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病?没病为什么去举报我们领导腐败 /沈玉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1日 转载)
    
    没病?没病为什么去举报我们领导腐败
     (博讯 boxun.com)

    萧山竟敢把反腐英雄裘金友诬陷成精神病
    
    我要控告公安局
    
    公开控告人:沈玉凤
    
    被控告人:萧山区公安局
    
    控告的问题:萧山区公安局私下请人给(我丈夫)秘密押到杭州市公安局三堡看守所和安康医院滥毒施押。
    
    (我丈夫)裘金友被政治迫害大致原因及经过:
    
    我丈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普通公民,作为浙江省萧山市红山农场的一名场员,我丈夫曾对萧山红山农场腐败集团的事实进行了举报,但是我丈夫的举报却没有引起党政部门的高度重视,腐败集团至今仍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然而我丈夫却被这些腐败分子打击、报复、陷害,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所谓的“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长达208天,致使我丈夫的身心遭受摧残,但我仍然坚信我们的党、人民政府一定不会容忍这些腐败分子的胡作非为,一定能够惩治腐败,并给我和丈夫一个公正的结论。
    
    事实如下:
    
    1991年12月21日,我丈夫写信给杭州市市长卢文舸,对我场企业书记兼厂长沈钊根的贪污受贿进行举报,场党组在10天内对其作出了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但从此留下了祸根。1993年6月,原农场管理局局长丁友根因生活腐化,与场管理局会计发生两性关系、破坏他人家庭原因被撤销局长职务,但在市某些领导的撑腰下被安排在红山农场任党委书记,兼任场长。在其和沈钊根的密谋下,开始对我丈夫实施报复行动。1994年2月26日,我丈夫被无故开除出厂,同年3月28日他们对17名曾举报过的职工(俞云国、丁水荣等)也实行报复,17名职工也被开除出厂。同年4月,职工鲍金法也因之被开除。这种疯狂打击报复的行为激起了全场职工的觉悟,更加暴露了这些腐败分子的丑恶面目。因此,93年10月11日场干部给我丈夫开具介绍信(由他们填写了三张),场内428名职工推举我丈夫为代表,向上级机关(省委、省纪检委)对腐败分子进行举报揭发。
    
    1997年7月7日,恶运开始降临我丈夫的头上。由于我丈夫对腐败分子的揭发,萧山市公安局派来老付和陈峰做我丈夫的思想工作,叫我丈夫不要上告了,可以私了,与领导的关系要处理好,否则洪水要爆发的,要吃亏的。然后我丈夫不听其劝告,继续上告。同年7月15日,萧山市公安局和杭州市公安局刑警一处一个姓蒋的刑警和陈峰一起来威胁我丈夫,我丈夫没有屈服。他们在我丈夫这里没捞到好处,又于97年7月19日冒充我的亲戚,对丈夫的原代理人倪俊生家进行搜查,并叫其到义蓬派出所训话(后来对其实施了关押)。我丈夫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丈夫说倪俊生被抓,要我丈夫马上赶到义蓬派出所。我丈夫到了后却被萧山公安局政保科施黎明、朱伟民进行搜查,于是双方发生争执,最后他们没有查到什么,就把我们放掉了。1997年9月3日他们看情形不妙,就由瞿雪明带领新街派出所宣竹林等7人前来我家进行威胁,4日又对我丈夫实行跟踪,场里群众把我丈夫保护起来了,到下午,萧山市公安局派了数百人来抓我丈夫。我丈夫无奈,只好由红山农场老场长的亲戚王柏荣把我丈夫装进麻袋当作货物送到了南阳,后来又送到了前进(由童加水送),12日我丈夫偷偷回到家里。在农场职工的支持下,14日晚我丈夫去北京上访,住府学胡同,15日上午就去中央中纪委信访办。当天萧山市纪委赵传土、市公安局朱伟民骗中纪委说丁友根已被捕,叫我丈夫可以回家过中秋节,我丈夫和中纪委同志都信以为真,于是买了飞机票回家。我丈夫刚下飞机就被公安局数10名警察把我丈夫包围起来,在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丈夫秘密关押到杭州市公安局三堡看守所。他们也把我丈夫的朋友谢国兴、朱冬根、倪俊生、朱冬根的儿子关押到红山联防队、新街派出所,长达30多个小时,并进行谩骂、毒打,实施法西斯暴力手段。后朋友私下用金钱买通关系,他们才得以释放。1997年9月17日,公安局对我丈夫进行审查、讯问并进行诱骗。23日,杭州市精神病司法鉴定委员会对我丈夫作出了精神病司法技术鉴定结论,说我丈夫患有偏执性精神病,是一个诉讼狂。1997年10月14日又把我丈夫送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对我丈夫进行全面检查。10月15日,我丈夫厂领导冯仁根知道这一事情后,与我一起来到看守所来看我丈夫,然而看守所人员竟阻止他们和我丈夫见面,我丈夫听见我5岁儿子的叫声,我也叫了我丈夫一声,儿子听见我丈夫叫声后冲了进来,抱着我丈夫不放,无法,看守人员才允许他们接见我丈夫,也由此我丈夫才脱离了被秘密关押的境界。97年10月29日,萧山市公安局韩友泉、陈峰及驾驶员戚浩根骗上我丈夫的弟弟裘金良,一起将我丈夫送到余杭安溪下溪湾即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进行所谓的检查,事实上他们是把我丈夫关押在医院。在医院里,医生马云峰经常来骗我丈夫、诱我丈夫,给我丈夫吃精神病患者才吃的药,总共要吃200多粒。我丈夫在医院被关押期间,萧山公安局对我家进行了彻底的搜查,把我丈夫所有的检举揭发腐败的原始材料全部抢走。同时他们又到谢国兴家把我丈夫放在谢国兴家一只密码箱也抢了去,并对谢国兴进行了殴打。在长达208天的“医治”期间,医院这批“医生”对我丈夫使用了毫无人道的法西斯手段,我丈夫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但是,从98年4月2日起我也开始反抗,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继续对我丈夫迫害,我一定要向你们追偿损失(1000元一天),所有后果全部由你们负责。他们明知自己的行为违法的,因此到4月10日下午,萧山公安局派韩友泉、陈峰等人来医院,叫我丈夫写出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去省里、中央告状,并告诉我丈夫检举揭发等于鸡蛋碰石头。我丈夫不依,他们就吓唬我丈夫,如果不写,这辈子不想出这家医院。没有办法,真得是鸡蛋碰石头,在政治迫害中,我丈夫永远是受害者。所以,我丈夫不得不写了今后不再检举坏人坏事的保证书。写好以后,办了其它手续,他们才把他送回家里。
    
    1998年5月15日上午萧山市长接待日,我丈夫到萧山市新湾镇政府三楼向当时接待的林振国市长反映情况,并要求市政府对萧山市公安局陷害我丈夫挪用公款一事给我丈夫查帐,还我丈夫清白。林振国说,下一个星期会给我丈夫一个明确的答复,但至今,他们仍没有给我丈夫一个答复。
    
    我丈夫出院后,原本好好的身体开始出现了问题,经常生病,左脑、肝脏疼痛。98年6月3日我丈夫到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检查,进行了脑电图分析,结果是快波;散在少量各导(详见脑电分析报告),我丈夫的左脑疼痛难忍,原因是体内有毒素,医院给我丈夫配了300多元一疗程的药给我丈夫解毒。
    
    综上所述,我丈夫是一个公民,对腐败者的检举揭发理应是正当权利,但却遭到了杭州市、萧山市某些领导及公安局、医院的政治迫害,把我丈夫当作一名精神病患者,强制吸毒拘禁。他们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把一切对他们不利的罪证毁灭掉,同时由亢明等五人制造一份假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使我丈夫有口辩不清,从而使我丈夫永远成为一名精神病人,他们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对我丈夫的人格作了污蔑和攻击,剥夺了我丈夫作为一名“患者”的正当权利:
    
    1、在“鉴定书”中他们污蔑我丈夫为“无业人员”,以达到他们今后可以不赔偿或少赔偿我丈夫的经济损失的目的。其实,当时我丈夫是萧山华富物资有限公司业务主办,每年收入5余万元,同时又兼任萧山市南阳红山合成洗涤剂厂销售员,年收入近12万元。这些都可到上述两个单位调查。因为被非法拘禁208天,致使萧山华富物资有限公司在桐乡市申炉水泥厂的债权308108.96元详见帐册符件,判决书。
    
    2、“鉴定书”中他们对我丈夫的人格进行污蔑和攻击,无中生有污蔑我丈夫为强奸罪,以达到他们对我丈夫这个“无恶不敕”的罪犯进行彻底“治理”找到一个充分的理由。在此我请他们出示证据。
    
    3、“鉴定书”中他们确定我丈夫被萧山公安局拘禁的案由是我丈夫94年挪用本单位公款27000元,这真是信口雌黄,既然我丈夫是挪用公款的罪犯,那么公安机关为何不在94年对我丈夫进行惩处,而要等到97年呢,既然我丈夫是挪用公款的罪犯,我和我丈夫的家属并没有提出我丈夫是“精神病患者”的司法鉴定的申请,而公安机关却要主动提出呢?真是颠倒黑白,欲加之罪!
    
    4、“鉴定书”确认我丈夫给联合国写信,那么,请问我丈夫写的信在哪?萧山市公安机关的证据在哪?难道,人民政府领导的公安机关也能随便捏造证据。
    
    5、“鉴定书”确认我丈夫上告信件达18000多封,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18000多封信件在哪里?
    
    6、“司法鉴定”结论认定我丈夫患精神病,那么认定的依据在哪?如果我丈夫患精神病,那么我丈夫对社会的危害在哪里、又有哪些而非要到要由你专政机关出面替我丈夫“治疗”,替我丈夫支付治疗费?咄咄怪事!萧山市人民政府真是“菩萨心肠”,好象已到了“共产主义社会”。
    
    7、既然我丈夫是一名患者,那么我丈夫理所当然有权利得到我丈夫的病历,然而,安康医院为什么要剥夺病人的基本权力,不给我丈夫病历和有关资料?医院不是在创建文明医院吗?这种法西斯的作法难道是现代文明医院的标志!何况,我国有关法律规定这是你医院的法定义务!那么,安康医院又为什么置法律于不顾?非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何因为我丈夫这样的小人物而去触犯法律、冒医院名誉损失的风险呢!
    
    8、是谁申请决定给裘金友作司法鉴定的,为什么我做妻子都不知道。我丈夫在新湾共建村有父亲裘阿张,中共党员,哥裘官友在企业工作,弟裘金放在建筑工队负责,弟裘金良私营企业老板。他们兄弟和大人是否患“偏执型精神博。
    
    9、萧山公安局能办的案件有两类:一是刑事案,二是治安案。怎么没有给我相关的法律手续?举报人裘金友究竟犯了什么法案?
    
    10、给裘金友作司法精神病鉴定,是否进入了应进的司法程序?
    
    11、给裘金友作司法精神病鉴定,材料是否齐全?法律手续是否完备?
    
    12、萧山区公安局自己既是当事人,自己又来一手暗箱操作,过后又来当自己的法官,对这样没经过审查、质证、查证属实的司法精神病鉴定能作为收拾当事人裘金友的证据吗???
    
    综上,我丈夫和我曾委托代理人进行诉讼:
    
    1998年11月30日聘请上海第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金屏进行处理;
    
    1999年4月9日向省法院行政庭长宋才坤递交诉状;
    
    1999年5月4日向省检察院吴春莲同志反映,受其接待;
    
    1999年6月1日向省检察院检察长葛圣平反映。检察院付贵炎、岑松范两同志接待;
    
    1999年6月向省纪委主任王芳邮寄材料情况;
    
    1999年6月11日,上海《民主与法制》编辑部信访室将我的材料转给省政法委;
    
    2000年2月11日,给全国人大的信经转至浙江省委,省委又转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处理;
    
    2000年5月8日省检察院检察长接待日吴春莲第一个接待我和我丈夫,要我丈夫到杭州市检察院查询;
    
    2000年5月15日我和我丈夫去杭州市人民检察院,陈嘉祥处长接待。
    
    因受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摧残后应及时解毒治疗,因精神肉体上遭受创伤,无钱治疗,得不到及时恢复,诬鉴帽子在腐败罪犯面前无法摘除。丁友根任人唯亲,对我丈夫实施报复,我丈夫无法,只好去承包土地。但因被腐败者的法西斯迫害,使我丈夫在精神上、经济上造成200多万的损失。萧山市公安局和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的违法行为已严重地践踏了国家宪法和法律,损害了国家政府部门的良好形象,也造成了浙江红山集团大量资产的流失(附2000年4月的证据)、资料。为此我们强烈要求上级政法部门对萧山公安局、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理,对浙江红山集团中的腐败分子进行彻底的调查,以铲除腐败,保护国家的财产和公民的合法权益。
    
    图为裘金友所在单位和户口所在地政府出具的证明。
    
    浙江省萧山市红山农场一分场
    
    沈 玉 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山公安为平安奥运对裘金友八条禁令/沈玉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