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楼梦》的性爱 /刘达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转载)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颗光采夺目的明珠,它具有十分广袤、深刻的社会意义,同时也有不少有关性爱的内容。它问世二百多年来,直至今日,人们仍对它进行不断的探索、研究,研究这部书甚至成了一门独立学科——红学。
     (博讯 boxun.com)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雍正、乾隆时人,他名霑,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他的先世原是汉人,但很早就入了满州正白旗内务府籍。他的家庭从曾祖开始,一直到他父亲一代,都是世袭江宁织造(当时的财赋要职)。他的家庭除了是一个“百年望族”以外,还是一个“诗礼之家”,可是,由于他的父亲因事受到削职、抄家的处分,曹家就急遽地走向衰落,到曹雪芹成年后,甚至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日子。这种生活经历、家庭基础与思想变化,使他写作《红楼梦》有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红楼梦》初名《石头记》,开始以手原本的形式在社会上流传时,就立刻受到人们的珍爱。到了乾隆五十六、五十七年,程伟元把它和高鹗所续写的四十回合在一起,用活字排印了两次,这样,《红楼梦》就从北到南广泛流行起来。
    
      《红楼梦》主要写的是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它以爱情故事为中心,联系着广阔的社会背景,揭露出封建统治阶级的奢靡丑恶,从而展示出封建社会必然走向崩溃的历史命运。这部书通过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这三个典型性格以及他们之间复杂的爱情关系,非常生动地展开了富有深刻社会意义的矛盾冲突。从性科学的角度来看,这部书有很多关于性心理、性观念的描写,有一些对性生理发育的描写,有对爱情的歌颂,还有对丑恶的性现象的揭露和鞭挞。在一个很长时期中,不少学者从不同的角度研究《红楼梦》,而从性科学的角度去研究这部书也是很有价值的。
    
      例如,在荣国府里看惯了男人的丑恶形象的贾宝玉,对那些受着封建势力压迫的少女,分外地觉得美丽可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就是: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在封建社会中,历来认为男子是高贵的,女子是低贱肮脏的,《红楼梦》中借贾宝玉之口道出的这种对女性的看法,实在是对传统观念的叛逆和闪耀着时代进步的光辉。
    
      再如,该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写道:
    
      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遂起身解怀整衣,袭人过来给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吓的忙褪回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把个粉脸羞的飞红,遂不好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随至贾母处来,胡乱吃过晚饭,过这边来,趁众奶娘丫环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
    
      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也含着羞悄悄的笑问道: “你为什么……”说到这里,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才又问道:“那是那里流出来的?”宝玉只管红着脸不言语,袭人却只瞅着他笑,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也无可推托的,扭捏了半日,无奈何,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
    
      在这一段,把少男首次遗精时的心理变化和少女对这类事情的心理反映都刻画得淋漓尽至了。
    
      再如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萝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内,宝玉和薛蟠、妓女云儿等人饮酒行令、吹拉弹唱,几乎全是性的内容,只不过有雅俗之分而已。云儿唱的曲是:
    
      两个冤家,都难丢下,想着你又惦记着他。两个人,形容俊俏都难描画。想昨宵,幽期私订在荼架。一个偷情,一个寻拿;拿住了,三曹对案我也无回话。
    
      这段小曲的内容是典型的偷情与三角恋爱。云儿又唱的一段小曲则是直接譬喻性交了:
    
      豆蔻花开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钻不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
    
      至于饮酒行令,也各有不同的内容与风格,反映出不同的人品,例如宝玉行的令算是比较雅致的:
    
      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
    
      至于云儿所行的令,则完全是妓女的心理与口吻了:
    
      女儿悲,将来终身倚靠谁?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女儿喜,情郎不舍还家里;女儿乐,住了箫管弄弦索。
    
      至于那个薛蟠所行的酒令,粗俗不堪,充分体现出这个人粗俗丑恶的素质,甚至连“鸡巴”这样的词也用出来了:
    
      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
    
      此外,《红楼梦》还描写了同性恋,在这一部故事中,至少有五对(十人)是同性恋者。当然,《红楼梦》在两性关系方面决不是单纯地描写性,而是刻画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由于志同道合而结成的生死恋情,由于他们都具有反封建的思想与性格,所以他们的关系是不容于封建社会的,最后在封建家长制的压迫下,他们的爱情被摧毁了,一个死去,一个出家。正是因为该书达到了这么一个思想高度,从性爱反映社会的巨大矛盾与追求爱情自由、人性解放的抗争,所以才具有重大的时代意义。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红楼梦》也遭到封建官僚和封建卫道士的猛烈攻击,说它是“淫书”,把它烧毁,还贴出告示来严禁,甚至咒骂曹雪芹身后萧条是“编造淫书之显报”,等等,这些恶毒污蔑正好说明了这部小说具有高度的思想艺术力量,无论封建统治阶级如何严禁,它总在民间广泛流行,连那些封建官僚也说:“严行禁止,率不能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