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大爆丑闻 ---记者陈建芬狂收曝光“封口费”40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大爆丑闻
     记者陈建芬狂收曝光“封口费”40万 (博讯 boxun.com)

    
     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李某某被山西省某检察院以涉嫌受贿20万元,从北京绑架回山西,近几日,已成为中国新闻界的话题。笔者今天获悉,比央视记者更有过之的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陈建芬,在采访过东方企业集团数位元老后,又采访了沪市流通股股民马某、张某、陈某后,因拿不到红包,故把本来准备批评东方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为富不仁、忘恩负义,对沪市股民欺诈的行为之文章,改换成对张宏伟歌功颂德、溜须拍马的宣传广告,为此,张宏伟向中国企业家杂志支付了20万元广告费,并向陈建芬支付现金20万元人民币。
    现今,中国大陆记者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拿“封口费”之高成为中国大陆之最,少则百八十万,多则上千万,不等。凡中央级新闻媒体底价不低于10万元,广告费不低于20万元,记者们和新闻单位拿了钱哪里还管老百姓的死活。
    请看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陈建芬出卖东方股民的大作:
    
    
    ----------------------------------------------------------------------
     张宏伟:那个远去的资本江湖
    除了电信外,当年想进入的垄断产业都进入了。不过,他得偿所愿了吗?
     文 |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 陈建芬
    
     12月10日傍晚,北京凯宾斯基饭店COFFEE SHOP 的落地窗外,是飘雨的凉秋。近年来低调行事的张宏伟匆匆走来,宝蓝色西服,敞出白底黑色细纹的衬衣,依然纹丝不乱的头发。  
    在逾二十次的手机联系后,《中国企业家》记者终于见到了张宏伟。“我出来讲话少了,媒体露面少了,包括你们的采访,我本来都不想见了。主要原因是这个 社会,你出面的机会越多,人们就会有越多的想法。做起事来不是很好做。用其它迂回的方法,有些事情处理起来,效果更好。”  
    如果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一场球赛,那么,上半场,张基本上走的是实业家路线。1978年,张宏伟领一帮乡亲,拎着泥桶,扛着铁锹,走出呼兰县杨林乡, 开始承包建筑工程。1984年,东方建筑工程公司成立。1994年1月6日,张任董事长的东方集团(600811.SH)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私营企业,一 举融资约2.6亿元。从此,张宏伟开始了作为投资家的下半场。  
    “这个世界是资本的江湖,不是实业的江湖。”张宏伟说。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第一人”,他曾创造过诸多的“第一”,不过,真正让江湖记住的还是张宏伟突破国企垄断领域的种种超前之举。  
    从1994年入股锦州港开始,张宏伟,这只“海面下的巨鲸”,以机敏过人的嗅觉和行事能力谋局进入港口、金融、电信(参股吉通未果)和零售业。可是, 临近三十年下半场终局的哨声吹响,那个张所长袖善舞的“资本江湖”似乎正在离他远去:被迫卖掉问题重重的新华人寿;向外资出让自己念兹在兹的东方家园 51%的股权,而最早进入的锦州港,则在辽宁省政府的意志下,被“塞”进了第二大股东大连港集团……  
    张宏伟曾经的光环正在黯淡,不过,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企业家,30年后,能够“活着”已经相当不易。“你问我为什么还能剩下来。当然是天的保佑。天不仅指上天的天,还有政府那边的天。”  
    夜色渐深,张宏伟站起、转身离去的那刻,说话时一直神采奕奕的眼神,现出一抹深重的疲惫。  
    
     张宏伟的放弃  
    
    “单凭建材和金融这两项,我们也能在2008年进入世界500强。”这是2004年张宏伟说过的话。不过,四年过后,物是人非。建材卖了,保险卖了, 2008年世界500强的榜单上,也没有东方集团的名字。倒是刘姝威对于东方集团2008年上半年年报的分析,更接近现实,“公司原主营业务建材出现明显 下降,同时该项业务已经长期亏损。未来将以对锦州港和民生银行的投资作为利润主要支撑。”  
    “张宏伟将东方家园的股份卖给了外资。”江湖上多年的传闻,终于变成了现实。东方家园在全国有25家门店,规模仅次于1999年与其同时在中国起步的 欧洲建材连锁巨头百安居,位居全国第二,不过却长期亏损。业内人士指出,张败给了百安居、家得宝等外资巨头强劲、快速的扩张,更败给了自身的经营管理能 力。  
    不过,东方家园并不像当年所热烈讨论的,卖给了家得宝或百安居,而是卖给了外资投资基金。瑞寰资本控制的ARCH投入7277.7万美元,约合5亿元 人民币,持有了东方家园家居建材商业有限公司51%股权。而东方家园25家门店的物业管理业务等注入东方家园另一子公司——东方家园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正 大景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受让其47.76%股权。
    张宏伟解释,瑞寰资本是专门做零售业投资的外资投资基金,正大景成是内资。东方家园分拆成建材零售和相关物业管理(国家政策限制外资进入物业)两部分,分别引资。   锦州港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2008年9月,张宏伟再度当选为锦州港董事长,“这是又一次历史使命,因为大连港进来了。”早在3个月前,锦州港向大连 港定向私募19亿元。此后,第一大股东仍为东方集团,但持股比例从之前的24.33%摊薄至19.73%;第二大股东易主为大连港集团有限公司,持股 18.9%。“大连港集团进入锦州港,实际上是辽宁省政府的意志,因为它不希望两个港口竞争,除了两个港口的合作,还有两个城市的合作。”
    新华人寿,张则彻底失去。纵横驰骋于资本市场十多年,张宏伟有赖左臂右膀关国亮,可惜张自己也败给了关国亮。1998年关开始任职新华人寿董事长,此 后,历年擅用新华人寿资金累计近130亿元,于2007年底被羁押。东方实业所持新华人寿5.02%的股权,也被保险保障基金以每股5.99元的价格悉数 购买,以瓦解关的关联公司。张宏伟称,这笔钱,直到今天他才拿到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没有拿到。关国亮曾是张宏伟的属下,不过,张提起关的时候,依然客套地 称“关总”。   
    “所谓百年老店,我养猪,就几百年都养猪了?对我来讲不是这样的。我今天养猪,明天可能就养牛了。对我而言,什么都是商品,企业就是商品。”这是圈中熟悉的张氏逻辑。   由是观之,张宏伟的“卖”本不值得惊讶。但和张宏伟惯有的“企业商品论”相矛盾的是,他对东方家园的品牌依然保持深厚的情感,“引入外资不等于把东方家园卖掉了。百安居、家得宝,跟它们合作的时候,它们要把你吃掉。品牌是生命。我现在和外资合作,保留品牌。”   
    “我卖,一般是引入合作者进来,对企业发展创造价值,再增值。”张宏伟认为自己有别于卖掉汇源全部股份的朱新礼。   
    不过,充满矛盾色彩的张宏伟又表示,还会继续稀释东方集团在东方家园的股份,“除了金融和资源领域,其它的,我不想做了。”语气中透着无奈。   现在的张宏伟依然是东方家园的董事长,绝大部分工作时间里,张还在北京丽泽桥东方家园总部的二层小楼上办公。有时甚至到深夜十一点才离开。
    
        踏入“禁区”  
    
    在和君创业总裁李肃看来,张宏伟是中国第一代从实业家转成投资家的企业家,更是政治家和企业家的结合体。“并且,敢于创新,很擅长找中间结合点。律师 带我去和他谈的时候,他的基本思路就是,你给我论证,合法在哪儿?边界在哪里?他不在法律外做事,但又绝不局限于现有的政策法律。”   
    张宏伟自己也说,“第一是商业判断,第二是政策判断,第三是法律判断。在法律框架之内,在政策上,没有说不允许,就可以做。我们进入锦州港的时候,没有政策说民营企业让不让进,我们就进入了。”   
    “现在,如果我们还想进入锦州港这么大一个海港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因为资源有限,跑马圈地,已经圈完了。”对于当年的决策,张宏伟犹自庆幸。   
    张行事被形容为“下手快,下手猛,出手大”。“我只投那些最后能卖给外国人的产业。”张宏伟曾经直言不讳。据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张宏伟比别人更早、更多进入了直到今天民资依然少有涉猎的国有资本垄断的港口、金融等领域。他在和外资赛跑。 及至今日,新华人寿的成立仍有不为人知的前传。   
    现任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方方,因有海外金融教育、工作背景,当时考虑,如果能在大陆发起和设立一个寿险公司的话,无论是从做财务顾问,还是直接投资的角度都是一个机会。   
    尽管大陆当时还没有《保险法》,但要投资保险公司要求必须是金融机构才行。方方等人开始寻找大陆的金融机构,发现东方集团旗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东方财 务公司是一个不错的载体。于是派出律师李纯,在很冷的冬天,三度从深圳飞往哈尔滨,与张宏伟谈合作事宜。当时的想法是让东方财务公司做信托工作,收取中介 和管理费用,资本由方方他们来筹措。可惜各种合作协议都已经讨论完后,最终却没有签署。   
    “张宏伟捕捉和抓住机会的能力是很强的。他可能觉得由自己来直接投资更合适,本来是一个代理和信托行为,到最后,就变成了他的直接投资行为。”李纯回忆新华人寿成立前的这场变故。   
    凭借种种类似的机缘巧合,以及自身的投资眼光和迅捷行动,张宏伟还进入民生银行、民族证券和海通证券。五年前,张宏伟又将投资的触角伸向了矿产和能源 领域。北京东方家园总部两层办公小楼还挂着一块“东方集团铭城矿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牌子。该公司招聘广告自述,公司主要投资领域包括矿产资源勘探、开 采和冶炼等。投资项目主要分布在内蒙古、新疆、云南等矿产资源丰富省区。   
    “资源领域很难进入,但是,难,不等于我们就不进入了。我这个人,只要方向正确,怎么进,那是方法问题。金融投资控股以及矿产资源(包括能源)开发, 是东方集团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和核心产业。”记者采访时,张宏伟依然图谋着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领域,“你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国家,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 百姓,控制了资本就控制了世界。”   
    “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会有每个时期的机会。那个时候,可能很多人,看到的不是机会,但是我看到的就是机会。这就是你的鉴别能力。除了电信之外,我想进入的,基本上都进入了。这些都是十多年前的战略投资,并不是说当时脑子一热就进去了。”张宏伟说。   博弈、呐喊与游说  并非只要进入赚大钱的行业就能轻松赚到大钱了。民企进入赚大钱的行业后,有无处不在的斗争。对此,张宏伟感触良多。  
     锦州港和锦州港务局是两块牌子一个班子,是政府同时又是企业。收购锦州港股份后,张宏伟成为董事长。“进入锦州港,国企改制,能不难?当时和(锦州)市委书记、市长都谈过。谈了几年。”最终,锦州港1700名生产人员裁减至400多人。   
    “国家对国企控制的港口很重视,对民企控制的港口,则没有这种重视。”张宏伟认为,自己用民企的力量激活了锦州港。   
    不过,民企的力量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张宏伟投资进入民族证券后的一切就可以说明。   2005年3月,赵大建以董事长身份进入民族证券时,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极度不健全。原总裁王祯琦,因涉嫌私分国有资产,被取保候审后,公司董事长、总 裁,已经被董事会罢免了一年多,也没有企业法人。公司自成立起,一年一大案。2003年,昆明营业部经理挪用保证金6000多万元。2004年,天津营业 部经理内部勾结,贪污2000多万元;公司注册资金19800多万元,却已经资不抵债……   
    “证券业规定,大股东控股最多不超过20%,但民族证券成立时,国家民委下的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控股30%多,当时挪用客户保证金7个多亿,直 到今天还有3个多亿没有还上。破产清算后,首都机场又控股60%多。国有企业那套体制,不是说不好,但不是按市场规则在做事……”对于民族证券的国有控 股,张宏伟有牢骚。   
    
     海通证券同样有斗争  
     
    海通是股份制企业,但大多数股东,都是上海的国有企业。“现在,海通上市了,好一点了,但是,也好不到哪去。我也参加过很多董事会,包括找(上海市) 市长,都谈过。最终还是上海国资委说了算,实际上还是国有控股。那些国企股东也认同我的观点,但在董事会上讨论的问题,他们自己不能决策,还要回去跟国资 委商量商量……”   
    张宏伟认为,海通现在的法人治理结构,是他进去以后,吵架吵出来的。   
    除了在股东会上、董事会上斗争,在中国加入WTO前后,张宏伟还凭借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身份在为民企呐喊——2001年,张宏伟上书有 关部门,陈述流通业关乎国家安全,是国计民生的重点。2002年,二张(另一个是张文中)开始四处炮轰外资的违规操作和“超国民待遇”。   
    “我们和外资同样条件拿地,政府把地优先给外资。因为政绩考核有招商指标,外资算是招商硬指标。除拿地外,政府在这个业态上是支持民企的,但是银行贷 款有歧视,民企没有固定资产投资贷款,流动资金贷款,只能贷一年,短贷长投,这样资金链永远是跟不上的。”张感到很不平。   
    有人认为张宏伟的行为,可能只是出于一己私利——他需要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来抑制外资零售业,为自己抢得时间,迅速扩张,以抵抗在实力上远胜于自己的跨国巨头。   
    “我呼吁了,没有用。相关文件上,有各级领导的签字。但是,签字归签字,在执行层面上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张很无奈地说。   
    现在,张宏伟已经改变了与政府、政策博弈的方式。“我不呐喊了,但是我会采用其它方式,比如,我想说服上层,在国家制定政策前,去找智囊团也好,找写作班子也好,和他们沟通。事先就把他们说服了,接受了我的观点,写出文件来,不知道要比我呼喊多少遍还要管用。”   
    采访结束时,张宏伟请记者五年之后,再来验证一个新的东方集团。
    
     新华社记者 周韬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