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诗人怒斥《梅兰芳》侵权:属文化界三聚氰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1日 转载)
    
    来源:中评网
     中国知名先锋诗人欧阳江河8日下午5点将一封律师函传真给中影和两位编剧严歌苓、陈国富,律师函中表示:“欧阳江河系文学作品《纸手铐:一部没有拍摄的影片和它的43个变奏》的作者,该作品已被收入2001年7月由三联书店出版的《站在虚构这边》一书,欧阳江河对该文学作品享有著作权,而电影《梅兰芳》中的‘纸枷锁’情节的内容与欧阳江河文学作品中的故事情节内容相比,无论是从实质还是情节内容方面,均有相似之处,但贵方却事先没有得到欧阳先生的同意。”随即,记者电话采访了欧阳江河,他表示,《梅兰芳》的“盗用”直接导致《纸手铐》改编电影的相关事宜陷入停滞,他情绪非常激动地厉声指责:“《梅兰芳》侵权一事就是中国文化界的‘三鹿奶粉’!”而当日正在大连宣传的陈凯歌方面则表示,目前对此事的具体情况尚不知情,愿走法律程序。 (博讯 boxun.com)

    
    
    
    象征意义相同
    
    
    
    “《梅兰芳》涉及五点侵权”
    
    据新闻晨报报道,据欧阳江河介绍,《纸手铐:一部没有拍摄的影片和它的43个变奏》(以下简称《纸手铐》)包括一个电影故事梗概和43段由此引发的思想笔记,讲述的是一个当代故事:文革时期一个小男孩裁了半张毛泽东画像,折成纸鸟送给喜欢的小女孩。小女孩把纸鸟拆开后被人发现,监狱管理员把两个小孩抓起来,并给每人戴上了一副纸手铐,强调说如果撕破了就用真手铐把他们关起来。欧阳江河称,这个作品去年已经被两家电影公司联合购买了版权,并邀请一位重量级导演执导筹拍。虽然“纸手铐”和“纸枷锁”从字面上看有所不同,但欧阳江河表示,这是因为两个故事的时代背景不同,说法不同,但实际上是一个东西。
    
    除此之外,欧阳江河表示《梅兰芳》至少还有四点侵权,包括:其“纸手铐”和“纸枷锁”在精神层面的象征意义相同;电影剧本中的许多细节设置也很吻合,比如片中梅兰芳也曾折纸鸟飞给孟小冬传情;《纸手铐》中的小男孩不敢看信,和《梅兰芳》中梅兰芳不敢翻大伯的来信也是一样的。最后一点,欧阳江河特别强调:“纸枷锁”和“纸手铐”代表的都是主人公内心的恐惧,两个故事都是关于自由与不自由的差别阐述,“纸手铐被撕破后,人将面临更大的惩罚,这就是说,人的不自由是来自内心。我的这个精神性的原创被直接放入电影中,成为《梅兰芳》最重要的隐喻。”
    
    
    
    不屑“炒作说”
    
    
    
    “我是个严肃诗人”
    
    在《梅兰芳》热映时打版权官司,难免会被人认为是“借题炒作”,对此说法,电话那头的欧阳江河语气显得非常不屑,他表示,自己是一个严肃诗人,和大众媒体没有什么关系,“媒体爱怎么说怎么说,我要炒作干什么,我还嫌他们把我弄脏了”。他稍微平静下情绪后解释称,自己要走司法程序也是不得已,“《纸手铐》去年已找到两家电影投资商,还请了一位大导演来筹拍。之前两位片方负责人告诉我说,我的创意被抄袭了,我还没在意。
    
    6号,正在筹拍《纸手铐》的导演也跟我说,《纸手铐》最重要的内核已经被用掉了,电影没法接着拍了”,欧阳江河说,前天他才去影院看了《梅兰芳》,看完之后气得不行,已经收下订金的他颇有些骑虎难下,“现在这两家投资方还一度以为我一稿两投,把剧本先卖给了陈凯歌,但其实《梅兰芳》剧组任何人都没有跟我联系过,我也从没关心过这部电影。”
    
    欧阳江河之所以断定《梅兰芳》片方是恶意侵权,是因为他看到编剧之一的严歌苓曾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透露:“自己不知道在哪里看过关于‘纸枷锁’的故事,当时就很感动”。欧阳江河称,“纸枷锁”并不是清朝历史中出现过的史实,而是他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创造的“具有独创性、不可复制的精神财富”,《梅兰芳》此举践踏了文学创作的独创性。欧阳江河表示,打官司讨说法是第一步,至于如何追究补偿,这是第二步的事。
    
    接受采访时情绪一直比较激动的欧阳江河最后严肃称:“这件事情非常严重,简直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界的‘三鹿奶粉’,剽窃的行为就像三聚氰胺,我一定要他们给我一个解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叶匡政:陈凯歌坏了《梅兰芳》的处子之身
  • 陈文茜:梅兰芳地位更无人可挑剔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