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杨恒均:我接到萨科齐妻子的来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第一章: 午夜惊魂之夜半铃声……
     (博讯 boxun.com)
         在电脑前坐了三个多小时,头昏眼花,却就是不肯下网,一个链接又一个链接,仿佛要把你牵引到未知的空间里去。我想,我已经成为专家们说的电脑精神病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的神智已经开始不清了,眼皮越来越沉重,我这才下定决心,“啪”的一声拔掉了电源,电脑屏幕霎那间漆黑一团,我的眼前也一黑,顺势倒头便睡……
    
    可是,眼睛一旦闭上,大脑里的眼睛立马就看到一张电脑屏幕,先是闪烁不定好像电视上的雪花一样,就在我紧张那雪花过后会不会突然出现一张恐怖的脸或者一口随时有女鬼爬上来的枯井的时候,屏幕渐渐清晰起来,还好——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我刚刚浏览过的网页。于是,我用大脑的眼睛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着那些内容,却也发现了一些肉眼忽略了的东西。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钟头,等到大脑里看到的那台电脑屏幕也渐渐模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我试图关闭了大脑里的那台电脑,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变换不同的睡姿,大概又折腾了有半个世纪之久,一张好端端的床被我蹂躏得一塌糊涂。
    
    今天怎么了?我并没有喝咖啡或者珍珠奶茶呀,我已经调整了七八十种睡姿,还是没有一种能够让我安心地进入梦乡。最后我从头下抽出一只枕头,夹到大腿下,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蠕动……这一折腾,又是半个小时,肚子有些饿,但想到小肚子上的赘肉,忍住没有爬起来,开始数数,1、2、3、4、5……657、658……879……
    
    逐渐迷糊的我感到身子越来越轻,好像飘起来一样,那种感觉真好,我想这大概就是睡着了吧。可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铃声突然响起,这铃声很陌生,却也唤起了久远的记忆,大概也有好几年没有听到过了。铃声是床头那台被厚厚的尘土覆盖的座机发出的。我睁开眼,在夜灯的昏暗中惊恐地盯住那台座机,自从有了手机,我都想不起那台座机什么时候响起过。我仍然盯住那台座机,希望铃声能够在某一次尖叫后嘎然而止,可是响了十次以后,仍然在继续,而且好像声音越来越大。我能够看到电话上的尘土都被这午夜的铃声惊吓得腾空而起。我颤抖地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拿抓起话筒,放到耳边……
    
    谁会在午夜时分拨通我的电话?话筒里会传出什么样的声音?
    
第二章:千媚百娇的布鲁尼柔声对我说……
    
    喂——我声音也有些颤抖。
    
    你好,这个时间打电话给你,很过意不去,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吓了我一跳。那声音如此清晰,仿佛是房间里某处发出的,我举目四望,什么也没有看到。那声音继续说,情况紧急,我想到了你……
    
    我这时才能够确定声音是从手里的话筒里传出来的,我松了一口气,却也有些失望,那声音真好听,即便在午夜时分,也让人一下子就有些想入非非。
    
    我用左手手背揉了揉眼睛,稳定了一下情绪,打断了那个很好听的声音,有啥事?知道现在几点吗?
    
    我并不完全是质疑那个声音,自从没有了工作,我床头的小闹钟已经罢工很久了。话筒里的声音又响起来,知道,实在过意不去,你那里是凌晨三点,我这边是晚上八点……
    
    你那里?你那里是哪里?我打了一个呵欠,侧了一下身子,让被窝里憋了一晚上的气体释放出来,我使劲呼吸着,感觉很爽。
    
    我这里是法国首都巴黎,我吵醒你了,再次说声对不起。那个娇滴滴声音听上去如此的柔美,竟然让我差一点忘记接上话头,我想,如果再让我多睡两个小时的话,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的身体一定会有强烈的反应。可现在也忒早了点吧?什么人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该不会是某位变态的女粉丝吧,有段时间,我被几位变态女粉丝弄得一度精神失常,后来阳痿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到这里,我冷冷地说,国际长途呀,很贵的,你快点说吧,对了,先告诉我你是谁?我们很熟吗?
    
    不熟的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拨打我床头的电话吧,各位,我是这样想到,不过,我也知道,我们绝对不熟,就凭这话筒里传来的娇喘欲滴的声音,如果我们很熟的话,我还会至今独守双人床?
    
    嗯,真对不起,杨先生——不,杨老师,我知道你日理万鸡,所以只好夜晚给你打电话,而且,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敢给老师你亲自打电话,我叫布鲁尼,你听说过吗?
    
    布鲁诺我就听说过,但他被欧洲人几个世纪前就烧死了,布鲁尼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不过,我没有马上回答。我圆滑地说,啊,有点印象,当然有印象,只是——
    
    只是一下想不起来?那个从话筒里传过来、让我早上的身体一会发软一会发硬的声音柔声说,杨老师那么忙,记不起也不奇怪,我是欧洲——不,我是全世界有名的模特儿,十年前,我就拍摄过一组让很多男人早上一醒来就第一个想起我的裸照,今年纽约拍卖行卖出了很高的价钱,你一定听说过吧?
    
    我被她的声音弄得有些神魂颠倒,却没有理解她说话的内容,我只是支支吾吾、哼哼哈哈的,哦,有印象,有印象,当时好像……唉,你看我这记忆,真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杨老师,我想你现在也清醒了,如果你还想不起,那就怪我名气不大,再说,你杨老师是政治动物,哪里会注意娱乐新闻这些小屁事!对了,我还有一个身份,虽然我并不喜欢,但那毕竟也是我的身份之一:我是萨科齐的妻子,他是法国总统,我是法国第一夫人……
    
    我靠,我大吃一惊,差一点从床上弹了起来,但随即我就愤怒了,我喊道,姐们,玩过了吧?现在是半夜三点钟,你就和我开玩笑?还开成了国际玩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那边妩媚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些抽泣,这可是我第一次从一个女子声音里感觉到“妩媚”,那声音继续说,我知道你是谁,所以才在这个时候找你,只有你能够帮到我,杨老师,你不是嫉恶如仇,从善如流吗?就凭这一句话,我就是你的粉丝,不,我是你最硬的铁杆粉丝,也就是“铁丝”!
    
    天啊,说到我的命根子了,我身不由己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正襟危坐——不过,没有穿衣服,也就是裸体危坐了,这时我分明地感觉到心脏里流出的鲜血向上下两头冲过去,都是他那一个“硬”字,弄得我身体所有的器官都硬邦邦的不听使唤了,甚至连大脑也有些僵硬了……
    
第三章:我的老公阳痿了……
    
    各位,如果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柔美的声音,你也许仍然无法感受我的感觉,那么我告诉你,我平生第一次听一个女子哽咽的声音,竟然下面还能蠢蠢欲动。她的柔美语言继续从话筒里传过来:杨老师,我的那位——我真不好意思说他是法国人的总统,因为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这两天他被辱骂为弱智、蠢猪、低能儿、萨达姆的同胞兄弟、狗娘养的、婊子养的、中国人的孙子、小丑、妓女的老公、色x情狂、小矮子、贱人、一钱不值的法国狗……
    
    夫人,不会吧,你在哪里看到的?我打断她如泣如诉的话儿,那些词儿让我觉得有些冒犯。
    
    杨老师,你不会没有看到吧?我们的情报机关这些天一直在新浪和搜狐看你们的新闻和后面网友的跟贴,已经有两位法国五x毛党受到刺激而送院治疗了,法国情报首长一开始不让我们知道,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后来还是让我老公萨科齐看到了,结果他就受到了刺激,一度精神不太正常……
    
    哈哈,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不会吧?堂堂的法国总统,怎么会连这么一点骂都受不了?敢做敢当嘛——
    
    杨老师,你这样说就不仁慈了,我老公堂堂一个民选的总统,看看都被你们辱骂成什么样子了?想一想,如果有一个法国人这样说你们的总统——你们选的那个管理国家的领导人也叫总统吧?——那你们中国网民还不把整个法国给灭了?
    
    那倒也是的,我想,不过我没有说出来。我想了一会,才开口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最近我准备写爱情小说,我想,你老公——哦,法国总统,吃饱了撑的?有事没事干嘛要见那个西藏的达老头?干啥要得罪中国网民?我杨恒均多硬的人物,都硬是被败下阵来,现在终于堕落到和郭敬明一样写爱情小说骗骗小孩子,你说,你一个法国总统,算老几?真是自不量力、自讨苦吃!
    
    杨老师,我要早找到你,该多好,现在悔之晚矣。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一事相求,只有你能够帮我,求求你……法国总统夫人布鲁尼的声音简直像要哭起来了,听得我心中一激灵,有一种心疼和二十年前初恋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想起了布鲁尼的魔鬼身材,又听出了她声音里露出的娇羞,虽然此时此刻我们相隔万里,我的心头还是一热,呼吸随即也急促起来,不过,转念想到她是为法国那位只有一米六五的总统萨科齐而找我,一种久违的嫉妒和失望又顷刻填满了我的心。你说吧,到底有啥事?我能帮什么忙?我故意让自己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冷冰冰的。
    
    杨老师,我先生就算在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也就是他参选总统的时候,也没有受到这么多人一起的辱骂和攻击,我们原本不相信这么多人辱骂会有什么恶劣结果,但现在不能不信了,你们中国人一起辱骂我老公,真就产生了一种传说中的气场,这气场已经让我老公深受其害!
    
    我静静地听着,她的声音有些急促,不过依然迷人,我现在很有些嫉妒那位法国总统了,恨不得也想加入到网民的辱骂中去,用口水活活淹死他。
    
    气场?到底把你老公怎么样了?我督促她快点说,很想听到让我开心的结果,结果——
    
    我老公阳痿了!她娇羞的说出这句话,我感觉到如兰的吹气从话筒传了过来。
    
第四章:第一夫人对我说,只有你能帮我……
    
    法国总统萨科齐阳痿了,她的夫人正用世界上最迷人的声音向我倾诉,向我求救,我的心情用一句中国的俗话概括就是:打翻了调味瓶,五味杂陈。
    
    我说,夫人,他阳痿了,我很同情他,不——我更同情你,但我能够帮什么忙吗?
    
    你当然能,只有你能够……总统夫人欲言又止,一个“你”字对于我来说,足足比得上法国最淫荡的五级片,我的血液好像一下子都涌到了下体,脑袋里空空荡荡的。
    
    只有你能够帮他,你知道这次他招致辱骂就是因为他在波兰见了你们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老达,其实,总统也是有苦难言,你知道,上次老达到法国,他都没敢见,而是派我一个女流之辈去见老达,转达他的歉意和敬意,可这次,他不能不见了……
    
    什么叫不能不见?我提高声音打断她,有一半是因为正义,另外一半是嫉妒这个女人为他那阳痿的法国总统辩护,你老公也太没有水平了,他为什么一定要见中国政府不喜欢的人?为什么要没事找事,一定要惹我们外交部生气?一定要让我们民族愤怒?你老公到底出于什么目的?你们……
    
    杨老师,你听我说,那很好听的声音倒显得有些平静,我也安静下来,不过一听到那边有咂嘴的响动,我立即想到她专业的、红扑扑的、性感得适合法国深吻和69式性爱的嘴唇,心中一阵痛惜。
    
    恍惚中,我好像看到她轻轻张开嘴唇,我听到她柔声地说,杨老师,你听我说,我们毕竟也是一个国家,我们的总统是民选的,他要见谁,和不见谁,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你知道,杨老师,法国不是中国的一个省,我们有自己的独立的核心价值观,你不是整天在写核心价值观吗?
    
    是的,我发现她找我之前一定好好研究过我,否则,她怎么敢自称是我的“铁丝”?我淡淡地说,是的,我是写核心价值观的,这和你老公阳痿有什么关系吗?
    
    太有关系了,只有你核心价值观的文章能够让法国总统不再阳痿,能够让我……
    
    她的声音突然低下去,有一种淫靡的气流在我们电话线之间流转……
    
第五章:他为什么要见中国政府和人民讨厌的达先生?
    
    我说,我还是不知道如何帮助你,你就直说吧,为了一个总统,不,为了你,夫人,我愿意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儿。说到这里,我四周看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太客气了,要知道,这里是中国,我没有必要对法国第一夫人这样彬彬有礼,于是,我一转念,以有些淫荡的口气调侃道,夫人,他阳痿了,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找一个,这样的事挺多的,我写的小说里就经常有红杏出墙……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竟然传出了嘤嘤的哭泣声,好不委屈的娇柔小模样,让我心里一阵颤抖,我颤声道,夫人,你莫非在法国找不到合适的,你想……
    
    我?我怎么了?我没有想到,传说中通情达理的杨老师竟然如此不解人意,你也不想一下,我现在还是名模吗?我是交际花吗?想当年,我生活里最不缺乏的就是金钱和男人。每天晚上,在我楼下附近开着保时捷兜来兜去的就有十几个公子哥们,都是等我心血来潮拨通他们电话让他们上楼来伺候我的……可是我却阴错阳差地选择了50多岁、身高只有一米六五的萨科齐,我当时主要是想尝尝权力的滋味,却也尝到了被监督的滋味,你知道现在我身边有多少警卫和特工吗?还有多少媒体日夜关注和跟踪我?……我就是要偷情,也得有机会呀,呜呜呜,我好命苦呀,一个男人的生活已经让我受不了,现在还被你们中国人骂得阳痿,害我守活寡,呜呜呜……
    
    夫人,我深表同情,你让我想起了克林顿同志,他也够可怜的,一个堂堂的美国总统竟然用雪茄弄了一下实习生,就差一点身败名裂。名气和地位也不是那么好受的,现在克林顿刚刚好一些,世人不再关注他们,可他夫人却又去当什么劳什子的国务卿,这不,克林顿一家又成焦点人物了,估计这老克又偷不了情了,我对你们都深表同情,要是你们生在中国就好了……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法国总统夫人在电话那头停了一下,估计是在擦眼泪,然后娇滴滴地说,杨先生,我别无选择,只有尽快治好我丈夫的阳痿病,而只有你出手,他才能硬起来。
    
    不会吧,我还没有开始写爱情小说,就有人找我搞心理咨询?我倒抽一口凉气,喃喃自语。
    
    我声音很轻,却被布鲁尼听到了,她嗔怪地说,杨老师,不是请你做心理咨询,我是想请你出手,写几篇关于法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的文章,发表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一是可以吸引一些大陆年轻的网民去你那里,二也是希望你为我的萨科齐会见达先生辩护一下……
    
    你等等,你等等,我急忙打断她说,这个时候你让我写关于法国核心价值观的文章?吸引中国网民到我博客?干啥呢?让他们来骂我,从而让你的老公——法国总统轻松起来,阳痿自然而然地痊愈了?你可真是——
    
    各位,最毒不过妇人心,不过,考虑到两国关系,以及法国第一家庭遭受的辱骂,我收回滑到嘴边的怨毒之语,只是用鼻子“哼哼”了两声,算是加重了我质疑的语气。
    
    杨老师,你怎么了?她竟然还好意思这样问我。我没好气地说,我不怎么的呀,我看不出你老公阳痿和法国的核心价值观有什么狗屁关系,我不会写的,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你不会写?杨先生,你太让我失望了。她声音还是很好听,但我注意到,她不再称呼我“杨老师”,而是“杨先生”了,我心里很不舒服,这所谓的“铁丝”还没有“粉丝”硬呢。
    
    杨先生,她继续说,这怎么会和核心价值观无关呢?难道你认为一个法国总统真是随心所欲、想见谁就见谁?其实,他哪里想见那个老和尚?法国有句谚语,见了老和尚,晚上不上床。上次那和尚到法国,他就没有见,这次他当欧盟轮值主席,在其他国家见了达先生,他原本以为这次见面应该和法国撇开关系,没有想到,你们中国政府和人民反应那么激烈,辱骂不说,还要制裁我们、抵制法兰西……
    
    嘿嘿,我冷笑了两声,感到一股扬眉吐气从小腹部升起。想一想,各位,仅仅在二十年前,法国人还跟在美国屁股后,对我中国进行了长达15年的(高科技)制裁,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呀,我的祖国强大到可以制裁法国、抵制法国货了,新出笼的俗话说得好:坐在神七上喝国产三鹿牌奶粉——牛逼冲天。
    
    杨先生,我知道你心里在嘲笑我,这可太出乎我的意料啦,我原本以为你真正理解了西方人的核心价值观,原来也只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
    
    你说什么?我非常生气,各位,我是真生气了,你可以侮辱我,或者打我一顿,甚至可以把我强奸,轮奸都可以,但不能污蔑我的信仰,我就是靠信仰支撑着的。我冲话筒吼道,你说什么?我怎么不理解西方人的核心价值观了?你老公阳痿——不,你老公见中国人民的公敌,和西方人民主、自由和平等的核心价值观有什么关系?
    
    太有关系了,杨先生,布鲁尼显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请你告诉我,达先生什么时候说过要分裂中国了?如果他真是要分裂中国,那么你们政府为什么还一直和他的代表谈判?你们难道和分裂分子的代表也谈判?另外我想问你们一句,达先生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如果你们不承认他是中国人,我们会见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外国人,你们有必要那么生气吗?你们过去六十年会见了多少反对法国的人?你们的红卫兵整天吵着要解放全世界,你们的伟大领袖不是照样接见他们?我们愤怒了没有,我们抗议了没有?如果达先生是中国人,你们为什么不让他回去?如果他是个分裂中国的中国人,你们可以让他回去,然后把他抓起来呀,可是却让自己的国民长期流浪海外,到处乱跑,请问我们法国人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国民赶到你们的土地上,不让他回来过?
    
    我靠,我急忙打断他,夫人,别怪我出言不逊,你这都哪跟哪呢,简直是驴鸡巴不对马嘴,扯不到一起去吧?
    
    是吗,我还没有说完呢,杨恒均,你听我说完,好不好?你真是浪得虚名,原来抵不上我一个女流之辈!
    
第六章:那个女人在电话里喊道:法兰西万岁!
    
    杨恒均,让我告诉你,法国政府和总统有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从我们共和国立国之时就不断完善,没有改变过,那标准也就是你终于发现的核心价值观。这个核心价值观不会因为经贸关系、什么国际关系和国家暂时的利益而彻底改变,我们不会因为害怕某些人和某些国家就改变法兰西民族长期维系的核心价值观,也许有时我们会有些变通,但想压服我们改变我们的核心价值观,痴心妄想……
    
    夫人,且慢,且慢,我忍不住想笑出来,你能够理智一点吗?你在讲什么呢?我怎么越来越糊涂?我们没有人想强迫你们法国人改变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你真的越来越糊涂了,杨恒均先生。那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尖细,让我耳朵很不习惯。那声音继续说,好,我就告诉你,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中国人住在法国吗?你知道他们中有多少是属于非法移民和逾期居留吗?法国的巴黎都快变成小温州了,你不是不知道,但我们法国人并没有要赶走任何人,每天都有不少中国人宣誓加入法国国籍,但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法国人加入中国国籍,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们法国是有包容性的,这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包容不是有选择性的,也不是看他人脸色办事。
    
    你扯得更远了。我很生气,因为这个模特女人扯得实在有些远,简直是胡搅蛮缠了。
    
    我还要扯更远呢,杨恒均先生!二十年前,你们的天安门广场发生人往坦克下面钻的流血事件后,那些流亡的中国学生、学者进入到法国领土,是我们法兰西民族,向他们伸出了援手,没有我们的收留,他们已经走投无路。这也是符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的。
    
    我耸耸肩,想说,你不应该收留被中国人赶走的人,但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于是,什么也没有说。
    
    那个女人继续说着,你还想让我说更远一点的事吗?好,44年前,当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之时,全世界都在孤立她,可是,我们伟大的法兰西就是看不惯这种欺负和孤立弱小地国际霸权行为,于是,我们当时的总统——戴高乐第一个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我的老公被法国人誉为戴高乐之后最伟大的法国总统。他同样看不惯欺负弱小的行为!我们的双手始终会向弱者伸出。
    
    真让我想吐,恶心,我忍住没有发作。
    
    电话那头的女人叹息了一声,继续说,从那以后,你们慢慢崛起,到了今天,你们强大了,你们动不动就威胁我们,要来制裁和抵制我们,你们真以为你们可以抵制法国货?看看你们签名抵制法国货的那些年轻人,你们根本用不起真正的法国货,法国货也不是为他们制造的!杨恒均先生,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不是不清楚,在中国,真正使用法国货的正是你们的利益集团。你们那些年轻人真要抵制法国货的话,首先应该抵制的正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官商和那些贪污腐败的利益集团成员,他们才是我们法国货的主要消费者!
    
    我又耸耸肩,觉得这女人有点疯了,尽扯这些八杆子打不到边的事。
    
    那边的法国总统夫人仿佛看得见我的表情,她换了一副循循善诱的口气说,杨恒均先生,你就别不屑一顾了,你还想我说得更远一点吗?好,那就让我把时间推回到冷战以前那段时间,那是中华民族最艰难的一段历史,列强都在欺负你们,你们的有识之士纷纷出国探求真理。那时,你们中华民族上最优秀的两个人——周恩来和邓小平,都选择了远渡重洋来到法国勤工俭学,在我们这里,他们接触到了马列主义——你不要忘记,马列主义和法国的建国理念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可是,正是这个和马列背道而驰的法国容纳和接待了远道而来的周恩来和邓小平,让他们两位在这里学习、工作,接受马列主义思潮,思考中国的前途,请问,如果我们按照当时中国政府的和被“代表”的人民的要求,把这两位优秀的中国人驱逐到大西洋里去,你们今天的中国会在哪里?既然我们可以让和资本主义死对头马列主义者周恩来和邓小平在法国生活和学习甚至战斗,我们的总统见了一下中国大陆流亡来的一个老和尚,你们有必要那么紧张,把我们总统辱骂得一塌糊涂?你看一下法国的任何一个法语网站,有多少个辱骂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帖子?
    
    这位伶牙俐齿的夫人说着说着,又想到伤心处,竟然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委屈地说,你们的小愤青也太过分了,硬是把我的老公——堂堂的法国总统骂得硬不起来!就算你们没有核心价值观,但也应该有良心呀,法兰西哪点对不起你们了,你们动不动就要制裁和抵制,法兰西万岁,法兰西万岁——
    
    那个女人突然疯狂的呼喊起口号,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响,我把话筒拿开了一些,对这女人的性幻想也霎那间烟消云散……
    
第七章:一大早,我就经受了名、利和美色的诱惑……
    
    过了一会,那女人恢复了平静,杨先生,你愿意写文章吗?我都懒得理睬她了,我没有吭声,只是想,每天有一个拥有这样声音的女人在身边,那该是多大的一个享受呀。
    
    可她不肯善罢甘休,继续用无比柔美的声音劝说我,杨先生,我们注意到上次那个西藏老头受到委屈时,你写了《我对儿子讲西藏》;而当法兰西总统府被五星红旗插满的时候,你又写了《给海外留学生的一封信》;在地震爆发时,你也勇敢的站出来,喊道《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的感情》,还有奥运会圣火,还有奥运会,还有毒牛奶……,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你杨先生,就有你杨老师的文章。在任何时候,你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管人家如何骂你,你都不忘发挥一名知识分子应有的作用……
    
    各位,雷倒我了!各位,我不得不承认,我这人经不起奉承,我被那女人的柔声细语弄得飘飘然起来,可她仍不依不饶,非要把我吹捧上天,或者把我吹化不可。
    
    杨老师,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实在让我这位无知的小女子钦佩得——你们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着,佩服得我两条腿和两条手大大分开躺在你面前的地上——
    
    呵呵,不对、不对,我和蔼地纠正道,不是那样躺下来,那是“五体投地”的意思,你们法兰西的语言比较贫乏,翻译过去再翻译过来,就搞成那样四肢着地躺着了,我可以理解。
    
    啊,是的,杨老师,是“五体”投地呀,我还以为我只有四肢,怎么会“五体”?那是说你的吧,杨老师,你可比我多了一“体”。好了,杨老师,但我也发现一个问题,你在我们法兰西民众中地位可不高,这么说吧,几乎没有一个法兰西人知道你,可是,我敢保证,如果这次你写一篇文章为我们老公辩护,我就把你介绍给全法兰西人民,只是我有点担心,法兰西少女一向热情似火,就怕你不太习惯,怎么样,杨老师……
    
    有那么一忽儿,我差一点被她忽悠了,那种名誉实在吸引人,然而,我不能用我的文章作为交换。我强忍住欲望,淡淡地说,不,谢谢了,我对到法兰西出名不感兴趣,我也不太适合白种女孩……
    
    那女人又是何等人物?一个模特竟然能够把总统搞到床上,还领了结婚证,自然非同一般,岂会感觉不到我的反应?果然,她稍一犹豫就转换了策略。
    
    杨老师,我知道你股票亏了不少钱,不如这样,如果你写两篇文章的话,我现在就托人给你带去刚刚出炉的限量版LV新款女式手提包,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止一个女朋友,这样吧,我一次送你二十个,够了吗?如果不够,我们还可以扩大限量,专门为你的女朋友生产……
    
    果不其然,这位模特不但搞清楚了我有几个女朋友,而且知道这些女朋友都穷兮兮、前半生的愿望就是想拥有一个限量版的LV,不过,这位女模特却搞错了一件事,我的那些女朋友都是因为爱国才爱我的,而且不少是把我误当成国家在爱,爱得昏天黑地和糊里糊涂的。我如果为了她们而写文章出卖了国家,迟早会被她们生吞活剥的。
    
    布鲁尼,你省省吧,我也许会写文章,但不会为你说的那个理由写的,名誉和金钱都是我想要的,但两者加起来也不可能让我去用自己的文章作为交换,你别引诱我了,那是瞎子点灯,白费啦!我语气忽高忽低,正好反映了我的心情起伏不平。
    
    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足足有五分钟,接着话筒里传来一声叹息,这声叹息我是无论如何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因为这是一声让你全身立马感到舒泰的叹息,一声可以打通你上下筋脉的叹息,一种可以让你的激情为此一泄而出的叹息——我隐隐约约从这声叹息中,感觉到她要使出杀手锏——我凝神提气,高度紧张中……
  
    杨子,均均,亲爱的,宝贝……你喜欢我怎么称呼你呢?我不想当你的粉丝,也不想当“铁丝”,我想当你的金丝、银丝,我想轻轻问你一声,你什么时候到巴黎来?反正你知道总统他身体也不好……你来了,我会安排你住到香格里拉总统套房,我知道你喜欢睡一张大床,不过你那张大床可能并不适合两个人睡,你知道我很高、三围是多少吧,我睡觉很占床的,就是想舒展开来,就是那种“五体投地”,不——五体投床那种姿势,对了,你一定知道我为维多利亚丁字裤做过内衣模特吧,你喜欢什么颜色呢,粘在我白晰的大腿根,我觉得还是粉红色吧,你说呢……
    
    哇塞,你能不能别说下去了? 请你无论如何闭嘴,立即闭嘴,我大喊一声,声音却已然沙哑,连我自己都被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我近似哀求地说,我求你了,法兰西美女加第一夫人,别说了,我受不了啦……
    
    啊,那你答应写文章顶我的老公——法兰西的总统了?她兴奋的叫嚷着。
    
    不行,我残存的理智让我发出来微弱的否定的声音,过来好一会,我喃喃自语道,你不知道我有多大的麻烦,就因为那些狗屁文章,我被一些利益集团的人视为眼中钉,我也被网友骂成美国特务、台湾走狗和卖国贼、汉奸、叛徒、民贼……你现在还想让我写?不行,不行,我不能再因为一篇新文章变成法国特务,坚决不行,你就是此时此刻在我这张双人床上逼我,我也不会写,打死我也不写了。我吃饱了饭撑的?你也想让我和你老公一样阳痿?
    
    各位,多少年后,当我再次想到此时此刻,我有理由为自己的在这样的一个早上赤身裸体地顶住了来自法兰西的名、利和色的诱惑而骄傲得热泪盈眶——
    
    事实上,我现在眼睛就有点湿润了,当然,湿润的不仅仅是我的眼睛……
    
第八章:你是谁?
    
    更长久的一阵沉默,让我在为自己的高尚的品德感动得无法自拔的时候,也为电话那边的法国第一夫人布鲁尼感到难过,她为自己被中国人骂得狗血喷头的丈夫出马,实在是值得称道的。我想虽然我不会写文章顶她和她的丈夫,但我却可以以我国际关系的知识来做一些建设性的建议。
    
    我说,布鲁尼,关于这件事,其实我认为你说得有道理,然而,作为中国人,我认为中国人骂得也有道理,甚至更有道理,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出在沟通不够,为什么不互相好好沟通一下,解释一下。我想,你的丈夫如果不能不见达先生,那么见过后也许可以立即重声一下法国不支持分裂中国的政策。还有,你对我说的那些,什么邓小平到法国等等,你也可以对我们领导人说嘛,对中国网民说嘛,你们太不注重宣传了,记住,要沟通,还要做必要的宣传……
    
    我明白,布鲁尼一下子失去了锋芒,语气平淡得和任何一个电话接线员无异。她说我们也想沟通,找你写文章不就是想沟通吗,我想 先和你“沟通”……
    
    别,别,别又来了,我立即阻止她。这时,我的身体已经很虚了。
    
    那好,她说,她突然换了一副口气,一副让我感到很陌生的公事公办的口气,请你向你们最高当局带一下我下面说的话:第一,你们回顾一下法国的历史,在历史上,我们对中国人是如何的友好,从周恩来、邓小平到戴高乐承认北京政府,再到我们对大量中国非法移民的人道态度;二,请你们不要忘记,你们自己都在和达先生接触,如果你们宣布他是恐怖分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否则,我们有权利接触这些人,只要我们不改变对待中国的态度,只要我们并不支持分裂中国;三,不要动不动就威胁制裁和抵制,你们还是世界上平均最穷的国家之一,真要和全世界为敌,遭受抵制的很可能是你们自己;四,请你们辱骂我们法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网友有所节制,法国人也是很理智的,然而,如果你们一味辱骂,别以为我们的青年人就都不关心国家,不维护国家的荣誉和领导人的面子,如果我们一旦把你们辱骂总统的话翻译过来,我想,结果也许不是你们想要的。你们那种小孩子吵架,只有你们一方在那里哭闹辱骂的行为很可笑;五,我也请你们北京的当权派好好想一下,从你们中国的政权不稳定历史出发,保不准现在在台上的那些利益集团,转眼就被迫流亡,如果到时你们流亡到法国,我们也会宽容的接待的,你们最好不要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六……
    
    你闭嘴!我大喊一声,各位,老子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你这个模特,你这个内衣模特,你这个裸体拍摄者,你这个变态狂,你这个阳痿患者的老婆——你闭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你的秘书?传话筒?是你的御用文人?是你养的小白脸?我凭什么为你传话,再说,我也没有途径为你传。如果你真要表达这些意思,请你通过法国外交部对中国外交部去说,或者请你老公直接给古月主席打电话,你闭嘴,不许对我说了!
    
    杨先生,你别急,如果我们外交部可以找到你们愤怒的外交部长,也就不用我说了,再说,只要一出点什么国际纠纷,你们老大的电话就打不通,美国人早就领教过了,还记得他们十年前台海危机时吧,克灵顿打不通北京电话,一气之下就把航空母舰开过去了,可我们没有那么牛,只好通过你——我尊重的杨恒均先生传话!
    
    狗屁,我毫不客气地说,你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不会给你传话的,实际上,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根本不会相信我的,在北京那些掌握权力的人眼里,我是刺头,有些利益集团甚至正在想办法除掉我。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个女人声音突然变得冷冰冰的,听得我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那和刚才判若两人的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很清楚你这样受尊敬的讲真话的知识分子的处境,所以,我们认为,上面那段话,只有你能够完整传递到最高当局耳朵中——
    
    我陡然间意识到什么,先是胃部开始收缩,随后整个人都缩成一团,我那双小眼睛紧张的环顾四周,这就是我的家,空空荡荡,然而,我并不“孤独”。
    
    那个自称法国第一夫人的女子好像看到我的表情,悲天悯人地说,杨恒均先生,你应该知道能够听到你电话的人不只是你一个人吧?而那些人会把你和任何人谈话的内容——包括我们今天想让你带话的内容——一五一十报到最高当局!
    
    这一刻,我差一点崩溃,你……我嗫嚅道,你是谁?
    
    是的,直到现在,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位和我谈论足足有一个半小时的“法国第一夫人”竟然一直在用稍带东北沈阳口音的普通话和我对谈,而我竟然一直认为她就是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夫人布鲁尼,天啊——就算是同声翻译,也没有这样顺畅的,也不可能这样充满感情呀?
    
    你是谁,我再次冲话筒大喊一声,却听到轻轻一声“对不起”和一个飘忽的亲吻声,然后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我看着手里的话筒发呆,而当我把话筒放回电话机时,我惊悚地发现,这台电话机根本就没有插上电话线。这台座机早在三年前前就停机了,摆在这里的只是一台没有插上电源和电话线的电话机而已,而我刚刚却对着这台电话倾诉了那么久,我甚至现在还隐约感到下体的肿胀和脑袋里的昏沉……
    
    杨恒均 2008-12-10
    
    (本小说纯属虚构和意淫,如有雷同和冒犯,我也没有办法,告我吧。)

(Modified on 2008/12/1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图)
  • 杨恒均: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2008年中文网志年会演讲(图)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 杨恒均: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 杨恒均: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 杨恒均:“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 杨恒均: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图)
  • 杨恒均: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图)
  • 杨恒均:用实践检验“真理”,拿什么来检验“实践”?
  • 杨恒均国庆节有感:我们就是国家!
  •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 杨恒均:年年都有月圆时
  • 杨恒均: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图)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