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耕:要把自己当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5日 转载)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日期:2008-12-05] 来源:西安人口 作者:秦耕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看见这个题目,多半以为我要说的是自尊自重。
    
    “你看人家某某,这才叫活成人了!”纯朴的农民在评价某人活得自在时,这样说。
    
    “厕所的设计者仅仅把你当作身体,而没有当作人。”已故作家王小波在批评北京的公共厕所时,也曾这样说。
    
    农民语言朴素,但朴素之中包含着哲理。他话里除眼馋、羡慕、称赞、夸奖之外,还暗藏着一个人生评价标准。如果你问农民,人与非人的标准是什么,他可能口头上答不出,但心里始终是有一个标准的。这个标准可能是由财富、地位、声望、人格等符号组成的一套价值系统。根据农民的这个评价标准,并非所有人都是人。
    
    作家语言刻薄,但更接近事物的真相。十几年前,北京的公共厕所多半是那种“水渠式”的设计,在“水渠”两侧修着很多左右对称的脚印,人们入厕时排成一条直线跨蹲在“水渠”上,你面前边是别人的屁股,你屁股后面是别人的脸。如果厕所设计者把你当人,在设计时一定会考虑你的尊严、隐私和心理感受。王小波的重大发现是,在有些人眼里,你仅仅是一个身体,是会跑的肉,而不是人。
    
    农民和作家在对中国人的生存状态的观察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把中国人的生存状态放在人类5000年文明史上来观察,不免让人泄气。在动物、植物和细菌的生物分类上,人本来属于动物。人作为动物已经存在了几十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那时的人类,和我们今天在动物园或野外看见的动物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所谓人类的文明史,是从人类告别动物开始的。仅仅告别动物,人还不能被认为是人。用农民的话说,就是还不算“活成人”;用作家的话说,仍可能仅仅被当作一个“身体”。要想成为人,人类还要经历漫长而曲折的发展过程。
    
    人类用自己优于其他动物的智力优势,开始发展并积累自己的文明,用现在的语言来说,就是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在奴隶阶段,因为刚从树上下来直立行走,与动物区别开的时间还短,所以一部分人误以为另一部分人和自己区别很大,把另一部分人当作动物对待,这就是奴隶。如果说奴隶是把人看作“半人半兽”,那臣民就已经把人完全当人看了,把人和动物明显区分开了,认识到原来被当作动物的那部分人绝对不是动物。这是人类对自身认识上的一大进步。和奴隶相比,已有天壤之别,至少不能将他随便买卖、赠送、处死,他至少可以逃荒、乞讨,也可以拥有自己的财产,如果条件许可,他还可以建造自己的住所、和别人进行商品交换、结婚,最重要的是,如果抓住机会,他还可以改变自己的臣民身份。如历史上分别有姓刘、姓朱、姓毛的几位臣民就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皇帝。但臣民仍是被别人统治下的人,仍不能算是人。
    
    真正意义上的人,是公民。只有在人类文明进化到公民阶段,人才可以被称作人。作为公民的人,享有一系列神圣的、不可剥夺的公民权利。他不仅仅拥有财产,还必须拥有自由、地位和尊严。比如任何人不得损害他的人身自由,比如公民拥有国家主人的地位,是国家主权的拥有者,比如人和人的身份一律平等,比如人格尊严不可侵犯等等。只有这些东西被实际享有,你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人,才算“活成人”了,才不能被人家仅仅当作一个身体。
    
    在我看来,当下对中国人最重要的事,就是争取成为为公民。人作为公民,其首要素质,就是要有人的权利意识,要能识破谎言,不受蒙骗,要明白人的标准,自己要把自己当人。不能只满足于吃喝,不能只满足于被人家当作一个身体。如果仅仅满足于做会跑的肉,那和告别动物前的原始人有什么区别?
    
     2008-09-01
    
    (本文首发于《西安人口》2008年第3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耕:陈云林在台湾耳闻和目睹的到底是什么?
  • 秦耕: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 秦耕:“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秦耕:凯达的非暴力抵抗运动
  • 秦耕:甘地在1918年
  • 秦耕: 金牌之耻
  • 秦耕: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 秦耕: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 秦耕: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 秦耕:在拿起武器与放下武器之间—追忆父亲往事之二
  • 秦耕: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 秦耕:支持台湾民主不等于支持台湾独立
  • 秦耕:一个“2.28事件”,三党各自表述
  • 秦耕: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图)
  • 秦耕:台湾立委选举结束 中共为何面露喜色?
  • 秦耕:质疑大陆有线电视收费的合法性
  • 秦耕: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 秦耕: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 秦耕:叶利钦的背影
  •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 秦耕:权利的残尸—评所谓“骨灰级钉子户”(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