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朱健国(深圳) (博讯 boxun.com)

    
    
    “广东的中小企业倒闭潮,源于去年底,汪洋主政广东后不久,提出的‘腾笼换鸟、双转移战略’”。这一新闻揭秘:广东“倒闭潮”,罪魁祸首就是汪洋!这让人们猛醒:当年吴芝圃主政中原河南,也是推行“双转移战略”。细细比较,这两个拔苗助长的 “双转移战略”,虽然时隔五十年,结局好相似:一个以饿死几百万人毁豫,一个以倒闭几万家企业倒粤,其背景、目的、方法也皆惊人一致。
    
    ——提要
    
    一则消息在2008年11月28日曝光,让人们想起,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腾笼换鸟”大升级,与五十年前的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的“共产主义”大跃进,何其相似。文革前夕到广州任中南局文教书记的吴芝圃,竟然将大跃进思维遗传给了汪洋,穿越五十年时空与吴芝圃心心相印的汪洋,要将大跃进继往开来?
    
    那则消息刊登于当天的南方都市报:“广东的中小企业倒闭潮,源于去年底,汪洋主政广东后不久,提出的‘腾笼换鸟、双转移战略’——重点是促进劳动密集型、低增值的传统制造业迁离珠三角,以腾出空间发展高增值产业”——这一新闻揭秘:广东“倒闭潮”,罪魁祸首就是汪洋!
    
    这让人们猛醒:当年吴芝圃主政中原河南,也是推行“双转移战略”,既逼河南省“弃麦种稻”实行“农业大跃进”,又令河南全省改组中小农业社,组成人民公社,进行“共产主义实验”。
    
    细细比较,这两个拔苗助长的 “双转移战略”,虽然时隔五十年,结局好相似:一个以饿死几百万人毁豫,一个以倒闭几万家企业倒粤,其背景、目的、方法也皆惊人一致。
    
    圣眷在握是“大跃进”与“大升级”的基础
    
    从个人背景来看,汪洋与吴芝圃的相似之处有四:
    
    1、都做过教师。汪洋1976-1981年五年期间先后任安徽宿县地区“五七”干校教员和安徽宿县地委党校教员; 而吴芝圃1929年至1935年,先后在河南睢县、扶沟和永城一带,以教书为名秘密发展党员,曾任考城县第一高级小学校长。
    
    2、都曾是团干部。汪洋1981-1984年,历任共青团安徽省宿县地委副书记、共青团安徽省委宣传部部长 、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吴芝圃则1925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也是起步团派的优秀团干部。
    
    3、皆与领袖关系密切。吴芝圃1926年2月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跟随毛泽东先后到曲江、海丰等地,参观学习阮啸仙、彭湃等领导的农民运动,让毛印象深刻;1950年,一直不为任何地方报纸题名的毛泽东,却应吴芝圃之请求,破例题写了“河南日报”报头。后来又支持吴芝圃以省长之位批倒省委书记第一书记潘复生,创造了新中国唯一的“二把手战胜一把手”奇迹。汪洋则是公认的“胡总之人”,虽暂无细节披露,但与胡锦涛关系密切的轨迹清晰:汪洋升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时,正是胡锦涛主政团中央时;1999升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又是胡锦涛位居“皇储”分管中组部;一旦胡锦涛成为十六大核心,汪洋就在2003升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后又任直辖市重庆市委书记,再以候补中委直升政治局委员,主宰“中国经济发动机”广东。 这般青云直上,显然圣眷在握。
    
    4、皆坚持“只感恩一人”的官场哲学。有许多官人善于从狗的处世哲学中吸取“护官符”:一家人共养一条狗,但狗却只追随感恩那个最喜爱它的人,警犬只听命于一个训导员;唯一人之命是从有狗道,反而让狗倍受众人宠爱。吴芝圃深悟这一狗训,从来只听毛主席的话。顶头上司的话他敢顶,副主席刘少奇、陈云的话,他都可阳奉阴违。所以当毛泽东一示意“反右倾”,吴芝圃便高呼大跃进。吴芝圃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提出了全国最为激进的惊人口号:一年实现“四、五、八”(即黄河以北粮食亩产400斤,黄河以南亩产500斤,淮河以南亩产800斤),河南一年实现四化(水利化、除四害、绿化、消灭文盲),四年变集体所有制为全民所有制。
    
    汪洋也如是,认定自己的荣华富贵全由总书记青睐,所以胡锦涛一提“科学发展观”,汪洋到广东就要“腾笼换鸟”大升级,以“双转移战略”将“落后的中小企业”全逼走。虽然温家宝一年两下广东提醒其要支持中小企业,汪洋却拒不接受,坚持“广东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
    
    以钳制民主的方式“解放思想”
    
    从方法上看,汪洋与吴芝圃的相似之处有四:
    
    1、按照圣旨的口径来“解放思想”。汪洋与吴芝圃的大跃进、大升级,都是先以“解放思想”为开山斧,但这个“解放思想”完全是“奉旨解放”。
    
    刘少奇、周恩来1956年曾联手“反冒进”——反对拔苗助长地建立大合作社,毛泽东在1957年和1958年初对此进行了秋后算账,提出要批评“右倾保守”,解放思想大干快上。吴芝圃闻风而动,以十几亿张反右倾大字报将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等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全省自上而下抓“小潘复生”达20万之多,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水利大跃进、农业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这一亦步亦趋按照毛泽东的口径进行的“解放思想”,自然深得太祖称赏,河南遂成为毛泽东开展大跃进的试验田。
    
    同样,汪洋2007年底一到广东,就按照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大唱“解放思想”,强调只有将广东经济由中小企业为主升级为总部经济和大型高新科技企业为主,才能体现广东成为“科学发展观”的试验基地。要求广东各地都城要“腾笼换鸟、双转移战略”,重点“促进”劳动密集型、低增值的传统制造业迁离珠三角,以腾出空间发展高增值产业。
    
    以圣旨来检验真理和“解放思想”,自然是思想越解放,人祸越多。正如吴芝圃的大跃进两年内使河南在全国率先饿死几百万人,汪洋的大升级也在不到一年内逼得广东五万多家中小企业倒闭关门。五十年前的吴芝圃开启了中国“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四千万人之先河,2008年的汪洋也打开了中国各地大批中小企业倒闭的闸门,几千万人因失业而饥寒交迫。与吴芝圃相比,汪洋可以“五十步笑百步”,但罪责并无差异。
    
    2、以诡辩和空谈“解放思想”。
    
    当年吴芝圃给人们的印象是一个深研哲学的哲学书记。吴的名文是《跃进的哲学与哲学的跃进》(《河南日报》1959年10月19日)。吴认为只要深批右倾份子的“生产悲观论”,通过“拔白旗,插红旗,解放思想,敢想敢干”,就能彻底粉碎右倾机会主义份子的谬论。他胡吹子虚乌有的成绩,“剖析跃进的发生机理”,认为以高指标、高速度为标志的经济大跃进实践,是对毛泽东的哲学着作的最好学习,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与跃进。吴芝圃提出:“只要有决心,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从理论上诠释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用伪哲学、伪科学为浮夸风正名。他欢呼“哲学跃进的钟声响了,哲学的花朵开遍中州大地”。河南果然以农民学哲学的高潮,掀起了饿死四千万人的大饥荒高潮。
    
    今日汪洋也是以一个“勇于解放思想”的博学改革家名噪官场。从2007年12月到2008年11月,汪洋在广东作了无数次“第三次解放思想”的讲演,他首次论证,广东是“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发源地——“2003年春,胡锦涛总书记在广东提出科学发展观的思想,正是这一正确思想理论的指引,广东改革发展引领全国风气之先,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科学发展观思想的提出地,诚应成为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排头兵,以当年改革开放初期‘杀开一条血路’的气魄,努力在实践科学发展观上闯出一条新路。”
    
    这一说法,使广东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科学发展观思想的提出地”没有“科学发展”的新面貌,能行吗?为了证明“科学发展观”,广东必须“拔白旗,插红旗”,让传统中小企业都让位于高新科技大企业,打破常规“大升级”!
    
    汪洋又四处臆解美国学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的名着《世界是平的》,由此让《纽约时报》对他刮目相看,称许有嘉。不幸,汪洋的“杀开一条血路”,是五万多家企业的倒闭之路,是千万民工的失业之路。但汪洋以“科学发展观”检验,说:这是在向高新科技升级,没有错,错的是倒闭企业与失业者是“落后的生产力”。
    
    一如当年吴芝圃面对饿殍遍地仍然骂农民“瞒产私分”,汪洋至今仍然大笑“倒闭企业是落后的生产力”,倒得好,倒得妙,还要在大倒特倒才痛快!
    
    3、以钳制言论自由的方式“解放思想”。
    
    1957年人均产粮257公斤的河南,经过大跃进后产量减半,在1960年只有145公斤,是当时各省中最低的。在如此巨幅减产情况下,吴芝圃却强行向农民高指标征购粮食。当民怨沸腾,吴不仅不准任何媒体如实报道,反而以“反瞒产”、“反右倾”之名,下令邮局检查一切信件,凡是寄往外省的一律扣留,凡是语涉不满大跃进的一律查处,对被迫乞讨的农民进行捆、绑、吊、打、捕。1958年11月底,密县大量饿死人,翌年春天,信阳地区饿死二百万人,吴芝圃面对如此悲剧,应对之法是升级言论管制:一面禁止民间与外省的一切长途电话,全面实行信息封锁,一面继续向中央报告河南大跃进带来大丰收。1960年2月,中共河南省委第十五次全会和全省五级干部会议召开,吴芝圃极力否认代表们说河南在饿死人,以《为实现1960年的持续大跃进而奋斗》的报告,继续鼓干劲反右倾;吴芝圃当时下令,凡有饿死者皆是因“浮肿病”病死或“正常老死”。
    
    无独有偶。今日广东官方面对五万中小企业倒闭的现实,也是一再矢口否认,说新增企业远远多于倒闭企业,根本没有出现民工提前返乡潮,失业人数比同期还少……2008年11月20日,汪洋在广东省特区工作会议上回应有关争论时,声称他追求的是广东经济的长久发展,现在倒闭的企业多半是纺织、五金、陶瓷建材等传统劳力密集、高耗能产业,占广东25%的土地资源,但只贡献8%的GDP。它们的倒闭对汪洋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民间反驳,面对一个现在就饿死的人,大叫我不救你,因为我在为你长远利益而忙碌——这就是“科学发展”?饿死了现在,还能有将来?单以“25%的土地资源只贡献8%的GDP”来判定企业优劣,这不是唯GDP至上?能叫是“科学发展观”?
    
    但任何质疑都被汪洋打压。汪口头上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实则坚决采取“不让别人说”的一言堂,让敢于说话的南方都市报关掉一半的言论时评版面,严禁发表与省委不一致的民声民怨。甚至将许多民间网站也关停并转,严密监控。2008年11月28日,《深圳特区报》竟然将烧死44人的9、20特大火灾处理贪官消息放在第11版,将海内外万众关注的腐败渎职案件深藏淡写,足见汪洋主政的广东,其对言论的封锁,已与五十年前的大跃进河南殊途同归。
    
    吴芝圃拒陈云与汪洋拒温家宝
    
    当年河南大量饿死人时,省委书记吴芝圃仍然坚持要向中央多交公粮,并逼已饿死百万人的信阳地区继续完成公粮上交任务。这让以实事求是着称的陈云坐不住了。1960年10月间,时为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专赴河南,与吴芝圃算了几笔账:河南有多少耕地,能够生产多少粮食,有多少农村人口,按最低限度农村人口要吃多少粮食,种子需要多少,饲料需要多少,全省吃商品粮的人口有多少……几笔账算下来,陈云劝吴芝圃:我不希望河南调出粮食,你们农村能够征购的粮食,养活不了城市人口。但为了掩盖大跃进带来大饥荒的吴芝圃,仍坚持说:河南粮食产量比去年翻了一番还要多,不但不需要国家调入粮食,还可以调出粮食……就这样,吴芝圃让许多本可在中央救济下逃生的百姓继续饿死。
    
    与历史惊人相似的是,2008年7月19日和11月14日,闻讯广东已出现倒闭潮的温家宝总理,为制止汪洋诬中小企业为“落后的生产能力”,两次飞赴广东,劝告汪洋“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汪洋却一再拒绝接受,坚持广东优先欢迎大型央企! 甚至在11月28日中央会议要求“保增长”时,仍然坚持“千万不要因为要保增长,不管什么都继续上。”坚决“走我们自己的路,科学发展的路;不管别人怎么说,双转移要坚决,腾笼换鸟要坚决!”这一“企业倒闭有理”,使广东倒闭潮迅猛扩大为“入屋盗窃潮”,大量失业人员成为群体冲突和犯罪案猛增的源头。
    
    纵然吴芝圃在1961年春不得不承认大跃进的“双转移战略”失败,沉痛地检讨:“省委和我犯的错误严重得很,罪恶也大得很……处以极刑,我也应引颈受戮。”“我欠河南5000万人民的债一辈子也还不清。”但因毛泽东的保护,吴芝圃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只是由省委书记平调中南局文教书记。文革中被群众清算吓死后,1980年邓小平还亲自为其平反致悼词,称赞其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让中共官场人人明白:只要紧跟中央一号人物,天大的错也不会影响仕途。
    
    这,也许就是“今日吴芝圃”汪洋的产生原因?
    
    2008年 11月30日 于深圳 早叫庐
    --------------------------
    原载《议报》第384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朱健国:京奥浮夸,秀才有责
  • 朱健国:“京奥”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 朱健国:国家监狱化的新浪潮
  • 朱健国:五个“福娃”是福还是祸?
  • 朱健国:呼吁全国民主招聘地震局长
  • 陈志武驳秦晖:《南方周末》从启蒙沦为“二花脸”/朱健国
  • 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提名致“两会”公开信/朱健国
  • 朱健国:“蔡元培悖论”与新文化运动路线图
  • 朱健国:知识分子:"十七大无希望"(图)
  • 警惕“儒学既得利益集团”/朱健国
  • 三敬何家栋/朱健国
  •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