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石天河:纪念刘少奇诞辰110周年有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4日 转载)
    前几天(2008年11月25日),在北京举办的刘少奇主席诞辰110周年纪念文艺晚会,我是从网上看到新华社记者的报道,才知道有这回事。一个国家,纪念它的曾经担任过国家主席的开国元勋,本来是很平常的。可我看到那网上的报道,除了新华社记者拍摄的舞台现场录像之外,竟然还配发了一张许多许多年前的"刘少奇站在毛泽东身边"的老照片,这不能不使我被触发了一种说不清是惊讶、愤怒、还是沉痛与悲酸的情感。
    
     首先是惊讶于现今的网络编辑人员的无知或无礼:纪念刘少奇,为什么还要把他和毛泽东在一起的老照片摆出来呢?这如果不是有意的嘲弄,至少也是对刘少奇最大的不敬。刘少奇是被毛泽东迫害致死的,这是尽人皆知的事。纪念刘少奇,最好根本不要提起"毛泽东"这三个字,一提起,这个纪念会就会充满为历史沉冤所激起的悲愤情绪。因为,刘少奇的死,是死于独裁者的阴谋,死于被蒙蔽群氓的暴力,死于被扭曲了的"革命",死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封建专制主义体制。——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竟不能保护自己的国家主席。这是中国人民的奇耻大辱!而我们付出了几百万几千万人含冤负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抛尸露骨的惨痛牺牲之后,又经过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竟仍然没有走出那凯撒幽灵给我们挽下的圈套,仍然没有走出那秦皇魔咒给我们造成的栅栏,以致在纪念刘少奇的时候仍然要把他供奉在旁边的神龛上。这是中国人民、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国革命的最深沉的悲哀! (博讯 boxun.com)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最近这些日子,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现象,而其中最为骇人听闻的是:11月10日的《人民日报》上,竟然又出现了鼓吹"意识形态统治"和把"自由、民主、人权"等观念划为"敌对势力"的文章。而且,这文章的作者是一位职兼党军两界、挂有少将军衔的理论家,叫徐天亮。虽然少将算不上权威,但带枪的理论家毕竟不同凡响。——至于他是不是某一集团某一派中的领军人物?他的背后,是否还有更雄厚的实力?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的文章,是发表在夙来被公认为中共中央党报的《人民日报》上,这不能不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他们要干什么?这是不是要再来一次"打倒刘少奇"的运动的信号?这不能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现在,大家只要看看他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就可以心中有数了。
    
    徐天亮文章的主要内容,约有两点:其一,他说:"意识形态是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体现,是整个社会有机体的灵魂,为统治阶级的统治提供理论依据、思想基础和精神支柱。从这个意义上讲,意识形态工作是维护党的执政地位的重要工作。"其二,他说:"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的斗争仍十分尖锐而复杂,敌对势力加紧在意识形态领域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活动。一是他们总是拿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这些话题大肆炒作,对我国进行造谣攻击;二是他们的惯用手法是把个别问题扩大化、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把一般问题政治化,最终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三是他们利用媒体特别是互联网等现代媒体对我国进行丑化、妖魔化。"
    
    以上这两段说得闪闪灼灼的话,到底是针对谁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并没有说清楚。这种"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的文章,不把它那些装成"理论"的官腔套话翻译成普通话,是不容易懂的。这里,我们不妨把他的意思用普通话说明白点:
    
    第一,徐天亮少将认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执政地位",是一种"统治阶级的统治"地位。这种统治地位,全靠"意识形态工作"来为它"提供理论依据、思想基础和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他徐少将强调的这种"意识形态工作",党的这种"统治阶级的统治"就会没法"维护","整个社会"就会失去"灵魂"。("整个社会"失去"灵魂"是什么样子呢?这一句特别费解。大概是说"整个社会"都成了死人或植物人,只不包括"保持了清醒头脑"的徐少将在内吧?)
    
    第二,徐天亮少将在他的文章的第二段中,虽然说了三点,但他主要的意思,是针对"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这些话题"。说这些话题,是从"敌对势力"那里"渗透"到我国来进行破坏活动的。是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也就是说,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这一段里面所说的"渗透",意思是指这些"敌对势力"已经"渗透"到了中国或中国共产党的内部。虽然话说得含糊,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古已有之,如今为烈。在三十年前的"文革"中,我们难道没有见过吗?这是不足为奇的。
    
    我们觉得奇怪的是:就中国共产党自身来说,共产党的党纲党章虽然有"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的说法,但在关于共产党自身"执政地位"的论述中,却常常强调自己是"领导"人民的"领导党",而不是"统治"人民的"统治者"。《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归于人民",就是说"人民自己才是国家的统治者",共产党只是代表人民利益来执政的、"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至于管理国家事务并实行专政的政府,中国共产党一向都说,那是和其它民主党派协商,经过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由人民选出来的。——这虽然可能是共产党自己比较谦虚的一种说法,但和徐少将那样一种毫不谦虚地赤裸裸地自命为"统治阶级的统治"的说法比较起来,似乎要文雅一些、并多少具有合理合法的外观。由此可见,徐少将的理论虽然自命是"马克思主义"的,却与共产党的党纲党章及国家宪法都不太合拍,好像封建统治者那种自命"真龙天子"、自命"统治阶级的统治者"的口气太重了点。也有点像是自恃兵精粮足、后援可靠,便一点不讲伪装、不穿迷彩服也不放烟幕的先头部队,在徐少将自己所说的"斗争"中,一开头就犯了"赤膊上阵"的兵家之忌,使得自己的理论因失去伪装而显得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现行的规章制度都不相像,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反而像是把一向自谓是"代表人民利益执政的共产党"丑化成为了"统治阶级的统治者"。把徐少将关于别人要把共产党"丑化、妖魔化"的说法,一下子就变成了徐少将的"夫子自道"。
    
    我们更觉得奇怪的是:在"文革"以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就已经明确地宣布"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是错误的,并同时确立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政治路线(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对"文革"时张春桥等人所强调的"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包括意识形态与文化领域的专政)"也已经作为"封建法西斯专政的谬论"给予了严正的批判。在邓小平去世,江泽民、胡锦涛先后继任党的总书记,提出了"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口号以后,国家高层领导显然已经把过去那种强调"工人阶级领导权"与强调"意识形态斗争"的教条观念,转换为强调"以人为本"与"建立和谐社会"的现实目标。中国共产党的党章也已经进行了修改,原先只把党的性质确定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现在则确认党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样一些意识形态与政治观念的变化,一方面,固然是适应世界潮流;一方面也是接受了"文革"十年浩劫与"苏联东欧巨变"的历史教训,采取了改革与务实的态度。当然,三十年来的改革,有得有失,人们对改革的看法依据利害得失而会有不同的意见,也是必然的。可是,徐少将的文章,竟好像对这三十年的改革与变化一无所知,仍然只是一味重弹"意识形态统治"与"意识形态斗争"的老调,而且,特别强调对"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这些话题的"敌对"意识。难道说,社会主义国家到现在仍然应该对"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一律采取"敌对"态度才是合乎徐少将的理论要求的吗?这确实不能不使人感到奇怪。
    
    我们知道,一个职兼党军两界的理论家,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如此惊人的宏论,决不会是无的放矢的空谈,他必然是实有所指的。那么,指的是谁呢?
    
    在我的记忆中,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观念是有过公开表达的。例如:国家主席胡锦涛早在2006年4月21日在美国耶鲁大学的演讲中就说过:"我们坚持以人为本,就是要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关注人的价值、权益和自由,关注人的生活质量、发展潜能和幸福指数,最终是为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我们将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
    
    又如: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07年3月16日,在"两会"中外记者见面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说过;"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
    
    如果徐天亮没有看到过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这些言论,那么,我建议徐少将仔细地去认真研读一下胡温讲话的原文,对照地修正一下自己的观念。但如果徐少将的文章,真的是"项庄舞剑",我就希望他真的要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尽可能"保持清醒头脑"。在当前,金融危机影响到我国经济也发生一定程度的震荡的时候,千万不要为某些反改革开放的极左理论所误导,如果因为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导致金融危机,就认为中国搞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的发展过程是完全走错了道路,想重新回到原教旨主义"以阶级斗争为纲"、加强"意识形态统治"的极左路线,甚至妄想再搞一次发动造反派"打倒刘少奇"的政治戏剧,那就有可能使国家遭到破坏,使玩火者自己也烫坏了手、薰瞎了眼睛,甚至有可能使自己被烧到尸骨无存、万劫不复。——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苏联亡国后,现任俄罗斯共产党领袖的久加诺夫,曾经在总结苏联失败的原因时,把苏共的主要错误归结为"三大垄断":"政治垄断,经济垄断,思想垄断"。徐少将鼓吹的"意识形态统治",也和"思想垄断"是差不多的东西。吃尽了"思想垄断"苦头的中国人民,可能不会响应"加强思想垄断"、"加强意识形态斗争"的号召,倒很可能会把那些妄想狂,送到疯人院去。——这是真话,信不信由你!
    
    我们在纪念刘少奇主席的110周年诞辰之后,当然决不会容许"打倒刘少奇"的历史重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文坛公案:四川两条河——石天河•流沙河/刘斌夫
  • 石天河:给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