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博讯 boxun.com)

    中国司法存在着严重的不公正现象,这是有目共睹的。连最高人民法院领导层都出了天大的贪官,其司法公正性也就可想而知了。至于从上到下一些司法人员热衷于乱罚滥扣,甚至吃拿卡要,那就更是寻常事了。
    在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腐败者单位总是少数甚至极少数理念的指导下,忽视了中国基层官员腐败的普遍性和严重性,所以,常常采取杀一儆百、杀猴吓鸡的反腐方式,结果是百未儆,鸡更狂。基层官员腐败面之所以越来越大,其主观原因是官员个人抵抗诱惑力较差(其实,大多数人对外部各种诱惑的抵抗力都很弱。
    究其原因,司法机关在财政上完全依赖各级地方政府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我以为,中国各级司法机关没有独立的政治品格,这才是导致中国司法丧失公正的致命要素。
    就眼下来看,中国地方各级司法机关的首长都是地方各级人大任命的,地方各级人大又全都是同级党委领导的,所以,中国各级人大的人事任命权,如果不得其同级党委,也就是它的领导的认可,那是根本不能生效的。这也就是说,中国各级司法机关的首长都是地方党委任命的(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党管干部)。
    谁给我乌纱帽我对谁负责。——这是中国官场不成文的铁律。
    正是这个不成文的铁律导致了中国司法的不公正。
    此话怎讲?
    这可以从这样两个层面来分析。其一,中国所有的官员,统统只对上级负责(铁律使然),司法部门的首长亦复如此;其二,中国的司法首先是为政治服务的,实际上就是为其上级服务的。于是,衡量司法公正性的第一标准,就是看它同政治的实际需要有无障碍。如有,必须清除之,以充分满足政治利益之需要;如无碍大局,则“严格依法办事”。比如中国各地一再发生的房屋拆迁纠纷,迫使大批弱势群体上访,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地方司法机关为什么不“严格依法办事”呢?地方政府要政绩,房地产是地方政府创造GDP的大户,它理所当然偏袒房地产商。当地司法机关又必须听从所在地党委和政府的领导,“稳定压倒一切”嘛。
    中国各级司法机关在处理房屋拆迁纠纷的时候是如此,在处理其他任何案件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恪守同一规则行事的。
    那么,司法机关在财政上与地方完全脱钩了,这种现象是否就能完全避免呢?
    懂得中国政治的人都晓得,党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中国各地有不少中央机构,但是它们的首长都要无条件地接受地方党委的领导。有些机关还明确规定地方党委要协管之。中国任何一级司法机关都要接受党的领导,这是它的天职,而这个党是非常具体的,这个党就是地方党委。即使在财政上地方司法机关与当地政府毫无瓜葛,但领导体制依然如故。所以,中央可以直接给各级地方司法机关拨款,但这样做的实际效果就是给地方财政减少了一笔不菲的支出,有利于缓解地方财政压力,地方党委/政府领导司法机关的实际权力仍然存在着。这也就是说,地方党委/政府要当地司法机关怎样做它还得乖乖地“尊旨”。
    退一步说,即或地方司法机关胆敢“抗旨”,那也不要紧。地方党委/政府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些胆大妄为者。你们可以不要我的钱,可是,你们有没有家?你们家又有没有孩子要上学,而且还想上好的学校?你们又要不要住房子?要不要盖办公大楼?房子和办公大楼要不要地皮?……所有这些社会资源全都掌控在地方党委/政府手里。别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固然,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职权是司法公正的前提和基础,而要实现这一要求,离不开充足的经费保障。但是别忘了中国官场那个要命的“铁律”。这个“铁律”不破,中央财政给地方司法机关再多的银子也无济于事。
    有人拿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司法做例子,那是张冠李戴。人家是严格意义上的司法独立。中国呢?“党领导一切”!
    美国开国元勋、宪法的起草人之一汉米尔顿指出:“最初有助于维护法官独立者,除法官职务固定外,莫过于使薪俸固定。对某人的生活有控制权就是等于对某人的意志有控制权。”
    存在着对“某人的生活有控制权”的地方,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公正。
    让司法公正彻底脱离地方财政的制约。
    
    避免司法权受地方权力的干预,保证法院能够独立行使审判权,公正地实现其司法职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萧山事件、先陷害后杀人灭口:“偏执性精神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