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6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發表時間:12/4/2008 (博讯 boxun.com)

    来源《自由圣火》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杨师群,日前在部落格发表题为"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文章,透露2名女学生到上海市公安局和教育委员会,检举他在上课时批评政府,当地公安部门已立案侦查。这起21世纪学生构陷老师"反革命"的事件,引发社会舆论一片轩然大波,令人不敢相信这竟发生在官方声称"改革开放30年辉煌"的当今时代。
    
    日前,联合早报网刊发了一篇《教授课堂批时政挨告反革命》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上海出现文革!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在课堂上批评政府,结果竟被两名女学生以"反革命"的罪状告发。不少网友直言,太恐怖了!大陆"以言获罪"的时代还远没结束。对此,网上时评家张鸣先生也说,"我本来以为,文革结束以后,中国人因言而获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发现我实在太乐观,完全低估传统管理模式对学生和老师的影响力。即使在讲究和谐的今天,在人们互相敌视、互相告发的文化环境还没有完全消除的情况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对此,有网友称"中共洗脑的成功"。
    
    记得今夏北京奥运火炬在重庆市区传递时,由官方控制的迎接仪式上上演了文革的"红卫兵"场面。中新社记者唐贵江7月28日还发表《北京奥运遭遇"文化大革命"》的文章称北京京城的一个餐厅:红旗漫天飞舞,红色标语张贴在所有显眼的角落,激扬壮烈的歌曲响彻云霄,拿着"红宝皮书"的"红卫兵"们向毛主席画像激昂地宣誓效忠……。作者本以为这不过一场另类闹剧而已,但现在看来,"红卫兵"式的学生还真得在向"和谐社会"大摇大摆地迎面走来。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国家公权力竟也支持学生对老师课堂教学言论的构陷,进行所谓刑事犯罪"侦查"。此据东方网记者刘华宾12月1日报道:华东政法大学宣传部一位负责人透露,警方确已介入调查,学校也在配合调查。此新闻一出,等于立即向海内外舆论作了官方印证: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根本就不存在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蔡元培主政北大时代的兼取包容精神,早已在中国革命的"红色记忆"里死去了。
    
    在这起杨师群被构陷"反革命"的事件里,涉及相互配合的有三方面:学生、公安与校方。
    
    首先,事发原因在学生。两位大学生,居然不能容忍老师在课堂上批判中国文化和批评时政。更有甚者,她们竟将"言论自由"视为犯罪,用文革时代"红小兵"抓"特务"思维,到公安部门进行揭发诬告。学生认为老师的观点有错误,有权反驳与争鸣,但视老师的言论为犯罪,进行刑事诬告,这可不仅是认识问题,更是陷害他人的道德问题、政治问题和法律问题,更是极其恶劣的侵犯人权问题。而作为政法大学的学生,竟不懂得罪与非罪的最基本法律常识,不知道"反革命"罪早被从立法上取消,真不知他们又是怎样考进政法大学的。如果这样的学生毕业进入司法领域,不制造大量冤假错案,那才是咄咄怪事呢!当然学生毕竟年轻,"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就成为这个社会强制灌输"红色记忆"的受害人。只从中共建制后,红色意识形态就已全面、深入、无所不在地控制了社会的所有神经,"阶级斗争价值观"垄断了中华文化的所有语话权,成为全民族的行为准则、社会规范和国家原则。学生刚入学,最先学写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万岁",之后便读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课本,最终狂热地走向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不断革命"的深渊。这对每一个中国少年心灵的毒害可谓都是终生的。从反右到文革,以至演绎到21世纪的今天,"红色记忆",就是不断制造出政治"敌人",与其长期斗争,刑事处罚的记忆,而且通过这种记忆传承,一代一代地"坚持"下去。于是,这两个学生再现了文革时期学生告发、甚至批斗老师"反革命"的一幕。我们由此不难理解导致《中国青年报》"冰点副刊"被封的那篇著名文章中,关于"喝狼奶"长大的深刻寓意了。
    
    再说公安机关。当地公安竟然对大学教授讲课内容涉及批评政府言论"立案侦查"。这是一种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径。批评政府本是公民的权利,更是公民的责任。只有忧国忧民的好公民、负责人的公民,才会挺而批评政府,抨击时弊。言论自由更是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共安当局竟然如此执法违法,用对言论"立案侦查"行为,挑战宪法权威,实在是中国法制现状的耻辱。不久前,中国"人权花瓶大使"黄孟复还在美国不顾中国人权污垢百出的严重现实,竟援引美国专栏作家纪思道的话说,根据他的亲身实验,他可以在中国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包括政治上敏感的内容。说什么30年来,"中国人权状况得到迅速改善","到过北京的朋友们大都知道,出租车上似乎随时都在举办谈论政治社会话题的沙龙,人们可以随意评论时政,不乏有人言辞尖锐,但并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更没有人去追究他们。" 如今,公安当局对讲课言论"立案侦查",岂不是给这位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在美国进行人权公关的"人权花瓶大使"黄孟复一记响亮耳光吗?。
    
    最后,再看学校当局。校方在涉及维护基本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卑躬屈膝,不敢理直气壮地出面维护教师课堂讲学的合法权益,竟还"配合公安调查",实在令人不耻。记得美国芝加哥大学就发生过类似一件事:1935年,百货大亨查尔斯•瓦尔格林起诉芝加哥大学向他的侄女"灌输共产主义思想"。而芝加哥大学校长哈金斯就理直气壮地支持本校教职人员,申辩强调公众自有能力析辩共产主义的好坏,大学是思想百家争鸣的自由阵地,不容政治压制。他说,"教育是一种持续的对话,而对话本身就要求有不同的观点","一个缺乏对重要问题持续争议的文明就是通向极权主义和死亡的文明"。这才是一种健康的大学当局应有的责任、风范与自信。这个案例反衬出当今中国的教育家们思想境界与气骨的低下。这令人不禁想起几年前发生于吉林大学丁雪松老师因被学生告密而失掉了工作。还有,今年4月9日,在海外集会上,青岛籍美国杜克大学中国留学生王千源仅仅因表达了希望中国学生冷静对待西藏事件,便被青岛二中母校开除学籍。可见中国如此学校教育,何以能培养出敢于批判,敢于异议的创造性人才?百年大计,教育为先。中国教育落后的症结,根本不在于是否实行了素质教育,而在于老师从小就培养学生学唱赞歌,崇信教条,做驯服工具和承袭、积累已然的知识结论。我们有多少创新性的人才,从小就被这种裹足型的教育范式扼杀在摇篮里,从小就被"红色记忆"洗残了智力。今天当老师启发了学生一点不同官方的批判思维与异见观点,就被当成反革命"立案侦查",可见"红色记忆"意识形态霸权,至今都不允许社会有任何新思想的诞生,批判精神更在所有大学里都瘫痪失语了。无怪乎杨师群痛心疾首地发问,"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才能走上正轨?中国的学生才能比较正常地思维?"。
    
    然而,可悲的是,如今网上竟还有人支持这两位学生构陷老师。可见当下中国仍有不少人骨子里就遗传了整人害人的潜质。他们躲在阴暗角落里时不时地向社会发射"阶级斗争"冷箭。如果这些人一旦得势,中国眼下日趋萎缩的制造业也许就有救了,失业工人就会被"帽子工厂""棍子工厂"大量吸纳,如果再来个出口贸易,"输出革命",恐怕世界上就没有几个不是"封资修""黑五类""反革命"的了。
    
    当今中国社会,并无人权保障,"文字狱"这个意识形态构筑的堰塞湖,时时都在威胁每个公民的人身安全。因此"文字狱"一向为人们所唾弃。如果说阎崇年因辩护"文字狱"遭人掌掴似有些牵强;那么,意欲制造当代"因言治罪"案件的两学生与赤臂上阵侦查的公安机关,以及学校当局的"配合调查",遭到文明社会的舆论掌掴当是不屈不枉的。
    
    转自《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 中共高层左右“声道”交替发声: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牟传珩
  •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
  • “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牟传珩
  • 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牟传珩
  • 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牟传珩
  •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牟传珩
  •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 特供制度的“周老虎”:“祝咏兰”的“谎”撒大了/牟传珩
  • "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撒大了/牟传珩(图)
  • 牟传珩 :“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撒大了(多图)
  •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