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定于11月18日开庭审理,罪名是以迷信方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内蒙古分会会长汪大卫揭露“批张明选”骗局
  • 中国家庭教会一年逼迫不断
  • 烟台教会陈述合法理由 要求归还没收物品
  • 贵州习水教会案办理经过
  • 贵州家庭教会投诉公安非法拘留
  • 走向和谐中国的破冰之旅:从于建嵘家庭教会演讲谈起
  • 北京容许张明选牧师家庭教会聚会
  • 山东烟台家庭教会遭突击搜查 没收基督徒的财产
  •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起诉宗教局
  • 北京家庭教会领袖和基督徒商人石维翰受折磨 老朋友认不出(图)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