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东飞:权力有病才以上访者为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0日 转载)
    
     今年10月,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相应医院承认许多“病人”是上访者。而当地政府表示信访压力巨大,若出现越级上访,会受上级处分。(12月8日《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一事件中,那些身穿白大褂的精神病大夫们是值得“祝贺”的,因为他们的效益必然会因为上访者精神病人的出现而行情暴涨。但更应该“称颂”的还应当是某些基层官员们,似乎可以推论,在“牢固树立依法打击的意识”之后,他们又找到了“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的终南捷径,省级信访先进称号算不得什么,河清海晏的大治盛况也指日可待。将上访者“鉴定”为精神病人,再送他们到精神病院接受捆绑、电击之类的强制治疗,人文关怀何其“温情”,息访维稳的效果又“何其卓著”。
    
      然而,那些上访者并不是精神病患者。即便其中有精神病人,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申请司法鉴定和送医强制治疗的也只能是他们的亲属,而决不可能由地方政府越俎代庖。农民孙法武如果真的是精神病人,为什么他写下一份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就能被放出?种种骇人听闻的细节只能说明,在某些基层官员那里,所谓精神病送院治疗决不是一种福利,而是一种变异的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措施和惩戒方法。正常的信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不可能有法律法规对这样的权利进行干涉或设定惩处方法。
    
      把上访者诬陷为精神病人以限制其人身自由,并强制他们接受精神和肉体的惩戒,这只能是少数地方官员独出心裁的创造。它可以不畏人言地写入经验材料,但显然无法自证其合法合理或合乎道德。没有谁愿意舍弃亲人放弃事业踏上上访路,几乎每一个上访者都有他们无奈的遭遇。孙法武的赴京,起始于征地补偿的不公,加剧于儿子的无端被砍成重伤,他不过是为了求得一个公平的结局。但不停奔波的结果,不是事情的解决,而是拘留、劳教直至莫名其妙地成为一个精神病患者。让人惊骇之处还在于,孙法武的遭遇不是特例,而是“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
    
      上访者满怀希望去向政府申诉,说明他们依旧对制度充满了信任。但某些地方政府却早已忍耐不住,开始以逾越法律边界的手段来回应这些上访者。他们的理由仅仅是怕受上级处分,而上访者遭遇的却是被限制自由,被强制吃药打针。一切精神病患者所需要的惩戒性治疗,都会加之于本是健康人的上访者身上,他们有口难辩欲哭无泪。这是一个恶劣的开端,权力如果可以在法定的程序与实体之外,只以精神病的说法就拘禁人的自由,摧残人的精神和身体,那么没有谁不会为之惊怖不已。今天的上访者,未必不会是明天的另外一群人。
    
      为一个免受处分或创造政绩的理由,就可以将尊严的法律和民众的权利践踏于脚下,这样的权力已经呈现出癫狂的端倪。好在它只是少数和异类,没有人相信它可以作为经验去推广,没有人相信它可以作为楷模去树立,没有人相信它可以不受到遏制和惩罚。这样的权力不是致力于定纷止争缔造安宁,而是无限放大一己利益却将民众推向自己的对立面。对立的长期酝酿,最终结局未必不是瓮安、孟连事件的重演。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再有20多天时间人们将迎来建国60周年的2009年,最大多数的民众真心期待国家繁荣、经济向好、社会安宁。这也必然要求我们警惕那些不和谐因素,少数近乎癫狂的权力就是其中最刺眼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东飞:楼市不火,地方政府咋比开发商还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